网站地图 / 修理合同纠纷

上诉人宋歌风与被上诉人董玉凤、原审被告徐州飞燕汽车旅游客运有限公司修理合同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2009年12月11日 案由:修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董玉凤 徐州飞燕汽车旅游客运有限公司 宋歌风 案号:(2009)徐民二终字第0611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宋歌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董玉凤。

原审被告徐州飞燕汽车旅游客运有限公司。

诉讼记录

上诉人宋歌风因与被上诉人董玉凤、原审被告徐州飞燕汽车旅游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燕公司)修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09)鼓民二初字第05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10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宋歌风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朝威、被上诉人董玉凤、原审被告飞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宋歌风所有的车辆系挂靠在飞燕公司名下,登记号牌为苏C-00095。宋歌风在营运时因车辆故障,分别于2007年3月14日和2007年9月15日到董玉凤处维修,维修费合计人民币8437元,宋歌风已分别于2007年9月15日、2007年12月13日两次付给董玉凤修理费共2800元,剩余人民币5637元宋歌风未能及时支付。后董玉凤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宋歌风及飞燕公司给付其维修费5852元;诉讼费由宋歌风及飞燕公司承担。宋歌风辩称,董玉凤为其维修车辆及欠修理费均是事实,但不知道具体欠款数额;剩余维修费是故意拒付的,因为董玉凤为其维修三次车辆,每次都不合格,并且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宋歌风将其所有的车辆在董玉凤处维修,双方形成事实的修理合同关系。董玉凤按照宋歌风的要求及时完成了维修任务,宋歌风应当及时给付修理费用。宋歌风支付部分修理费用后,对剩余部分修理费未能及时给付,董玉凤有权索要。对董玉凤要求宋歌风支付剩余修理费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虽然苏C-00095车辆登记在飞燕公司名下,但因本案系修理合同纠纷,董玉凤的合同相对方是宋歌风,修理关系是董玉凤与宋歌风之间发生的,因此董玉凤要求飞燕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宋歌风以董玉凤修理车辆不符合要求且为其造成损失为由不同意给付修理费用,该辩解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不予采信。飞燕公司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可缺席判决。综上,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判决:一、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宋歌风一次性支付董玉凤修理费人民币5637元;二、驳回董玉凤对徐州飞燕汽车旅游客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宋歌风负担。

宋歌风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上诉人不是在董玉凤处修车而是在徐州金龙汽修厂修理的,被上诉人一审时没有提供营业执照和维修许可证,故被上诉人不具备一审原告主体资格。2、修理厂三次修理车辆均不合格,给上诉人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董玉凤答辩称:1、被上诉人是徐州金龙汽修厂的业主,在汽配城从事汽车修理业务。2、宋歌风认为车辆修理存在质量问题不属实。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

原审被告飞燕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法院应予维持。

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1、董玉凤是否具有涉案修理费用索要主体的资格。2、宋歌风主张董玉凤修理车辆不合格是否成立。

二审期间,上诉人宋歌风为证明其提出的车辆维修不合格的主张,申请证人王广彬出庭。王广彬到庭作证称,宋歌风将车辆在董玉凤处修理后,于2008年1月以155000元的价格转让给王广彬,王广彬购车后发现该车发动机零部件松散,经到被上诉人处检查发现系车辆维修时没有安装用来固定其他配件的元宝梁所致,为此王广彬少支付宋歌风购车款2000元。董玉凤对证人证言质证认为,2007年12月份工人在修车时有可能没装元宝梁,但不会造成质量问题。本案所涉修理费用系2007年3月和9月期间的修理行为所产生,与2007年12月份的修理行为无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关于董玉凤是否具有涉案修理费用索要主体资格的问题。首先,宋歌风在二审中提出,修理合同相对人应当为徐州金龙汽修厂而非董玉凤,但是,宋歌风在一审期间称董玉凤为其维修车辆及欠修理费均是事实,只是不知道具体欠款数额,该陈述表明其认可与董玉凤之间建立了修理合同关系。其次,被上诉人董玉凤系徐州金龙汽修厂业主,其就徐州金龙汽修厂经营期间对外发生民商事合同行为所产生的权利有权提起诉讼,董玉凤以徐州金龙汽修厂的名义从事修理业务,并持修理结算凭证主张债权,应予支持。再次,上诉人宋歌风多次到董玉凤处维修车辆,且已支付部分修理款,系认可被上诉人董玉凤的汽车修理行为。宋歌风提出的营业执照和修理证问题并不影响已实际履行完毕的修理合同所产生的法律后果。

二、关于董玉凤的车辆维修行为是否不合格的问题。首先,宋歌风将车辆交给董玉凤维修后,在维修费用结算单上签字确认且正常提走车辆并使用,也分别于2007年9月15日、2007年12月13日两次付给董玉凤修理费共2800元,宋歌风的以上行为表明其认可车辆的维修质量。其次,上诉人宋歌风自称在董玉凤处维修车辆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但是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根据宋歌风陈述,其在2007年12月车辆维修后,又于2008年1月将车出售给王广彬并收取车款。虽然证人王广彬出庭陈述,董玉凤于2007年12月为宋歌风维修车辆时忘装元宝梁,但本案所涉修理费用系发生于2007年3月和2007年9月。故,上诉人宋歌风认为被上诉人修理车辆质量不合格,给其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从而拒付剩余修理费的主张,因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宋歌风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宋歌风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李 玲

代理审判员  赵淑霞

代理审判员  陈 禹

书 记 员  党梦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