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修理合同纠纷

上诉人崔井山与上诉人刘红伦修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20日 案由:修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崔井山 刘红伦 案号:(2013)许民二终字第359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崔井山,男。

委托代理人徐凤珍,河南刘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红伦,男。

委托代理人马会杰,女。

诉讼记录

上诉人崔井山因与上诉人刘红伦修理合同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鄢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鄢民二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崔井山的委托代理人徐凤珍,上诉人刘红伦的委托代理人马会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崔井山于2009年5月购买了一台“东方红”4LZ-25型联合收割机,2011年6月8日,该收割机在收麦中不能正常工作。6月9日,原告崔井山到被告刘红伦所经营的大运汽修厂进行维修,被告刘红伦检测后,为原告崔井山开具了修理收割机所需配件清单。原告崔井山在另一门店以3550元的价格购买了维修所需的缸体等配件。原、被告未签订书面修理合同,双方口头进行协商后,被告即对已经损坏的机体进行维修。原、被告双方未具体约定修理范围。

被告刘红伦收到原告崔井山购买的配件后,对原告崔井山的“东方红”4LZ-25型联合收割机进行了修理,2011年6月10日凌晨1时许,被告刘红伦对原告崔井山称收割机修理完毕,要求在修理厂对收割机机器进行必要的磨合,然后再进行正常作业。原告崔井山称正值麦收时期,进行收麦作业也算机器磨合,在给付了原、被告口头约定的修理费590元后,原告驾驶该联合收割机离开被告的修理厂。2011年6月10日上午10时许,在原告崔井山雇佣的司机进行收麦作业时,发动机再次损坏并停止工作。

依原告崔井山申请,该院委托河南至诚旧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进行鉴定,该公司出具机动车司法鉴定意见书两份。关于确定收割机发动机损坏原因的豫至诚机技术(2011)鉴字第136-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缸体序列号为L4RQ020101-1的东方红LR4B5-H58B柴油发动机因上次事故中第二缸排气气门头部损伤未更换,导致发动机在高速运转时受损的气门头与气门杆断裂脱落气缸内,致发动机再次损坏。关于确定收割机发动机修复费用的豫至诚机技术(2011)鉴字第136-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缸体序列号为L4RQ020101-1的东方红LR4B5-H58B柴油发动机的修复费用为17800元。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用8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本案原告崔井山将损坏的收割机送到被告刘红伦开办的大运汽修厂进行修理,原告崔井山接收经被告刘红伦修理后的收割机,并支付了双方约定的报酬,定作人原告崔井山与承揽人被告刘红伦形成口头修理合同关系,合同合法有效,依法应予以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二条规定:“承揽人交付的工作成果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定作人可以要求承揽人修理、重作、减少报酬、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定作人原告崔井山收割机上的柴油发动机第二缸排气气门存在损伤,本案被告刘红伦作为承揽人没有检测到或没有提示原告崔井山需对此予以更换,是原告崔井山发动机再次损毁的因素之一,然原告崔井山收割机上的发动机第二缸排气门毕竟是自身存在损伤,且在被告修理后告诉原告进行磨合,而原告不予遵从,径行带负荷作业,亦是造成发动机再次损伤的因素。综合全案,依照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被告应对原告的合法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原告自负。原告崔井山损失范围及数额为:1、发动机的修复费用17800元;2、鉴定费用8000元;3、修理费用4140元,其中包含购买配件费3550元,及原告崔井山给付被告刘红伦的修理费590元;共计29940元。依据上述责任划分,被告刘红伦应赔偿原告崔井山各项经济损失14970元,原告超出此限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遂依法判决:一、被告刘红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崔井山发动机修复费、鉴定费用、修理费用等经济损失共计14970元。二、驳回原告崔井山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崔井山诉称,根据司法鉴定,上诉人发动机再次损坏的原因是第二缸排气气门头部损伤未更换,导致发动机在高速运转时受损的气门头与气门杆断裂脱落气缸内,致发动机再次损坏。该鉴定结论并没有把上诉人收割机第一次事故中第二缸排气气门头部损伤及修理后没有磨合列入发动机第二次损坏的原因之一,一审判决认为修理后机器没有磨合是造成发动机再次损坏的原因是错误的;一审依据公平原则和诚信原则判决上诉人对损失承担50%的责任是错误的;上诉人的诉求是合法的,一审判决只认定上诉人损失数额为29940元也是错误的。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请求。

上诉人刘红伦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依据的关键证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程序违法,鉴定人员没有合法资格,鉴定依据和鉴定结论错误;重审中,对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导致事实认定错误,判决错误。请求查明事实,撤销原判,驳回崔井山的诉讼请求。

二审中,上诉人崔井山向本院提供了一个名叫崔新民的证人出庭作证,另外还提供了一份证言、一份录音,上述证据主要证明收停车费8000元的事实。上诉人刘红伦对上述证据有异议,认为出庭证人证言是虚假的,一份没有出庭的书面证言与出庭证人证言相矛盾且其真实性无法核实,录音资料在一审没有见过,在二审突然出现,其真实性无法确定,不予认可。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均非新证据,其真实性无法核实,且上诉人刘红伦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双方当事人上诉、答辩意见并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本院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1、一审程序是否合法,对发动机损坏原因的司法鉴定意见是否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2、一审认定事实是否清楚,对双方承担责任比例的划分是否恰当。

经审理,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对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第一个焦点,本院认为,对于收割机发动机损坏的原因,一审曾做过司法鉴定,重审时,虽然上诉人刘红伦提出了重新鉴定的申请,但因为缺少鉴材致使不能重新鉴定;双方原来对鉴定机构的选择是均表示同意和认可的,且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也具备相应的资质,在不具备重新鉴定的条件下,一审法院参照原来的司法鉴定意见并无不妥,故,上诉人刘红伦关于一审程序违法、原来的司法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认定事实依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第二个焦点,本院认为,一审判决参照司法鉴定意见并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认定双方对本案损失各承担50%的责任,并无不妥,故,上诉人崔井山关于一审判决其承担50%责任是错误的理由也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58元、460元分别由上诉人崔井山和刘红伦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孙根义

审 判 员  王伟琪

代理审判员  赵其嘉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宋 杰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