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走私淫秽物品罪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与寇元芝、旦增贵桑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5日 案由:走私淫秽物品罪 当事人:寇元芝 旦增贵桑 案号:(2017)藏02刑初12号 经办法院: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寇元芝,女,1969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四川省绵竹市富新镇人,经商,现住四川省绵竹市xxxx,身份证号码×××。因涉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于2017年6月30被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刑事拘留,因社会危险性不大于2017年7月3日被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取保候审。于2017年8月4日被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本院受理后继续取保候审。

被告人旦增贵桑,男,1987年6月4日出生,藏族,初中文化,西藏日喀则市亚东县xxxx人,驾驶员,现住西藏日喀则市亚东县xxxx,身份证号码×××。因涉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于2016年11月5日被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取保候审。于2017年3月23日被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我院受理后继续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以日市检刑二诉[2017]1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于2017年11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格桑德吉、助理检察员普布卓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于2016年10月底,被告人寇元芝电话指使被告人旦增贵桑从帕里镇"达热塘"地区接运一批不丹走私进境的红木,并将货款22万元人民币汇至旦增贵桑的账户,同时要求旦增贵桑承担风险金5万元人民币。同年10月31日被告人旦增贵桑把27万元人民币交给嘎多(另案处理),让嘎某驾驶×××"130"货车到帕里镇中不边境"达热塘"地区接运该批红木。嘎多装载红木返回帕里镇的途中被帕里镇边防派出所民警抓获。涉案红木共计72根,重718.55千克。

经物种属性鉴定,涉案木材物种名为檀香紫檀,该树材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属国家重点监管木材。经价格鉴定,涉案红木檀香紫檀市场零售价格为人民币:伍拾捌万捌仟叁佰柒拾壹元整(588371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物证:(1)被查扣的红木72根的照片,(2)赃物运输车辆(车牌为×××)照片;2、书证:(1)抓获经过,(2)称重记录,(3)扣押决定书和清单,(4)取样记录,(5)身份信息证明,(6)移交案件登记表,(7)搜查笔录等;3、证人证言:证人嘎某的证词;4、二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5、勘验、检查、辨认、指认等笔录;6、鉴定意见有:(1)四川星辉林业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2)西藏自治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估价鉴定书; 7、视频资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违反海关监管法规,实施了绕关走私、帮助运输等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第一百五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当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的共犯追究其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进行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二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未提出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5年年初,经朋友介绍被告人旦增贵桑认识了被告人寇元芝。被告人旦增贵桑为了拿到运输货物的生意给被告人寇元芝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2016年10月底被告人寇元芝电话要求被告人旦增贵桑从帕里镇"达热塘"地区接运一批红木运抵拉萨,答应支付运费1万元人民币,同时要求旦增贵桑承担货物运输风险金5万元人民币。被告人旦增贵桑同意后,2016年10月30日被告人寇元芝将货款22万元人民币通过寇连连(寇元芝侄女)的农行账户(×××)汇至旦增贵桑的农行账户(×××)。同年10月31日被告人旦增贵桑从自己的农行账户(×××)内支取27万元人民币交给同村的嘎某(另案处理),让嘎多把这笔货款交给提供货源的不丹人。同时要求嘎多驾驶被告人旦增贵桑的×××"130"货车到帕里镇中不边境"达热塘"地区接运该批红木。嘎多装载红木返回帕里镇的途中被帕里镇边防派出所民警抓获。并当场查获涉嫌走私入境的红木共计72根,重718.55千克。

经四川省星辉林业司法鉴定中心对查获的疑似红木样本进行鉴定,查获的72根红木特征符合蝶形花科紫檀属檀香紫檀的基本形态特征,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T)》附录II物种,经西藏自治区价格认证中心对涉案红木718.55千克进行估价,其价格鉴定意见为市场零售价588371元整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 明: 1、物证 (1)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走私檀香紫檀72根物证概貌照、细节照证明,帕里镇边防派出所缴获的走私檀香紫檀中的72根红木,颜色呈棕红带白点、形状圆木、长短各异,每根红木上写有"寇"字作记号,有棕色映有英文字样的编制袋包裹。现存放于聂拉木海关后勤管理中心仓库; (2)作案工具车牌号为×××"130"货车一部照片证明,被告人旦增贵桑要求嘎多驾驶的车辆为"130"白色厢式货车车牌号×××; (3)被告人旦增贵桑处搜查到的金色手机一部证明,被告人旦增贵桑作案时所使用的通讯工具特征。 2、书证 (1)受案登记表1份证明,2016年10月31日晚10时30分许,亚东县公安局帕里镇边防派出所接线报称:"中不边境'达热塘'可能出现走私交易行为"。派出所立即派出侦查民警到'达热塘'与204省道交界处设伏。11月1日零点20分许发现从'达热塘'土路驶出一辆白色130厢式货车车牌号为×××,现场民警依法对车辆进行检查,当场查获涉嫌绕关走私入境的疑似红木72根,驾驶员嘎多当场带至所里进一步调查。后经进一步侦查,将另一名被告人旦增贵桑抓捕归案。因本案不属于亚东县帕里镇边防派出所管辖,2016年11月5日,亚东县公安局帕里边防派出所将本案移交给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侦办; (2)抓获经过2份证明,2016年10月31日晚亚东县帕里镇边防派出所民警在达热山口与204省道交界处设伏,11月1日零点20分许抓获涉嫌走私红木檀香紫檀驾驶员嘎多(另案处理),后经嘎多交代零点50分许在被告人旦增贵桑的家中抓获了被告人旦增贵桑,并带至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 2017年6月28日11时许,四川绵竹市公安局富新派出所民警在绵竹市富新镇徐州大道口子设卡盘查,在对一辆秀水开往什邡的大巴车上的乘客进行查询时,使用移动警务终端查询到乘客寇元芝时显示为在逃人员,民警立即对其进行控制带至富新派出所,同年6月29日移交给西藏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 (3)移交案件登记表,被告人移交登记表,人员移交情况证明书一份,被告人状态情况说明一份证明,亚东县帕里镇边防派出所侦办的11.01走私红木一案,因管辖问题于2016年11月5日移交给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侦办。本案的涉案人员在帕里边防派出所接受调查期间除接受正常询问调查外未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移交给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时涉案人员身体状况良好; (4)亚东县公安边防派出所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称重记录证明,亚东县帕里镇边防派出所截获的72根涉案疑似檀香紫檀及被告人旦增贵桑处扣押的其他涉案物品、疑似檀香紫檀的重量为718.55千克,称重过程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所有程序符合法律规定的事实; (5)涉案财物管理情况说明及管理登记表证明,亚东县帕里镇边防派出所依法扣押的涉案红木及运输车辆在本案调查期间严格按照"涉案财物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进行专人管理入库登记,未出现任何损毁或私自使用等情况。在涉案财物管理员的监督下,于2016年11月5日移交给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 (6)立案决定书1份证明,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依法决定对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一案进行立案侦查的程序; (7)银行业务凭证;银行账户交易历史明细清单证明,被告人寇元芝交代于2016年10月30日向被告人旦增贵桑银行账户转支22万元的事实与该凭证历史记录,二被告人的供述相吻合; (8)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明,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从被告人旦增贵桑处扣押涉案财物决定书及清单制作过程,符合法律规定的事实。 (9)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对涉案财物的称重记录,取材记录证明,2016年11月5日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民警旦增贡布、李增君在见证人马寺仓的见证和被告人旦增贵桑、嘎多(另案处理)在场下,依法对涉嫌走私进境的72根疑似檀香紫檀逐根称重。经称重,涉案红木72根重量共计718.55千克。2016年11月10日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民警旦增贡布、李增君,在见证人马寿成和四川星辉鉴定人员黄某、郝某的见证下依法从涉嫌走私进境的72根疑似红木檀香紫檀中提取8根疑似檀香紫檀的样品进行鉴定及该取材记录有嘎多(另案处理)被告人旦增贵桑签字的事实; (10)通话记录证明,被告人寇元芝与被告人旦增贵桑案发前通话的事实。与二被告人的供述相吻合。 (11)二被告人的户籍资料证明,二被告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证人证言 (1)证人嘎某的证词:"大概在2016年10月28日前后,旦增贵桑给我打电话说,过两天有一批不丹运来的东西到'达热塘',让我帮他运到帕里镇。还说支付500至1000元的运费。到底运什么东西他也没告诉我,我也没问。之后有个不丹人加我的微信,问我是不是接货的人。我说是,他要我过两天不丹时间晚上10点左右到中不边境'达热塘'铁皮房子那里接货。大概是10月31日上午11点左右,我在镇里散步,有个不丹人主动跟我打招呼,说让我告诉旦增贵桑东西今天晚上到,他是提前过来收取货款的,让旦增贵桑先付款。之后我给旦增贵桑打电话说了此事。当天下午5点左右旦增贵桑打电话让我去他家取钱,他一共给了我27万元人民币,我把这个钱给了那个不丹人。当天晚上11点左右,我按照旦增贵桑的要求驾驶他的'130'厢式货车到中不边境'达热塘'接货。我从不丹人手里接货时感觉他们很紧张,装货时我才发现黄色麻袋里装的是红木。东西运到帕里的途中被边防民警抓获"。证明,嘎多帮被告人旦增贵桑从帕里镇中不边境'达热塘'接运红木的事实及货款支付过程。与被告人旦增贵桑的供述相一致。货款的数额也同被告人寇元芝的供述一致。 4、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旦增贵桑的供述和辩解:"大概在2015年我在亚东县做边贸生意时认识了一个印度人,他给了我一个汉族女老板的微信号说以后可以接生意,我是开车做运输生意的。我们加了微信后有一次我去拉萨时跟她见了面双方留了电话号码。2016年10月26日那个汉族女老板给我打电话说,过几天有一批红木从不丹运过来,让我接货后运到拉萨,答应给我1万元的运费。她给了我不丹人的微信号,还让我帮她把货款27万元转给不丹人,说不丹人会到帕里镇取货款。他要求我为了保证货安全送到拉萨预交保证金5万元,我答应之后跟同村的嘎某联系,因为嘎某是不丹人居住在帕里镇,他跟不丹人沟通起来方便。我把不丹人的微信号给了嘎某,同时让他帮我从'达热塘'接运一批货,答应给他支付1000元运费,但并没告诉他货到底是什么。10月30日那天那个汉族女老板把22万元达到我的卡里了。31日下午4点左右我把22万元加上我自己的保证金5万元总共27万元从我的农行卡卡号×××上取出来交给了嘎某,让他交给不丹人。当天晚上11点左右嘎某驾驶我的白色厢式货车(车牌号是×××)到'达热塘'接货。后来被帕里镇边防抓获了"。证明,被告人旦增贵桑实施走私红木的过程。红木接运地点,货款的支付方式,作案工具的特征等与其他证人证词,被告人寇元芝的供述及其相关证据相吻合。 (2)被告人寇元芝的供述和辩解:"2015年年底,一个我在尼泊尔时认识的不丹人叫索某,他发微信告诉我,他有红木出售,问我要不要,我说要看一下。2016年4月份我从昆明坐飞机去了尼泊尔加德满都,然后到印度和不丹边境看红木,我在自己定的每根红木两端写上'寇'字做记号。我和索某商量红木运到中不边境时才付款,我把钱打到旦增(旦增贵桑)的账户上,让旦增(旦增贵桑)转交给不丹运货的人。旦增是索某介绍认识的。我和旦增商量旦增到中不边境接货后,运送到拉萨,我给他支付每公斤30元的运费。红木大概有500-600公斤左右。后来2016年10月30日我用侄女寇某某的账户用K宝把22万元货款转到旦增的卡里,让旦增在这上面加上风险保证金5万元,总共27万元货款支付给不丹人。"证明,被告人寇元芝走私红木檀香紫檀的事实。红木来源、入境方式、地点,货款的支付方式与被告人旦增贵桑的供述,其他证人证词及其银行凭证、涉案红木照片所显示的记号等相关证据相吻合。 5、鉴定意见 (1)四川星辉林业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及照片。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聂拉木海关缉私局的XHSF植鉴字[2016]023号物证鉴定书,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案中72件树材的物种中中文学名为檀香紫檀,木材构造特征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监管物种,被列为国家重点监管木材物种属性; (2)鉴定人资格证书及鉴定机构资质证书证明,本案中的鉴定人黄某、郝某具有木材种类和木质木产品鉴定资格,本案鉴定机构四川星辉林业司法鉴定中心具有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鉴定资质; (3)西藏自治区价格认证中心藏价认定字(2016)12号价格认定意见书证明,涉案的价格认定标的共72根、重718.55千克的檀香紫檀于2016年11月1日的市场零售价为人民币(大写):伍拾捌万捌仟叁佰柒拾壹元整(¥:588371元); (4)鉴定意见通知书证明,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对涉案红木72根的称重结果,木材属性鉴定结果,价格鉴定结果通知给被告人旦增贵桑后,被告人未提出异议。被告人寇元芝归案后对鉴定内容也未提出异议。 6、指认、辨认笔录 (1)涉案红木、作案工具指认笔录证明,聂拉木海关缉私民警在见证人罗龙的见证下让嘎某(另案处理)和被告人旦增贵桑对从中不边境接运的红木及运输车辆进行指认的过程。 (2)被告人寇元芝指认笔录及照片证明,聂拉木海关缉私民警在见证人胡志军的见证下让被告人寇元芝对涉案红木进行指认,被告人寇元芝指出写有'寇'字的红木为自己让旦增贵桑运输的红木即自己从不丹走私进境的红木。 7、辨认笔录及照片 (1)辨认人寇元芝的辨认笔录证明,辨认程序符合法定规则下,辨认人辨认出6号照片上的男子是2016年10月份,自己指使从中不边境接运红木运送到拉萨的驾驶员旦增即被告人旦增贵桑; (2)辨认人旦增贵桑的辨认笔录证明,辨认程序符合法定规则下,辨认人辨认出7号照片上的女子是,2016年10月份让自己从中不边境接运红木运送到拉萨的汉族女老板即被告人寇元芝; (3)辨认人嘎某的辨认笔录证明,辨认程序符合法定规则下,辨认人辨认出3号照片上的男子是,2016年10月份让自己从中不边境接运红木运送到帕里镇的旦增即被告人旦增贵桑。 8、视听资料、电子数据证明,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在侦查阶段所做的笔录均是真实合法有效,侦查人员没有对二被告人进行刑讯逼供或诱供。

上述证据,经法庭质证,被告人寇元芝、被告人旦增贵桑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寇元芝、被告人旦增贵桑明知檀香紫檀是从境外未经海关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绕关驮运等逃避海关监管的方式,将珍稀植物檀香紫檀运至我国境内,其行为应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论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寇元芝、旦增贵桑构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庭审中,二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针对被告人寇元芝提出的自己向侦查机关提供其他案件线索,具有立功情节,请求量刑上予以从轻减轻的辩解本院予以采纳。其理由是,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提供的情况说明一份证明被告人寇元芝归案后对其讯问时,向侦查机关提供情报线索,经侦查得以侦破一起走私犯罪案件,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其行为依法应当认定为立功,故量刑上予以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提出被告人寇元芝、被告人旦增贵桑具有坦白情节,认罪态度较好,建议对其从轻处罚的量刑意见,本院予以支持。本案中的作案工具车辆一部经调查核实,属于被告人旦增贵桑家庭共有财产,本院为了保证其他家庭成员的正常生活,决定该车返还给被告人旦增贵桑的家人。

纵观全案,在此次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寇元芝向走私人非法收购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稀植物檀香紫檀。其行为触犯刑律,符合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在走私犯罪中起到了主要作用,是走私犯罪的真正获利者,系主犯,应予以严惩。被告人旦增贵桑在此次走私犯罪中为了谋取高额运输费用,帮助被告人寇元芝运输走私物品,应认定为走私犯罪共犯。被告人旦增贵桑在本案中起到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并非走私犯罪真正获利者,系从犯,依法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第一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寇元芝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 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000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罚金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旦增贵桑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5000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罚金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三、已被查扣的红木予以没收。(红木由暂扣单位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上缴国库。)

四、作案工具(×××)货车一辆返还给被告人旦增贵桑家人。

五、作案工具手机一部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判长  德吉曲珍

审判员  李 思福

审判员  尼玛顿珠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五日

书记员  次旺卓玛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524》

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