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走私淫秽物品罪

杜庭甲、黎文哼走私废物、走私珍贵动物、珍贵动物制品、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5月20日 案由:走私废物罪 走私珍贵动物、珍贵动物制品罪 走私淫秽物品罪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当事人:LEVANHENH DODINHGIAP 案号:(2015)榕刑初字第143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DODINHGIAP,中文译名杜庭甲,男,1983年4月2日出生,高中文化,越南籍,住越南海阳省志灵县,原BEAUTEOUS(中文译名美德)船船长。2014年3月3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福建省看守所。

辩护人蔡志超,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LEVANHENH,中文译名黎文哼,男,1968年8月8日出生,高中文化,越南籍,住越南河内市清威县,原BEAUTEOUS(中文译名美德)船大副。2014年3月2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福建省看守所。

辩护人陈玲,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榕检公二刑诉[2014]第10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犯走私废物罪、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罪、物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4年10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原审于2014年12月24日作出(2014)榕刑初字第184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提出上诉,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3日作出(2015)闽刑终字第133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9日、4月27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余朝霞、郑丹彦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杜庭甲及经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蔡志超律师、被告人黎文哼及经福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陈玲律师、福建省翻译协会指派的翻译人员刘辉恒到庭参加诉讼。期间,经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期审理三个月,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BEAUTEOUS”(美德)船系台湾美德航业有限公司所有,船籍港为塞拉利昂弗里敦。2013年12月13日,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受聘担任该船的船长,指挥船舶航行,负责全船安全营运、安全管理等;被告人LEVANHENH(黎文哼)受聘担任该船的大副,协助船长搞好安全航行,主管货物的配载、装卸、交接和其他运输管理等工作。在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LEVANHENH(黎文哼)任职期间,该船在未向我国海关申报入境的情况下,曾于2014年2月15日、2月21日先后两次靠泊在福州长乐通达码头(非设关地码头),并将船上装载货物的集装箱卸载在该码头。 2014年2月28日,“BEAUTEOUS”(美德)船在台湾台中码头装好货物后起航。该船船长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大副被告人LEVANHENH(黎文哼)在同船的船代表陈某甲(另案处理)的指令下,未按申报航程航行,于次日18时许将船改变航向开进中国闽江水域。“BEAUTEOUS”(美德)船在未向我海关等联检部门办理申报入境手续的情况下,靠泊在福州长乐通达码头进行卸柜作业。在卸柜过程中被福州海关缉私局当场查获,并查扣“BEAUTEOUS”(美德)号货船一艘,20尺、40尺集装箱各10个,抓获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LEVANHENH(黎文哼)及其他船员共9人。经鉴定,涉案20个集装箱内装有废弃显示屏等国家禁止进口固体废物320590千克;装有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珍贵动物制品穿山甲鳞甲片110千克,价值人民币327320元;装有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禁止进出口珍稀植物制品檀香紫檀制品1385千克,价值人民币2789700元;装有奶粉葡萄酒等普通货物一批,价值人民币12792650元,经福州海关计核,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199187.5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相关证据予以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LEVANHENH(黎文哼)逃避海关监管,驾驶“BEAUTEOUS”(美德)船运输20个集装箱货物入境,在我国非设关码头进行卸货,走私国家禁止进口固体废物320590千克;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穿山甲鳞甲片110千克,价值人民币327320元;走私珍稀植物制品檀香紫檀制品1385千克,价值人民币2789700元;走私普通货物奶粉等,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199187.5元。其二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废物罪、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罪、物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二被告人刑事责任。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LEVANHENH(黎文哼)在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应当数罪并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杜庭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持异议,提出其受雇于台湾公司,只是做好公司安排的事情,领取工资,其他事情不清楚。

辩护人认为杜庭甲主观上没有与船东代表达成走私合意,并不知悉走私行为,客观方面也没有参与走私行为,没有因此获利,仅是运输人。作为受雇佣的船长,其行动皆根据船东代表的指示进行。

被告人黎文哼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有误。船东代表在船上,其作为大副不需要按照大副的职责去行使权力。其不知道航线,没有参与货物的装卸,其不知道公司的走私行为。出入境手续办理应由船长负责,与大副无关。航海日志是从中国回去之后,公司记载内容,其只是签名。

辩护人认为黎文哼主观上无犯罪故意,客观上未实施走私行为,仅是听从陈某甲的指挥,不构成走私犯罪。从量刑上看,黎文哼即使构罪,也属于犯罪未遂,且如实坦白。

经审理查明:美德船系台湾美德航业有限公司所有,船籍港为塞拉利昂。被告人杜庭甲担任该船的船长,指挥船舶航行,负责全船安全营运、安全管理等;被告人黎文哼担任该船的大副,协助船长搞好安全航行,主管货物的配载、装卸、交接和其他运输管理等工作。 2014年2月28日,美德船在台湾台中码头装好货物后起航。该船船长被告人杜庭甲、大副被告人黎文哼在同船的船东代表陈某甲(另案处理)的指令下,未按申报航程航行,于次日18时许将船改变航向开进中国闽江水域。美德船在未向我国海关等联检部门办理申报入境手续的情况下,靠泊在福州长乐通达码头进行卸柜作业。在卸柜过程中被福州海关缉私局当场查获,并查扣美德号货船一艘,20尺、40尺集装箱各10个。经鉴定,装有奶粉葡萄酒等普通货物一批,价值人民币12792650元,经福州海关计核,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199187.5元;涉案20个集装箱内装有废弃显示屏等国家禁止进口固体废物320590千克;装有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禁止进出口珍稀植物制品檀香紫檀制品1385千克,价值人民币2343670元;装有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珍贵动物制品穿山甲鳞甲片110千克,价值人民币314695元。

另查,在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任职期间,美德船在未向我国海关等部门申报入境的情况下,分别于2014年2月15日、2月21日先后两次靠泊在福州长乐通达码头,并将船上装载货物的集装箱卸载在该码头。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林某甲的证言、辨认笔录,其称美德船是台湾美德航业公司的轮船,船上有十个人,八个越南人,另外还有其和陈某甲两个台湾人。美德公司老板是林某乙,越南船员是亿顺星船舶有限公司的船员,美德公司向该公司雇佣船员。陈某甲负责航行,老板会指令他船开到哪里,到哪里卸货,卸哪些柜,他会按照老板的指令告诉船长,让船长按照公司指令行使。2014年2月初,公司老板林某乙有单独跟其说这条船以后都是固定去中国大陆那边,并交代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去韩国。实际上其到船上工作以来,美德船都没有去过韩国。轮机日志的内容不是按照真实航线填写的,美德船这三次进来中国大陆码头时,其有看到美德船船首两侧和船尾都有挂这“同利八号”的牌子,那个牌子刚好可以挡住美德船的船名。陈某甲说挂着同利八号进来这样会没事。并辨认出了陈某甲。 2、证人邓某甲、阮某甲、丁某甲、阮某乙、黎模甲、陈某甲等人的证言,证实该船在船代表陈某甲及船长的指挥下开进涉案码头,包括被抓这次,该船已经三次开进中国大陆,但每次都是晚上,前两次是否和3月1日这次同一地点不敢确定,但很像,都有沙场。航程路线及停靠码头都是陈某甲指挥,他在船上通过电话联系,船长和其他船员都要按照他的指令执行。 3、证人翁某甲的证言,其称自2013年7月以来,有自称是许总的男子和其联系租吊机在通达码头吊集装箱,其把林某甲的电话告诉许总,他们自己联系的。并证实了2014年3月1日晚上涉案的吊机即是其公司的。

另有证人江某甲、江某乙、江某丙、张某甲等人的证言,称3月1日晚,翁某甲安排他们到通达码头帮助吊货柜。 4、证人曲某的证言,其称2013年12月其和自称吴某的人签订了货运协议,之后有承接几次货运,但每次都是到福州运货,具体地点都是吴某或姓许的直接和驾驶员联系。

证人贺某的证言,其称自2013年12月以来,永顺达公司有承接了多次到福州的运货生意,具体情况是货主方与驾驶员直接联系。

另有证人雷某甲、李某甲、袁某甲、张某乙、李某乙、闫某甲、王某甲、杜某甲、邢某甲、王某乙、李某丙、李某丁、张某丙等人的证言,均称2014年3月1日其接到公司的任务要到福州运货,至于运货的具体地点均是在去福州的路上货主方通过电话告知,到了长乐沙边上的码头在装货的过程中被福州海关查获。李某甲、张某丙、李某丁等人到该沙场运货两次甚至三次。 5、证人林某甲的证言,其称因其平时在长乐通达码头吊货,对码头很熟,且有一个办公室在码头,2013年7月翁某甲问长乐通达码头的情况,说会有货主联系要在码头上货,他把其电话告诉货主。当天中午就有个姓许的男子和其联系,要在通达码头卸货,在卸货过程中没看到他们办理手续,并证实2014年3月1日涉案的船只在2014年2月有到该码头卸货2次,船员讲的外国话。

证人李戊、陈某甲的证言亦证实3月1日晚九、十点钟,有一艘船停泊在通达码头,有一些拖头车开到码头停在沙场里面。 6、福州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抓获过程、情况说明,证实本案的抓获经过;涉案物品中的袋装粉末、化工品,因目前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有限公司尚无法鉴定出具体的货物品名,故无法进行价格鉴定及偷逃税款计核;杜庭甲、黎文哼的身份情况、陈某甲尚未到案等情况。 7、检查笔录,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等,证实2014年3月2日,经福州海关缉私局搜查,扣押涉案船舶美德船一艘,集装箱20个、航海记事簿1本、轮机记事簿1本、货物配载图1本、船用证书1本等。现场照片,证实涉案的美德船及船上部分集装箱内货物的检查、搜查、扣押等情况。福州海关缉私局制作的视听资料光盘两张,证实了该案涉案货物固体废物的情况。 8、船员的身份证明、航海记事簿、轮机记事簿、货物配载图、船用证书以及海关总署缉私局关于本案的反馈材料等,证实美德船及船上船员的基本情况;反馈材料包括台湾方面根据我方协查要求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德号货轮国籍、船籍港、船籍编号等,并证实该船自2014年2月开始营运,主要航程行使台中港至韩国济州岛固定航班;根据台中关进出港记录,该船分别于2014年2月13日、2月21日、2月28日出港,目的地均为韩国济州岛;案件关系人洪某甲证称陈某甲及林某甲系以船东代表上船,他不认识等情况。 9、舰长大副的工作职责,证实舰长大副承担的工作和所负的责任。 10、鉴定材料: (1)海关核定证明书,证实了涉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税款计核情况,经计核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199187.5元。 (2)检验证书及检验机构的检验资质证明、鉴别报告等,证实经检验、鉴别,涉案货物320590千克为废弃DVD播放机、废弃笔记本电脑及配件、废弃电路板、废弃电子元件、废弃服务器及配件等,货物外观陈旧、有污渍、元器件缺失、残损破旧,属国家禁止进口固体废物。 (3)福建闽林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机构、人员资质等材料,证实在对涉案的1385千克木质珠状物品和甲壳类物品进行清点、初检后,将木质珠状物品按其珠粒规格大小分为大、中、小号三类,各抽取10串样品检材,逐一进行检验,认为该木质珠状物品属于檀香紫檀木制品,属于GB/T18107-2000《红木》标准中的红木,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对于110千克甲壳类物品,在宏观特征初检的基础上,共抽取五份样品进行鉴别,属于穿山甲动物的鳞甲片所有,应为穿山甲的混合甲片。穿山甲属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 (4)福州市价格认证中心关于涉案小叶紫檀珠状物品、穿山甲鳞甲片价格鉴定结论意见书,涉案小叶紫檀珠状物品合计鉴定价格为人民币2343670元。110千克穿山甲混合鳞甲片核定鉴定价格为计人民币314695元。 (5)鉴定聘请书、鉴定意见通知书等,证实鉴定聘请过程,且相关鉴定结论已经告知被告人。 11、被告人杜庭甲供述、辨认笔录,其称其系美德船的船长,对船上所有事务负总责,并供述其按照陈某甲的指示,先后三次未按照申报航程航行将船改变航线开进中国闽江流域的一个码头卸货的犯罪事实,并辨认出陈某甲。 12、被告人黎文哼供述,其称其系美德船的大副,负责船只保养以及船上货物的交接事宜等,并供述其先后三次到中国闽江码头卸货,船只安排路线是陈某甲负责,2014年2月28日这次将船开进闽江港口,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就是按照陈某甲的指挥卸货。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且能相互印证,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不构成走私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现有证据证明二被告人作为船长、大副,未按申报航程航行,在未向我国海关等部门办理申报入境手续的情况下,不止一次在非设关码头进行卸柜作业。对于这种明知自已的行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逃避海关监管,偷逃进出境货物、物品的应缴税额,逃避国家有关进出境的禁止性管理,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应认定为具有走私的主观故意。二人对走私的具体对象不明确并不影响走私犯罪构成,应当根据实际的走私对象定罪处罚。相关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走私行为是否属于既遂的问题,经查,本案中二被告人驾驶船舶从台湾驶入我国境内,并在没有设立海关或边检站的长乐通达码头卸货,其目的就是为了逃避海关的监管,将货物从境外运入境内,此时,走私行为已实施完成。应当认定为犯罪既遂。相关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逃避海关监管,驾驶美德船运输20个集装箱货物入境,在我国非设关码头进行卸货,走私普通货物奶粉等,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4199187.5元,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且情节特别严重;走私国家禁止进口固体废物320590千克,已构成走私废物罪,且情节特别严重;走私珍稀植物制品檀香紫檀制品1385千克,价值人民币2343670元,已构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罪、物品罪,且情节严重;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穿山甲鳞甲片110千克,价值人民币314695元,已构成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在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杜庭甲、黎文哼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可对二人减轻处罚。综合考虑二人的犯罪性质、情节、认罪态度,对二人减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DODINHGIAP(杜庭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六十万元;犯走私废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八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3日起至2024年3月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LEVANHENH(黎文哼)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六十万元;犯走私废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七十八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2日起至2021年3月1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

三、侦查机关扣押的美德船、20个集装箱内物品(具体品名、数量以理货检验报告为准)予以没收,由侦查机关依法处置后上缴国库(其中旧笔记本电脑及配件等废物依法销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秀梅

代理审判员  董 昆

代理审判员  李平盛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杨秋虹

附件

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第一百五十二条以牟利或者传播为目的,走私淫秽的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书刊或者其他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逃避海关监管将境外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和气态废物运输进境,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第一百五十一条走私武器、弹药、核材料或者伪造的货币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文物、黄金、白银和其他贵重金属或者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珍稀植物及其制品等国家禁止进出口的其他货物、物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本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条各款的规定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第六十四条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走私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未达到本解释附表中(一)规定的数量标准,或者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数额不满二十万元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较轻”。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走私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达到本解释附表中(一)规定的数量标准的; (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三)走私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未达到本解释附表中(一)规定的数量标准,但具有造成该珍贵动物死亡或者无法追回等情节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走私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达到本解释附表中(二)规定的数量标准的; (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三)走私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达到本解释附表中(一)规定的数量标准,且属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或者造成该珍贵动物死亡、无法追回等情形的。

不以牟利为目的,为留作纪念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进境,数额不满十万元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第十一条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走私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五株以上不满二十五株,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十株以上不满五十株,或者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二)走私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或者未命名的古生物化石不满十件,或者一般保护古生物化石十件以上不满五十件的; (三)走私禁止进出口的有毒物质一吨以上不满五吨,或者数额在二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 (四)走私来自境外疫区的动植物及其产品五吨以上不满二十五吨,或者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五万元的; (五)走私木炭、硅砂等妨害环境、资源保护的货物、物品十吨以上不满五十吨,或者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 (六)走私旧机动车、切割车、旧机电产品或者其他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二十吨以上不满一百吨,或者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七)数量或者数额未达到本款第一项至第六项规定的标准,但属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造成环境严重污染,或者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重大动植物疫情等情形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走私数量或者数额超过前款第一项至第六项规定的标准的; (二)达到前款第一项至第六项规定的标准,且属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造成环境严重污染,或者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重大动植物疫情等情形的。

第十二条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珍稀植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名录》《国家珍贵树种名录》中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植物、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药材、珍贵树木,《濒临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附录Ⅱ中的野生植物,以及人工培育的上述植物。

本解释规定的“古生物化石”,按照《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的规定予以认定。走私具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以走私文物罪定罪处罚。

第十四条走私国家禁止进口的废物或者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废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走私国家禁止进口的危险性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分别或者合计达到一吨以上不满五吨的; (二)走私国家禁止进口的非危险性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分别或者合计达到五吨以上不满二十五吨的; (三)走私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液态废物分别或者合计达到二十吨以上不满一百吨的; (四)未达到上述数量标准,但属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或者造成环境严重污染等情形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走私数量超过前款规定的标准的; (二)达到前款规定的标准,且属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或者造成环境严重污染等情形的; (三)未达到前款规定的标准,但造成环境严重污染且后果特别严重的。

走私置于容器中的气态废物,构成犯罪的,参照前两款规定的标准处罚。

第十六条走私普通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偷逃应缴税额较大”;偷逃应缴税额在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五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偷逃应缴税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偷逃应缴税额在三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偷逃应缴税额在一百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五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一)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使用特种车辆从事走私活动的; (三)为实施走私犯罪,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的; (四)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孕妇等特殊人群走私的; (五)聚众阻挠缉私的。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

第五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524》

第十四条第九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五百一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