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修理合同纠纷

沈明中与李元森修理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7日 案由:修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沈明中 李元森 案号:(2014)克中法民一终字第40号 经办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明中。

委托代理人:时洪云。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元森。

诉讼记录

上诉人沈明中因与被上诉人李元森修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人民法院(2013)克民一初字第12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沈明中之委托代理人时洪云、被上诉人李元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4月25日,新J15370号车司机时洪云将该事故车拖到李元森的修理厂修理。2011年7月5号凌晨4点,时洪云未办理出厂手续将正在修理的该车开走。李元森四处寻找未果。2011年7月22日时洪云电话告知李元森大梁没有校正好不能工作,李元森为了该车返厂继续维修给沈明中出具证明一份。2011年7月23日沈明中将车送至李元森修理厂,经李元森查验系未焊完的焊口断裂。新J15370第一次修车费33185元,沈明中已付款10000元,余款23185元未支付。2011年7月23日至2013年7月31日李元森对该车进行重新焊接及重新校正大梁,校正大箱,校正加高板,二次修理费5000元。截止到庭审结束,新J15370号车仍在李元森修理厂停放。 2012年11月30日李元森修理厂由长征路6号搬迁至217国道3300号,李元森支付新J15370号车拖车费1000元。

另,新J15370号车登记车主系克拉玛依市乌尔禾区宏达营运车队。实际车主为沈明中。

沈明中曾因车辆维修问题委托时洪云在原审法院起诉李元森,后撤诉。

原审法院认为,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沈明中与李元森之间汽车修理承揽合同依法成立,合法有效。

关于李元森主张的维修费及利息的诉讼请求。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沈明中在李元森修理车辆期间,擅自将未修好的车辆取走,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由沈明中承担。因此,李元森主张第一次修理费余额23185元及第二次维修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沈明中自2011年7月至今未向李元森支付修理费,沈明中应当承担支付利息损失的责任。

关于李元森主张的拖车费1000元的诉讼请求。因沈明中未及时支付修理费将车取走,在李元森通知沈明中后仍怠于履行义务,由此造成的拖车费,沈明中应当承担。李元森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关于李元森主张的停车服务费759天×20元/天=15180元的诉讼请求。因沈明中拒不履行支付修理费并将车辆取走,导致车辆自2011年7月31日至今仍在李元森处停放,由此产生的扩大损失部分即保管费应当由沈明中承担。因李元森未提交相关的收费依据等证据,原审法院酌情认定保管费为7500元。

关于沈明中辩称的修理质量问题、材料问题。根据沈明中曾经起诉、后又撤诉的事实,加之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对沈明中辩称的理由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五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沈明中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元森支付维修费28185元、利息损失3000元、拖车费1000元、保管费7500元;合计36685元;二、驳回李元森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沈明中对原审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原审法院称,2011年7月5日凌晨时洪云未办理出厂手续将正在修理的车辆开走。这是被上诉人捏造的事实;被上诉人是在2013年9月25日左右打电话通知上诉人去提车,在这之前未通知上诉人提车。2、原审法院遗漏重要事实。2011年7月22日被上诉人出具《证明》,承诺其二次维修后赔偿上诉人的损失,原审法院未予说明及认定;上诉人在原审法院开庭时提交反诉状,原审法院未接受,亦未说明不接受的理由,且在庭审笔录中只字不提,损害了上诉人的反诉权利;2011年8月上诉人起诉被上诉人,要求其赔偿因车辆维修不合格造成的损失,因被上诉人认为车辆已修好不需二次修理,需要做鉴定,因缺乏材料,上诉人无奈撤诉。现被上诉人又认可二次修理,被上诉人前后陈述相互矛盾。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李元森答辩称:1、2011年7月车辆还没有修理好,上诉人采取欺骗的方法将车辆开走。车开走后,被上诉人通过白碱滩交警大队和九公里交警队一起寻找车辆。后来上诉人打电话说车辆大梁断了,其提了很多条件才愿意将车辆开回修理厂,被上诉人为了使上诉人将车辆开回修理厂,才出具了《证明》,车辆受损的原因是超载;2、车辆修理好后,上诉人不来取车。因为害怕上诉人再次私自将车开走,被上诉人将车辆电瓶拆除;2012年8月被上诉人搬新厂,上诉人一直不来取车,11月份被上诉人找拖车将上诉人的车辆拖到被上诉人新建的厂里,拖车费用应当由上诉人承担。综上,原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沈明中将自己所有的新J15370号车交与李元森的汽车修理厂进行修理,该汽车修理厂对沈明中的车辆进行了维修,沈明中支付了部分修理费,其与李元森之间形成了汽车修理承揽合同关系。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规定,故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沈明中应在李元森向其交付车辆时,支付剩余车辆修理款。事实是沈明中的委托代理人时洪云在未经得李元森同意、未支付剩余车辆修理款的情况下,私自将正在修理的新J15370号车从李元森的汽车修理厂开走,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应由沈明中自行承担。

关于沈明中上诉称“2011年7月5日凌晨时洪云未办理出厂手续将正在修理的车辆开走,是被上诉人捏造的事实”,原审庭审过程中,李元森在陈述时洪云私自将新J15370号车开走的事实时,时洪云本人并未否认,故对沈明中此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关于沈明中上诉称“李元森在2013年9月25日之前未通知上诉人提车”,因J15370号车自2011年7月20日第二次在修理厂修理,至2013年9月25日,时间长达两年,且修理厂经历过搬迁,沈明中称李元森在此两年期间从未通知其提车,有违日常生活经验,故对沈明中此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关于李元森出具的《证明》,该证明的主要内容是,在车辆第二次维修期间,李元森有义务提供两次维修所更换配件的合格证及检验报告证明。因修理不合格或配件质量问题,导致车辆二次进厂,造成车辆无法正常营运,李元森应赔偿相应的损失。从该证明内容来看,是李元森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如存在修理车辆不合格或配件质量问题,李元森将给予沈明中赔偿损失的承诺,并不能直接证明李元森存在修理车辆不合格或配件质量问题。

关于沈明中上诉称原审法院损害了其反诉权利,经查阅原审案卷材料及庭审笔录,未能反映沈明中提出过反诉请求,沈明中也未提供证据证实其提出过反诉请求,故本院对沈明中称原审法院损害了其反诉权利的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综上,沈明中的上诉请求于事实不符,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13元,由上诉人沈明中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木尼热

审判员  唐 杰

审判员  张 薇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  马真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