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借记卡纠纷

刘国新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借记卡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25日 案由:借记卡纠纷 当事人:刘国新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 案号:(2014)中一法民二初字第25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国新,男,1957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中山市沙溪镇。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住所地中山市沙溪镇。

负责人:刘志腾,职务行长。

委托代理人:肖冰、李洁婷,均是被告员工。

诉讼记录

原告刘国新诉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以下简称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借记卡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忠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国新,被告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的委托代理人肖冰、李洁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刘国新诉称:原告于2013年11月18日0时3分收到手机短信,被告知本人在建设银行卡号为622700324174004XXXX的存款中被网络ATM取款支出8笔,其中前6笔为每笔1620.63元,另2笔分别为280.10元及172.86元,查询费4元,共10180.74元。但本人银行卡一直在自己身上,所以立即打电话到银行说明情况,然后到中山市沙溪镇溪角派出所报案。第二天到银行查询得知,事发当晚是在跨国银行ATM机上在印尼被取款,但本人从未去过印尼,后来与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联系,但至今无任何结果。2013年12月16日16时28分,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以错帐调整为由向我支付1620.63元,至此,我实际损失8560.11元。故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银行存款损失8560.11元。

原告刘国新为支持其诉请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1.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清单、借记卡;2.报警回执。

被告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辩称:1.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资金减少是原告的损失,不能排除是原告或其授权的第三人取款,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2.银行卡和密码是成功取款的两个必要条件,一方面银行卡由原告持有,如果被克隆也是由于原告保管不慎,另一方面,即便银行卡被克隆,但只要原告妥善保管密码,资金也不会被他人取走。因此,原告应对资金减少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3.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的资金减少是由于被告的过错造成,被告已经尽到风险告知和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错。故请求法庭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对其辩解提供了原告涉案银行卡的交易记录作为证据。

经审理查明:2007年9月,刘国新向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申请开立储蓄卡。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经审核同意后向刘国新发放建行储蓄卡一张,卡号为622700324174004XXXX,联网标识为银联,并设置了交易密码。 2013年11月18日0时3分,刘国新收到手机短信,提示其开立的上述储蓄卡发生8笔交易,资金转出共10180.74元。刘国新认为该情况异常便致电建设银行挂失,并在建设银行的提示下于2013年11月18日0时19分到中山市公安局沙溪分局溪角派出所报案。刘国新提交的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清单以及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提交的涉案储蓄卡的交易记录均显示:涉案储蓄卡在2013年11月18日确有8笔连续交易,均为网络ATM取款,经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核实,取款地点为印尼,取款银行非建设银行,属跨国跨行取款。其中前6笔的取款金额均为1592.70元,后2笔的取款金额分别为265.45元及159.27元;支付手续费8次共195.82元,前6次手续费均为27.93元,后2次的手续费分别为14.65元及13.59元,另支付查询费4元;8笔交易金额合计10180.74元。2013年12月16日16时28分,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以错帐调整为由向刘国新支付1620.63元。庭审中,刘国新与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均确认刘国新的实际损失为8560.11元。刘国新经多次与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协商无果,遂诉至本院,主张前述权利。

庭审中,刘国新称涉案储蓄卡日常由其随身携带,很少用于消费,其在几年前曾将涉案储蓄卡交给朋友高洁卿帮忙取过款,密码也曾告诉高洁卿。此外,再没有向其他人泄露过密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刘国新向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申请开立储蓄卡,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经审核后同意向刘国新发放储蓄卡,该卡并无透支功能,性质上属于借记卡,因此本案为借记卡纠纷。刘国新与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之间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双方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储蓄卡的8笔交易是否属于伪卡交易,刘国新与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对此有无过错。本院分析如下:

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8笔交易的起始时间为2013年11月18日0时3分22秒,终止时间为同日0时10分02秒,刘国新收到手机短信后,于该日0时19分到公安部门报案,由此可见,取款时刘国新在中山市沙溪镇,排除其亲自取款的可能,结合刘国新在得知涉案储蓄卡内存款交易方式异常后即向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电话报案、挂失,又向公安机关报案的情节,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涉案储蓄卡的8笔交易是刘国新以外的其他人使用伪造卡进行交易。因银行卡是金融机构提供给储户的存款、取款、转账等服务的载体,应当具有防伪造性能,金融机构有义务采用防伪技术使银行卡在使用中达到防伪要求。本案因使用伪卡产生8笔交易,导致涉案银行账号内的资金减少,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应按过错程度向刘国新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保密等义务”,银行卡及密码是刘国新与银行签订储蓄存款合同后,使用其存取款的权利依据,具有特定性,作为涉案卡持卡人的刘国新,负有妥善保管好银行卡及密码的义务。诉讼中刘国新确认几年前曾将涉案银行卡交给朋友高洁卿取款使用,极易使其他不特定人掌握银行卡密码,足以证明刘国新没有尽到妥善保管密码的义务,应按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结合本案案情综合考虑,依照公平原则,本院确定:建行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承担上述资金损失8560.11元的50%即4280.05元,刘国新自行承担上述资金损失8560.11元的50%即4280.05元。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理据充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理据不足部分,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第一百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刘国新赔偿存款损失4280.05元;

二、驳回原告刘国新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为25元(原告已预交25元),由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星宝明珠分理处负担(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刘忠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罗敏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一百二十条第六十条第二款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