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储蓄存款合同纠纷

贝思晨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1月12日 案由:储蓄存款合同纠纷 当事人:贝思晨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 案号:(2013)东三法民四初字第171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贝思晨,男,1985年11月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宋雪峰,广东法制盛邦(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

负责人陈为峰,该支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陈小冰,女,1977年7月4日出生,汉族,系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风险管理部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贝思晨诉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以下简称“建行东坑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庄乐波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贝思晨的委托代理人陈为峰、被告建行东坑支行的委托代理人陈小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贝思晨诉称:原告贝思晨在被告建行东坑支行办理了一张储蓄卡,卡号为62270032307********。该卡一直由原告持有。2013年8月1日晚21时58分,原告在东莞市时,手机突然收到四条信息,通知原告的上述储蓄卡被转账。原告收到信息后,第一感觉就是银行卡被盗刷,于是立即用手机拨打了东莞的“110”,并拨打了被告的客服电话,随后赶到东莞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城派出所报案。次日,原告到被告处打印了银行卡客户交易清单,证实了原告的银行卡在广州帝景大厦支行ATM机上被非法转走40000元及取款1000元、手续费60元的事实。原告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办理了储蓄卡,双方之间形成了合同关系,被告负有保障原告存款交易安全的义务,在原告银行卡没有离身的情况下导致银行卡被他人转出并取款,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原告贝思晨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建行东坑支行赔偿原告贝思晨存款损失人民币4106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从2013年8月2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建行东坑支行负担。

被告建行东坑支行辩称:一、当事人双方是存款储蓄合同关系,在本案中,原告贝思晨提供的交易清单是其取款的证明。原告贝思晨诉称储蓄卡被他人盗取并向公安机关报案,现公安机关并未侦破案件,本案的事实仍未查清,无法对本案的责任进行分配。被告认为,本案应按先刑后民的原则,待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后再作审理,故请求法院驳回贝思晨的诉讼请求或者中止本案审理。二、根据储蓄存款合同的约定,原告应对密码及银行卡负妥善保管义务,因密码的唯一性及人身依附性,即使本案银行卡信息被非法复制、密码被泄露的风险,也应当由原告贝思晨自行承担,因此,应驳回贝思晨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贝思晨在被告建行东坑支行开设一活期存款账户,储蓄卡卡号为62270032307********。之后,贝思晨用该账户进行存取款,截至2013年8月1日事发前,该账户余额为人民币41099.87元。2013年8月1日21时58分,该账户在网点号为440491204的广州帝景大厦支行ATM机被转账40000元和取款1000元,并产生手续费50元和10元。其后,该账户余额为人民币39.87元。贝思晨在账户发生转账的同时,收到了95533发送的相应短信息提示,其随后于21时59分和22时00分先后两次拨打了中国建设银行的客服电话95533了解情况,并在22时04分、23是28分、23是47分三次拨打110报警,通话地点均为东莞。同时,贝思晨还到东莞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城派出所报案,称该储蓄卡中的存款被盗取,并在当天22时22分至23时10分接受派出所民警的询问,陈述其储蓄卡一直随身携带,储蓄卡密码只有其本人知道。现该案件尚未侦破。 2013年9月12日,贝思晨向本院起诉,请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双方一致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的法律作为本案解决合同争议的准据法。

以上事实,有储蓄卡、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手机短信息记录、通话清单、报警回执、询问笔录及本院庭审笔录等附卷为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是涉港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件。关于管辖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本案被告建行东坑支行的住所地在广东省东莞市东坑镇,为本院辖区,故本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关于准据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本案当事人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一致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的法律作为本案解决合同争议的准据法,符合该规定,本院确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作为本案解决合同争议的准据法。结合当事人的诉辩,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案涉存款是否被他人盗取,如果是被盗取则责任是否应由建行东坑支行承担。

储户贝思晨的储蓄卡于2013年8月1日21时58分在广州的银行发生取款和转账,共支出人民币41060元,贝思晨已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根据贝思晨提供的通话记录和从公安机关调取的材料,事发时贝思晨本人在东莞市,储蓄卡原卡也由贝思晨持有,结合建行东坑支行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案涉款项是贝思晨授权他人提取的事实,可以认定案涉款项并非贝思晨本人持原卡支取,本院对贝思晨主张的储蓄卡内存款被盗取的事实予以确认。

在银行卡交易中,银行负有识别真实银行卡并提供安全的交易环境的义务。建行东坑支行作为案涉银行卡的发卡行,未能保障其银行卡的唯一识别性,未能识别出犯罪分子所使用的伪卡进而造成储户账户资金的损失,故应对贝思晨的存款损失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同时,使用银行卡支取存款还需要正确的密码,而银行卡密码具有特定性和唯一性,贝思晨作为储户,负有保障其密码安全并不被泄露的义务。现建行东坑支行未提供证据证明因贝思晨保管密码不善导致密码外泄,而贝思晨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尽到了妥善保管密码的义务及密码系因银行方面的原因外泄,基于公平原则,双方均应就密码泄露导致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综上,本院认定建行东坑支行应对案涉存款承担七成损失,即建行东坑支行应承担人民币28742元(41060元×70%),贝思晨自行负担三成责任。贝思晨的存款在2013年8月1日被人盗取,现贝思晨主张从2013年8月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赔偿利息损失,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贝思晨支付储蓄款人民币28742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自2013年8月2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贝思晨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13元,由原告贝思晨负担124元、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东坑支行负担289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庄乐波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建斌

附件

附相关法律法规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5、《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

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一百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