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民间借贷纠纷

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诉熊亮、余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日 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当事人:熊亮 余敏 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3)鄂武汉中民二终字第00980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熊亮。

委托代理人:马俊军,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余敏。

委托代理人:陈倩,湖北云开正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建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白建军,湖北天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熊亮、余敏为与被上诉人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军恒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2013)鄂江岸民商初字第027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熊亮的委托代理人马俊军,上诉人余敏的委托代理人陈倩,被上诉人军恒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白建军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2011年2月13日,熊亮向军恒公司出具借据一份,载明:今借军恒力鑫商贸有限公司人民币伍万元整(¥:50000)。于2013年2月20日前全额还款。并以百步亭xx苑xxx-xxx室购房合同原件一份,身份证复印件两份作为担保抵押。借款人:熊亮。同日,熊亮填写了一份借支单,借支事由:外借款(房屋抵押)。2011年2月15日,军恒公司转账支付50000元到熊亮的银行卡上,交易凭证上注明劳务费。熊亮、余敏2005年9月12日在武汉市江岸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系夫妻关系。军恒公司系2010年4月14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500000元,该公司有两名股东,胡建华(即法定代表人)占70%的股份、胡建兵占30%的股份,目前经营状态为开业。

原审认为,熊亮2011年2月13日向军恒公司出具一份50000元借据,同日熊亮填写一份借支单,载明外借款。2011年2月15日军恒公司支付熊亮50000元。虽在转账凭证中载明劳务费,但熊亮未与军恒公司形成劳务关系,也未向军恒公司提供任何劳务帮助,熊亮抗辩为军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亲戚帮忙属另一法律关系。军恒公司与熊亮之间借贷关系成立,熊亮借得的50000元应当返还,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军恒公司支付资金占用损失。余敏与熊亮系夫妻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余敏应与熊亮共同偿还债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熊亮、余敏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偿还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本金50000元;二、熊亮、余敏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偿还武汉军恒力鑫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资金占用损失(按50000元本金,自2013年2月21日起至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后收取525元,邮寄费40元,共计565元,由熊亮、余敏负担。

宣判后,熊亮、余敏不服,向本院上诉称:我们与军恒公司并不存在借贷关系。熊亮为军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建华的亲戚帮忙后,胡建华承诺要支付熊亮5万元作为劳务费。为了能从军恒公司帐上支取这笔费用,胡建华要求熊亮出具借据并以购房合同、身份证复印件等作为抵押。熊亮轻信了胡建华的话,以为出具借据及抵押只是走个形式,军恒公司转账凭证上也注明了是劳务费。这笔钱就是胡建华给的劳务费,并不是借款。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军恒公司辩称:熊亮向我公司出具借据并以购房合同作抵押,我公司向他转账支付了5万元,双方之间的借贷关系是真实的。转账凭证上虽然写着“劳务费”,但这仅仅是因为公司规定向个人支付大额金额时不能写明借款,实际上这就是借给熊亮的钱。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熊亮申请证人胡建兵(军恒公司的股东)、朱明干出庭作证。胡建兵、朱明干均表示曾听胡建华说过涉案5万元系胡建华私人与熊亮之间的经济纠纷,与军恒公司无关,不算在军恒公司的账内。军恒公司质证认为,胡建华的说法只是公司清算意义上的结果,而不是法律结果,熊亮与军恒公司及胡建华均并无劳务关系,不存在支付劳务费,借款是真实的。本院认为,两名证人的证言均未能证明涉案5万元是劳务费而不是借款,不能达到熊亮的证明目的。

二审查明的事实和一审查明的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二审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涉案5万元的性质到底是熊亮向军恒公司的借款还是胡建华支付给熊亮的劳务费。熊亮向军恒公司出具“借据”,载明向军恒公司借款5万元且以熊亮自己的购房合同原件和身份证复印件作担保抵押,并约定了还款时间。同日,熊亮还在军恒公司的借支单上签名。军恒公司在熊亮出具借据之后,向熊亮的银行卡实际转账了5万元。军恒公司在转账凭证上注明的是“劳务费”,对此军恒公司解释是为了规避军恒公司不得向个人支付大额借款的内部规定。而熊亮与军恒公司之间并无劳务关系,熊亮也未能提交任何证据证实其为军恒公司或者军恒公司的法定代理人胡建华提供过劳务。熊亮申请的两名证人在二审出庭均未能证明涉案5万元系胡建华支付给熊亮的劳务费。因此,认定军恒公司向熊亮支付劳务费依据不足。结合熊亮出具借据在先的事实,涉案5万元应为军恒公司支付给熊亮的借款。现借款到期,熊亮应该向军恒公司偿还本金及逾期利息。对熊亮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熊亮、余敏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彭显海

审判员  刘 畅

审判员  张海鹏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日

书记员  胡 庭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