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

梁树坤与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之三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7日 案由: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 当事人:梁树坤 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 案号:(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19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增城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梁树坤,男,1966年10月11日出生,汉族。

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

法定代表人:梁培堃。

委托代理人:崔德荣,该公司职工。

诉讼记录

原告梁树坤诉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树坤、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梁树坤诉称:1993年10月25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一份编号为(93)增联房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被告将已征用的座落于增城市荔城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的土地一号规划区D7号共800平方米土地有偿转让给原告,转让价格为每平方人民币800元,共计人民币640000元;另收推土填土工程费每平方米50元,共计人民币40000元;两项合计为人民币680000元。协议还约定付款方式是以被告应付的推土工程款抵偿。1993年10月25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一份《推土合同》,约定原告承包被告位于金三角金山区正坑冚(土名)水库一带,包括沙派岭环山公路,两个石场的勾土、推土工程共50万立方,承包价为人民币150万元。该推土工程已于1994年8月19日由被告进行了验收。双方已用该份推土合同项下应付的工程款与上述土地转让价款及土地平整费、下水道费进行了相互抵冲。因此原告已向被告付清了一号规划区D7地块的购地款和推土填地工程费,但被告至今仍未将该地块交付给原告使用,也不向原告返还已结清的款项。因此,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原告与被告于1993年10月25日签订的(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2、被告返还土地转让价款640000元及利息(自1994年8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还清款之日止);3、被告返还推土填地工程费人民币40000元及利息(自1994年8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还清款之日止);上述两项的利息暂计至起诉之日止为人民币897317.42元;4、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辩称: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补充证据再提起诉讼,由原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如下,一、2000年前,被告是财务制度非常健全的一家企业,出纳、会计、财务负责人齐全。凡是工程款转付《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购地款的,在工程完工结算后,被告的财务会出具一份收据,且收据上会注明以工程款转付购地款,被告再进行入帐,这是财务制度。而贵院已有相关50多宗同类型案件,每件均有购地付款收据。而这次原告没有提供付款收据,明显欠主要的证据。二、对于原告提供2012年3月30日《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在这期间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在服刑,无法拿到公章确认,也没有印象确认过这份证明,因此对该证据存疑。三、即使原告提供证据齐全,被告也要对证据原件过目及质证。综上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原告应承担证据不足的不利后果,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1992年11月13日,被告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增城分局核准登记成立,企业名称为增城县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具备企业法人资格,企业类型为集体所有制,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出租、租赁、转让,工业厂房建筑、民用住宅建筑,推土填土工程服务等。1994年1月7日被告变更登记企业名称为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2003年11月24日,被告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增城分局核准吊销营业执照。 1993年10月25日,原告(买受方)与被告(出让方)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该协议书记载以下内容“……(一)、地产状况:出让方同意将座落增城县荔城镇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依法征用的土地一号规划区D7号地块共800平方米有偿转让给买受方作为建房使用。地块四至:东至壹号路,南至商住D6,西至商住C11-12,北至商住D8。(二)、土地价格:转让地产价格每平方人民币为800元,共计人民币为640000元。另收推土填地工程费每平方米人民币50元,共计人民币40000元,两共合计人民币为680000元。(三)付款期限:用推土填土工程款抵偿付清。(四)土地产权:买受方向出让方付清土地转让款后,该地地建筑使用权属买受方所有。……(七)本协议经双方签字后生效。……”。合同中,被告在“出让方”的落款处加盖了“增城县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在该合同页面中“(三)付款期限:用推土填土工程款抵偿付清。”的位置有涂改划线,并在涂改划线处加盖了“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原告称,原告在2012年曾到当地镇政府登记向被告购地事宜,当时当地镇政府要求原告证明合同中涂改部分是否存在问题,原告遂到被成立的小业主办公室要求其在涂改处加盖了“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该份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合同中加盖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庭审中,原告提供1993年10月25日的《推土合同》复印件一份,该复印件上加盖了“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该合同中原告为乙方,被告为甲方;约定内容为,甲方位于金三角金山区正坑冚(土名)水库一带,包括沙派岭环山公路,两个石场的位置需要勾土、推土共50万立方,以每立方人民币三元发给乙方承包,合计1500000元;合作条件,由甲方提供勾机、推土机、汽车给乙方使用,勾机驾驶员、推土机驾驶员工资由乙方负担;结算方式,甲方预付十五万给乙方作进场施工费用,另外再提供二号区用地两块,每平方米按800元计算(准乙方不低于甲方给乙方的90%价格外销,作进场补充30%的施工费用),从签订合同之日起,甲方提供柳洲微型汽车一台,作价7000元当作工程款支付给乙方(在工程未完之前乙方不能将设备出卖,甲方随时有权收回汽车,工程完工后汽车由乙方自行处理),除上列款项付给乙方之外,不足的工程款待工程完工后附土地给乙方当作工程款,土地款价格按每平方米800元计算,结算工程款(甲方给乙方作工程款结算的土地,不得低于800元外销);工期规定,从签订合同的第一天计起200日晴天为完全工时间,等等。原告称,上述《推土合同》原件在2009年3月19日被何远江拿走了,其已向公安部门报案,但至今仍未处理。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该份合同的真实性以及合同中加盖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但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对该份证据无异议,并确认“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1994年8月19日,郑小平(甲方)与原告(乙方)签下《验收单》,该验收单记载以下内容“经甲(穗联公司)、乙(土方工程梁老板)验收,环山公路填土、土方共计叁拾陆万壹仟贰佰肆拾捌立方米,两个石场位置填土方为壹拾伍万陆仟柒佰肆拾贰立方米,两项合计土方为伍拾壹万柒仟玖佰玖拾立方米,特此验收。此致。甲方:郑小平乙方:梁树坤94年8月19日”。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验收单》的真实性表示无法确认,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对《验收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承认郑小平是被告的员工。

另查明,一、1993年12月8月,原告(乙方)与被告(甲方)签订《推土合同》,双方约定,甲方位于三联金三角金山大佛工程有土方约40万立方米,需要推土填土,甲方以二号区提供已规划好的用地,含三通一平,价格按每平方米1100元作价给乙方以抵偿推土填土工程款(二号区B2块41号地占地面积612平方米,北南面阳台飘1.3米,西面阳台飘1.8米,阳台面积合计108.4平方米,合计总面积为720.4平方米;B6块1号地占地585平方米,东面阳台飘1.8米,南面阳台飘1.3米,阳台合计面积为92.8平方米,合计总面积为690.8平方米;两块地合计1411.2平方米,合计总款1552320元)。推土填土价格每立方米4.7元核算。甲方给乙方协定编号的地块作推土填土工程费,由甲方包办妥使用证给乙方,等等。二、1993年12月13日,原告(买受方)与被告(出让方)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206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出让方将座落于增城县荔城镇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依法征用的土地贰号规划区B2-41号地块共720.4平方米有偿转让给买受方作为建房使用;转让价格每平方1000元,共计720400元,另平整土地费和下水道费每平方100元,合计72040元;上列两项总价每平方1100元,合计总款792440元,用推土款抵偿;等等。三、1993年12月13日,原告(买受方)与被告(出让方)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2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出让方将座落于增城县荔城镇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依法征用的土地贰号规划区B6-1号地块共690.8平方米有偿转让给买受方作为建房使用;转让价格每平方1000元,共计690800元,另平整土地费和下水道费每平方100元,合计69080元;上列两项总价每平方1100元,合计总款759880元,用推土款抵偿;等等。四、1994年5月9日,郑小平(甲方)与原告(乙方)签下《验收单》,该验收单记载以下内容“经甲(穗联公司)、乙(土方工程梁树坤)验收,金山大佛工程梁老板填、土方共计肆拾万零捌佰柒拾壹立方米,特此验收。此致。甲方:郑小平乙方:梁树坤94年5月9日”。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验收单》的真实性表示无法确认,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对《验收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承认郑小平是被告的员工。五、1994年5月10日,原告(买受方)与被告(出让方)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221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出让方同意将座落增城县荔城镇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依法征用的土地贰号规划区A1-2号地块共863.2平方米有偿转让给买受方作为建房使用;转让地产价格每平方800元,共计690560元;另收平整土地费和下水道费每平方50元,合计43160元;上列两项总款合计733720元;分期付款办法,用推土工程款抵偿,等等。六、原告与被告在1993年及1994年期间共签订了四份编号分别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206号、207号、221号的《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及两份《推土合同》,除本案的(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外,对于另外三份(93)增联房贸字第206号、207号、221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原告已另案同时向本院提起了诉讼,本院受理的案号分别为(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16号、618号、620号。原告起诉被告的四案(包含本案在内),均要求被告返还购地款及相关的费用并支付利息;原告起诉主张的四案中,其中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的工程款对应抵偿的是本案中(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与(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16号案中(93)增联房贸字第221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的购地款及相关费用,其中1993年12月8日《推土合同》的工程款对应抵偿的是(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18号案中(93)增联房贸字第206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及(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20号案中(93)增联房贸字第2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的购地款及相关费用。

原告在庭审中主张,被告在2012年1月11日在增城日报登报公告,告知购地的小业主到被告处办理登记退款,原告为此提供了相关报纸复印件。该证据的登报的内容为,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从1992年始发售位于增城市荔城街(原增城县荔城镇)三联村鸭仔园(土名)的土地给多人,现因该地块的部分土地使用权将会被增城市人民法院处置,为维护广大小业主的利益,希各小业主(已向法院起诉的小业主除外)自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持《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购地款收据凭证、身份证原件和复印件,到其公司办理退款和相关手续,逾期不办理的后果自负,等等。被告对其上述登报公告的事实予以确认。

原告为证明其全部付清了编号分别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206号、207号、221号四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中的购地款及相关费用,向本院提供了盖有“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的《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该证明的落款日期为2012年3月30日,并记载以下内容:“兹有梁树坤于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及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八日与我公司签订的《推土合同》,工程已完工,土方经我公司土方工程技术员郑小平验收合格,分别于一九九四年五月九日及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九日开出两张验收单,土方分别是400871方米方和517990立方米,结算价格分别是4.7元/立方米及3元/立方米,400871×4.7=1884093.7元、517990×3=15536970元,工程款总计:3438063.7元,根据《推土合同》条款及双方签订的(93)增联房贸字第107、206、207、221号四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用推土工程款抵偿支付购地款,土地款已经付清。除去抵偿土地款2966040元,我司尚欠梁树坤工程款472023.7元。特此证明。”被告的对原告提供的《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并提出该证明上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不是被告使用的印章。

原告为证明其已完成了1993年10月25日及1993年12月8日两份《推土合同》的工程已完工以及《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的真实性,向本院提供了盖有“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以及被告法定代表人梁培堃签名的2010年1月《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及2013年6月27日《债权转让合同》。原告称,原、被告共签订的四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记载用推土工程款或推土款抵偿,实际是用推土工程款抵偿全部的购地款,两份《推土合同》的工程款扣除用于抵偿四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的购地款后,被告还有472023.7元的工程款未付;原、被告于2013年6月27日签署了《债权转让合同》,约定被告用两笔债权转让给原告用于抵偿余下工程款920446元;而上述920446元包括本金472023.7元以及从1995年2月计至2013年6月27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2010年1月《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的内容为,被告依法将(2008)增法民再初字第00001号、第00003号判决书总款5432000元,以地抵偿债务400万元,尚欠1432000元,现将该判决书尚欠款转让给梁杵坤为该债权的合法债权人;现穗联公司梁培堃、梁杵坤就上述债权转让事实联合发出通知,等等。 2013年6月27日《债权转让合同》中被告为甲方、转让方,原告为乙方、受让方,该合同记载以下内容“1、甲方拥有对增城市正大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正大公司”)的两笔债权,上述两笔债权均已在增城市人民法院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判决书案号分别为(2008)增法民再初字第00001和(2008)增法民再初字第00003号)。2、甲方双方于2010年1月11日曾就上述判决项下的甲方持有对正大公司的债权(包括主债权及从权利)达成转让协议,约定甲方把上述两笔对正大公司的全部债权转让给乙方,用以抵偿甲方欠乙方的部分工程款。……4、甲方已在增城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两笔债权,强制执行案号分别为:(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和(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5、甲方同意继续履行双方于2010年1月11日债权转让约定,甲方在(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和(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两案项下持有对正大公司的全部债权(包括主债权及从权利)转让给乙方。……第一条转让标的本合同转让的标的为甲方拥有的对主债务人为增城市正大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在增城市人民法院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两笔债权(包括主债权及全部从权利)[执行案号分别为:(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和(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第二条转让价款双方同意以人民币玖拾贰万零肆佰肆拾陆元(大写920446元整)转让本合同第一条所述债权。双方同意该债权转让价款均用甲方拖欠乙方的余下工程款及全部利息金额(合计为:920446元)予以抵扣。……”。原告主张,被告实际转让的债权只是《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记载的1432000元,并非是500多万元;《债权转让合同》是按《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的内容重新制作的,并由原、被告签名确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及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对原告提供的2010年1月《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及2013年6月27日《债权转让合同》均无异议,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还确认这两份证据中的被告印章及梁培堃签名的真实性。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称梁培堃确实将上述债权转给原告用于抵偿,但具体抵偿什么款项及抵偿多少金额,其不清楚。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主张,《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与《债权转让合同》实际是相关联的,两份证据所指的债权是相同的债权,但其不知道《债权转让合同》中记载的920446元是如何计得,被告也没有欠原告的工程款,之所以将上述债权转让给原告,是出于梁培堃与原告是亲兄弟的关系,且这两笔债权无法执行的原因,才将上述两笔债权赠送给原告。但被告对其上述的抗辩主张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

诉讼过程中,本院发现被告提供的《授权委托书》及《答辩状》中加盖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与原告提供的《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债权转让合同》、(93)增联房贸字第107《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中以及1993年10月25日的《推土合同》中盖有“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存在明显的大小差异,且肉眼都能分辨出,被告提供的《授权委托书》及《答辩状》中加盖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明显小于原告提供的证据中盖有“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中凡盖有“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的印章都不予认可,但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承认不排除被告有两个公章同时使用。后本院询问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梁培堃除了对《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外,对(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及《债权转让合同》中加盖了“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及“梁培堃”签名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称被告一直以来有两个公章同时使用,但现由谁使用其并不清楚。鉴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对《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真实性均不予确认,庭审中经本院询问,被告并没有对上述证明中的“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印章的真伪申请鉴定。

诉讼过程中,原告陈述以下事实,1、原、被告于1993年10月25日签订《推土合同》后,原告依约在5个月左右就已完成推土工程;同日,原、被告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用推土填土工程款抵偿购地款。2、原告完成了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约定的工程,并有被告的员工郑小平验收,凭《验收单》原告与梁培堃口头结算,因原告与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是兄弟关系,所以当时没有出具任何书面结算依据;后原告在2012年要求被告出具结算证明,且被告在2012年成立专门处理小业主购地的办公室,是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出具了《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给原告。3、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虽然约定了被告预付15万元给原告作进场施工费用,但被告当时并没有支付该笔款项,被告当时只提供了一台汽车给原告,按合同约定只作价7000元作工程款支付给原告;进场施工时,被告虽然提供了勾机、推土机、汽车等给原告进场施工,但原告同时聘请他人以及提供了自己的施工设备进场施工。4、签订《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后,被告要求原告不得低于合同约定价格转让《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中的土地,怕影响被告其他土地的出让价格,所以被告当时没有开具收据或发票给原告。5、在1995年、1996年期间,原告曾要求被告交付土地,但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称政府不批准报建,即使交付土地给原告也没有用,所以当时被告就没有交付土地给原告使用;后来,由于原告与梁培堃是兄弟关系,且梁培堃当时承诺若能办妥报建手续就交付土地给原告,出于信任,原告就一直未要求被告交付土地。6、2012年,原告按被告登报公告的要求,到被告处进行了登记,且原告也曾到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了登记。7、原告已完成了两份《推土合同》的工程,根据两份《验收单》记载的完工数量计算出的总工程款,扣除用于抵偿四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的购地款及相关费用共2966040元外,被告还有工程款472023.7未支付给原告,因此被告才将其他债权转让给原告用于抵偿余下工程款。

诉讼过程中,被告陈述以下事实,1、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确认《推土合同》的真实性,但原告只做了部分工程,并没有完成《推土合同》的工程,所以双方也就没有结算,被告也就没有欠原告工程款,也不需要交付土地给原告使用。2、在签订1993年10月25日的《推土合同》后,被告提供了推土设备给原告进场施工,被告也依约支付给原告15万元进场施工费,并提供了一台汽车作价7000元给作工程款支付给原告。3、原告与被告于2010年1月及2013年6月27日分别签下《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及《债权转让合同》与原告提供的两份《推土合同》无关,《债权转让合同》中记载的债权是被告赠送给原告的。被告虽然陈述了上述抗辩意见,但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另,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在庭审中承认,原告在2012年期间曾按其公司在2012年1月11日登报公告的事项到被告处进行了登记。另,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承认在1995年、1996年之前郑小平确是被告的员工,并对原告提供的两份《验收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两份《验收单》是否郑小平本人签名,其无法确认。

鉴于在诉讼过程中,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崔德荣与其法定代表人梁培堃的陈述的事实及对部分证据的质证存在不同的意见,经本院询问,被告法定代表人梁培堃认为应以其本人陈述意见的为准。

诉讼中,本院调取了(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和(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两案的案卷,两案的申请执行人为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被执行人为增城市正大房地产有限公司,两案均已终结执行,本院执行局于2012年9月4日分别作出了《执行裁定书》。(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执行裁定书》记载的执行标的为300万元,未执行300万元;(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执行裁定书》的执行标的为243.12万元,未执行243.12万元。两案终结执行的原因是未发现被执行人的存款情况、房地产及车辆登记情况,以及申请人在期限内未能提供被执行人的其他可供执行财产。

诉讼中,本院向增城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了解涉案土地的相关情况,该局于2013年11月27日作出《市国土房管局关于协助查询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有关土情况的复函》。复函的内容为“……梁树坤与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下称穗联公司)签订《房地产有偿转让书》[(93)增联房贸字第107、206、207、221号]。经查,协议双方一直未集齐办证所需资料到我局办理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而梁树坤有关材料中未提供相关红线图,因此,我局无法确定《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转让的土地究竟在穗联公司的哪个《建设用地批准书》项下土地范围内,因而无法确定其四至范围及土地现状。另外,经核查来函提供的《建设用地批准书》(建用字(1994)第135号,在我局电脑系统显示为抵押状态,使用权人为增城市穗联房地经贸公司,抵押权人为深圳发展银行增城办事处。贵院于2008年4月8日向我局送达《解除查封通知书》[(1998)增法解封字第1051-1052号之一]及《协助执行通知书》[(1998)增法执字第1051-1052号之一],要求我局协助解除该宗地的查封并裁定将土地使用权过户至深圳发展银行广州分行。目前,深圳发展银行广州分行尚未向我局申办涂销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及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专此函复。”。

以上事实,除原告梁树坤、被告法定代表人梁培堃及其委托代理人崔德荣的陈述外,有原告提供的《企业吊销基本资料》、《核准变更登记企业通知书》两份、《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推土合同》、《验收单》、《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登报《公告》、《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告知书》、《债权转让合同》,本院调取的(2012)穗增法执字第2015号《执行裁定书》及(2012)穗增法执字第2186号《执行裁定书》、增城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出具的《市国土房管局关于协助查询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有关土情况的复函》等证据为凭。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于1993年10月25日签订的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故该协议书依法成立、有效。各方应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根据本院查明事实,原、被告签署上述协议的同日,双方签订了《推土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指定的工地进行推土工程,被告提供两块土地(每平方米按800元计算)给原告抵偿工程款,并约定原告不得低于每平方米800元的价格外销;而原告与被告签订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亦约定了原告向被告购买位于荔城三联村董屋鸭仔园地段一号规划区D7号地块共800平方米,转让价每平方米800元,另收推土填地工程费每平方50元,转让地价总款为680000元,付款方式为用推土工程款抵偿。由此可见,双方均约定原告为被告进行推土工程,被告提供土地给原告用于抵偿工程款。被告抗辩原告未能提供支付购地款的票据,且原告当时并未完成两份《推土合同》的推土工程,故被告没有欠原告工程款,被告为此才没有交付土地给原告。原告对被告的上述抗辩不予认可,原告为证明其已完成了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的推土工程,向本院提供了1994年8月19日郑小平签名的《验收单》及《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予以佐证。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梁培堃承认郑小平在1995年、1996年前曾是被告的员工,并对1994年8月19日《验收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的真实性。虽然被告不认可《结算及付款情况证明》的真实性,但根据原告提供的1993年10月25日《推土合同》约定每立方米3元及1994年8月19日《验收单》记载的完工的工程量517990立方米来计算,原告完成的工程款共计1553970元(517990立方米×3元/立方米),足够抵偿本案(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中约定的购地款及相关推土填土工程费款合计共680000元以及(2013)穗增法民三初字第616号案中(93)增联房贸字第221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约定的购地款及相关的平整费用等合计共733720元有余。被告主张原告未完成《推土合同》的推土工程,且双方未结算,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反驳,故本院不予采纳。被告答辩主张,原告没有提供购地付款收据,认为原告的诉请缺乏主要证据。对此,本院认为,因原告提供《验收单》能够证明其已完成推土工程并经验收,结合《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载明的“用推土工程款抵偿”的约定,原告对其已付清购地款及相关费用的事实已经提供的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即使原告未能提供购地款的相应票据,但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已履行了举证义务,且被告亦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上述抗辩的事实属实,故被告的上述抗辩,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告以其完工验收的工程款抵偿支付了涉案土地的款项,被告理应交付土地原告使用,但是被告迄今长达十余年既未为原告完善涉案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亦未按约定将土地交付原告使用,因此,被告的行为可视为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义务的情形,故原告要求解除与被告于1993年10月25日签订的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合同依法解除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购地款640000元、推土填地工程费40000元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问题,因原告为被告施工的推土工程于1994年8月19日已进行了验收,故原告主张利息从1994年8月1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还清欠款之日止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四第(二)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解除原告梁树坤与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于1993年10月25日签订的编号为(93)增联房贸字第107号《房地产有偿转让协议书》。

二、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梁树坤返还购地款640000元、推土填地工程费40000元,合计680000元,并支付利息(从1994年8月19日起至付清款项之日止,以6800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472元,由被告增城市穗联房地产经贸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 勋   

审 判 员  卢 艳 晖 

人民陪审员  詹  玉 琴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赵洁玲顾丽娟

附件

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第八条第(二)项第九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