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缔约过失责任纠纷

陈新宇与吴就添缔约过失责任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9月22日 案由:缔约过失责任纠纷 当事人:吴永添 陈新宇 案号:(2014)狮民初字1906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新宇,男,1968年7月1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晋江市。

委托代理人蔡明珠,福建东伦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佩汉,福建东伦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永添,男,1969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石狮市。

诉讼记录

原告陈新宇与被告吴永添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志生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新宇的委托代理人蔡明珠、陈佩汉和被告吴永添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陈新宇诉称,2012年6月27日,原、被告经友好协商,约定由被告到山西太原农业银行个人定期存款10亿元,原告向被告支付相应贴息。原告于当日向被告支付了诚意定金人民币5万元,作为双方签订具体操作协议书的定金。双方根据达成的共识制定了《一年期个人定期存款操作协议书》,因被告一直借故推脱,至今未能与原告签订该协议,已构成缔约过失,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请求判令:一、被告返还原告诚意定金共计人民币5万元,并自起诉之日起至实际返还定金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支付逾期返还定金利息;二、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吴永添辩称,被告收取5万元属实,但不是定金,而是诚意金。双方有协商要被告组织10亿到山西太原银行存款,被告组织团队到太原呆了2个月,花费了差不多30多万,但找原告的时候原告却一直推脱,也根本没有存在贴息方。协议书是原告自己伪造的。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新宇与被告吴永添经协商,约定由被告到山西太原农业银行个人定期存款10亿元,原告向被告支付相应贴息。2012年6月27日,被告出具一张收据交由原告收执,借据载明“兹有陈新宇先生预付诚意定金人民币伍万元整。此款项为引一年个人存款壹拾亿到山西太原农业银行阳光定存。具体操作方式以双方签订操作协议书为准。此据”,收据上收款人处有被告签名,并约定指定转帐户名为许金钟及帐号,同日原告依约向被告指定的帐户转帐支付5万元。此后双方至今没有签订具体操作协议。原告以被告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为由遂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还有原告提供的原告身份证、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被告出具的收据及银行历史流水单等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缔约过失责任应由谁承担。

原告主张在支付诚意金后,被告一直借故推托未与原告签订协议书,存在明显过错,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除提供上述本院确认的证据外,还提供《一年期个人定期存款操作协议书》复印件一份,证实原告在操作协议书上签完字后交给被告,被告一直借故推脱,至今未能与原告签订该协议。该份证据被告拿走了没有再给原告,故原告没有原件。对此被告认为《一年期个人定期存款操作协议书》是原告自行伪造的,原告也是中介,协议要和贴息方一起签才有效。

被告主张其组织团队到太原并花费了差不多30多万元,原告一直推脱,应由原告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并提供山西黄河京都大酒店有限公司出具的账单复印件10张,证明被告去山西等原告时的部分住宿花费。对此原告认为,被告没有提供原件,对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来源不明,不是正式发票,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协商约定由被告到山西太原农业银行个人定期存款之事后,原告已预付“诚意定金”5万元,但双方至今没有签订具体操作协议。原告提供《一年期个人定期存款操作协议书》复印件欲证实系被告借故推脱,应承担未能与原告签订操作协议的缔约过失责任,因被告对复印件效力予以否认,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但原告已预付“诚意定金”,可认定原告具有订立操作协议的意向。被告主张是原告一直推脱导致未能签订具体操作协议,并提供山西黄河京都大酒店有限公司出具的账单复印件作为证据,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因被告未能进一步充分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即被告应承担没有签订操作协议的缔约过失责任。综上,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原告诚意定金5万元,并支付逾期返还定金利息的请求,依法有据,应予支持,但利息损失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起诉之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吴永添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陈新宇50000元,并支付自2014年6月2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5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525元,由被告吴永添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吴志生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庄英材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及执行申请提示:

一、适用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二条: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

(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二、执行提示: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