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

邵某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3日 案由: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 当事人:邵某 案号:(2014)砀刑初字第00110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邵某,曾用名张某,女,1971年7月21日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汉族,下岗工人,住砀山县。因涉嫌犯销售伪劣农药罪于2012年11月27日被砀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日被该局变更为取保候审。2014年5月5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以砀检刑诉(2013)3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邵某犯销售伪劣农药罪,于2014年4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砀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程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邵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4月份,被告人邵某将从郑某处购买的无产品执行标准编号、无农药生产批准证(书)号、无农药(临时)登记(证)号的伪劣农药“富士山”牌果实生长调节剂销售给王某、黄某、马某等农药经销户,销售金额7990元。果农使用从王某、黄某、马某处购买的该农药涂抹幼梨梨柄后,发生药害。经砀山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王某、黄某、马某销售该农药分别造成果农经济损失55064元、35120元和21460元。公诉机关认为,此损失系被告人邵某销售伪劣农药的行为引起,邵某给果农造成经济损失的数额应为上述损失之和计人民币113844元。上述经济损失王某等人已全部赔偿给被害人,取得被害果农的谅解。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认为被告人邵某的行为构成销售伪劣农药罪。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七条之规定,定罪量刑。

被告人邵某当庭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予以供认,未作辩解。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间,被告人邵某以每支16.5元至26元的价格,从山东省莱阳市郑某处购买包装为台湾产“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1600支,后将该调节剂向王某、黄某、马某等农药经销户推销,其中销售给王某120支,销售给黄某100支,销售给马某35支,销售金额7990元。王某、黄某、马某又分别向班某某、班某甲、郭某某、郭某乙、何某某、马某某等农户予以零售该调节剂,农户使用该调节剂涂抹在幼梨梨柄后,梨柄开始发黑,后不断出现落果。经砀山县农委技术人员鉴定,发现该调节剂无产品执行标准编号、无农药(临时)登记(证)号、无农药生产批准证(书)号,属于伪劣农药。经砀山县价格认证中心认定,王某出售该调节剂造成班某某、班某甲等果农经济损失55064元;黄某销售该农药的行为造成郭某某、郭某乙等果农经济损失35120元;马某零售该调节剂造成农户经济损失23660元。被告人邵某销售伪劣农药的行为,给果农造成经济损失的数额应为上述损失之和计人民币113844元。

另查明,2012年11月27日,被告人邵某向砀山县公安局良梨派出所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案发后,李某某、马某、王某等人主动赔付受害果农全部经济损失,取得被害果农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砀山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载明被告人邵某的基本情况。 2、砀山县公安局良梨派出所出具的到案情况说明,载明2012年11月27日被告人邵某主动到该所投案。 3、砀山县农业委员会出具的鉴定报告,载明受害果农使用的“富士山”牌果实生长调节造成幼梨果柄变黑、脱落的事实。 4、砀山县农业委员会出具的关于县农药经营户培训情况的证明,表明由砀山县农委牵头,县工商局、质监局配合,对全县农资经营户进行农资经营等相关知识培训的事实。 5、砀山县农业委员会出具的“富士山”牌果实生长调节剂造成梨农受害情况的报告,载明砀山县农业委员会组织专家组对农户受害情况进行现场调查,其结果为,农资经营户黄某的行为致受害农户受害产量38120斤;农资经营户马某的行为致受害农户受害产量23660斤;农资经营户王某的行为使受害农户受害产量84600斤。 6、砀山县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出具的《关于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的鉴定结论》,认定该“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无农药生产批准证(书)号,无产品的执行标准编号、无农药(临时)登记证证号,属伪劣农药。 7、砀山县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砀价证鉴字(2012)160号《价格鉴定结论书》,认定王某零售伪劣农药致受害农户经济损失55064元;黄某零售伪劣农药致受害农户经济损失35120元;马某零售伪劣农药致受害农户经济损失23660元。 8、本院(2013)砀刑初字第00053号刑事判决书,载明案发后李某某、王某、黄某等人主动赔付受害农户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果农的谅解的事实。 9、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4月至5月间,她受砀山的邵某(张某某)、李某某的电话要约,以14元至24元的价格,从山东省莱州市三山岛街道办事处河北院上村的董某某处购买了7000余支包装为台湾产“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出售给邵某3000支,卖给李某某4000支。发生药害后,退货2000余支。此产品无农药登记号(临时),无农药产品执行标准号,无农药生产批准证号。她不知农药须有“三证”,当得知该产品发生药害后,便询问董原因,董称系药量足所致。邵、李二人均又电话告知幼梨已损毁,其再次讯问董某某,董又称系气温高所致。对砀山用户提出“三证”的问题,董再称该产品不是农药,全部没有“三证”。她感觉事情严重便拨打邵、李二人的电话,让从受害农户中尽快召回未使用的产品。 10、证人马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梨花授粉时,他以每支34元的价格从砀城东关“长岭套袋厂”邵某处购买了35支“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销售给何某某17支、马某某6支、马传龙1支,其它记忆不清。他知道合格的农药产品需有“三证”,“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是否有“三证”不清楚。去年使用该药的效果不错,今年却发生了药害,造成农户经济损失23660元。 11、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4月间,他以每支33元的价格从“长岭水果套袋厂”(邵某处)购买120支“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卖与砀山县良梨镇班庄村的20余家农户,农户使用该药涂抹幼梨后,致使幼梨发生药害。造成20家农户经济受损55064元。此产品系“三无”产品。 12、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4月间,他以每支31元的价格,从砀城“长岭纸套厂”(邵某处)购进100支“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卖与果农60-70支,自用20余支,后来该药发生药害,给果农造成经济损失。事发后,他对受害农户进行了足额赔偿。 13、被告人邵某的供述,她是通过山东省莱阳的水果经销商宿向良认识郑某的。2012年4月的一天,她与郑某电话联系,购买了“富士山果实生长调节剂”1600支,其中大支1000支,每支26元,小支600支,每支16.5元。郑某通过铁路运输发的货,这批货经她销售给王某120支,出售给黄某100支,另有零星销售的,已记忆不清。她知道销售给王某、黄某的该批农药发生药害,该产品系“三无”产品。

以上证据均经当庭质证,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足以认定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邵某犯销售伪劣农药罪的事实存在。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邵某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是假的“三无”农药而予以出售,销售金额7990元,其行为造成受害农户经济损失113844元,使农户生产遭受重大损失,被告人邵某的行为构成销售伪劣农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邵某犯销售伪劣农药罪的事实存在,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邵某主动到砀山县公安局良梨派出所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从轻处罚。鉴于被害果农的经济损失得到全部赔偿,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公安机关出具的邵某协助办案民警抓获陈良川的证明材料,经核实,陈良川不构成犯罪,因此邵某不具有立功表现。根据被告人邵某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邵某犯销售伪劣农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禁止被告人邵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农药经营活动。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文尾

审 判 长  马君

审 判 员  张超

人民陪审员  汪丽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日

书 记 员  李冬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四十七条生产假农药、假兽药、假化肥,销售明知是假的或者失去使用效能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或者生产者、销售者以不合格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冒充合格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使生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使生产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一)犯罪情节较轻;(二)有悔罪表现;(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 刑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的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兽药、化肥、种子罪住“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一般以2万元为起点;“重大损失”,一般以10万元为起点;“特别重大损失”,一般以50万元为起点。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一百四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