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提单质权纠纷

重庆同顺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与重庆润创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邱政等提单质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21日 案由:提单质权纠纷 当事人:重庆同顺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 胡波 重庆润创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 邱政 案号:(2016)渝05民终6479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同顺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解放西路189号8-1,组织机构代码77489308-4。

法定代表人:肖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清,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润创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新民街3号24-13#,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3781596985L。

法定代表人:邱政,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志强,重庆三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政,男,1974年2月3日生,住重庆市南岸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志强,重庆三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波,男,1971年10月22日生,住重庆市南岸区。

诉讼记录

上诉人重庆同顺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润创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提单质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6)渝0107民初91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同顺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2016)渝0107民初9197号民事判决,改判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赔偿同顺公司出口退税费87950元。2.一、二审诉讼费由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负担。主要事实和理由:1.是否能得到出口退税费用,系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规定,同顺公司在一审中举示了购买材料的发票,该发票系用于退税,一审法院认为同顺公司无证据证明应得到出口退税费用属认定错误;2.双方存在借贷关系,同顺公司将提单质押在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处,同顺公司未按时还款,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有理由不返还质押的提单,但是报关单与提单一起均质押在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处,其无理由不返还报关单,耽误同顺公司办理退税,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由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承担。3.胡波在一审中陈述货物没有卖出去,不存在退税,该理由不成立。出口退税要求,退税人将货款出口后就视为达到出口的条件,可凭相关凭证办理退税。

润创公司辩称,润创公司已经将债权转让给邱政,润创公司不是适格主体。

邱政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同顺公司没有将借款还清,邱政有权留足提单、关单,不存在耽误同顺公司办理退税。

胡波辩称,润创公司只是代理同顺公司报关,货物运输,不代表同顺公司出口。同顺公司退税必须有收汇证明、增值税发票等办理退税,同顺公司出口的货物货款未收回,退税机关才未退税。胡波和同顺公司有合同约定,在同顺公司不付清借款前,胡波有权处置货物和提单。一审判决正确。

同顺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返还编号为CKGLFW000229的提单;2、判决润创公司赔偿同顺公司出口退税费87950元,邱政和胡波承担连带责任;3、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承担本案诉讼费。庭审中,因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认可提单已经处理,原物无法返还,同顺公司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要求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赔偿提单载明货物金额62019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月5日,同顺公司、润创公司、胡波三方签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三方合作生产加工进出口摩托车,胡波和润创公司投入资金200万元,同顺公司按月息2.5%给胡波和润创公司固定利润分配。为确保资金安全,同顺公司发货后,提单由胡波、润创公司保管或者二者指定的货代公司保管。在货柜到港后同顺公司负责付款买单。超过45天,客户没有支付货款,胡波、润创公司有权利处理该货柜,处理资金优先偿还胡波、润创公司的资金。2014年6月,同顺公司将一份编号为CKGLFW000229的,金额为94334美元,货物为202套摩托车的提单质押给胡波。后润创公司将债权转让给邱政,2014年11月27日,同顺公司、胡波、邱政及保证人签订还款协议。协议约定,根据三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借款协议,确认同顺公司向胡波、邱政借款本金2753000元,利息计算至2014年11月26日为251375元,共计3004375元,同顺公司未支付。协议约定,同顺公司应按约定时间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2015年5与8日,胡波、邱政向同顺公司发出了《关于催告函的回函》,内容为同顺公司提供的提单并未全部质押给发函人,仅有一份编号为CKGLFW000229的提单质押。 2015年6月5日,因同顺公司未偿还借款,邱政将同顺公司起诉至一审法院。在该案审理中查明,2015年5月26日胡波出具情况说明,说明明确三方协议投入资金中100万元为胡波投入借款,另100万元为邱政投入借款。其他借款均为邱政和胡波各提供50%,对于还款协议确定的借款本金和利息,胡波和邱政各有50%权利。胡波在该案审理中明确表示不参加该案诉讼,对于其享有债权要求另案解决,认可邱政有本金为1373000元的债权,认可编号为CKGLFW000229的提单在胡波手中,提单因同顺公司委托进行处理,提单款项是否冲抵借款,冲抵多少应由三方协商,提单货物价值不能确定,要待确定后才能冲抵。一审法院认为三方签订的还款协议的借款及利息债权可分,该案单独处理邱政债权不影响胡波的债权主张。因同顺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提单对应货物价值200万元,也无证据证明胡波、邱政处置货物后取得了200万元的利益,故对提单问题,该案不予处理。故该案判决同顺公司偿还邱政借款本金1373000元及相应利息。同顺公司对该判决不服提出上诉,但未缴纳上诉费用,上诉按撤诉处理,(2015)九法民初字第09014号民事判决已经生效。同顺公司遂起诉至一审法院要求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赔偿提单货物及退税费。

审理中,同顺公司明确提单载明货物价值人民币620198元。双方认可提单系同顺公司为保证履行给付款项责任质押给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同顺公司认可如未按合同约定给付款项,质押权人有权处理货物,提单货物按合同约定应在2014年8月份向润创公司、邱政、胡波付款赎单,但同顺公司没有付款。胡波称在2015年8月处理了提单货物,因货物滞留海关1年多,要付大概2万多美金滞纳金,且货物有损害了,称应该在货物卖出后减去清关及滞纳金费用抵扣同顺公司应偿还的借款。双方认可胡波部分债权130多万元,还款协议约定期限到期,而同顺公司没有偿还。同顺公司举示增值税发票,拟证明提单可进行出口退税,金额为87950元,因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没有将报关单交给同顺公司,所以没有退税。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对增值税发票关联性不予认可,不能证明系购买提单货物产生,并称同顺公司没有办理退税与提单质押无关,同顺公司货物没有卖出去,不存在退税问题,如果退税就是骗税。同顺公司没有证据证明没办理出口退税系润创公司、邱政、胡波造成。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合同纠纷。根据庭审查明情况,双方均认可提单系同顺公司为保证履行还款义务质押给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而同顺公司拖欠的借款并未偿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质权的情形,质权人可以与出质人协议以质押财产折价,也可以就拍卖、变卖质押拆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胡波持有提单系债权人持有质押物,该持有符合法律规定。现同顺公司所借的款项经双方约定清偿期限已经到期,同顺公司没有偿还借款,无权要求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返还质押物。在债务人没有履行债务情况下,润创公司、邱政、胡波作为质权人有权处置质押财产。同顺公司称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没有与其协议协商处置货物,但即使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处置质押物没有与同顺公司协商,应为对质押物处置价值双方存有争议。经审理查明,胡波所有债权部分本金至少为130万元,同顺公司主张的货物全价也未超过借款本金数额,而同顺公司并未偿还胡波借款本金。同顺公司所欠债务远超过其主张的质押物价值,即使同顺公司主张的质押物价值属实,也不够冲抵借款,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行使质押权后,也无需对同顺公司返还质押物价值,更不存在赔偿问题,如双方对质押物处理价值存在争议,应在全部借款纠纷中解决。故对同顺公司要求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赔偿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同顺公司无证据证明其应得到出口退税费用,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因润创公司、邱政、胡波原因导致损失,故对同顺公司要求润创公司、邱政、胡波赔偿出口退税费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同顺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000元,由同顺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中,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胡波未将报关单返还给同顺公司,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是否应当赔偿同顺公司不能办理出口退税的损失。对前述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同顺公司提出其不能办理出口退税系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未将报关单返还所致。同顺公司与胡波、润创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同顺公司将涉案出口货物的提单交由胡波、润创公司保管,在货柜到港后同顺公司付款买单。在胡波收到本批货物的尾款后,当天将提单及关单交给同顺公司。涉案货物出口后,由于买方未付款,同顺公司也一直未向胡波、润创公司支付欠款。故根据双方合同的约定,润创公司、胡波有理由不返还报关单。由此造成的损失,不应当由润创公司、邱政、胡波承担。再者,同顺公司请求的退税损失系依据其举示的增值税发票计算得出,但该增值税发票是否系因生产本案出口货物所产生,同顺公司无证据证明。

综上所述,同顺公司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适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诉讼费负担维持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1999元由重庆同顺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陈秀良

代理审判员  王丽丹

代理审判员  吴跃辉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法 官助理  王慧杰

书 记 员  杨 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