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捕捞权纠纷

李银富、张胜芳与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苏家嘴居民委员会、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衡河村村民委员会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0月14日 案由:确认合同无效纠纷 捕捞权纠纷 当事人:李银富 张胜芳 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一心村村民委员会 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苏家嘴居民委员会 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衡河村村民委员会 案号:(2015)淮法席民初字第244号 经办法院: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银富。

原告张胜芳。

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朱金年,江苏曙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苏家嘴居民委员会,住所地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苏家嘴。

法定代表人黄勺光,该村村委会主任。

被告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衡河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衡河村。

法定代表人杨开根,该村村委会主任。

被告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一心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一心村。

法定代表人于洪军,该村村委会主任。

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苏建祥苏建强,淮安市淮安区苏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原告李银富、张胜芳与被告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苏家嘴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苏家嘴居委会)、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衡河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衡河村委会)、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一心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一心村委会)确认合同无效、捕捞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银福、张胜芳及其及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朱金年、被告衡河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杨开根及苏家嘴居委会、衡河村委会、一心村委会及其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苏建祥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两原告诉称,两原告共同拥有船号为苏淮渔40041的木质渔船一艘,经国家渔政管理机关核准,常年在淮河入海水道淮安市淮安区境内的衡河闸向东至盐城市阜宁县交界段水面进行鱼虾等捕捞作业。2013年年初,但被告借款口原告捕捞的水面是他们的管辖范围,要求原告向其缴纳资源管理费。原告不从,被告便鼓动其辖区村民多次对原告的捕捞作业继续阻扰破坏,甚至公开调动吊装设备强行将原告渔船调离水面。原告顾及购置渔船的巨额投资和维持家庭生活需要,委曲求全,被逼于2013年5月30日与三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并缴纳5万元。2013年过去后,被告又向原告索取资源管理费,原告无法又于2014年2月24日与三被告签订《入海道捕捞协议书》并缴纳了资源管理费7万元。原告认为入海道渔业资源属于国家所有,被告收取原告的资源管理费无法律依据。现请求:依法确认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书》及《入海道捕捞协议书》为无效合同;被告返还违法收取原告的资源管理费12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三被告共同辩称,双方当事人在协商一致,等价有偿,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签订了两份协议,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原告要求返还被告所收取的12万元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协议中写明资源管理费属于用词不当,实际上原告收取的是事务协调费、纠纷调解服务费。且被告为了原告的利益,已经为原告花费了近10万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请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1年11月26日,淮安市楚州区(现淮安区)渔政管理部门向两原告发放《渔业捕捞许可证》(内陆编号为(2011)苏淮渔40041),该许可证规定了原告的作业方式、场所等事项。后两原告缴纳了2011年-2014年的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 2013年5月30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原告张胜芳为乙方,三被告为甲方),协议主要内容为:为保证渔民作业正常开展,确保社会和谐稳定,经双方协商,订立如下协议:一、乙方按区渔业管理部门发放的渔业捕捞许可证核准的作业内容进行作业,捕捞区域及时间按本年度捕捞证所规定的内容执行。二、为协调地方关系,乙方付给甲方人民币伍万元,于合同签订时兑付。三、甲方负责协调上级渔政、水利等部门的关系,负责处理解决沿途的相关矛盾,确保乙方正常作业。如因甲方原因造成乙方损失的,甲方负责赔偿。四、甲方应积极帮助乙方向区有关部门争取下一年的渔业捕捞权。五、如乙方伍万元不能及时到位,此协议无效。……同日,两原告向三被告交纳5万元并由衡河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杨开根出具收条一份。 2014年2月24日,原、被告签订《入海道捕捞协议书》一份(原告李银富为乙方,三被告为甲方),协议主要内容为:一、乙方在甲方所在入海道范围内(衡河闸向东至阜宁界止)的河面进行鱼类,贝类捕捞。二、乙方向甲方支付资源管理费人民币柒万元整,合同签订时一次性付清。为2014年至2015年两年的捕捞,甲方协助乙方的正常捕捞,不受干扰,如出现矛盾,甲方协助乙方处理。如处理不了,甲方退回资源管理费。三、如因国家政策,两年中因入海道二次开挖,甲方不退乙方资源管理费。四、如入海道2015年以后不开挖,乙方继续在甲方地段捕捞(不再收取资源管理费和其他费用)。五、2015年甲方协助乙方向渔政部门签订相关证件,如捕捞证签不下来,甲方退回乙方资源管理费叁点五万元(35000元)。……同日,两原告向三被告交纳5万元(被告出具给原告的条据中收款内容为:入海道资源管理费)。同年3月1日,两原告向三被告交纳2万元(被告苏家嘴村委会出具给原告的条据中项目名称为:收到张胜芳和李银富河道捕捞和调解等费用)。

另查明,2013年3月份左右,两原告与衡河村村民徐文礼因捕捞水产品发生矛盾,后经过苏嘴镇派出所协调处理。期间,三被告也参与协调处理。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协议书》、《入海道捕捞协议书》、收费票据等证据在卷,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两原告认为依据《渔业法》的规定,被告无权收取资源管理费,该渔业法规定有关部门收取的是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并无资源管理费项目名称。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两份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主要理由有以下两点:

一、从原、被告签订协议中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来理解三被告出具的收据中表述为“资源管理费”或协议中约定收取的“资源管理费”性质和《渔业法》规定的有关部门收取的是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的性质不一致。《渔业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其管理的渔业水域统一规划,采取措施,增殖渔业资源。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向受益的单位和个人征收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专门用于增殖和保护渔业资源。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的征收办法由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会同财政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后施行。由此可见《渔业法》规定收取的是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法定权力,该费用的收取不受民事法律调整。三被告作为村委会,既不是一级行政部门,也不是收取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的法定主体。

纵观原、被告于2013年5月30日、2014年2月24日签订的两份协议中均明确约定了原、被告之间的权利和义务。三被告的主要合同义务是为两原告协调处理与行政部门的关系、协助两原告办理下一年度的捕捞权证、协调处理两原告在捕捞过程中出现的矛盾。此外两份协议中还分别约定了如果三被告不履行合同义务所应承担的违约责任,即赔偿两原告的损失(2013年5月30日的合同约定)或退还部分或全部已收取“资源管理费”(2014年2月24日的合同约定)。从原、被告之间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来看符合民事合同双方权利、义务对等的特征,原、被告于2013年5月30日、2014年2月24日签订的两份协议应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羁束和调整。

故三被告收取的“资源管理费”和《渔业法》规定的规定的有关部门收取的是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的性质不一致 二、关于两原告诉称系受胁迫签订的合同的理由。本院认为,受胁迫签订合同是受胁迫一方主张合同可变更、可撤销的法定情形而不是主张合同无效的法定条件。故本院对两原告以受胁迫签订涉案合同而主张合同无效的这一理由不予采信。

原、被告于2013年5月30日签订的协议约定了“二、为协调地方关系,乙方付给甲方人民币伍万元,于合同签订时兑付。三、甲方负责协调上级渔政、水利等部门的关系,负责处理解决沿途的相关矛盾,确保乙方正常作业。如因甲方原因造成乙方损失的,甲方负责赔偿”,于2014年2月24日签订的协议约定了“二、乙方向甲方支付资源管理费人民币柒万元整,合同签订时一次性付清。为2014年至2015年两年的捕捞,甲方协助乙方的正常捕捞,不受干扰,如出现矛盾,甲方协助乙方处理。如处理不了,甲方退回资源管理费”。原告认为依据《渔业法》的规定,被告无权收取资源管理费,该法渔业法规定有关部门收取的是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并无资源管理费项目名称,即使双方协议以及被告出具的收据中表述为“资源管理费”,但不能据此认为属于行政收费,应从协议目的以及双方的权利义务来理解。虽然被告向原告收取费用,且其中部分条据项目名称为“资源管理费”,但双方签订的两份协议的目的以及约定被告应当履行的义务表明被告收取原告费用的同时所承担的义务系负责为原告在捕捞作业过程中协调关系、处理矛盾。即被告收取原告费用是基于需履行相应的协调关系、处理矛盾等义务。二、原告和捕捞作业地渔民发生矛盾时,被告参与协调处理,说明被告履行了协议所约定的义务。三、原告主张两份协议是在被告胁迫下签订的,但该情形不是构成合同无效的情形。故综上,原、被告签订的两份协议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告以此主张协议无效,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银富、张胜芳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780元,减半收取,由原告李银富、张胜芳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收款人:淮安市财政局,开户行:淮安市农业银行城中支行,账号:34×××54)

文尾

审 判 长  丁 迅

人民陪审员  徐剑将

人民陪审员  胡宝同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孙开欢

附件

附页--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

《渔业法》

第二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