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

原告卢运栋等人诉被告东方市八所镇罗带村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25日 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 当事人:包修俊 陈秀生 卢运国 包四招 卢小婵 包五招 东方市八所镇罗带村村民委员会 卢运婧 包有招 包三招 卢运栋 卢运举 包连召 包勤招 案号:(2014)东民二初重字第2号 经办法院:海南省东方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卢运栋,曾用名卢进强,男,1973年2月16日出生,汉族。

原告陈秀生,男,1962年3月26日出生,汉族,系包三招的丈夫。

原告卢运举,曾用名卢方平,男,1993年6月13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三招,女,1962年5月4日出生,汉族。

原告卢运婧,女,1979年8月20日出生,汉族。

原告卢运国,男,1984年10月6日出生,汉族。

原告卢小婵,女,1982年8月10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有招,女,1962年9月22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四招,女,1965年9月9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五招,女,1968年4月17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勤招,女,1969年6月14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连召,女,1973年6月9日出生,汉族。

原告包修俊,男,1976年6月6日出生,汉族。

以上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符运杰,海南鳞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卢灵活,男,1952年9月5日出生,汉族,系原告卢运栋的父亲。

被告东方市八所镇罗带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卢玉超,该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跃进,东方市148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卢小昌,该村委会党支部书记。

诉讼记录

原告卢运栋等人诉被告东方市八所镇罗带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罗带村委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2013)东民二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书后,卢运举、包三招、陈秀生及罗带村委会不服,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5月14日该院作出(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124号民事裁定书,撤销上述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24日重新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卢运栋、陈秀生、包三招、包有招、包四招、包五招、包勤招及其委托代理人符运杰、卢灵活,被告罗带村委会及其委托代理人李跃进、卢小昌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卢运栋等人诉称:1985年1月1日,罗带村民卢运宏承包被告沙地坡的全部土地,后经被告同意将其中50亩林地转包给原告卢运栋母亲高开香(已故),并签订《土地转包协议书》。1986年至1987年,经林业局、罗带乡验收分别为34亩、27亩,共61亩作造林补贴。1991年,被告又将水田、坡园及该林地继续发包给高开香。因合同不够完善,被告于1991年作出《合同补充意见》,并与高开香继续承包,约定了四至范围和承包期限。1993年3月,深琼公司征用该地中的25.75亩,被告按25%扣除15828.5元补偿青苗费作为上缴地租。因深琼公司未开发,被告未变更合同,高开香就继续种植造林。1995年高开香申请复耕,又签订《造林复耕合同》,由高开香、卢明桃(原告包三招的母亲)承包。后经乡政府同意,1997年10月16日,高开香、卢明桃与被告签订《造林承包合同书》,因原承包人病故,该地现由继承人卢进强、卢运举、包三招、陈秀生等12个子女及配偶继承造林。然而被告非法将林地中的16.8亩规划为宅基地和道路,此后原告多次书面、口头要求被告停止侵权,继续履行合同。被告也向八所镇政府汇报认为原告家的承包合同有效,规划为宅基地和道路的行为违法,要求镇政府查处。2010年6月,被告及陈秀达向镇政府提供2003年3月16日签订的《土地种植协议书》,说明是原告同意规划,但是该协议书是被冒签的,应撤销。2010年12月,八所镇政府按被告的报告作出了调处意见,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恢复原状,对被告及陈秀达提供的《土地种植协议书》不予采信,并提示如不服调处意见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但是被告既不执行镇政府调处意见也不走法律程序。原告基本认可镇政府的处理意见,多次申请执行并要求办理林权证,但是至今仍未得到处理。2011年6月,陈秀达指挥卢含养、卢进荣砍腰果树、小叶桉树,原告报案后相关单位到场制止。自此事件后,工作组进驻罗带村进行调查,至今未作出处理。原告认为被告在合同期间擅自违约,未经原告同意及市林业主管部门的批准,未报上级政府和规划部门审批,私自规划原告的承包地为宅基地和道路并出卖给村民是违法的,为维护原告的权益,特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被告继续履行与原告于1997年10月16日签订的《造林续包合同书》;诉讼费由被告罗带村委会承担。

被告罗带村委会辩称:1、原告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1998年被告已将该地规划为宅基地并公示,原告也应当知道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被侵害,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才诉讼,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二年诉讼时效;2、高开香、卢明桃与被告签订合同以来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缴纳过土地承包金,严重损害村委会的利益;3、高开香、卢明桃与罗带村委会于1997年签订的《造林续保合同书》只有村委会公章,没有法定代表人签名,合同中虽有陈秀珍的签名,但陈秀珍已经不是村委会主任也不是法定代表人,同时该合同也没有经过村委会成员的讨论同意,违背民主议定原则,为无效合同。原告起诉所称与事实不符,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罗带村委会(原东方黎族自治县罗带乡罗带经济合作社)为规范土地管理,于1991年7月14日与高开香签订《造林承包合同书》,将卢运宏原先转包给高开香的土地直接发包给高开香,并约定了四至范围,面积为50亩,承包期限为1991年7月14日至2021年7月14日,承包金的缴纳约定为以林地出售林木收入扣除开支所得的纯利润25%上缴被告。1993年,深琼公司在沙地坡征用土地,其中高开香承包的土地被征用25.75亩,并支付青苗补偿费。1995年3月2日,因深琼公司未开发该地,高开香与卢明桃与被告签订《林地复耕合同》,约定将沙地坡东南面的土地给高开香、卢明桃复耕造林,林地为61亩(其中承包50亩,开荒11亩),承包期限为1995年3月2日至2025年3月2日。1997年10月16日,高开香、卢明桃与被告签订《造林续包合同书》,将上述土地给高开香、卢明桃继续造林种植、复耕续包,承包期限为1997年10月16日至2027年10月16日。1999年4月13日,被告出具《关于林地继承情况的说明》,说明因高开香于1998年初病故后,由原承包人卢明桃及高开香的子女卢秋凤(又名卢运婧)、卢秋莉、卢孟超继续履行1997年10月16日的《造林续包合同书》。2002年11月6日,被告又出具《林地复耕续包证明》,证明高开香病故后,由其长女卢秋凤及大姐卢明桃继承该合同的履行,续包造林,并经东方市八所镇人民政府同意。2003年5月8日,东方市八所镇人民政府与卢运婧、陈秀达签订《退耕还林合同书》,约定其两人自愿将位于八所镇罗带村沙地坡的24亩耕地退耕还林,并同意按作业设计技术质量要求完成退耕还林任务。该24亩土地包含在1997年10月16日《造林承包合同书》的承包范围内。此后,退耕还林款都由卢运婧领取,但在承包地上种植的树木,从未砍伐出售。因卢明桃已于2006年春病故,卢秋凤参加工作不宜承包,2007年7月7日,被告出具《造林继承证明书》,由原承包人高开香的继承人卢孟超(卢运国)、卢运举、卢明桃的女儿包三招、女婿陈秀生继续续包。2010年9月2日被告又出具《继承证明》,证明上述继承人变更为原告卢运栋、卢运举、包三招、陈秀生。待其他村民砍树打地基时,原告得知其承包的部分土地已被规划为宅基地。2010年,原告卢运栋向八所镇人民政府反映该情况。2010年9月10日,被告向八所镇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卢秋凤家林地被规划为宅地的情况汇报》,其中说明:原告在沙地坡开荒承包50亩土地是合法的,1998年规划新村时,没有派员与原告协商,原告没有到场指界,规划后也没有按承包合同依法处理,进行补偿及善后工作;2003年陈秀达、卢对保、陈成德三家人的林地被征用要求补地,被告才重新规划原告林地给上述三家人,其中陈秀达6座、卢玉琼5座、陈成德3座。八所镇人民政府于同年12月13日作出《关于卢进强反映村委会将承包地划为宅基地情况的调处意见》,要求原则上依法收回规划给陈秀达、卢对保、陈成德三人的宅基地,退回宅基地款等,并说明如果对意见不服,可通过司法程序解决。2011年东方市林业局收到原告卢运栋的反映后,派员到现场进行调查,并于同年4月18日出具《现场勘察报告》,说明被规划的土地面积为16.8亩,其中宅基地9.9亩,道路6.9亩;土地现状与性质:地上现有零星桉树及部分腰果树、相思树、一座小房子、几座坟墓、桉树育苗地,一些林木被烧,堆放石头、红砖、沙子等,其中西北方被挖土方约0.3亩。2011年6月27日至29日,罗带村村民在沙地坡上聚集,要求将沙地坡重新收回划分。同年7月1日,东方市委成立工作组,对沙坡地700亩土地(包括宅基地和承包地)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2011年10月6日、16日被告又出具两份《继承证明》,证明高开香、卢明桃的合法继承人为卢运栋、卢运举、卢运国、卢运婧、卢小婵、包有招、包三招、包四招、包五招、包琼招、包连招、包修俊等人。2011年10月19日,东方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作出第59期《研究罗带村沙地坡“6.28”事件的处理工作》的会议纪要,其中决定:一、关于土地承包合同问题,要求依据法律法规判断其合法性,会同八所镇政府引导村委会进入司法程序解决;二、关于宅基地问题,要组织人员对已划分的宅基地进行调查、核实、认定,对安排不公平、宅基地退出问题、宅基地是否补交钱问题,提出处理意见;三、关于新村规划问题,要根据罗带村目前的村发展实际情况,依法提出罗带村新村规划,并按程序报批。2012年3月6日,东方市国土环境资源局作出东土环资告字(2012)5号《关于严厉查处非法买卖土地、乱占(圈)地等违法行为的通告》和2013年7月19日东方市人民政府作出东府(2013)81号《关于严禁在罗带村沙地坡兴建建(构)筑物的通告》,对在沙地坡地上的违法建筑限期拆除,不得以任何形式非法买卖土地、乱占(圈)地。2013年2月3日,东方市八所镇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卢进强等与村委会林地纠纷及调处情况》,对《关于卢进强反映村委会将承包地规划为宅地情况的调处意见》的调查、处理、执行情况作出说明,至今仍未执行完毕,并证实高开香、卢明桃开荒承包土地手续合法,现由其双方子女卢运栋、卢运举、包三招与陈秀生等联营种植管理。该地退耕还林24亩,曾办理《退耕还林合同书》,实属有误,签名卢运婧、陈秀达是不合法的,卢运婧已参加工作,陈秀达不是土地承包人,仅是种芒果的合伙人,没有土地使用权,因此《退耕还林合同书》应以造林户1997年续包合同为依据办理,应由原承包人的继承人卢运栋、卢运举、陈秀生、包三招等签名办理,方可合法,适时予以更正。2013年6月25日,东方市林业局作出《关于卢运栋、陈秀生﹤退耕还林合同书﹥有关问题的意见》,建议八所镇人民政府撤销原2003年5月8日《退耕还林合同书》编号No0031841号;以农户1997年《造林续包合同书》为依据重新办理,并更正退耕还林承包人乙方为原已故承包人高开香的继承人卢进强、卢运举等,卢明桃的继承人陈秀生、包三招为乙方。

所认定的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1986年6月28日《土地转包协议书》、1991年1月1日《联产承包责任制合同手册》、1991年7月14日《造林承包合同书》、2003年5月8日《退耕还林合同书》、2007年7月7日《造林继承证明书》、2010年9月2日《继承证明》、2010年9月10日《关于卢秋凤家林地被规划为宅地的情况汇报》、2010年12月13日《关于卢进强反映村委会将承包地划为宅基地情况的调处意见》、2011年4月18日《现场勘察报告》、2011年10月6日《继承证明》、2011年10月16日《继承证明》、2011年10月19日《研究罗带村沙地坡“6.28”事件的处理工作的会议纪要》、2013年2月3日《关于卢进强等与村委会林地纠纷及调处情况》、2013年6月25日《关于卢运栋、陈秀生﹤退耕还林合同书﹥有关问题的意见》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笔录在案为凭。原告提供的1995年3月2日《林地复耕合同》、1997年10月16日《造林续包合同书》、2012年3月6日《关于严厉查处非法买卖土地、乱占(圈)地等违法行为的通告》和2013年7月19日《东方市人民政府关于严禁在罗带村沙地坡兴建建(构)筑物的通告》,被告认为上述合同为无效合同,对《通告》三性有异议且认为与本案无关,经查,上述合同手续完整合法有效,《通告》与本案事实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以上证据材料经开庭质对,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应予以采信。原告提供的2011年4月25日《陈秀达等人告状信》、2011年11月26日《关于陈秀达、陈成德反映情况的反馈意见》、被告提供的东方市人民法院(2011)东民二初字第58号和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1)海南二中民终字第474号民事判决书因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而其提供的2003年5月8日《退耕还林合同书》和《退耕还林审批表》,反而证明卢运婧曾经继承续包涉案土地的事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高开香和卢明桃与被告签订《造林承包合同书》、《林地复耕合同》后于1997年10月16日又对同一土地签订《造林续包合同书》,说明该《造林续包合同书》已经替代了上述《造林承包合同书》、《林地复耕合同》,《造林续包合同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高开香和卢明桃分别病故后,被告出具证明书,说明《造林续包合同书》由原告继续承包,原告对沙地坡的61亩土地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1998年,被告规划沙地坡为罗带新村时,并没有明确界限,原告无法得知其土地承包经营权已被侵害,在其他村民砍树打地基后,原告就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处理,并不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被告主张原告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本院不予支持。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按所得纯利润上缴土地承包金,但原告至今尚未取得利润,因此被告以原告从未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缴纳过土地承包金,严重损害村委会的利益为理由而主张合同已经终止,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的被继承人系被告村集体的成员,以家庭承包以外的其他方式承包的土地无需经村民民主议定程序,被告以此为理由主张合同无效,本院不予支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七条、第九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罗带村委会与高开香、卢明桃于1997年10月16日签订的《造林续包合同书》继续履行。

案件受理费120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罗带村委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高筱妤

审判员  王小娟

审判员  程小梅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周 宇

附件

附:适用本案的法律条文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七条农村土地承包应当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正确处理国家、集体、个人三者的利益关系。

第九条国家保护集体土地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保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五十条土地承包经营权通过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取得的,该承包人死亡,其应得的承包收益,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在承包期内,其继承人可以继续承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由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五十条第七条第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