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采矿权纠纷

代云为与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刘成华采矿权纠纷案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2月3日 案由:采矿权纠纷 当事人:代云 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案号:黔高民终字第19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代云。

委托代理人:张治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余邦平。

委托代理人:余支龙。

委托代理人:黄召文。

原审第三人:刘成华。

诉讼记录

代云为与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达公司)、刘成华采矿权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铜中民二初字第5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代云一审诉称:2008年,其在属国有的本庄煤矿改制过程中依法取得该矿的合法权利,由石阡县煤炭管理局指定刘成华担任该矿的法定代表人。2013年10月13日,由于国家政策原因,对小煤矿进行整合兼并,在石阡县人民政府引导下,经原、被告协商一致,原告同意将石阡县本庄煤矿的采矿权转让给被告,并于当日签订了《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煤矿的转让总价款为1,812万元,分三次支付,款项汇入代云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石阡本庄镇营业所开设的账号内,如一方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等。协议签订后,被告支付了第一期款项543.6万元,对剩余的1,268.4万元经原告多次催促,被告未履行支付义务。被告的违约行为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合同法及相关法律的规定,请求:1、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转让本庄煤矿价款1,268.4万元;2、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500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国家政策要求对小煤矿进行整合兼并,本庄煤矿亦属整合范围。2013年10月13日邦达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本庄煤矿经协商一致签订了《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代云与刘成华只是作为石阡县本庄煤矿的一方签字人,不是该转让协议一方的相对人,若因合同履行发生纠纷,应由石阡本庄煤矿提起诉讼,本庄煤矿系企业法人,应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故代云以自己名义提起本案诉讼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至于对转让款的分配问题,可另行解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代云的起诉。

代云不服一审裁定,上诉称:一、本庄煤矿已被兼并,企业法人已在工商部门注销,法人主体资格已消失,刘天权只是一个挂名法人,在被整合兼并前的2008年12月21日已被石阡县乡镇企业局解除劳动关系,法定代表人资格已被解除,只是因煤矿整合需要,政府部门停止办理被整合煤矿的一切变更手续,其营业执照也就暂时未在工商部门作变更登记。二、《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的乙方主体有三个,即本庄煤矿、实际股权人代云和刘成华。本庄煤矿仅仅是被兼并对象,协议内容及转让价款实际对应的是投资人代云和刘成华对于本庄煤矿的投资。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发回一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

邦达公司辩称:一、本庄煤矿不是被答辩人的个人独资企业,被答辩人不是该煤矿的权利人,无权行使诉权,不是本案适格主体。二、被答辩人、原审第三人均在《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上签字,答辩人向第三人付款的行为应属于履行义务的行为。三、答辩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将全部转让款汇入约定账户的行为是基于石阡县政府的要求,其法律后果应该由石阡县政府承担。四、本案表面上是答辩人与被答辩人、第三人之间的合同争议,实质是答辩人与本庄煤矿其他其他权利人分配煤矿转让款的争议,本庄煤矿依法注销后,应由相关人员组织清算或向人民法院诉请清算,而不应提起合同之诉。五、本案的权利义务应以2013年12月17日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的约定为准,该合同是对2013年10月13日签订的《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的变更,违约金部分应适用《采矿权转让合同》的约定。

刘成华认为:一、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庄煤矿按照兼并重组的相关政策转让给邦达公司,是企业主体之间的对应关系,办理转让手续的各个环节是按照程序进行严格的审查公示后完成的转让,上诉人在转让手续的各个环节的公示过程中并未提出过任何异议。1,812万元转让款,除被代云截扣的543.6万元外,其余1,468.4万元已于2014年4月2日前进入本庄煤矿账户,并按程序拨付给投资股民和上交政府。二、上诉人认为《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的转让主体有三个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本庄煤矿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就是石阡县唯一的国有煤矿企业,无其他分支机构。2、上诉人称1,812万元转让款对应其对煤矿的投入无依据。3、转让标的是本庄煤矿,而非上诉人认为的其曾经经营的吊井冈二号矿。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本法所称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第七十七条第一款“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之规定,邦达公司与本庄煤矿有权对双方签订的合同进行合意变更,2013年12月17日邦达公司与本庄煤矿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是对2013年10月13日邦达公司与本庄煤矿签订的《煤矿整合兼并转让协议》的变更,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合同当事人双方都应受《采矿权转让合同》的约束。上诉人代云并非合同签订双方中的任何一方,不具备合同主体资格,不能依据前述合同提起诉讼。并且,上诉人代云并非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不符合起诉必须具备的条件。综上,一审裁定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赵君

代理审判员  罗二

代理审判员  田宇

二〇一五年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张玲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