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共有物分割纠纷

龙金梅、蔡祥辉共有物分割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20日 案由:共有物分割纠纷 当事人:龙金梅 蔡祥辉 杨求英 案号:(2017)黔26民终677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龙金梅,女,l983年6月24日出生,苗族,贵州省锦屏县人,农民,住锦屏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祥辉,男,l978年9月9日出生,侗族,贵州省锦屏县人,农民,住锦屏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求英,女,l955年4月12日出生,侗族,贵州省锦屏县人,农民,住锦屏县。系被告蔡祥辉的母亲。

原审第三人蔡祥连,女,1984年11月06日出生,侗族,贵州省锦屏县人,农民,住锦屏县。系被告杨求英女儿。

原审第三人蔡祥柳,女,1988年02月14日出生,侗族,贵州省锦屏县人,农民,住锦屏县。系被告杨求英女儿。

诉讼记录

上诉人龙金梅与被上诉人蔡祥辉、杨求英,原审第三人蔡祥连、蔡祥柳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人民法院(2016)黔2628民初202号民事裁定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上诉人龙金梅不服一审裁定上诉要求:1、撤销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人民法院(2016)黔2628民初202号民事裁定书;2、指令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人民法院继续进行实体审理;3、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诉争房屋修建在农村老房宅基地上,不是初建、新建房屋,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建房规定,现并没有证据证明争议房屋是在乡镇规划区范围之内。二、上诉人起诉的要求分割的房屋属于合法财产,并不是合法性待定财产,一审驳回起诉有悖法律规定。争议房屋于1993年已取得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2011年经政府批准在原来老房屋的基础上改建,并获得6000元的改造资金,属于合法建筑,财产权属明确,可进行分割。一审认定不宜分割的理由明显不当。三、一审裁定,严重损害了上诉人龙金梅的合法权益。既然上诉人龙金梅已经和被上诉人蔡祥辉离婚,共有财产分割非常必要,原审以待有关机关对合法性进行认定后方能分割。后果就是上诉人无法获得自己应享有的合法财产权益,侵犯了上诉人的利益,致使上诉人无法行使自己财产权利。

蔡祥辉、杨求英、蔡祥连、蔡祥柳二审答辩称,一、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本案争议地段属于城镇中心地带,理应是城镇规划区,2011年修建前后均为办理任何规划审批和施工许可手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向规定,本地带众所周知是乡镇规划区。二、物权取得应该遵守法律,争议房屋合法性待有关机关确定,不具备分割的条件,上诉人龙金梅要求分割不符合法律规定。1、该案争议房屋1993年有集体土地使用权证,2011年改建房屋后没有办理房产证。2、政府给予的6000元是社会救济资金,不能基于此就表明政府批准建房。

原告龙金梅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依法判决分割原、被告三人共同共有的位于锦屏县启蒙镇街××层的砖混结构房屋一栋的四份之一属于原告所有,折价被告应补偿人民币壹拾万元(小写:100000.O0元)给原告。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告龙金梅与被告蔡祥辉经人介绍相识后于2007年10月29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龙金梅与被告蔡祥结婚前,被告蔡祥辉的父亲蔡泽镜(已去世)、母亲杨求英在锦屏县启蒙镇××村街上修建有一间三层的木房,2011年3月被告杨求英将该木房拆除,并在原房屋地基上修建一间四层的砖混结构房屋一栋。因原告龙金梅与被告蔡祥辉夫妻感情不和,被告蔡祥辉于2015年7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原告龙金梅离婚,本院经审理后于2015年10月12日作出(2015)锦民初字第396号民事判决,准予原告龙金梅与被告蔡祥辉离婚,该判决同时认定坐落于锦屏县启蒙镇××层的砖混结构房屋一栋属于家庭共同财产,因该家庭共同财产的分割涉及原告龙金梅与被告蔡祥辉家庭其他成员的合法权益,故在该案中对该共同财产不作处理,告知原、被告可自行协商或另行起诉。该判决生效后,原告龙金梅于2016年3月10日诉至本院,请求判准前述请。

同时查明,原、被告所讼争的房屋位于锦屏县启蒙镇人民政府所在的集镇中心,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规定的规划区,原、被告除了持有《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外,无其他修建房屋的相关许可手续。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龙金梅所要求分割的房屋位于锦屏县启蒙镇人民政府所在的集镇中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二条、第三条的规定,该房屋所在位置属镇规划区,在镇规划区内从事建设活动,应当符合规划要求,对于该房屋的修建,原、被告除了持有《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外,无其他修建房屋的相关许可手续,该房屋的修建是否合法尚处于不确定状态,需要由有关行政机关认定和处理后才能依法分割,在相关行政机关作出认定和处理前,人民法院不能通过民事审判变相为该房屋确权并分割。因此,原告龙金梅现提出分割该房屋的四分之一属原告所有的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依法应予以驳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龙金梅的起诉。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原告预交的案件受理费一千一百五十元,予以退还)。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三十条:“因合法建造、拆除房屋等事实行为设立或者消灭物权的,自事实行为成就时发生效力。”根据以上规定合法建造是取得物权的一种方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条规定:“城市和镇应当依照本法制定城市规划和镇规划。城市、镇规划区内的建设活动应当符合规划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本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按照因地制宜、切实可行的原则,确定应当制定乡规划、村庄规划的区域。在确定区域内的乡、村庄,应当依照本法制定规划,规划区内的乡、村庄建设应当符合规划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鼓励、指导前款规定以外的区域的乡、村庄制定和实施乡规划、村庄规划。”从该条可知,并不是所有的城镇均属于城镇规划区,对于不属于规划区的不应受到该法律约束。现没有证据证明争议房屋属于规划区。但是否属于规划区,是政府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进行确定,现没有证据证明争议房屋是否在规划区,一审以在规划区为由,驳回起诉不妥,本院予以纠正。是否属于事实上的合法建造取得了物权,在城镇规划区建房,如取得相应的规划许可证书,属于合法建造,可确定物权。非规划区建房也应得到相应的政府书面许可。现不能通过是否为规划区认定该案事实,不能依此驳回起诉,应继续进行实体审理,是否已获得政府书面许可建房。因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龙金梅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人民法院(2016)黔2628民初202号民事裁定书;

二、本案由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二审案件受理费不予收取。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陆小平

审判员  王山地

审判员  王大梅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日

书记员  龙 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三十条第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