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共有物分割纠纷

原告李叶麒诉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叶鑫昊、华金萍共有物分割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9日 案由:共有物分割纠纷 当事人:华金萍 李叶麒 张慧珠 叶鑫昊 叶雄敏 案号:(2013)静民三(民)初字第509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叶麒,户籍地上海市,住上海市。

委托代理人李天鸿(系原告父亲),住上海市。

委托代理人杨联城,上海俱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慧珠,户籍地上海市。

被告叶雄敏,户籍地上海市。

委托代理人顾韩君,上海市沪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钱文豪,上海市沪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叶鑫昊,户籍地上海市。

法定代理人叶雄敏,年籍详上。

被告华金萍,户籍地上海市,住上海市。

委托代理人叶伟娟(系被告华金萍的母亲),住址同被告华金萍。

诉讼记录

原告李叶麒诉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叶鑫昊、华金萍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11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刘文娟独任审判,于2013年10月29日、12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叶麒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天鸿、杨联城,被告张慧珠,被告叶雄敏(暨被告叶鑫昊的法定代理人)及其委托代理人顾韩君、钱文豪,被告华金萍的委托代理人叶伟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李叶麒诉称,被告张慧珠系原告的外婆,被告叶雄敏系原告的舅舅,被告叶鑫昊系原告的表弟,被告华金萍系原告的表妹。原、被告的常住户口均在新闸路XXX弄XXX号房屋(以下简称新闸路房屋)。被告张慧珠系新闸路房屋的承租人。2012年12月23日,被告张慧珠作为承租人与上海市静安第二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签订了新闸路房屋《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根据协议约定,被告张慧珠选择了房屋产权调换的补偿方式,房屋征收单位给予原、被告安置房屋四套,共计面积274.69平方米,分别为浦东新区汇善嘉苑航昌路XXX弄XXX栋/幢XXX号XXX室(以下简称航昌路XXX室)、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以下简称浦连路XXX室)、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以下简称浦连路XXX室)、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以下简称浦连路XXX室),另给予奖励费共计185,000元。《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签订后,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及原告的母亲叶菊伟、被告华金萍的母亲叶伟娟四人于2013年5月5日签订了一份协议,一致同意将安置补偿的四套房屋中的两套房屋产权登记在被告张慧珠的名下,另两套房屋登记在被告叶雄敏的名下,剥夺了原告在《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应享有的安置房屋的产权份额。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及叶菊伟、叶伟娟四人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协议处分安置房屋,侵害了原告的利益,该协议对原告不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分割征收补偿利益,请求确认原告在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中所享有的安置房屋产权份额,判令浦连路XXX室房屋归原告所有。

被告张慧珠辩称,新闸路房屋征收共安置了四套房屋,当时说好浦连路XXX室归原告,浦连路XXX室归被告张慧珠,浦连路XXX室归被告华金萍,航昌路XXX室归被告叶雄敏、叶鑫昊,剩余的补偿款现金给张慧珠养老。房屋征收时算下来一人30万元,拿到房子的人超过30万元要贴钱出来,补足叶雄敏、叶鑫昊到60万元,剩余钱款给张慧珠养老。现在应按当时的安排处理。关于协议书,在房屋征收部门,原告母亲和被告华金萍的母亲因为贴钱的事情吵起来,被告叶雄敏写了这份协议书,两套房子归张慧珠,两套房子归叶雄敏。张慧珠本来以为自己名下的两套房子自己可以分配,后来才知道百年以后再分,叶雄敏读协议书时“百年以后”的部分没有读,故协议书无效。

被告叶雄敏、叶鑫昊共同辩称,根据规定,共同居住人有三个条件:有常住户口、实际居住一年以上、他处没有住房。新闸路房屋是被告叶雄敏的结婚用房,叶雄敏从小在此长大,1998年登记结婚,后因居住困难,2000年叶雄敏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在他处购买住房,故被告叶雄敏属于共同居住人。原告在新闸路房屋是空挂户口,没有居住过,不是共同居住人,不应成为安置对象。新闸路房屋征收是“数砖头”不是“数人头”,征收补偿款是家庭财产,应属于被告张慧珠和叶雄敏。

在房屋征收部门的见证下,家庭成员自愿达成协书,调和家庭矛盾,不仅是对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也包含了对张慧珠的赡养及案外人叶伟雄的意见,应受法律保护。原告母亲叶菊伟代原告签订协议书系表见代理。签订协议书时没有问过原告和被告华金萍的意见,张慧珠说过原告和被告华金萍都是外姓,只分给第二代姓叶的。现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应按照协议书进行分割,浦连路XXX室和浦连路XXX室两套房屋归被告张慧珠所有,浦连路XXX室和航昌路XXX室两套房屋归被告叶雄敏、叶鑫昊所有,其他的现金补偿款、奖励费归被告张慧珠所有。

被告华金萍辩称,协议书是自愿签订的,当时张慧珠说过分第二代不分第三代,所以是第二代签字,现华金萍同意协议书的内容,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应按照协议书分配。原告和被告华金萍都是因为读书将户口报到新闸路房屋,华金萍住到初中毕业,原告没有住过。如果协议书被推翻的话,被告华金萍要求分得浦连路XXX室房屋。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被告张慧珠的外孙,被告叶雄敏、叶鑫昊系被告张慧珠的儿子、孙子,被告华金萍系被告张慧珠的外孙女。

被告张慧珠是新闸路房屋承租人,独用租赁部位为底层统客堂(使用面积22.30平方米)、天井,公用租赁部位为晒台。2012年12月23日,静安区房屋征收部门(房屋征收中心)为甲方、被告张慧珠为乙方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约定:第一条,本房屋征收地块采用征询制,协议生效签约比例为85%;第二条,乙方承租的公房租赁凭证记载居住面积换算建筑面积34.35平方米;第五条,房屋价值补偿款计1,565,861.64元,其中居住评估价格为826,955.64元、居住价格补贴为300,906元、居住套型面积补贴为438,000元;第六条,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户的补偿安置条件;第七条,乙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根据本征收基地补偿安置方案,以乙方应得的货币款额,甲方提供给乙方的产权调换房屋计4套,房屋总建筑面积274.69平方米,分别为航昌路XXX室(预测面积77.32平方米,房屋总价752,323.60元,优惠总价566,755.60元)、浦连路XXX室(预测面积78.81平方米,房屋总价784,553.55元,优惠总价579,647.55元)、浦连路XXX室(预测面积59.28平方米,房屋总价590,132.40元,优惠总价436,004.40元)、浦连路XXX室(预测面积59.28平方米,房屋总价590,725.20元,优惠总价436,597.20元),以上房屋价格及各项调整合计2,019,004.75元,产权调换房屋总价值与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的差价为453,143.11元,由乙方支付;第八条,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用包括:搬家费600元、过渡费补贴10,305元(34.35*100*3)、家用设施移装费2,000元、旧城区改建补贴274,800元、签约奖励89,350元、速签奖励30,000元、未见证面积补贴80,000元、装潢补贴17,175元,合计504,230元;第十三条,本协议生效后,乙方搬离原址30日内,甲方应按本协议的第七条、第八条的约定支付乙方补偿款项,共计51,086.89元。经结算,在征收协议约定外,该户额外增加发放按时搬迁奖50,000元、协议生效计息奖励费41,746.85元、集体按期签约奖45,000元。第三人应发放款项共计187,833.74元,该款项已由被告张慧珠领取。该户另发放过渡费20,610元,在被告张慧珠处。

当日,该户曾签订承诺书一份,载明新闸路XXX弄XXX号房屋征收补偿款均分五份,叶雄敏选择货币安置,张慧珠、李叶麒、华金萍选择征收房子安置。待基地85%签约生效之日,叶雄敏收到最后实际货币补偿款的五分之二。叶雄敏不收到货币安置款,不得征收安置房子(不得开五联单)。此协议大家遵守,不得反悔。承诺人处有张慧珠、叶菊伟(系原告母亲)代李叶麒、叶伟娟(系被告华金萍母亲)代华金萍签字。 2013年5月5日,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及叶菊伟、叶伟娟签订协议书一份,内容为:新闸路XXX弄XXX号旧房改造。承租人:张慧珠(母亲)。动迁后,张慧珠(母亲)总分得产权房肆套,分配如下:浦连路XXX室(二房二厅)、浦连路XXX室(一房二厅),上述贰套房产产权归张慧珠(母亲)所有,另外二套房产:航昌路XXX室(二房二厅)、浦连路XXX室,上述贰套房产产权归儿子叶雄敏、孙子叶鑫昊所有。将来张慧珠(母亲)百年后,张慧珠(母亲)名下贰套房产平均分给三个女儿叶菊伟、叶伟娟、叶伟雄。儿子叶雄敏、孙子叶鑫昊自愿放弃母亲名下房产的份额。新闸路XXX弄XXX号动迁后,肆套产权房以外所有的奖励费、过渡费等一切现金归张慧珠(母亲)所有,任何人不得私自动用与分享。叶菊伟、叶伟娟、叶伟雄、叶雄敏四个子女要做到赡养母亲、善待母亲、服侍母亲、养老送终。如果有哪个子女做不到上述义务,张慧珠(母亲)有权剥夺继承权。此协议由张慧珠(母亲)决定,儿子、女儿(代替户口在册人口)签字生效,任何人不得反悔。同日,该户签订购房产权人确认书一份,航昌路XXX室产权人为叶雄敏、叶鑫昊,浦连路XXX室、浦连路XXX室产权人为张慧珠,浦连路XXX室产权人为叶雄敏,确认书有张慧珠、叶雄敏签名,叶雄敏代叶鑫昊签名。

另查明,新闸路房屋征收时内有原、被告五人户口,其中被告张慧珠、叶雄敏户口于1972年由他处房屋迁来,原告、被告叶鑫昊及被告华金萍户口报出生于此。被告张慧珠一直居住于新闸路房屋;被告叶雄敏1998年结婚前在新闸路房屋居住,后买房在外居住;原告、被告叶鑫昊及被告华金萍均未在新闸路房屋长期居住。新闸路房屋征收时由被告张慧珠一人居住。

再查明,1997年原告父亲李天鸿单位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分配其本市车站新村XXX号XXX室房屋,建筑面积70.38平方米,为已购公房,购房人李天鸿,家庭主要成员叶菊伟,受配人员(大)1男1女,共2人,并支付钱款30,667元。该房屋登记为叶菊伟、李天鸿共同共有。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原告提交的户口簿、《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书、房屋产权证、住房配售单、收据,被告提供的承诺书,本院依法调取的租赁凭证、项目结算单、付款凭证、基础资料情况表、购房产权人确认书等证据为证,并经庭审质证,依法应予确认。

审理中,关于过渡费,被告张慧珠表示其现在在外租房居住,其他人均有住房,故要求过渡费归其所有;原告同意过渡费归被告张慧珠所有;被告叶雄敏、叶鑫昊、华金萍要求过渡费依法分割。因双方各执己见,致调解不成。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本案中,新闸路房屋承租人系被告张慧珠;被告叶雄敏结婚前居住新闸路房屋,结婚后由于居住困难在外购房居住,被告叶鑫昊出生后户口报在新闸路房屋,随被告叶雄敏在外居住,现没有证据证明该两人在他处曾取得福利性质的房屋,故被告叶雄敏、叶鑫昊可以分得征收补偿利益;原告和被告华金萍系出生后户口报在新闸路房屋,均未在此长期居住,考虑新闸路房屋的实际状况、该户户籍和人员结构及安置房屋的情况,在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时对原告和被告华金萍可予以考虑,适当分配。综上,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可由原、被告五人共同享有。 2013年5月5日,被告张慧珠、叶雄敏及案外人叶菊伟、叶伟娟签订协议书,确认四套安置房屋分别归被告张慧珠及被告叶雄敏、叶鑫昊所有,征收补偿款及过渡费等归被告张慧珠所有。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应由原、被告五人共有,协议书所作的分配处分了原告在其中享有的利益,被告叶雄敏也认可签订协议书时没有问过原告的意见,故该处分系无权处分。根据法律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属于效力待定的合同,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现原告对协议书并不认可,故该协议书应为无效。对于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应重新予以分配。被告叶雄敏辩称原告母亲叶菊伟在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系表见代理,对此,本院认为,原告作为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现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曾委托叶菊伟作为代理人,且叶菊伟也并非以原告的名义签订协议书,故叶菊伟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对被告叶雄敏的辩称本院难以采信。

对于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本院综合考虑房屋的来源、性质、实际居住使用情况、各人他处房屋情况,以及该户户籍、人员结构和安置房屋的情况等因素,遵循公平、公正及保障房屋实际使用人权益的原则进行处理,酌情确定原告申购浦连路XXX室房屋,并向被告叶雄敏、叶鑫昊支付140,000元;被告张慧珠申购浦连路XXX室房屋;被告叶雄敏、叶鑫昊申购航昌路XXX室房屋;被告华金萍申购浦连路XXX室房屋,并向被告叶雄敏、叶鑫昊支付140,000元。现在被告张慧珠处的新闸路房屋征收补偿款187,833.74元,其中127,833.74元归被告张慧珠所有,余款60,000元归被告叶雄敏、叶鑫昊所有。被告叶雄敏、叶鑫昊表示其之间的份额不需要分开,本院尊重当事人意愿。关于过渡费,系按照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计算,应归确因房屋征收而临时过渡的人,新闸路房屋征收时由被告张慧珠一人居住,征收后张慧珠在外租房居住,故本院确定过渡费归被告张慧珠所有,对于已发放的过渡费20,610元本院予以处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李叶麒申购本市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房屋,被告张慧珠申购本市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房屋,被告叶雄敏、叶鑫昊申购本市浦东新区汇善嘉苑航昌路XXX弄XXX栋/幢XXX号XXX室房屋,被告华金萍申购本市闵行区中城苑浦连路XXX弄XXX幢西单元XXX号XXX室房屋;

二、现在被告张慧珠处的新闸路XXX弄XXX号房屋征收补偿款人民币187,833.74元,其中人民币127,833.74元归被告张慧珠所有,余款人民币60,000元由被告张慧珠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叶雄敏、叶鑫昊;

三、原告李叶麒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叶雄敏、叶鑫昊人民币140,000元;

四、被告华金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叶雄敏、叶鑫昊人民币140,000元;

五、新闸路XXX弄XXX号房屋征收已发放的过渡费人民币20,610元,归被告张慧珠所有。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454.70元,减半收取计12,227.35元,由原告李叶麒承担人民币1,640元,被告张慧珠承担人民币3,920元,被告叶雄敏、叶鑫昊共同承担人民币5,024元,被告华金萍承担人民币1,643.3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刘文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万健健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

第五十一条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条共有人可以协商确定分割方式。达不成协议,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可以分割并且不会因分割减损价值的,应当对实物予以分割;难以分割或者因分割会减损价值的,应当对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取得的价款予以分割。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