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隐藏物返还纠纷

李永涛与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相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1月23日 案由:隐藏物返还纠纷 当事人:李永涛 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 案号:(2014)大民一终字第1850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永涛,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

法定代表人:张国洪,系该村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家斌。

诉讼记录

原审原告李永涛与原审被告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因相邻关系纠纷一案,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2日作出(2014)金民初字第960号民事判决,李永涛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原告李永涛一审诉称:被告北关村委会在2007年-2008年期间修北关村营下的那条道,没有经过我本人的同意,把该道的原有路面往上抬高4尺,该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土地使用权。但是,修路时村里给我修道占地补偿款5000.00元。被告说原告的地是平的,不可能窝水,因为原告修大棚为了防寒问题,就用了挖沟机在两个大棚之间挖沟培土了,导致地往下窝了3尺半到4尺,形成水坑,我在这个坑里种水稻,所以说上面来的水被修的路把水挡住了,全部淌到我地里,当下雨时雨水像洪水一样往地里淌导致庄稼都淹了,在修路之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以前是水不够用,原告还得往里抽水。原告是1996年就弄的大棚,并不是才弄的。从2006年修完路之后才产生的这个情况。从路修好至今,每年因该路挡住了洪水,使洪水不能排下去,造成原告的大棚后2.5亩的水稻田年年被水淹,颗粒不收,去年村委会妇女主任李平通知原告参加保险,今年结果又被水淹了,保险公司给原告赔偿了几百元钱,连买苗钱都不够。原告多次找到村委会、找到登沙河街道,余世许主任(现金州区先进街道主任)在2012年下令北关村赵文东书记:要求把原告的地垫好,不要让洪水再给地淹了。可是余世许主任调走了,被告垫了一半就不管了,造成原告7年每年2亩半的水田损失5000.00元左右,合计损失35000.00元。被告将道路修得高于地面,严重影响原告的生产,因为该道距离原告的大棚3-4米,造成原告没法往大棚上草帘子,种地的机械无法走,牲口也没法走。现原告要求被告将位于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营下道距离地面以上的4尺路面拆除;并赔偿原告7年的经济损失52850.00元(其中:水稻2.5亩地,按每亩1000斤,每斤2.50元,一年损失为6250.00元,7年损失共计43750.00元;玉米1亩地,按照1300斤,每斤1.00元,7年损失为9100.00元,上述两项合计52850.00元。)

原审被告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2007年至2008年被告确实在原告的营下道修公路,把原来的土路修成了柏油路,原告陈述不同意修道不是事实,在修路时被告已经与原告协商,给原告修路补偿5000.00元。修路高的部分原告要求拆除没有道理。道路的高矮并不能决定水冲地,1米高和100米高水还是这些,在修完路之后在路边也修了排水沟,正常说路面的水不应当流到原告的地里。原告主张的被淹的地在原告的两个大棚之间,我方现在画有现场简易图,能够体现,如果按照原告说地淹了,大棚几乎与地是一平的,按照原告土地的现状,下多大的雨也不会把原告的土地淹没,因为水是顺道流的,地也是东高西低,如果按照自然流向的话,水会很顺利的流出去。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修路、排水、通行等相邻关系。造成相邻方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本案中,原告对其自己的主张,应提供涉案道路修建的主体及原告的损失与修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及损失数额的相关证据。对原告提供的2008年4月28日因修西关至刘屯道被告支付原告一次性补助款5000.00元的付款凭证,并不能证明涉案的道路的修建主体为被告。对原告提供的银行汇兑票据证明其获得赔偿款的证据亦不能证明原告诉请的损失与涉案的修路存在因果关系。因原告未提供修路的主体及修路与原告的损害存在利害关系及损失数额的相应证据,原告的诉请,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故判决:驳回原告李永涛的诉讼请求。诉讼费1120.0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李永涛承担。

李文涛上诉的理由及请求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被上诉人修道之前给付的5000元钱是占地补偿款,一审法院认定为一次性协议补偿款是错误的。被上诉人施工时上诉人不清楚把路面太高了4尺,将排水沟从地面太高了三尺,这样上诉人的地从东到西造成了一条水泄不通的大坝,水沟离地面1米多,使洪水无法排除,无法生产,这一事实有保险公司的理赔予以证实。上诉人多次找登沙河主任于世旭,于主任下令将上诉人沟填上,但于主任调走后,上诉人的沟被上诉人就不再填了,被上诉人给上诉人造成损失,对上诉人的损失被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大连金州新区登沙河街道北关村民委员会二审答辩意见: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北关村民委员会不是本案的主体,被上诉人修不起路。被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供了道的走向图和流水图,这一事实一审法官现场看了,道是东西通的水也是东西流的,道是东高西低,挡不住水。水坑是上诉人自己挖的,被上诉人是因为上诉人总去闹,政府命令北关村为其垫坑,是以救济的方式垫的坑。一审被上诉人提供收款收据证明的是当时修道上诉人是知道的,占地也赔偿款了。上诉人称保险公司赔偿款说明受灾是被上诉人造成的是没用依据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首先,被上诉人是否为本案主体问题。上诉人起诉被上诉人请求拆除修高的路面及赔偿损失。被上诉人在2014年4月11日一审法院庭审笔录中明确表示:2007年至2008年,被告确实在原告的营下道修公路,把原来的土路修成了柏油路,在修路时,被告已经与原告协商,给原告修路补偿款5000元。据此被上诉人自认案涉的路面是被上诉人修的,一审法院在被上诉人自认修路身份的前提下,在无其他证据否定被上诉人主体身份情况下,驳回上诉人的请求不妥。其次,上诉人于1996年挖沟,修路时间为2007年至2008年,显然挖沟时间先于修路时间,所修的路面高于上诉人的地面,水沟也高于上诉人的地面是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的事实,上诉人的水沟被淹有保险公司的理赔款确认,对于抬高的路面及水沟是否必然导致上诉人的地面及所挖的沟因洪水无法排除一审法院也没有审查清楚。鉴于当地政府已经责令北关村为上诉人垫水沟这一事实,为了充分的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应进一步查清本案事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14)金民初字第960号民事判决;

二、发回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重审。

二审案件受理1120元,不予收取,退还上诉人李文涛。

文尾

审判长  吕风波

审判员  孙皓

审判员  阎妍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李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