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相邻用水、排水纠纷

杨建良与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相邻排水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16日 案由:相邻用水、排水纠纷 当事人: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 杨建良 案号:(2014)太铁中民终字第2号 经办法院:太原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建良。

委托代理人苏荣杰,男,北京明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站北街14号。

法定代表人杨绍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华栋。

委托代理人杨永健。

诉讼记录

上诉人杨建良与被上诉人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秦公司)相邻排水纠纷一案,不服大同铁路运输法院(2013)同铁民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上诉人一审诉称:2004年,原告承包本村西北侧一废坑,自行填平建一所养殖场。2005年春开始,原告在养殖场内养殖散养鸡13000余只。2008年,由于被告将大秦铁路加宽股道路基,致使原来排水设施损坏。2009年7月一天降大雨,原告发现铁路护坡的水直接流入原告养殖场内,原告虽及时采取措施,但却无济于事,仍造成原告11000余只散养鸡死亡。后因此事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经调解被告赔偿原告10万元,当时被告承诺尽快修建靠近原告养殖场一侧的大秦铁路排水设施和护坡。原告曾多次找到被告下属的工作人员要求在2013年雨季到来前履行承诺,而被告并没有按其承诺修建铁路护坡和排水设施。2013年雨季到来,每场中雨过后便有铁路雨水流入原告养殖场,2013年8月6日晚一场强降雨后,原告养殖场内又成为一片泽国,为保存证据原告请求公证处对此进行了证据保全。几年来,由于被告铁路的雨水每年都会灌入原告养殖场内,原告虽千方百计地进行排水,但仍无济于事,致使原告至今不敢在场内成规模养殖家禽,不仅给原告造成了养殖的损失,更严重的是原告养殖场内的办公用房和场房由于每年雨季雨水的不断浸泡,现已严重变形开裂成为危房,无法再继续使用。被告造成原告养殖场办公用房的损失119510.2元,养殖场场房的损失139498.3元,共计259008.5元。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养殖场办公用房和养殖场场房的损失共计259008.5元;2.被告立即修复与原告养殖场相邻的铁路护坡和排水设施;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上诉人一审辩称:1.原告不是本案适格主体,无权提起诉讼。原告提供的村委会证明,缺少占用集体土地及建房审批的材料,不能从法律上完全证实原告对房屋拥有所有权。2.原告诉请房屋损害赔偿,应提供被告过错与房屋损坏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证据材料。造成雨水进入养殖场的原因以及造成养殖场房屋损坏的原因,原告应当提供证据支持;对房屋的损坏,原告应提供建筑权威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仅凭非建筑专业人员公证员的认定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原告主张被告承诺在相邻地段修建排水沟应有证据支持,修建排水沟是否能够避免原告养殖场被淹也没有证据能够直接证实。被告已于2013年7月6日将排水沟修建完工,而原告却在起诉状中称2013年8月6日晚一场降雨使其养殖场变成一片泽国,由此看来,被告是否修建排水沟与原告养殖场被淹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但原告违法将养殖场建在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内,自身存在过错却是不争的事实。3.原告提供房屋损失数额的证据,没有证明效力。原告要求赔偿损失的数额是原告自行测算的,在证据上只能算作原告的陈述,不能作为被告赔偿的依据。综上,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房屋损失,主体根据和证据依据均不足,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7日下午,位于蓟县邦均镇下埝头村西北侧、北邻邦喜公路的铁路南侧建良养殖场院内有积水,办公用房、场房受损。2013年9月5日上午,建良养殖场场房倒塌、院内有积水。

另查明:1.大秦线K404+000和K404+050在2008年6月设计时不做排水沟;2.被告将位于大秦线K404+000至K404+260范围内的浆砌片石水沟工程承包给天津市三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由天津市三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施工,工程于2013年7月6日竣工,工程达到设计标准要求、验收合格;3.原告养殖场院内有一排水口。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杨建良以相邻排水关系为由起诉被告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养殖场办公用房和养殖场场房因铁路护坡的雨水流入而造成的损失,应当提供证明其事实主张的证据。本案中,原告杨建良未能提供其受损失事实与被告之间存在法律上因果关系的证据,应当由其承担不利后果。且大秦线4亿吨配套站场扩能改造未造成原告养殖场排水的障碍。

关于原告养殖场是否在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本院认为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应依法确定。根据《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铁路线路两侧应当设立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从铁路线路路堤坡脚、路堑坡顶或者铁路桥梁外侧起向外的距离分别为:(一)城市市区,不少于8米;(二)城市郊区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0米;(三)村镇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2米;(四)其他地区,不少于15米。结合原被告双方当事人质证、本院认证的“大秦铁路K404+000至K404+200(蓟县邦均镇下埝头村段)平面图”,原告养殖场位于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故本院对被告的此项答辩意见予以支持。本院认为,相邻关系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相互毗邻的不动产所有人或使用人之间,一方行使所有权或使用权时,享有要求另一方提供便利或接受限制的权利。相邻关系的主体必须对不动产享有合法权益。因原告养殖场位于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故本案不适用相邻关系的规定进行处理。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和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因原告养殖场房屋受损的事实发生于2013年,原告的诉讼请求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故本院对被告的此项答辩意见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杨建良的诉讼请求。二、案件受理费五千一百八十五元,由原告杨建良负担。

杨建良不服原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一、本案基本事实与法院判决不符,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三、一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上诉人养殖场不在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2、即使养殖场完全位于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也不能否认法律上的相邻关系。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诚请二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之规定,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2、赔偿上诉人养殖场办公用房及养殖场场房经济损失合计259008.5元;2、被上诉人立即完善上诉人养殖场北邻铁路的护坡和排水设施;3、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大秦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向本院提供新证据,经开庭审理,二审查明如下事实: 1、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天津市蓟县邦均镇下埝头村委会2013年8月8日给上诉人以书面形式开出的《证明》中,加盖有村委会的公章,被上诉人大秦公司对此也无异议,其符合书证的相关特征,合法有效,应予认可。 2、在天津市蓟县邦均镇下埝头村委会2013年8月8日开出的《证明》中提到:“2009年7月一场大雨造成一万多只鸡死亡,厂房、办公用房地面下沉,厂房办公用房墙体裂口,现已成危房无法使用。” 3、双方于2012年经大同铁路运输法院调解,双方已经达成调解协议,大同铁路运输法院作出(2012)同铁民初字第5号调解书,上诉人已经就此获赔10万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相邻关系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相互毗邻不动产的所有权人或使用人,在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利时发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双方应本着兼顾利益、提供便利、公平合理、诚实信用的方式来处理彼此之间的矛盾。本案中从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来看,其与被上诉人大秦公司修建的铁路毗邻,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相邻关系。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的房屋损失应否由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从当事人双方提交的证据来看,天津市蓟县邦均镇下埝头村委会2013年8月8日开出的《证明》中提到“2009年7月一场大雨造成一万多只鸡死亡,厂房、办公用房地面下沉,厂房办公用房墙体裂口,现已成危房无法使用。”可以证实(2012)同铁民初字第5号民事调解书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时,房屋已经成危房,即2009年7月一场大雨造成了厂房、办公用房墙体裂口无法使用,一审法院就这一法律事实作出了赔偿调解协议,上诉人杨建良在调解当时并未提及此诉求,散养鸡与房屋的损失由2009年7月大雨导致,而非各自独立,杨建良再次以同一事实起诉,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对同一案件事实再次进行审理,实属不当。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杨建良的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五千一百八十五元由上诉人杨建良负担(已交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杨 玲

审 判 员  郭文清

代理审判员  何晓鹏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刘 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六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