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恢复原状纠纷

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与童培柱、童金芝恢复原状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4日 案由:恢复原状纠纷 当事人:淮南市王郢村民小组 童培柱 童金芝 案号:(2013)淮民一终字第00837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淮南市王郢村民小组,住所地淮南市。

代表人:王庭军,该村民小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朱青京,淮南市田家庵区舜耕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童培柱,男,1950年2月12日生,汉族,淮南市石油化工机械厂退休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童金芝,女,1972年11月1日生,汉族,无职业。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夏义娟,安徽衡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因恢复原状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法院(2013)大民一初字第00413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代表人王庭军及委托代理人朱青京,被上诉人童培柱、童金芝的委托代理人夏义娟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童培柱、童金芝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原审诉称:1990年11月份原告将位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郢西水塘发包给两被告,承包期限为二十年,由两被告承包经营养鱼,直至承包期满后,两被告于2012年元月将所承包的水塘水面移交给原告,但两被告未将水塘塘埂上的土地移交给原告,继续被占使用,其原因是两被告在承包期限内在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在水塘附属土地上私建房屋及利用塘埂栽树。承包期满后,原告多次主动与被告协商,被告以种种理由拒不移交水塘上的土地,后经孔店乡费郢村村民委员会、淮南市大通区司法局孔店乡司法所调解,均未达成调解协议。为维护原告合法权利,集体土地不受侵占,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清除在原告水塘埂上的土地上所建房的附属物、移走所栽的树木,恢复原状;2、案件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童培柱、童金芝原审辨称:1、被答辩人诉讼主体错误。被答辩人称,1990年11月份,将位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郢西水塘发包给两被告,承包期限为二十年,由两被告承包经营养鱼,直至承包期满后,两被告于2012年元月将所承包的水塘水面移交给原告,但两被告未将水塘塘埂上的土地移交给原告,继续被占使用。当时是长丰县马场乡邹大郢村村民委员会签的投资扩建鱼塘协议,协议工程投资43000元,实际支出远高于43000元。2、答辩人不存在继续使用水塘塘埂的问题。被答辩人称答辩人已将承包水塘水面移交给其。倪士琴是童培柱的妻子,是童金芝的母亲,答辩人在承包鱼塘期间,村里、乡里将鱼塘塘埂及其部分土地承包给倪士琴,用于植树造林、美化环境、造福后代,倪士琴持有林权证,后用该证换取安徽农村合作金融存折,领取国家发给的因长年植树给予的粮食补助。倪士琴为了植树,在承包林地上栽种树木和果树,并建有房屋用于居住,这亦是不争的事实。综上,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原系孔店乡邹大郢村的村民小组,2002年行政规划到费郢村。1990年11月21日王郢村民小组将该小组郢西水塘承包给童培柱、童金芝父女使用,承包期限为20年,至2011年底合同期满。该承包合同期满后,经双方协商,童培柱、童金芝于2012年初将该水塘的水面移交给了王郢村民小组。原被告在审理期间,均未向法庭提供承包合同原件或复印件,双方除对承包期限没有异议外,对合同其他内容均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

另查明:倪士琴与童培柱系夫妻关系,倪士琴与童金芝系母女关系。童培柱、童金芝父女在承包本案的水塘期间,倪士琴在该水塘周围的土地上种植了不同树木,于2003年度已经享受退耕还林的粮补政策,于2007年取得了从淮南市孔店信用社支取退耕还林的粮补活期存折一本,开户日期为:2007年1月22日,从该日至2013年6月5日,已经领取粮补6年。

原审法院认为: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与童培柱、童金芝所签订的承包水塘的协议,承包期已满,且童培柱、童金芝已将水塘返还给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原告以两被告只移交了水塘水面,未清除该水塘埂上所建房的附属物、所栽的树木,要求判令被告清除该水塘埂上的土地上所建房的附属物、移走所栽的树木,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由于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承包前该水塘及塘埂的原状,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承包合同的承包范围是否包括塘埂,以及塘埂上所栽树木的时间、数量、权属和房屋的产权人,故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童培柱、童金芝关于被答辩人诉讼主体错误的辩解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其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其不存在继续使用水塘塘埂的辩解意见,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两被告现在使用水塘塘埂,故该辩解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五)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由原告负担。

宣判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童培柱、童金芝承包的鱼塘应当包括塘埂的土地,原判决认定该土地是倪士琴承包,土地上的房屋是倪士琴所盖,树是倪士琴所栽是错误的,且倪士琴是家庭承包经营,认定其为单独经营也是错误的。一审法院未同意追加倪士琴为被告程序错误。因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原审诉请。

童培柱、童金芝当庭辩称: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承包范围无法确定,上诉人诉请的恢复原状在审理过程中无证据证明水塘在承包前的原状。追加被告应当是两被告要承担责任,原告申请追加被告不符合民《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因此一审法院程序是正确的。

二审中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提交投资扩建鱼塘协议书,证明被上诉人同期承包了两个鱼塘塘埂范围以及其他的约定事项。童培柱、童金芝的质证意见为不同意质证,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认证为由于该协议是童培柱、童金芝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史郢生产队签订的协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定。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双方之间承包鱼塘的范围是否包括塘埂,承包鱼塘的原状是怎样的;是否应当将倪士琴追加为被告。

正对争议焦点本院评述如下:

关于双方之间承包鱼塘的范围是否包括塘埂,承包鱼塘的原状是怎样的问题。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依据其与童培柱、童金芝签订的鱼塘承包协议,认定童培柱、童金芝在承包期满后,只归还了鱼塘,而没有归还鱼塘塘埂的土地,并且在鱼塘塘埂上盖了三处房屋,种植了树木,要求两被上诉人恢复原状,作为请求人的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童培柱、童金芝承包的鱼塘的范围。在本案中,由于双方签订的鱼塘承包协议丢失,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鱼塘承包协议的承包范围包括鱼塘塘埂的土地,因此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关于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由于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未提供证据证明鱼塘塘埂的土地属于鱼塘承包范围,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房屋和树木是童培柱、童金芝所盖、所栽,也就无法确定童培柱、童金芝占用鱼塘塘埂的事实,同时亦没有证据证明鱼塘塘埂原状,因此,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请求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是否应当追加倪士琴为被告的问题。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7条规定,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没有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追加。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申请,应当进行审查,申请无理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理的,书面通知被追加的当事人参加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为共同诉讼。共同诉讼的一方当事人对诉讼标的有共同的权利义务,……。在本案中,是否应当追加倪士琴为被告,关键是倪士琴与童培柱、童金芝是否构成共同诉讼,诉讼标的是否是共同的,是否具有共同的权利义务。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并未提供证据证明鱼塘塘埂上所建房屋和所栽树木的所有人,不能认定童培柱、童金芝和倪士琴对房屋、树木具有共同的权利义务,倪士琴不是本案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因此原审法院不予追加倪士琴为被告并无不当。

综上,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承担方式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淮南市孔店乡费郢村王郢村民小组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宫轶男

代理审判员  张树引

代理审判员  刘凤玉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汪传海

附件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