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排除妨害纠纷

段吉法与陈明秀排除妨害、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1日 案由:排除妨害纠纷 当事人:陈明秀 段吉法 案号:(2013)鄂利川民初字第02259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段吉法(又名段吉发),男,生于1952年6月22日,汉族,湖北省利川市人,农民。

委托代理人陈岗,利川市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陈明秀,女,生于1947年3月28日,汉族,湖北省利川市人,农民。

诉讼记录

原告段吉法诉被告陈明秀排除妨害、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艾训宽独任审判,于2013年11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原告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8月,我准备在自己的林地里扩建原有的一条小路,便于在林地里栽种黄连和树木,我将挖机请来后,二次准备施工,但均遭到被告的阻拦。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排除妨害,并赔偿我的经济损失1000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原告段吉发的林权证1份。证明原、被告所争议的林地属原告享有。

证据二、利川市汪营镇石朝门村村民委员会证明1份。证明原告在自己的林地中修路遭到被告的阻拦,争议林地属原告所有。

证据三、段某某的出庭证言。证明原、被告现争议的林地是分给段吉法的,被告曾经在该林地中开荒,种有约五分地的包谷(玉米),但被告已经16年未耕种该地了,林地中没有茶园。

被告辩称:原告在山林中修路,我去阻止属实。因原告修路所占用的土地,是我以前所开挖的荒地,原来是种植的包谷,后来是种的茶树,原告不能侵害我的利益。

被告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的异议为,填发林权证时,其不在场,对原告的林权证状况不知情。对证据二的异议为,原告在林地中修路,她去阻止属实,但未抢夺原告的林权证。对证据三的异议为,证人证言不属实,其在争议地中种有茶果。

对原、被告有异议的证据,经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一、系利川市人民政府依职权颁发的林权证,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三、系证人证言,由于证人是原告的叔父,对其证言,本院将分析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段吉法与被告陈明秀系同组村民。2007年前,被告曾在本组“红沙土”处开荒种包谷,2007年后弃耕,2008年冬,利川市人民政府进行林权制度改革时,将利川市汪营镇石朝门村十三组“红沙土”处10亩林地及荒地的使用权确定给原告享有,其四至为:东至干河沟沟边上为界,南至蔡明东山林挖沟为界,西至山梁分水为界,北至余绍中山林及人行路为界。2009年4月23日给原告颁发了相应的林权证。2013年8月,原告准备在林地中扩建原有的小路,以方便自己栽种黄连和林木,被告陈明秀以原告修路所占用的土地曾是她的开荒地为由,阻止原告修路。双方发生争执,经当地村民委员会调解未果。2013年10月15日,原告起诉来院,要求被告排除妨害、赔偿经济损失100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妨害物权或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原、被告争议的林地,原系集体的抛荒地,被告曾经利用该抛荒地种植玉米或其它农作物。但被告在2007年以前已弃耕,该抛荒地的权属仍是集体所有。2008年冬,利川市人民政府进行林权制度改革时,将该抛荒地的使用权确定为原告享有,并于2009年4月23日给原告颁发了林权证,该抛荒地的用益物权属原告,原告在林权证范围内修路,被告不应干预、阻止,妨害原告的物权。原告请求被告排除妨害,证据充分、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但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000.00元,而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应立即停止对原告物权的妨害,原告在其林权范围内修路、种植等经营行为,被告不得阻拦、干预。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依法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员  艾训宽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廖 锋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