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返还原物纠纷

(2014)二中民四终字第0053号-民事判决书(二审维持原判或者改判用)-2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8日 案由:返还原物纠纷 当事人:刘伟 天津隆成五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 案号:(2014)二中民四终字第0053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伟,男。

委托代理人尚斌,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孟令珊,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隆成五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红桥区光荣道211号。

法定代表人郑连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忠义,天津同文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凤慧,天津同文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刘伟因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2013)西民二初字第13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2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2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伟的委托代理人尚斌、孟令珊,被上诉人天津隆成五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忠义、李凤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坐落天津市河西区东楼XX街XX号的房屋所有权现登记在天津市日用五金电器工业总公司(以下简称日用五金公司)名下。天津市日用五金电器工业总公司华兴理发器具厂(以下简称华兴理发器具厂)系日用五金公司的分支机构。 2007年12月华兴理发器具厂(甲方)与刘凤声(乙方)签订了租赁补充协议一份,约定甲乙所签的2007年合同已到期,现续签2008年1月1日-2008年12月31日承租合同,但在合同期间如遇甲方拆迁,整体退出时,乙方要无条件搬出。如遇以上情况当乙方接到甲方搬出通知后三个月必须无条件搬出,其他内容按原协议执行。 2011年7月1日华兴理发器具厂(甲方)与被告刘伟(乙方)签订租房协议一份,内容为:“一、乙方承租甲方房屋一间,面积约为180平方米,每月租金6000元,租金缴纳为每月10号以前。……七、租期为3个月,2011年7月1日至2011年9月30日。”协议签订后,华兴理发器具厂将涉案房屋交付被告。租房协议期限届满后,双方存在续租协议。双方最后一次签订租房续期协议是在2012年7月1日,合同期限为2012年7月1日至2012年9月30日。期间,被告按约交纳了租金。 2012年10月19日华兴理发器具厂向被告发出《关于停止房屋租赁的通知》,内容为:“你方与天津市日用五金电器工业总公司华兴理发器具厂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已于2012年9月30日到期,到期后租赁关系终止。”华兴理发器具厂“已并入天津市日用五金电器工业总公司破产程序。”“遵照上级领导部门指示精神,现我单位停止房屋出租。请你方从2012年10月19日起按规定腾出房屋交给我方。”等内容。被告收到通知后,未能将涉案房屋腾空。被告向华兴理发器具厂交纳房屋使用费至2012年11月。 2008年12月15日,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作出(2008)红民破裁字第0007-2号民事裁定书,宣告债务人日用五金公司破产。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将破产财产以协议变卖方式转让给天津市二轻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轻集团),双方于2013年9月16日进行了财产移交,同日,二轻集团将包括本案涉诉房屋在内的受让财产授权给原告经营管理。

被告自称2012年1月至5月对承租房屋进行了全面装修,投入资金2433046元。

原告以经营管理人的身份诉至原审法院,请求被告将诉争房屋腾交原告;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举证证明了涉案房屋系原告上级单位二轻集团对日用五金公司破产财产有偿购买取得,因此二轻集团对涉案房屋具有占有、使用权,现二轻集团将诉争房屋交由原告经营管理,手续合法,虽然诉争房屋仍在日用五金公司名下,但并不影响原告的经营管理权。现被告刘伟与华兴理发器具厂的租赁协议已于2012年9月30日届满,租期届满后双方未续签协议,而2012年10月19日华兴理发器具厂已向被告下发停止租赁通知,据此,作为承租人的被告应当向原告返还租赁物。现原告要求被告将坐落天津市河西区东楼XX街XX号(约180平方米)腾空交予原告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以原告对经营管理的诉争房屋没有所有权,主体不适格的抗辩意见,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以原告提供的租赁协议、承诺系复印件的问题,并不能否定被告在涉案房屋承租使用的事实和收到华兴理发器具厂向被告下发停止租赁通知的事实,据此,对原告提交的复印件的真实性,原审法院予以采信。关于被告以2011年7月1日租赁协议上签字和承诺书上的签字并非被告本人所签的问题,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以租赁房屋装修投入过大,要求原告给付装修损失的抗辩意见,与本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被告可就损失问题另行解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刘伟将坐落天津市河西区东楼XX街11号房屋腾空交予原告天津隆成五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案件受理费18000元,由被告刘伟负担。

原审判决宣判后,上诉人刘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刘伟上诉请求本案中止审理或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对于在原审中关键的证据,被上诉人仅提交了复印件,且字迹、印模均不清楚,无法正确认定双方的正确租赁期限,原审法院依据该证据对案件作出的认定错误;涉案房屋的权属至今仍登记在日用五金公司名下,二轻集团并非诉争房屋的权利人,其无权授权被上诉人向上诉人行使物上返还权;在涉案房屋移交事实的真实性认定上原审法院存在错误,既未能对相关破产文件进行详细审查,也未将二轻集团以及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列为本案当事人,剥夺了上诉人对案外人抗辩主张的诉讼权利;上诉人对二轻集团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之间转让破产财产的效力持有异议,并已经在红桥法院提起诉讼,故请求本案中止审理,等待另案结论。

被上诉人辩称,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是法院指定的,二轻集团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之间就破产财产进行的处分行为合法有效。权属变更登记正在办理过程中,且双方已经移交完毕,二轻集团有权行使返还请求权。本案不存在中止审理的情形,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当庭提交了其在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诉讼的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诉讼收费专用票据,证明其就二轻集团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之间的变卖移交书已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无效的事实。上诉人当庭另提交2012年7月1日租房协议,证明租赁期限到2012年10月1日后自动顺延,至今尚未届满。

被上诉人质证认为,在上诉人提起的变卖移交书无效诉讼中,被上诉人并不是该案的任何一方当事人,故该案不应影响本案的审理;租房协议只有复印件,没有原件,不能证实上诉人的主张。

本院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审查后,认为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诉讼收费专用票据均为原件,且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故依法予以确认;租赁协议不属新的证据,且为复印件,其内容与被上诉人于原审期间提交的2012年7月1日租房续期协议内容亦无根本性区别,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不再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另查明,上诉人向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二轻集团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就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破产财产所签订的破产财产变卖移交书无效,该案于2014年2月12日受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与华兴理发器具厂就涉案房屋最后续签的租赁续期协议所约定的租赁期限,于2012年9月30日届满,即使存在上诉人主张的期限自动顺延事实,也因双方对顺延期限没有约定而导致租赁期限为不定期,华兴理发器具厂享有随时解除权。2012年10月19日,华兴理发器具厂向上诉人发出停止租赁通知,此后,上诉人并没有继续交纳租金,故双方之间的房屋租赁关系已经终止,上诉人继续占有、使用涉案房屋缺乏合法依据。上诉人主张租赁期限尚未届满,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被上诉人在原审期间提交的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2008)红民破裁字第0007-2号民事裁定书以及《天津市日用五金电器工业总公司破产财产变卖移交协议书》,涉案房屋所有人日用五金公司进入破产还债程序后,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将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破产财产以变卖方式转让给二轻集团,双方共同确认“已移交的变卖破产财产的权利及其风险从2013年9月16日起由天津市二轻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使用与承担”,而此时,上诉人对涉案房屋已属无权占有,因此,二轻集团应有权向上诉人行使返还请求权。上诉人关于二轻集团并非涉案房屋的权利人,其无权委托被上诉人主张返还请求权的上诉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在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另案提起的确认破产财产变卖移交协议书无效的诉讼,仅可能对二轻集团基于破产财产变卖移交协议书实际取得的财产是否需要向日用五金公司破产管理人返还产生影响,而对本案的处理结果没有直接影响,故上诉人关于本案需要中止等待另案处理结果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审对本案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妥,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刘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陈健

代理审判员  孟夏

代理审判员  曹静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刘继永

速 录 员  李晶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