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遗嘱继承纠纷

顾云浩诉顾云华等遗嘱继承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6日 案由:遗嘱继承纠纷 当事人:顾丁 顾某芝 顾甲 顾某璐 顾某芳 顾乙 潘丙 顾戊 案号:(2013)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2896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顾甲。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顾乙。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潘丙。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顾丁。

原审被告顾某芳。

原审被告顾戊。

原审被告顾某芝。

原审被告顾某璐。

诉讼记录

上诉人顾甲因遗嘱继承、遗赠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3)浦民一(民)初字第187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顾某山和曹某妹系夫妻关系,共生育顾乙、顾甲、顾某芳、顾戊、顾某芝、顾某璐共六个子女。顾乙与潘丙系夫妻,顾丁系两人之子。顾某山于2008年3月28日去世,曹某妹于2009年3月20日去世,两人的父母均已先行去世。 2004年10月,曹某妹以住房困难、无固定居所为由,申请在某某区曹某镇顾某村某队(某某桥生产队)建设占地4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的房屋并获批,申请人家庭成员为曹某妹和顾某山两人。申请建房时,顾乙代曹某妹写了建房申请书,该申请书写明造房的一切费用(一间40平方米)由顾乙承担,将来的一切继承权(一间40平方米)也由顾乙一人得,并写明“特此三兄弟协议。”顾甲、顾戊、顾乙三人在该申请书上签名。下方申请人由顾乙代曹某妹签名,有曹某妹盖章捺印。2005年,顾乙出资建成房屋,所建房屋地址编号为顾某村某某桥1**号。2005年6月,曹某妹获得建房用地许可证。顾乙称房屋实际建成占地42平方米,还建有阁楼。 2005年7月15日,顾乙代两位老人打印名为“赠产”的书面材料一份,内容为:“由于我们两老(曹某妹、顾某山)当时考虑到长子顾甲要翻建祖传的老房子,所以叫小儿子顾乙将祖传的一间(厢房)卖给长子顾甲,现以我曹某妹的名义向政府申请到了建筑占地40平方米和楼房占地40平方米的土地,建造二层房子一幢,因目前我们年老体弱,也无经济能力造房,所以由顾乙出资金来建造,这样解决了我们原来没有固定住房的问题,其次解决了顾乙落叶归根之事,也圆了我们两老的心愿。特立此据的意义就是想在此说明等我们两老百年之后这房子的财产权一切归顾乙一家(顾乙、潘丙、顾丁)所有。”落款立据人处盖有顾某山、曹某妹两人的印章并有一枚手印,有顾某山的签名。当时的生产队队长缪某某作为生产队证人签名并盖有“某某县顾某乡顾某村民委员会第某生产队”的印章。

原审另查明,1989年,顾乙将其在顾某镇祖传的一间厢房出售给了顾甲。

审理中,顾甲曾表述,“顾乙造房子我是没意见的……,我想兄弟造房子是好事。我签字的时候只是同意他造房。”顾戊的妻子陈述:“当时只是让顾乙造房,也没有考虑到后面的情况。”“顾乙要盖房子……”

原审中,顾乙、潘丙、顾丁请求法院判令共同继承上海市浦东新区曹路镇顾某村某某桥1**号房屋。

顾甲、顾某芳辩称,不同意顾乙、潘丙、顾丁的诉请。系争房屋是父母的遗产,2004年的时候,顾乙、潘丙、顾丁的户口是城镇户口,父母有建房资格,建房不是为了具体哪个子女的利益,而是为缓解居住困难,应该是为了双方共同的利益。其看到2004年的建房申请上没有曹某妹的签字和手印,签名是顾乙签的,其事后没有向曹某妹核对过情况。而且顾甲签字的是一张白纸,签字前也没有商量过。顾乙、潘丙、顾丁提出诉请最主要的证据是2005年7月15日被继承人立下的遗嘱,该遗嘱是由其代书,其是利害关系人,而见证人只有一个,而且立遗嘱人未签名,而是盖章捺印,因此该遗嘱不具有合法的形式,也不知道遗嘱上的手印是否是曹某妹的手印,应认定为无效遗嘱。系争房屋应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割。

顾戊辩称,房子是顾乙出资建的,但本人对遗嘱不知情。造房是曹某妹的名义,当时只是让顾乙造房,也没有考虑到后面的情况。曹某妹在本人家里住了十几年,在顾甲家也住了几年。本人对赠产书不知情,请法院依法判决。

顾某芳辩称,本人对申请和赠产书都不知情,希望调解解决,调解不成请求依法判决。

顾某璐辩称,写赠产书时本人在场,当时父亲说咨询过,有效的,还说这样就好了,死了就放心了。父亲眼盲,所以签的名是歪的。本人对申请书也是知情的,父亲当时还说“东西写好了,以后我死了不用吵了。”如果法庭审理认为遗嘱无效按照法定继承的话,本人的份额给顾乙。

原审法院认为,法律之所以对于遗嘱的形式具有比较严格的规定,目的是为了防止被继承人受胁迫、欺骗订立遗嘱以及他人篡改、伪造遗嘱等情形。从本案的赠产书的来由和形成过程来看,赠产书不存在受胁迫、欺骗、篡改、伪造等情形,顾某山、曹某妹在赠产书中所作出的系争房屋在两人去世后归顾乙、潘丙、顾丁所有的表示是曹某妹、顾某山两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曹某妹申请建房时,按照本地的风俗与三个儿子协商并以申请书的形式形成协议,约定由顾乙出资建房,今后房屋的继承权归顾乙所有。申请上虽然没有顾某山的签章,但曹某妹与顾某山作为夫妻一体申请建房,又经过与三个儿子协商,顾某山显然对此是知情并同意的,之后的赠产书也印证了这一点。房屋建成后,为了进一步固化今后房屋归顾乙继承所有的意思,又特地形成赠产书再次明确两人的意思,并请来当时的生产队队长缪某某对此进行见证。赠产书的对象虽然增加了顾乙的妻子和孩子,但这种做法符合普通百姓的认知,即普通百姓通常将小家庭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看待,增加赠产对象不损害他人的利益,也是两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另外,从本案的审理情况来看,虽然建房是以曹某妹的名义申请,但确如缪某某向本庭口头所说的那样,实际上就是顾乙本人建房,只不过是借用了曹某妹的名义申请,这从顾甲本人的陈述“顾乙造房子我是没意见的……,我想兄弟造房子是好事。我签字的时候只是同意他造房。”和顾戊代理人的陈述:“当时只是让顾乙造房,也没有考虑到后面的情况。”“顾乙要盖房子……”等内容中可以得到印证。可见,各方当事人实际上一开始就明知是顾乙建房,两被继承人和三兄弟明确两被继承人去世后房屋归顾乙继承所有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既不违法,也合情合理。综上所述,两被继承人申请建造的房屋由顾乙出资建房、两被继承人去世后房屋归顾乙继承,这不仅是建房当时两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也是当时另两名继承人即顾甲、顾戊的真实意思表示,赠产书的内容与申请建房时的协议内容是一致的,所立下的赠产书不存在胁迫、欺骗、伪造、篡改等情形,两位老人所作出的意思表示真实有效。因此,两被继承人所遗留的房屋应当按照赠产书处理。鉴于被继承人所立赠产书确有一定的瑕疵,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确定由顾乙、潘丙、顾丁承担案件受理费。

原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上海市某某区曹某镇顾某村某某桥1**号占地4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的两层房屋归顾乙、潘丙、顾丁所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60元,减半收取计730元,由顾乙、潘丙、顾丁负担。

顾甲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2004年10月签署的建房协议书上“曹某妹”的签名系被上诉人顾乙代签,旁边的手印也不知是何人的。上诉人顾甲并未在该协议上签名,当时顾乙拿了一张白纸来要求本人签字,他说要造房子给父亲住,本人同意并在白纸上签字。2005年7月15日形成的赠产书不具有遗嘱的效力。1989年,上诉人与顾乙关于顾镇路房屋的买卖与本案无关。本案应当适用继承法第17、18条的规定,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顾乙、潘丙、顾丁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顾乙、潘丙、顾丁辩称:建房申请书上有曹某妹的手印以及顾乙、顾戊、顾甲的签名,该申请书真实有效。赠产书上有顾某山的签字和曹某妹的手印、大队干部缪某某的见证以及大队的公章,该赠产书与申请书内容一致,也真实有效。顾镇路房屋买卖也印证了赠产书的内容。建房时只是借用了曹某妹的名义提出申请,房屋是由顾乙出资建造的。原审判决体现了两位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顾某芳辩称:请求二审法院按照继承法第17、18条判决,要求房屋归顾乙所有,并由其支付折价款10万元。。

原审被告顾戊辩称:建房申请书是顾乙拿到其家中要求其签字,其要求顾乙先让顾甲签字。顾乙拿来的纸上是有具体内容的,但没有曹某妹的签名、手印和印章。之后,顾甲在上面签字后再由其与顾乙签字。请求二审法院按照继承法判决,要求房屋归顾乙所有,并由其支付折价款10万元。

原审被告顾某芝辩称:按照继承法判决,要求房屋归顾乙所有,并由其支付折价款10万元。

原审被告顾某璐辩称:顾某山写赠产书时,本人在场,大队队长也在场见证,母亲也在场。写完赠产书后,让顾乙去大队盖章,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上诉人顾甲提供2004年9月20日建房申请书的复印件,该复印件上没有曹某妹的手印和图章;提供2009年6月15日顾甲、顾戊、顾乙签署的协议,其中第4页提到系争房屋没有遗嘱,证明曹某妹没有遗嘱,对本案所谓遗嘱的真实性有异议。顾乙、潘丙、顾丁认为,建房申请书是复印件,内容与自己提交的一致;2009年6月15日的协议确系顾乙签署,但是,当时没有细看,顾甲说是对丧葬费用金额的记载。且上述证据形成于2009年,不是新证据,应当在一审期间提供。顾某芳对于上述证据均表示不清楚,但在一审时曾见过建房申请书,上面有章有签名。顾戊认为,建房申请书其也有一份,其保存的那份没有曹某妹的手印及图章;协议是由其签署的。顾某芝认为,对申请书是否有盖章没有印象了,协议书也不清楚。顾某璐认为,建房申请书复印件的内容与原件一致;其知道兄弟三人有协议,并由三人签字。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继承人顾某山、曹某妹在生前以建房申请书、赠产书的形式对自己的遗产进行分配,上述两份证据内容一致,相互印证,可以认定为体现了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上诉人顾甲二审期间提供的申请书复印件内容与原件一致,进一步证实了建房申请书的真实性。上诉人二审期间提交的2009年6月15日由顾甲、顾戊、顾乙签署的协议第4页虽然提及“母亲曹某妹生前和临终无遗言和遗嘱”,但是,该协议共有6页,主要涉及丧葬费用的支出及礼金的分配,上诉人以该协议为依据,不认可建房协议及赠产书真实性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认为其在建房申请书上签字时,纸上并无具体内容,只是一张白纸。上诉人的陈述与被上诉人顾乙以及原审被告顾戊的陈述不一致,且上诉人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60元,由上诉人顾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羊焕发

审判员  董礼洁

审判员  丁 慧

二〇一四年一月六日

书记员  丁莎莎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