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

杜复良、杜复祥与王炳之、王岳林等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共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11日 案由: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杜复良 王岳林 王爱香 杜复祥 王炳之 案号:(2014)绍柯民初字第2455号 经办法院: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杜复良。

原告:杜复祥。

上述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震辉。

被告:王炳之。

被告:王岳林。

上述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卫、金焕军。

被告:王爱香。

诉讼记录

原告杜复良、杜复祥诉被告王炳之、王岳林、王爱香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14年6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国鑫独任审判,于2014年8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何震辉,被告王炳之、王岳林的委托代理人李卫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爱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杜复良、杜复祥诉称:2013年5月17日,三被告在2011年12月30日以共有权纠纷一案为案由,以二原告为被告提起的民事诉讼基础上,继而将原绍兴县人民政府为被告、将二原告作为第三人,向原绍兴县人民法院提出了要求其“依法撤销被告于1989年12月作出的将地号为283、图号为6-6-6的土地使用权登记在杜宝隆名下的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诉讼。2013年8月14日,原绍兴县人民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作出(2013)绍行初字第3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三被告的起诉。

二原告认为,三被告在无端于2011年12月向二原告提出民事诉讼期间,再提出行政诉讼,迫使二原告再次出资聘请律师代理诉讼事宜,造成了二原告的经济损失,三被告应当予以赔偿。特向贵院起诉,请求:1.判令三被告立即赔付二原告因其异议登记不当诉讼而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壹万贰仟元(币:120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王炳之、王岳林辩称:一、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被告被法院驳回是基于程序性驳回,被告的实体权利法院并没有作出最终裁决,故被告方有待主张实体权利,原告主张的所谓的律师费没有任何依据。二、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1.在法律上一方当事人聘请律师是自行行为,我国法律并没有强制律师代理,无论案件的诉讼情况如何,因此相关的费用并不能要求由对方当事人承担。2.刚才原告方明确的法律依据是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该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并不包括所谓的律师费,这是基于异议人不当登记所产生的责任所引发的责任,包括登记机关的责任所引发的责任,不包括律师费。此外,原告主张的律师费是在诉讼中产生的律师费,而不是在异议登记中所产生的律师费。因此原告方的主张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应当予以驳回。

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爱香未作答辩。

经审理本院认定:

两原告系兄弟关系,被告王爱香之父王浩泉(2013年3月7日故)与被动王炳之、王岳林系堂兄弟关系。2011年12月21日原绍兴县国土资源局根据王浩泉、王炳之、王岳林的申请依法办理坐落在原绍兴县柯岩乡堰东村地段、地号为283号、面积为124.86平方米、土地使用者为杜宝隆(系两原告之父,已故)的土地使用权异议登记,并告知异议登记申请人可在异议登记后十五日内向所在地人民法院民事庭提起民事诉讼,待物权诉讼确认后,凭人民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确认该宗土地使用权的实际归属。2013年5月27日本院受理原告王炳之、王岳林和王爱香诉被告绍兴县人民政府、第三人杜复良、杜复祥土地行政登记一案,诉讼请求为: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1989年12月作出的将地号为283,图号为6-6-6的土地使用权登记在杜宝隆名下的具体行政行为。本院于2013年8月14日作出(2013)绍行初字第35号行政裁定书,该裁定认为,被告于1990年9月27日作出涉案土地使用权登记行为,从该日起算,无论至原告王炳之、王岳林、王爱香之父王浩泉第一次向被告提出涉案土地使用权撤销登记申请,绍兴县国土资源局予以办理异议登记时止,还是至三原告提出本案诉讼时止,均已超过二十年。被告与第三人皆主张三原告起诉超过二十年法定期限,理由正当,应予支持。综上,三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应予驳回。据此裁定驳回原告王炳之、王岳林、王爱香的起诉。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现该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现原告以三被告异议登记不当、在已提起确权之诉的情况下,又提起行政诉讼,致二原告支付律师代理费12000元为由诉至本院要求三被告赔偿,酿成纠纷 以上事实认定,由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所作陈述及下列由原告提供、并经查证属实的证据所证实:

证据一,日期为2013年5月17日的行政诉状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王炳之、王岳林、王爱香向绍兴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事实;

证据二,(2012)绍行初字第35号行政裁定书一份,证明三被告撤销具体行政行为之诉被法院裁定驳回起诉的事实;

证据三,绍县土告(2011)第7号《异议登记告知书》一份,证明被告王炳之、王岳林及被告王爱香之父王浩泉办理异议登记的时间、异议登记部门就相关情况告知当事人的事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异议登记具有使不动产登记簿上所记载的物权丧失正确性推定的法律效力。因此,如果异议登记申请人滥用异议登记权,有可能使不动产登记簿上所记载的权利人丧失交易机会,从而造成损害,因此引起的纠纷就是异议登记不当损害责任纠纷。本案中,被告王炳之、王岳林及被告王爱香之父王浩泉因对登记于两原告之父杜宝隆名下、坐落于原绍兴县柯岩乡堰东村地段、地号为283号、面积为124.8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登记有异议而向原绍兴县国土资源局办理异议登记,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九条赋予异议登记申请人的法定权利,其行使异议登记权利并不违法,被告王炳之、王岳林及被告王爱香之父王浩泉已在规定的时间内向本院提起民事确权之诉,在此期间,三被告又向本院提起撤销土地行政登记的行政诉讼,三被告的该次起诉虽因超过20年的法定期限被本院裁定驳回起诉,但双方因拆迁引起的权利义务争议并没有得到最终的解决,亦即凭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被告王炳之、王岳林及被告王爱香之父王浩泉滥用了异议登记权,原告以三被告于2011年12月向二原告提出民事诉讼期间,再提出行政诉讼,迫使二原告再次出资聘请律师代理诉讼事宜,造成了二原告的12000元律师代理费的损失为由,要求三被告赔偿,并提供法律服务委托合同、发票各一份佐证,对此,本院认为,如上所述,现原告并没有证据证实被告滥用了异议登记权,而且我国并没有关于强制代理的法律规定,诉讼中当事人是否委托代理人,完全由自己决定,当事人因委托代理人支付的律师代理费与异议登记不当所造成的损失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原告提供的法律服务委托合同及发票缺乏有效证据必备的关联性要件,对其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定,原告该项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所持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杜复良、杜复祥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杜复良、杜复祥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7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100元,款汇至绍兴市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09×××13-9008,开户行:绍兴银行营业部。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员  周国鑫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一日

书记员  李琼珏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