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转继承纠纷

张×1等与张×2等转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18日 案由:转继承纠纷 当事人:勾× 张×4 张×3 张×2 张×1 案号:(2015)丰民初字第04576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1,男,1995年1月31日出生。

原告勾×,女,1970年8月20日出生。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陈磊,天津津北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郭×,河南隆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2,男,1952年3月29日出生。

被告张×3,男,1958年9月29日出生。

被告张×4,女,1962年12月25日出生。

诉讼记录

原告张×1、勾×与被告张×2、张×3、张×4转继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1、勾×及其委托代理人陈磊,被告张×2、张×3、张×4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1、勾×诉称:丰台区右安门外西庄2号楼4单元410号房屋为张鸿举的个人财产。2007年12月21日,张鸿举去世。张鸿举去世前在公证处立有公证遗嘱一份,将诉争的房屋留给三儿子张开泉所有。2013年7月21日,张开泉去世,该遗产本应由张开泉的继承人依法继承,但三被告拒不协助二原告办理产权过户手续,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诉请法院判决位于丰台区右安门外西庄2楼4单元410号房屋归二原告所有,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2辩称:我要求核实原告聘请的律师的身份,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父亲去世时,张开泉还在世,将父亲安葬之后,张开泉没有提公证遗嘱的事,我也不知道。房屋继承的事情,家庭协商好了很好办,就是到法院走个过程,我和原告说过这个事,让他不要着急,房屋现在是危房。我刚开始没有不同意将房屋过户给二原告,但是张开泉刚去世,按照老理张×1的父亲去世还没有满三年,张×1刚从学校毕业,工资不稳定,过户需要钱。从根本上说,我们都有房,不和原告争。

被告张×3辩称:房屋是房改房,虽然有遗嘱,但是应该有我母亲的份额。遗嘱的事情我们不知道。张×1前些日子要过户,我们说你父亲刚去世,过些时间给签字。房屋份额中有我母亲的,而且遗嘱说是留给张开泉的。

被告张×4辩称:父亲张鸿举去世的当天晚上,张开泉就将公证遗嘱拿出来,被告都看过,我同意将房屋过户给张×1。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张鸿举与案外人王金段为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子女四人,分别为张×2、张×3、张开泉、张×4。王金段于1974年11月23日去世,此后,张鸿举未再婚。张鸿举于2007年12月21日去世,张开泉于2013年7月21日去世,勾×与张开泉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即张×1。诉争的房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西庄2号楼4-410号房屋(下称410号房屋),于1996年1月25日取得了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书,登记在张鸿举名下。

另,1996年3月11日,张鸿举前往北京市丰台区公证处(现改为北京市首佳公证处),对410号房屋进行遗嘱公证,遗嘱的内容为将410号房屋在去世后全部遗留给三儿子张开泉继承。遗嘱下方有张鸿举的盖章确认。庭审过程中,经被告申请,本院前往北京市首佳公证处,调取了1996年公证登记第0141号公证书内的接谈笔录。接谈笔录的时间为1996年3月11日,公证员为王海红、王晓琴,其中列明了张鸿举的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工作单位及住址。申请公证的事项为遗嘱,并记明当事人神志清醒、语言表达清楚。谈话笔录中张鸿举表明其1993年买了单位的两居室楼房,现要立遗嘱,在去世后将房全部遗留给张开泉,并表示其是自愿的,是怕以后有纠纷,将房屋给张开泉的原因是张开泉一直同他一起生活,一直居住在诉争的房屋内,没有其他住处,并且对其晚年的照顾最多。公证处告知张鸿举在其生前遗嘱可以变更,但要通知公证处。下方有张鸿举的签字确认。

庭审过程中,张×1将张鸿举的人名章带到法庭,其称该章与遗嘱中的章一样,三被告对此均无异议。但张×2称有遗嘱按照遗嘱继承,但只能继承张鸿举的,母亲的那份应该所有继承人都有份。张鸿举的退休金都贴补张开泉一家,勾×还动手打过张鸿举,勾×还一直没有工作,不同意勾×继承。张×3、张×4均同意由张×1个人继承。

上述事实,有遗嘱、房屋产权证、公证处接谈笔录、证明信、死亡证明、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予以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民可以依法订立遗嘱。公证的遗嘱应由遗嘱人经公证机关办理,公证遗嘱的效力大于其他遗嘱。本案中,被继承人张鸿举在生前通过公证遗嘱的方式,将属于其的合法财产,即本案的诉争房屋留给张开泉个人继承,上述行为通过本院从公证机关调取的接谈笔录中可以证实,确为其生前的真实意思表示,并经公证机关予以确认。故张鸿举在公证机关订立遗嘱的行为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保护。被继承人张开泉在张鸿举去世后依法继承了410号房屋,只是尚未办理房屋的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但并不影响其对410号房屋享有所有权,现张开泉已去世,勾×、张×1作为其继承人要求依法继承410号房屋,并无不当,本院对其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张×2、张×3辩称410号房屋还有王金段的份额,张鸿举的遗嘱并不完全有效,因王金段在410号房屋所有权取得之前早已过世,故410号房屋为张鸿举的个人财产,其有权独立处分,故对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辩称勾×在张鸿举生前对其有殴打行为,不同意其享有继承权,根据法庭调查的情况,张鸿举早在1996年就订立了公证遗嘱,其于2007年去世,在此十一年的时间内,在明知可以随时更改遗嘱内容的情况下,张鸿举坚持将房屋留给张开泉,并一直同张开泉一家三口生活,由此可以推知张开泉一家对张鸿举尽到了主要的赡养义务,故张鸿举才坚持将房屋留给张开泉,现被告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勾×有丧失继承权的事实存在,且勾×作为张开泉的配偶,系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其应享有合法的继承权。因此,该辩解意见亦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西庄2号楼4-410号房屋归原告张×1、勾×共同所有。

案件受理费一万四千八百六十二元,由原告张×1、勾×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 异

代理审判员  张习文

人民陪审员  盛洪芳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尹 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十六条第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