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身自由权纠纷

冯明纪与上海理工大学人身自由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3月10日 案由:人身自由权纠纷 当事人:上海理工大学 冯明纪 案号:(2015)杨民一(民)初字第127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冯明纪。

法定代理人冯敦源。

被告上海理工大学。

法定代表人胡寿根。

委托代理人江子扬,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冯明纪诉被告上海理工大学人身自由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虞瑶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冯明纪之法定代理人冯敦源、被告上海理工大学之委托代理人江子扬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冯明纪诉称,1981年5月,原告在复旦附中就学时发现患有XXX疾病,经过治疗后服用一定的维持量药物,病情得到控制,可以正常生活。1982年,原告通过全国高考考入上海机械学院科技外语系,后因体检不合格,未及时入学。嗣后,原告经指定医院体检复查合格,于1983年9月入学。1983年10月中旬,原告参加军训。在步枪实弹射击训练中,军训老师搜原告身将原告治疗XXX疾病的药夺走,造成原告被迫停药。原告停药后XXX疾病发作,家长将原告送医院住院治疗。治疗期间,上海机械学院在原告档案中描述:“肝脾肿大、打人、患有精神分裂症”等虚假信息,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就将原告有XXX疾病的情况记入档案,并以此作为理由强迫原告退学,还将原告的档案退到公安局而不是退到街道,也没有及时告知家长档案的去向。嗣后,家长多次去学校查询档案下落,但学校一直推诿。2000年5月30日,原告聘请律师查询,才得知原告档案下落,并知晓学校在原告档案中虚构事实,诽谤原告打人及患有XXX疾病。之后,原告家长去学校询问,历任的数位校长都表示没有在原告档案上记载对原告不利的内容,不会对原告就业造成负面影响。对于将原告档案送至公安局保存,仅解释说公安局收档案是合法的,但具体原因解释不清。1992年,由于外企不看档案,原告找到一家外企工作过7个月。后来,原告又考上好几个单位,但单位阅档后看到原告有XXX疾病还会打人就未予录用。原告至今无工作,无经济收入,生活都是靠父母养老金维持,均因被告侵犯了原告人身自由之故。2009年后,原告家长一直写信给学校,要求赔偿,未收到答复,就去市教委信访。2014年2月12日,原告接到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作出的沪教委信复查字(2014)第3号,答复”建议你可选择通过诉讼途径寻求解决”。经过咨询,原告先到上海市杨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答复不属于人事争议的受理范围,不予受理。原告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因侵犯原告人身自由的赔偿款人民币4,797,032.95元。

被告上海理工大学辩称,上海机械学院是被告的前身。原告陈述的事情经过不是事实,并未发生在军训时对原告所谓“搜身夺药”的情况。原告三次住院是因为自己病情不稳,与被告无关。原告的精神分裂症(单纯型)就是XXX疾病的一种,被告并未虚构事实。被告在原告档案中记载“肝脾肿大”也是对原告的维护,原告当时患XXX疾病毒性肝炎,远较“肝脾肿大”严重。档案法颁布于1987年,被告将原告退档是1984年,当时将原告档案送到公安局,是符合规定的,且公安局也接受了。1983年,教育部颁布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学生学籍管理办法》规定,经指定医疗机构诊断患有XXX疾病的学生,应予以退学。1983年10月26日,原告因精神分裂症(单纯型)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即属于经医院确诊,应当退学的情况,学校并无不妥。且原告应聘失败是否与档案记载的内容存有因果关系,被告也表示存有疑议。综上,被告并未侵犯原告人身自由,要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经审理查明,1982年9月,原告考入上海机械学院科技外语系科技英语专业,后因病未予注册,保留入学资格一年。1983年9月,原告进入上海机械学院英语831班就读。1983年10月,军训期间,原告身体不适,由父母接回并于10月26日送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诊断为单纯型精神分裂症。1984年3月14日,原告因精神分裂症被上海机械学院退学,档案被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保存。该档案中由被告员工填写的《上海机械学院学生因精神分裂症退学申请表》记载:“该生入学前1982.7毕业于上海延庆中学(注:该生未得此病前在复旦大学附中读书,得病后转入XXX中学读书)在1982年上海市高校招生体格检查表上的‘既往病史栏’未反映该生患有精神分裂症(按:是中学和家长的隐瞒)。因此,1982.9被我院录取。在新生入校体格复查,发现他肝炎,而令其回家,保留入学资格壹年,于1983.9进入英语831班。1983.10月间该班军训期间,该生神智反常,生活不能自理,不进食,并打人。于10月23日其父母来校把他接回家,并于10月26日送往上海市XXX疾病院治疗,至今未出院。在此之前,我们不知他患有精神分裂症。1984.1.7经到上海市XXX疾病院第五病房查阅其病史病历才获知。冯明纪共三次住在该院治疗。第一次1981.4.1-8.10,并确诊为单纯型精神分裂症(发作进展型),第二次1983.2.21-83.5.27,第三次83.10.26-至今。此外,他出院之后,每年都在该院挂号门诊,配药次数不少(1981.8.24-12.12门诊配药五次,82.2.6-12.18共门诊配药6次,83.1.3-10.24门诊配药18次)。据教育部1983年颁发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学生学籍管理办法》第30条第八款规定:‘经过指定医院确诊,患有XXX疾病者,应予退学。’我们认为应予立即退学。上海机械学院科级外语系办公室1984.1.16”。档案中其余“卫生科意见”、“指导员意见”、“系主任意见”、“教务处意见”、“院长批准”栏目均有“同意退学”的字样。1988年至1993年期间,原告曾参加上海市人事局人才交流服务处、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局、上海市长宁区人事局、教育局、上海市卢湾区教育局等主办的招聘考试,但均未被录用。1990年12月,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局曾至原淮海街道劳动服务所政审原告档案材料。 2010年1月29日,原告以被告侵害其名誉权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并登报道歉消除影响,同时要求被告安排原告力所能及的工作,永不下岗。2010年2月24日,本院作出(2010)杨民一(民)初字第779号民事判决书,未支持原告请求。判决后,原告不服,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0年6月11日作出(2010)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803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4年12月15日,原告向上海市杨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款1,952,421.45元。2014年12月19日,该会以原告申诉不属人事争议受理范围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原告不服,遂具状来院,作如前诉请。审理中,双方意见不一,致调解不成。

另查,审理中,原、被告均确认原告于1981年5月28日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诊断为患有精神分裂症(单纯型),于1981年4月1日至1981年8月10日、1983年2月21日至1983年5月27日、1983年10月26日至1984年2月10日住院治疗。原告至今未愈,仍在服用相关药物。原告之法定代理人系其父亲。

再查,1994年2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作出教计(1994)27号文,同意机械工业部申请上海机械学院更名为华东工业大学。1994年3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机械工业部作出机械教(1994)167号文,同意上海机械学院自1994年2月5日起更名为华东工业大学。1996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机械工业部作出机械教(1996)500号文,同意华东工业大学与上海机械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为上海理工大学。

又查,1983年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作出《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学生学籍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第八款规定,学生经过指定医院确诊,患有XXX疾病的,应予退学。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在上海机械学院就学时,经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学校依据相关规定,对原告作出退学处理并无不妥,本院予以支持。现原告并无确凿证据证明被告伪造原告的档案,或在档案记载的内容中弄虚作假,或者将原告档案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保存违反了当时的相关规定;原告亦无确凿证据证明原告应聘失利与用人单位阅看原告档案存在因果关系。故原告主张被告侵犯了人身自由权,要求被告赔偿损失,依据不足,本院难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原告冯明纪要求被告上海理工大学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款人民币4,797,032.95元之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5,176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22,588元,由原告冯明纪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虞瑶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日

书记员  柴宁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