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荣誉权纠纷

原告何红桃与被告垣曲县华峰乡人民政府荣誉权、返还原物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8月28日 案由:荣誉权纠纷 当事人:垣曲县华峰乡人民政府 何红桃 案号:(2015)垣民初字第466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垣曲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何红桃,女,1967年9月20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垣曲县。

被告垣曲县华峰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单兵,乡长。

委托代理人李辉,男,1975年8月6日出生,汉族,华峰乡人民政府聘用司法助理员,住垣曲县。

诉讼记录

原告何红桃诉被告垣曲县华峰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华峰乡人民政府)荣誉权、返还原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邱自强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红桃,被告华峰乡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李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何红桃诉称:原告伯父何某某1918年6月1日出生于华峰乡南岭村。1937年入伍,曾参加抗日解放、淮海战役等。据中宣电(2005)59号《关于做好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工作的通知》,及垣曲县民政局档案记载,原告伯父完全符合条件享受此荣誉章,但被被告民政所工作人员张伟云将其扣押,直到2010年12月23日归还原告。2012年2月3日,被告工作人员张伟云说:荣誉章是花200元钱买来的,让老人高兴高兴。被告明知何某某是革命军人,隐瞒事实真相,致何某某不能享受相关待遇,情绪低落积怨成疾,于2015年3月18日去世,享年98岁。并导致原告不能参加何某某的葬礼。2002年某日,被告以加工资优抚为由,将何某某的私章拿走,此章系当年毛主席为何某某改名所刻,具有历史纪念意义,而被告却称此章丢失,但何某某没有放弃要回私章的权利。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履行法定职责;归还私章一枚,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华峰乡人民政府辩称:1、原告所述并非事实。根据原告伯父何某某民政局档案记载,何某某是1950年6月入伍,非1944年入伍,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只是按照档案给何某某做了解释,没有侵害何某某名誉权;2、原告要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请求不明确;3、原告请求返还私章,应通知其他继承人参加诉讼。另原告所述,2002年某日,被告以加工资为由,将何某某私章拿走,纯属编造,事实是私章一直在其他继承人何平手中。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举证期限内,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及被告质证意见:

第一组证据,公证书、死亡证明。用于证明原告2011年3月2日与其伯父何某某签订了何某某养老扶养协议,于2011年3月28日在垣曲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何某某于2015年3月18日因病去逝。庭审中被告对以上事实无争议,本院予以采信。

第二组证据,身份证、乡复退军人三属及残疾人员定期抚恤补助领取证。用于证明原告伯父何某某的基本信息。

被告质证意见为:根据民政局档案记载何某某入伍时间是1950年6月。

第三组证据当庭提交纪念章一枚、领条一张。用于证明被告应于2005年9月3日前将纪念章发放给何某某,但被告在2010年12月23日才发放给何某某,因迟延发放给何某某造成了精神侵权。

被告质证意见为:对领条来源提出异议,认为如果是领取东西领条应该在发放人手中,且原告的证据不能证明因迟延发放给何某某造成名誉侵权。

第四组证据,授权委托书。因原告未能提供原件,被告不同意质证,原告放弃了举证。

举证期限内,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原告质证意见。

第一组证据,证人何平证言一份,并申请证人王某某出庭作证。用于证明原告主张的私章被告并没有占有,无义务返还。证人王某某系何某某的侄媳妇,何某某是个老红军,因为待遇底到北京上访,经乡政府调解,何某某由证人王某某照顾,何某某的东西都在证人王某某家里。后来原告将何某某接走照顾,并拿走了何某某的东西,因生气将何某某的剩余东西用火烧了,包括何某某的两枚私章,证人王某某的丈夫回来后从垃圾堆上捡回了一枚私章。

原告为了亲情,对上述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并放弃了要求被告返还私章的诉讼请求。

第二组证据,抚养协议书。用于证明原告伯父何某某于2011年5月31日通过乡政府、南岭村委会及敬老院与他人达成抚养协议。

原告质证意见为:协议上的公章是乡政府的,怀疑手印是否是何某某本人按的。

第三组证据,何某某复员建设军人登记表档案一份、申诉材料三份、申诉情况说明一份及给老首长廖老的信件。用于证明原告伯父何某某档案记载:何某某生于1922年6月,1950年入伍。是不能获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的。

原告质证意见为:乡复退军人三属及残疾人员定期抚恤补助领取证及身份证均登记何某某生于1918年6月11日,1944年8月入伍。

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分析与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第一组证据因是无争议事实,故本院予以采信;第二组证据何某某身份证、乡复退军人三属及残疾人员定期抚恤补助领取证上记载的何某某出生时间及入伍时间与被告提供的第三组证据何某某复员建设军人登记表档案表、申诉材料、申诉情况说明及何某某给其老首长廖老的信件上记载的何某某出生时间、入伍时间不一致,但该两组证据均为垣曲县民政局出具。结合民政局已对何某某颁发了纪念章这一事实,应对原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第三组证据不予采信。对于原告提供的第三组证据纪念章、领取纪念章领条,该证据不能证明精神损害结果的发生,故对原告依该证据证明给何某某造成的精神损害的主张不予采信。关于第三组证据中领取纪念章的领条。该领条虽是原告自己书写的,也不应在原告手中,但被告对发放纪念章时间没有争议,故本院采信何某某领取纪念章的时间为2010年12月23日。被告第一组证据,因原告已放弃了要求被告返还私章的诉讼主张,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信。第二组证据抚养协议书,因何某某已去世,且被告又无其他证据印证该证据的真实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何红桃伯父何某某系垣曲县华峰乡南岭村人,出生于1918年6月11日,2015年3月18日去逝。生前于1944年8月入伍,膝下无子女。2011年3月2日,何某某与原告签订了养老扶养协议,同年3月28日在垣曲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何某某生前因残疾退伍军人待遇问题,到多部门信访。华峰乡民政所于2010年12月13日,向何某某交付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庭审中原告放弃了要求被告返还何某某私章一枚的诉讼主张,被告表示同意。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侵害荣誉权必须具备四个要件,即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主观过错。本案中,原告何红桃以其伯父何某某本应于2005年9月3日得到的中华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因其工作人员的失误,在2010年12月23日才予以交付。期间给其伯父造成了精神损害,侵害了其荣誉权,但原告提供的相关证据,证明不了其损害事实的发生,原告要求被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的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华峰乡政府应对原告做好明释和安抚工作。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归还私章的诉讼请求,因原告在庭审中对该请求予以撤诉,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何红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何红桃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邱自强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谭荷颖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