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过失损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

赵某过失损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5月4日 案由:过失损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 当事人:赵某 案号:(2012)灞刑初字第00074号 经办法院: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赵某,农民。因涉嫌犯破坏军事设施罪,于2010年5月24日被抓获,同月26日被刑事拘留,2010年6月11日被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监视居住,同年12月10日解除监视居住。

诉讼记录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以西灞检刑诉(2012)01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犯过失损坏军事通信罪,于2012年1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马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赵某到庭参加诉讼。因补充证据,公诉机关于2012年2月24日建议延期审理,同年3月22日建议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4月15日,被告人赵某在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向阳沟村,忽视军事通信线路保护标志,指使工人违章作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68036部队担任青海抗震救灾任务的一级国防通信光缆挖断,造成直接损失人民币14532元。同年5月24日,被告人赵某在上述地点再次指使工人违章作业,将光缆挖断,造成直接损失人民币39882元。为证明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出示了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价格鉴某据此认为被告人赵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过失损坏军事通信罪,建议对被告人赵某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

被告人赵某承认其在向阳沟村建设工地组织工人施工时,因责任心不强,致使工人将军事光缆挖断,造成经济损失,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过失损坏军事通信罪无异议,认为量刑建议过高,建议对其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赵某与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向阳沟村村委会签订合同,租赁该村5组42亩非耕地修建库房。2010年4月15日,被告人赵某在已被告知该施工工地范围内有军事通信光缆的情况下,未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即雇用机械施工,施工中将中国人民解放军68036部队一级国防通信光缆推断,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4532元。2010年5月21日,被告人赵某为方便建设库房,将其工地东南角斜穿工地地下的光缆私自挖出挪移为直角路由。同月24日,被告人赵某自信经其挪移后工地地下不再有光缆,遂雇用铲车平整施工现场的建筑垃圾堆,施工中埋于此处的光缆被推断,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39882元。

又查明,案发后被告人赵某积极协助部队抢修线路,并主动交纳赔偿款60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孙某证言证明,他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68036部队一营四连连长,主要负责维护军用光缆。2010年4月15日17时15分,他们机房设备警示光缆阻断,他带人到向阳沟村村委会南赵某建库房工地内,发现国防一级干线陇海线G50长约3米的光缆被挖断裸露在外,光缆附近有刚被推土机推过的痕迹。之前赵某施工平场地时,他亲自带着赵某在现场告知光缆的走向,并逐个指出所埋标石,告知光缆线3米的范围内不准挖沙取土施工。赵某曾向他提过移动光缆的事,他说可以给上级反映。2010年5月24日9时33分部队通信值班室机房再次显示光缆线中断,他们在赵某建库房工地东南角发现光缆线被挖断。该光缆线4月份被挖断过,他们抢修时重新埋的四块标石及警戒带都被移动,陇海线G50光缆线被向东南移动,由原来斜线路由移成直角路由。赵某在现场称,施工过程中其雇佣的铲车将光缆挖断。 2、证人张某证言证明,他是向阳沟村修库房工地的现场负责人,老板是赵某。2010年4月15日下午,赵某请来了装载机,他负责指挥。部队曾给施工场地说过周围有光缆,而且有部队埋的光缆标石,所以他们在施工的时候非常小心。16时许,装载机推到场地东南角时,有一堆垃圾土,没有看到标石,装载机推平垃圾堆的过程中把部队的光缆挖断,装载机司机因害怕将装载机开着跑了。 3、证人冯某证言证明,他是向阳沟村库房工地民工,主要负责收料、看现场。2010年4月15日下午,他在工地西北角收砖,因为工地要开工,他就让装载机把库房工地东边的土推一下。当天下午5时许,他见部队来了几辆车,才知道装载机将工地东南角的光缆挖断了。他协助部队的孙连长抢修光缆,赵某雇了另一辆挖掘机为抢修光缆挖沟,部队抢修完埋了三个新的标石。施工前他不知道工地地下埋有部队的光缆,他也不知道当天是谁安排装载机到工地东南角去推土的,当天施工现场老板赵某、技术员张某都在场。 4、证人李某甲证言证明,他是红旗街道向阳沟村5组组长,2005年8月赵某与村委会签合同,租赁5组非耕地42亩准备盖仓储库房。量地时他给赵某提醒过,其所租地下埋有光缆,让其小心施工,而且该租赁地中也有警示水泥标石,水泥标石上写有“光缆”二字。2010年5月22日赵某让他叫1辆铲车移光缆,他就联系李某乙的铲车,当天他在工地看见赵某和十几个民工挖光缆,铲车干了3个小时就走了。23日晚赵某说还要用铲车,第二天铲车在现场干了不到1个小时就出事了。 5、证人李某乙证言证明,他是向阳沟村5组村民,他的铲车在村上盖库房的工地干过两次,第一次干了3个小时,是他们村的刘强开的铲车。第二次是5月24日早上,他的铲车司机张利军在该工地干活,他也跟着去,工地姓赵的老板指挥铲车,干了一会儿铲车将地埋的电线推断,铲车司机将铲车开走了。 6、证人巨同振证言证明,2010年5月24日中午,赵某让他开着挖掘机到向阳沟村库房工地,当时赵某、部队的孙连长和几个战士都在现场,他按孙连长的要求在工地南边挖沟、埋光缆线。今年4月份,赵某叫他在同一地点抢修过光缆,当时孙连长也在现场。 7、被告人赵某供述证明,2005年他租用向阳沟村42亩非耕地准备建库房。2010年4月15日下午2时许,他给冯某说让装载机将库房工地东南角的土堆推平,下午6时他听说装载机将光缆挖断,装载机跑了。他另雇了一辆挖掘机到现场帮部队将线路抢修好,当时他只知道工地东边有光缆,那里埋有水泥桩,但他施工的东南角是一堆垃圾,看不到水泥桩。因为光缆斜穿工地,为了给盖库房挪出地方,5月21日上午,他雇了五个民工将东南角的光缆挪成直角,但没向部队打报告,因为部队是不会同意的。24日上午8时许,他从红旗十字叫了一辆铲车,让把工地东南角的土朝南边移,因为当天他害怕出事,就亲自安排,铲车干了约1个小时,将光缆线铲断了,司机将铲车开跑。当天,他给铲车司机说“不要到东边去,东边有光缆”,因为他已将光缆向南移了三四米,想着不会再弄断。事后他协助部队孙连长将光缆抢修好。 8、2010年4月15日西公(灞)勘(2010)027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明,案发现场位于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向阳沟村一仓库建筑工地。现场可见一条长约20m、宽约100cm、深约150cm的土壕,在该土壕西侧可见一个水泥桩;水泥桩顶部为黄色,水泥桩两端延伸部分可见黄色警戒带,黄色警戒带上印有“下有国防电缆,严禁施工、动土”等字样。在东西两侧水泥桩之间可见已断的国防光缆,东侧可见一个水泥桩已经被拔出,横倒在杂草从中。 9、2010年5月24日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明,案发现场位于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向阳沟村一仓库建筑工地。现场可见一条长约20m、宽约100cm、深约150cm的土壕,该土壕由西南方向至东北方向延伸。在该土壕东北端附近可见两把铁锹和光缆;该土壕东侧可见两个水泥桩,该水泥桩呈南北方向排列,两水泥桩之间距离约为15m;两水泥桩顶部为黄色;两水泥桩之间及两端延伸部分可见黄色警戒带,黄色警戒带上印有“下有国防电缆,严禁施工、动土”等字样。在两水泥桩之间可见已断的国防光缆。 10、现场照片证明,被推断的光缆处在一建筑垃圾堆内。 11、灞价鉴字(2010)68号、69号价格鉴定结论书证明,2010年4月15日国防通信光缆被阻断的损失为14532元;同年5月24日国防通信光缆被阻断的损失为39882元。 12、抓获经过证明,2010年5月24日公安人员将被告人赵某抓获。

上列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在被告知施工工地有军事通信设施的情况下,未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雇用大型机械施工,致使军事通信光缆两次被损坏,造成严重后果;由于被损坏光缆埋在建筑垃圾堆内,无证据证明被告人赵某明知光缆的确切位置及掩埋深度,不能推断其具有破坏军事通信光缆的故意,其主观方面应属于疏忽大意和过于自信的过失,其行为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失损坏军事通信罪。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赵某案发后能够积极协助被害单位抢修光缆,认罪态度较好,且能积极赔偿被害单位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二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赵某犯过失损坏军事通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实行社区矫正。(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文尾

审 判 长  王 玲

人民陪审员  翟跟彦

人民陪审员  彭海英

二〇一二年五月四日

书 记 员  段文文

附件

附:本案涉及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六十九条破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破坏重要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战时从重处罚。

过失犯前款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战时犯前两款罪的,从重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