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肖像权纠纷

蒋友柏与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等肖像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11月27日 案由:肖像权纠纷 当事人: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 蒋友柏 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周为军 案号:(2010)杭西民初字第1579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蒋友柏。

委托代理人:金冰一、徐甜。

被告:周为军。

被告: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健屏。

委托代理人:曹斌。

被告: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健屏。

上述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徐波。

诉讼记录

原告蒋友柏为与被告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出版社)、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联动公司)肖像权侵权纠纷一案,于2010年7月2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0年9月16日、2011年5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金冰一、徐甜,被告周为军及其与被告江苏出版社、凤凰联动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徐波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江苏出版社的委托代理人曹斌参加了第一次庭审。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蒋友柏诉称,本案原告蒋友柏系台湾橙果设计公司的执行长。蒋友柏的曾祖父为蒋介石先生、曾祖母为宋美龄女士、祖父为蒋经国先生、父亲为蒋孝勇先生。蒋友柏的家族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周为军(笔名:周为筠)在未获得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在其撰写的《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以下称涉案书籍)一书中,非法使用了大量蒋友柏及其家庭成员的照片。凤凰联动公司对该书进行了全程策划。2010年5月,该书由江苏出版社出版发行。此后,该书进入全国新华书店系统销售,并由知名网络媒体当当网提供网络营销支持。新浪网、搜狐网、新华网、人民网等各大门户网站均有相关书评。《人民日报海外版》、《文汇报》等近百家媒体对该书籍进行了宣传并对书籍内容及照片进行了连载。综上,蒋友柏认为,周为军的行为侵犯了其肖像权,给其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帮助实施了侵权行为。蒋友柏经交涉未果,故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周为军承担如下责任:1、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依法享有的肖像权,立即收回并销毁所有未出售的侵权书籍《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2、停止所有形式的传媒宣传活动,并立即清除各大报刊及网站上刊载的对上述侵权书籍的推介报道及内容连载;3、于《人民日报》、《新华日报》、《浙江日报》、《北京日报》、《解放日报》、新浪网、搜狐网上刊登声明,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4、向原告支付本案证据调查费用、律师费用计人民币40000元;5、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人民币50000元;6、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00元;7、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同时要求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对上述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周为军及江苏出版社辩称,涉案书籍是以蒋友柏作为传主的人物传记,为了介绍作品中的人物使用人物的照片属合情合理。蒋友柏作为公众人物,其肖像权应当受到一定的限制。涉案书籍中使用的照片系对外公开的照片,展现的蒋友柏形象是正面的,不构成对原告肖像权的侵犯。故请求法院判决驳回蒋友柏的诉讼请求。

被告凤凰联动公司同意周为军与江苏出版社辩称的意见。另又辩称,凤凰联动公司只是涉案书籍的策划人,并未参与图书的出版发行,按照法律规定,出版物的侵权责任应由出版社及作者承担,故凤凰联动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请求驳回蒋友柏的诉讼请求。

在审理过程中,原告蒋友柏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证明由周为军撰写、江苏出版社出版、凤凰联动公司全程策划的《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一书,于2010年5月出版发行;涉案书籍中有21张照片侵犯了蒋友柏的肖像权,且该书籍已经第五次印刷。 1、《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一书及形成的侵犯原告肖像权的照片(24页);2010年7月第五次印刷的涉案书籍的版权页。

第二组证据:共44份,证明周为军所撰写的涉案书籍在各大网站均有出售,售量颇佳,并且各大网站、报刊均对涉案书籍进行了介绍、摘录、连载,涉案书籍上的侵权照片被一并刊载。被告的侵权给蒋友柏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影响非常恶劣,且影响还在不断持续扩大。 2--15、(2010)沪东证经字第4876--4889号公证书。 16--45、北京晚报(52页);作家文摘(16页);人民日报海外版(2页),文汇报(10页);劳动报(2页);南方日报(2页);新民晚报(2页);广州日报(2页);武汉晨报(2页);山东商报(6页);羊城晚报(2页);海口晚报(2页);海南日报(2页);济南时报(3页);青年时报(2页);青岛晚报(2页);厦门日报(2页);齐鲁晚报(3页);合肥晚报(3页);北京青年报(2页);青岛早报(2页);汕头都市报(2页);大众日报(2页);京华时报(2页);汕头特区晚报(2页);生活日报(2页);北京晨报(2页);现代快报(3页);老人报(2页);深圳晚报(2页)。

第三组证据:共2份,证明蒋友柏因肖像权被侵权所遭受的损失,包括肖像权被侵犯所导致的损失及保护自身肖像权的费用损失。 46、上海欣旺壁纸有限公司与常橙品牌策划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设计服务合同(16页),蒋友柏所在公司与客户的合同中约定未经蒋友柏授权,不得使用蒋友柏的肖像权,否则处以500万元人民币的违约金。 47、票据(21页)及票据、备注清单(3079元),证明蒋友柏为保护自身肖像权所支付的公证费、调查费、交通费、邮递费等。

第四组证据:共16份,证明蒋友柏委托律师致函被告及网站、报纸要求纠正侵权行为。 48--50、2010年5月28日致江苏出版社的律师函及EMS发函凭证、2010年5月28日致周为军的律师函及EMS发函凭证和2010年6月23日致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律师函及EMS发函凭证,证明原告多次委托律师致函被告,要求其对侵权行为进行纠正,但被告未予理睬。 51--63、2010年6月4日致北京晚报律师函及EMS发函凭证和2010年6月28日分别致人民网、京华网、豆瓣网、当当网、卓越亚马逊网、百度网、新浪网、文汇报、搜狐网、网易、腾讯网、新华网的律师函及EMS发函凭证,证明由于涉案书籍影响不断扩大,原告委托律师致函上述网站、报纸,要求停止对涉案书籍的介绍、评论、连载、提供下载或销售,以减少涉案书籍对原告的影响。

第五组证据:共31份,证明凤凰联动公司举行新闻发布会,各媒体进行了报道,侵权影响不断扩大。 64、凤凰联动公司网站新闻发布会截屏,证明凤凰联动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不断扩大侵权影响。 65--75、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网站分别转载《文汇报》、《长江商报》、《京华时报》、《成都商报》、《华商报》、《扬子晚报》、《北京晨报》、《青年时报》、《山东商报》、《中国新闻出版报》、《北京青年报》相关文章的各自截屏,证明侵权行为发生后,甚至本案诉讼后,被告毫无悔改之意,坚持实施侵权行为,不断扩大对涉案书籍的宣传,致使侵权影响不断扩大,侵权后果日益严重。 76--94、人民网、中国网、新浪网、搜狐网、南方报业网、新民网、当当网、腾讯网、文新传媒网、京华网分别对新闻发布会进行报道的各自截屏及中国新闻出版报(2页)、文汇报(2页)、山东商报(2页)、扬子晚报(2页)、京华时报(2页)、东方早报(2页)、北京晨报(2页)、北京晚报(2页)、宁波晚报(2页),证明上述网站、报纸对被告的新闻发布会进行了报道,致使涉案书籍影响不断扩大,侵权后果日益严重。

第六组证据:共2份,证明蒋友柏为本案诉讼支付了律师费10000元。 95、法律服务合同。 96、律师费支付凭证及律师费发票。

上述证据在庭审中经对方当事人质证,三被告对证据本身的真实性均表示认可,但提出以下异议:1、对关于涉案图书转载宣传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蒋友柏是公众人物,受媒体关注、被转载宣传很正常。蒋友柏提供的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周为军侵犯了其肖像权;2、蒋友柏补充提交的涉案书籍第五次印刷的版权页载明印刷的时间在2010年7月4日,而原告起诉立案的时间在2010年7月5日,三被告收到更晚,不能说明在原告提起诉讼后,被告还继续印刷;3、蒋友柏不能证明其主张的交通费与本案有关;4、江苏出版社认为蒋友柏主张的费用与本案无联系,且超出合理取证范围。

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周为军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封面图片购买合同(复印件),即凤凰联动公司提供的图片使用授权书。 2、购买封面图片商讨的邮件截屏(复印件,3页)。 3、封面图片(复印件,1页)。

上述3份证据证明涉案书籍中所使用的封面图片是从摄影师手中购买所得,有合法来源。 4、7张内文图片购买合同(复印件),即凤凰联动公司提供的2份图片许可使用协议。证明其中7张图片从“视觉中国”CFP网站购得,该单位是中国最大的图片电子商务平台,图片有合法来源。 5、向北京汉华易美图片有限公司购买的2幅内文图片付费凭证(复印件,1页),证明其中2幅图片是周为军从图片单位购买所得,有合法来源。 6、周为军和蒋友柏的代表黄佑婷的MSN交谈记录(复印件,10页),证明周为军曾就涉案图书书稿的写作目的、出版意义、资料引用、图片使用等问题,通过电话、邮件、即时通讯(MSN)等方式与蒋友柏的代表黄佑婷进行沟通,也曾把书稿初样全部发给过黄佑婷,望求审核,对此,蒋友柏和其代表黄佑婷一再表示认可、没有任何问题,并大力鼓励和支持周为军将该书出版,多次做出不会找任何麻烦的承诺。 7、2009年7月15日《信息时报》文章《关颖曾与蒋友柏秘恋7年新书自曝门当户对的恋情》(复印件,3页)。 8、《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第188页(复印件,1页)。

前述两份证据证明黄佑婷代表蒋友柏回答媒体对蒋友柏个人感情问题的私密提问,周为军有理由相信黄佑婷有权代表蒋友柏作出大力鼓励和支持周为军将涉案图书出版的意思表示。 9、2010年8月11日《新京报》文章《大陆版〈悬崖边的贵族〉否认侵权》(复印件,4页)。 10、2010年第94期《时代周报》文章《大陆版蒋友柏传记是“盗名之作”?》(复印件,4页)。

前述两份证据证明蒋友柏承认周为军与黄佑婷的MSN交谈属实,蒋友柏起诉后,黄佑婷回避媒体,也印证了这一事实。 11、《今日新闻网》文章《被大陸山寨風掃到蔣友柏跨海提告》(复印件,2页)。 12、2010年7月21日《侨报》文章《大陆出山寨书蒋友柏气炸》(复印件,4页)。 13、2010年7月21日《文汇报》文章《著作现大陆山寨版蒋友柏提告》(复印件,1页)。

前述三份证据证明黄佑婷代表蒋友柏在媒体上公开指责周为军,说明黄佑婷一直是蒋友柏的代表。 14、证人张某证言(复印件,2页),证明蒋友柏一直知晓并支持涉案图片的出版。 15、来源于张某的蒋友柏照片(复印件,10页),证明蒋友柏是完全知晓周为军正在为其撰写传记这一事实的,并同意使用其肖像,也是尽可能地为其创作上给予方便和支持的。 16、证人郑某证言(复印件,2页)并出庭陈述证言,证明蒋友柏一直知晓并支持涉案图书的出版,黄佑婷有权代表蒋友柏。 17、2009年5月26日《楚天金报》24版文章《蒋家后人蒋友柏的“另类人生”》(复印件,2页)。 18、腾讯网文章《蒋家后人蒋友柏曾下跪求人给公司注资》(复印件,4页)。 19、2008年第25期《南方人物周刊》文章《蒋友柏我是蒋氏第一代》(复印件,4页)。

前述三份证据证明蒋友柏主张的周为军捏造其“宋美龄教其追女孩”、“下跪”情节的说法,与事实不符,涉案图书的相关内容均有正规出处。该书并没给蒋友柏带来任何恶劣影响,反而提高其美誉度。

上述证据在庭审中经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及其他当事人质证,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提出了以下异议:1、周为军提供的图片购买合同、付款凭证等证据,周为军只能据此取得照片的著作权而非使用肖像的权利,且相应的照片的指向不明;另图片的购买合同来源于凤凰联动公司,可以证实凤凰联动公司实施帮助、指导、教唆的侵权行为;2、周为军与黄佑婷的MSN交谈记录,证据形式不符合证据规则,有明显修改痕迹。黄佑婷只是橙果公司的一个工作人员,无权对蒋友柏的肖像权进行处分;3、证人张某未出庭,证人郑东某说是要去申请采访蒋友柏先生,并没有说已经采访到蒋友柏;4、其余证据也不能证明周为军得到蒋友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他的肖像。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则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周为军在使用蒋友柏的肖像时尽力征得蒋友柏的同意。

审理过程中,针对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对证据形式提出的异议,本院曾责令周为军限期补强证据。届期后,周为军表示与黄佑婷的MSN交谈记录,因为电子证据难以保全,不再提供;证人张某也不再出庭作证。

江苏出版社、凤凰联动公司对周为军提交的证据提出如下异议:图片购买合同中并无凤凰联动公司的盖章,购买图片是周为军个人所为。

在审理过程中,被告江苏出版社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中央统战部宣传办公室给新闻总署出版管理司的函,主要内容为:涉案书籍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同意出版。 2、新闻总署出版管理司给江苏省新闻出版局的函,主要内容为同意江苏出版社安排涉案图书的选题。

对上述证据,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认为涉案图书在政治上符合统战的政策,但并不能证明使用蒋友柏的肖像是合法的。其余当事人对这些证据无异议。

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凤凰联动公司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北京汉华易美图片有限公司与凤凰联动公司作为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图片许可使用协议》2份及收费证明、发票; 2、李春强给凤凰联动公司的《图片使用授权书》及身份证复印件。

上述证据证明涉案书籍中的照片有合法来源,为购买所得,凤凰联动公司无侵权故意。

对上述证据,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认为并不能证明被告方取得了肖像的许可使用权。其余当事人未提出异议。

经原告蒋友柏申请,本院调取了以下证据:

本院到北京同文印刷有限责任公司调取证据《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印制工作单》,证明涉案书籍共付印6次,全部印刷数量为70000册,最后一次付印时间为2010年8月1日。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认为印刷单位与被告是关联企业,该调查情况可以证实涉案书籍的印刷数量至少为70000册。其余当事人对本院调取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根据证据的特征及法定的证据认定的规则,证据之间的联系及当事人对证据的意见,对证据作如下认定: 1、对蒋友柏提供的六组证据,周为军、江苏出版社及凤凰联动公司均确认证据真实,故本院认为这些证据可以证明证据本身所载明的证据事实;周为军在其所著的涉案书籍中使用了蒋友柏及其家人的肖像,蒋友柏据此提起诉讼,故涉案书籍的宣传、转载的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至于蒋友柏提供的证据是否足以证明构成肖像权侵权,属于证据事实在法律性质上的判断问题,本院将在判决理由部分详细阐述。 2、蒋友柏提供的用以证明因本案所支出的费用的有关证据,三被告对与本案的关联性提出了异议,本院认为应当根据蒋友柏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作为审理与认定的范围,在本案中,蒋友柏主张的是律师费与调查费用,本院在本案中认定证据的范围以此为限,其余证据与本案诉争的争议无关;对法律服务合同、律师费支付凭证及发票,本院予以认定。本身无载明调查费用的性质部分之证据,本院不予认定。 3、周为军提供的证明部分照片来源的证据与凤凰联动公司提供的证据一致,相应的证据事实可以认定;但是否可以据此认为周为军在涉案书籍中使用蒋友柏及家人的照片得到了权利人的许可,也属于证据事实在法律性质上的判断问题,本院将在判决理由部分详细阐述。 4、对于周为军提供的与黄佑婷的MSN交谈记录及张某的证言,前者属于电子证据,后者属于证人证言,故均不符合证据的形式条件,蒋友柏的委托代理人提出的异议成立,对相应的证据,本院不予认定。 5、从周为军与凤凰联动公司提供的图片使用许可协议与图片使用授权书中,可以认定,协议本身无凤凰联动公司盖章,但证据来源于凤凰联动公司,付款凭证中有载明凤凰联动公司作为付款单位。 6、江苏出版社提供的准予出版与选题的函件,本院予以认定。 7、对本院调取的证据,经当事人申请由本院向被调查人取得,故应当认定。

根据上述本院采信的证据材料和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本案原告蒋友柏,系台湾橙果设计公司的执行长。蒋友柏的曾祖父为蒋介石、曾祖母为宋美龄、祖父为蒋经国、父亲为蒋孝勇。

《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一书由周为军(笔名:周为筠)所著,由凤凰联动公司策划,经中央统战部宣传办公室、新闻出版总署出版管理司及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审读后准予出版。2010年5月该书由江苏出版社出版发行。该涉案书籍的封面照片系蒋友柏个人照片,曾在其他报刊杂志刊登;内文中共引用20张蒋友柏及蒋友柏与家人的合影,其中9张照片系蒋友柏与家人的合影,系家庭生活照片,由原告亲属或随员拍摄;该9张照片中有5张在天下出版社出版的《悬崖边的贵族》一书中使用。其余11张照片系蒋友柏参加产品发表会、电视节目、接受记者采访等公众活动中所摄,为媒体记者拍摄,刊登在报章杂志。蒋友柏在本案中主张内文照片21张其本人及其与家人的合影照片中,经查,其中有一张系蒋介石与蒋经国的合影照片。

前述封面照片及20张由蒋友柏及其与家人合影的内文照片中,封面照片为凤凰联动公司向他人购得;其中7张内文照片为向北京汉华易美图片有限公司购得,图片许可使用协议中以凤凰联动公司作为一方当事人但未盖章,凤凰联动公司支付了部分款项。在涉案书籍出版发行前,2010年1月13日,周为军曾委托郑某去台湾联系蒋友柏所在公司公关部副理黄佑婷并约定采访蒋友柏,但因故最终未采访成功。

涉案书籍出版后,该书由凤凰联动公司交付北京同文印刷有限责任公司印刷,根据本院的调查,书共付印6次,总计70000册,最后一次印刷为2010年8月1日。根据新民网(http://www.xinmin.cn/)综合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中关村图书大厦、三联书店、涵芬楼、百万庄图书大厦、风入松、卓越亚马逊网、当当网等主要书店图书销量情况统计而发布的北京图书排行榜,该书排名总榜第三位,排名文学类第一位。在卓越亚马逊网、当当网、新华书店网、精彩网、新华图书北美网上均有该书销售并配有涉案图片。搜狐网、百度网、新浪网、人民日报海外版、文汇报等网络和报纸对该书进行了介绍、摘录或连载,涉案图片被一并刊载。 2010年5月28日,蒋友柏委托律师分别致函周为军和江苏出版社,要求其对侵权行为进行纠正。2010年6月23日,蒋友柏委托律师再次致函江苏出版社,要求其对侵权行为进行纠正。2010年6月4日,蒋友柏委托律师致函北京晚报;2010年6月28日,蒋友柏委托律师分别致函人民网、京华网、豆瓣网、当当网、卓越亚马逊网、百度网、新浪网、文汇报、搜狐网、网易、腾讯网、新华网,要求上述海内外网站、主流报纸停止对涉案书籍的介绍、评论、连载、提供下载或销售。 2010年8月7日,凤凰联动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本案发表作者声明及律师声明。凤凰传媒网站分别转载了《文汇报》、《中国新闻出版报》等报纸关于新闻发布会的文章。新浪网、搜狐网、中国新闻出版报、文汇报等网络和报纸分别对上述新闻发布会进行了报道。

另根据蒋友柏提供的证据认定,2010年3月26日,常橙品牌策划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与上海欣旺壁纸有限公司签订《设计服务合同》,其中第六条第(六)项中约定,如后者公司在任何广告、公关活动、新闻稿、公司网站、广播或电视及电子媒体、或其他文宣品中使用原告及其弟蒋友常的肖像,应支付伍佰万元整的违约金。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主要存在以下争议:

一、三被告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的肖像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可见,未经本人同意,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他人的肖像,即构成对他人肖像权的侵权。换言之,对他人肖像进行商业性质的使用,以谋取经济利益,进而给他人的人格带来商业化的负面影响,即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权。

针对本案中周为军的行为,首先,周为军在其所著的涉案书籍中使用了蒋友柏及其与家人的合影照片共21张的事实,证据充分,双方当事人亦无争议,可以认定。其次,肖像权是与特定的人身相联系产生的人格权,故周为军使用蒋友柏的肖像必须征得蒋友柏本人的同意,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并没有蒋友柏本人同意在涉案书籍中使用蒋友柏肖像的直接证据。周为军主张部分照片是向他人购买,部分照片为他人赠与,均有合法的来源,但购买照片的合同相对人或者赠与人,均是照片的著作权人,而非照片肖像的肖像权人,周为军据此得到的只是相应照片的著作权许可,故这些证据并不能证明周为军取得了肖像权的许可使用。再次,周为军在著书的过程中取得了稿酬,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利益;涉案书籍封面设计内文中采用了蒋友柏及其与家属的21张照片,易使社会公众产生该书系经蒋友柏本人授权或许可而出版的误解,对该书的营销起到了宣传、促进作用,具有一定的营利目的性,从而对蒋友柏本人产生一定的商业化影响。基于特殊的身份关系,蒋友柏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较之普通的社会公民而言,承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应该负有一定程度的容忍义务,但在公开使用其肖像时仍应秉持谨慎、客观的态度,同时获得合法授权,以免具有社会知名度的主体之肖像被滥用,进而使社会公众产生误解。综上所述,周为军未经蒋友柏本人的同意,在其所著的涉案书籍中使用蒋友柏及其与家人的合影照片的行为,构成对蒋友柏肖像权的侵犯。

江苏出版社系载有诉争肖像的涉案书籍的出版发行单位,对周为军的侵权行为负有共同过错,构成对原告肖像权的侵犯。凤凰联动公司是涉案书籍的全程策划人,也参与对涉案照片的购买,对涉案书籍进行了宣传、转载、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共同侵权人。

二、侵权责任承担的方式及对蒋友柏主张的诉讼请求的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肖像权等权利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如前所述,三被告的行为构成对蒋友柏肖像权的侵犯,应当据此规定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蒋友柏也应当据此规定获得权利救济。

停止侵害是指对行为人的行为被确认侵权后,其准备实施但尚未实施的行为予以制止,故蒋友柏要求判令周为军立即停止侵犯蒋友柏的肖像权,销毁未出售的侵权书籍;停止所有形式的传媒宣传活动,并立即清除各大报刊及网站上刊载的对上述侵权书籍的推介报道及内容连载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由于载有蒋友柏肖像的涉案图书已经部分销售,该行为已经完成,侵权行为人已不能通过“停止侵害”的形式承担相应的责任,依照前述法律规定,蒋友柏宜通过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方式获得权利救济,故蒋友柏主张周为军、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立即收回侵权书籍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蒋友柏要求周为军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请求,符合法律的规定,应当予以支持。蒋友柏要求在《人民日报》、《新华日报》、《浙江日报》、《北京日报》、《解放日报》等七家报纸及新浪网、搜狐网上刊登赔礼道歉的声明,本院考虑到书面赔礼道歉的目的在于惩戒侵权人,抚慰受害人,教育社会,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范围应当与涉案书籍当时宣传报道的范围与影响力相当,蒋友柏选择的报纸的发行量均覆盖全国,故选择《人民日报》(海外版)、《浙江日报》及新浪网、搜狐网上刊登声明已经足以达到前述之目的。

关于蒋友柏主张的损失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0条规定,公民的肖像权受到侵害,公民要求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后果和影响确定其赔偿责任。(1)、本案中,蒋友柏因被侵权委托律师提起诉讼,支出律师代理费人民币10000元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该律师代理费应当由被告方进行赔偿,并在赔偿数额的确定中一并考虑;对蒋友柏主张的调查费用,其提供的证据本身并没有明确载明费用的性质,故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蒋友柏为本案调查所实际支出的调查费用,但从诉讼过程的事实看,蒋友柏为本案确需进行必要的调查取证,该费用将在赔偿损失的数额中一并考虑。(2)、关于蒋友柏提出的精神抚慰金人民币50000元的诉讼请求。因涉案书籍中未经蒋友柏本人同意,使用了蒋友柏的多张肖像,给蒋友柏的声誉和社会评价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故该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3)、关于蒋友柏主张的其他经济损失的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本院主要考虑以下因素:首先,蒋友柏的社会知名度。从本院认定的事实看,蒋友柏的部分家人在我国的近现代历史上具有重大的影响。其次,侵权行为所造成的社会影响程度。涉案照片共有21张,数量较多;载有照片的图书的出版发行后,销售数量较多,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再次,肖像许可使用的一般费用。蒋友柏在诉讼中提出的其所在的公司与外签订的合同中约定,肖像违约使用的违约责任为人民币500万元,该约定虽属于合同双方当事人对违约责任的约定,具有制裁合同违约的性质,不能作为确定损失赔偿的依据,但可以作为确定赔偿额的参考因素。还有,涉案照片的公开程度。本案所涉及的21张肖像中,其中有9张系关于蒋友柏及其家人家庭私生活的照片,这些肖像属于依照权利人的个人意志而自由支配的私人领域,违背肖像权人的意志而使用的行为,均应视为侵权,但这9张照片中有5张已经经媒体发表公布于众;另外12张照片均系蒋友柏参加公众活动的照片。其形象已经进入公共领域,当然,构成对肖像权的合法使用必须与一定的公共事件相结合,故三被告虽然不构成对蒋友柏肖像的合法使用,但其使用的肖像大部分已经为公众知悉;再者,周为军的主观过错程度。周为军在将照片编入涉案书籍时,部分照片系购买所得,部分系他人所赠,均有明确的来源,而且也尽力与蒋友柏联系,周为军在涉案书籍中使用涉案照片并未对蒋友柏的肖像进行侮辱、丑化、损毁,故周为军的主观恶意较小。另外,本院还考虑了侵权行为人因侵权行为获得的利益及权利人因此遭受的损失等因素。综合以上因素,确定赔偿额为人民币200000元。

关于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的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之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8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责任。故江苏出版社与凤凰联动公司应当与周为军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8条、第15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侵犯蒋友柏的肖像权的行为,销毁所有未出售的书籍《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

二、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所有形式的传媒宣传活动,并清除各自在各大报刊及网站上刊载的对上述侵权书籍的推介报道及内容连载。

三、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分别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浙江日报》与新浪网、搜狐网上刊登向蒋友柏致歉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查)。

四、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蒋友柏精神抚慰金人民币50000元,并互负连带责任。

五、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蒋友柏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0元,并互负连带责任。

六、驳回蒋友柏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850元,由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6000元;蒋友柏负担人民币4850元。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蒋友柏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账号:1202024409008802968,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何亦波

审 判 员  李红萍

人民陪审员  王中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韦蔚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五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二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