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伊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0月10日 案由: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当事人:伊某 案号:(2015)龙刑初字第585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龙海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伊某,男,1958年10月15日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汉族,大学文化,退休干部。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4年8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胡丽娟,福建闽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郑瑛莺,福建闽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龙海市人民检察院以龙检诉刑诉(2015)5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伊某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5年8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在案件审理中,本院发现本案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9月9日转为适用普通程序,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龙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慧瑛、代理检察员陈淑芬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伊某及其辩护人胡丽娟、郑瑛莺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8月至2012年3月5日间,被告人伊某明知谢某某(已判决)等人进行非法肾脏移植手术,仍与谢某某、李某某、某丁某某(均已判决)等人合伙承包漳州市金峰医院四楼外三科病房,为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受体康复治疗。期间,被告人伊某负责康复治疗的医疗设备维护、财物等进行管理。2014年8月26日,伊某自动到龙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投案。

针对以上指控,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书证、证人的证言、现场勘验笔录、照片及被告人的供述等。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的规定,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追究伊某的刑事责任。认定伊某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

被告人伊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要求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伊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有自首情节,伊某在知悉谢某某在从事器官移植时,就向谢某某提出退出承包金峰医院,也没有再参与病房管理,是犯罪中止,建议对伊某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至2012年3月5日间,李某某(已判决)雇请沈某某、杨某某(均已判决),张某某(已判决)雇人在互联网上发布收买人体肾脏的信息,在与供体(卖肾者)谈妥价格后,李某某、张某某等人对供体进行集中管理,并组织体检,后将体检信息交给谢某某(已判决),由谢某某对供体与受体的体检信息进行比对配型,配型成功后,谢某某让受体往其指定银行账户汇入钱款,后分别在漳州市龙文区仁和医院及由曾某某(已判决)向杨某甲承租的址在漳州市芗城区浦南镇浦林村的租房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期间,谢某某将手术后的受体送到其和伊某、李某某、丁某某(已判决)等人于2010年8月1日合伙向漳州市金峰医院承包的该院四楼外三科病房继续治疗。伊某在该医院负责管理康复治疗的医疗设备维护和财物。2014年8月26日,伊某自动到龙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投案。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同案人的供述: (1)同案人谢某某(17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的供述,证实因为有很多尿毒症患者一直在找其做肾脏移植手术,而且李某某他们也一直在帮其找供体。其就于2010年4月份找仁和医院的院长张某戊,租他的手术室并于5月份开始实施肾脏移植手术。因人手不够,张某戊就安排了何明利医生帮其实施肾脏移植手术。2010年6月,其和伊某、丁某某、李某某出资租用金峰医院的四楼病房,其占55%的股份,伊某占30%的股份,丁某某占10%的股份,李某某占5%的股份,主要是用于受体住院治疗。2010年8月,术后受体转到漳州市金峰医院康复,由陈某某开车负责接送,供体是由曾某某负责接送,供体术后留在仁和医院治疗。病房的日常经营、账目由伊某负责。2011年3月份,张某戊不让其在仁和医院做手术,后由曾某某名义签合同,租赁漳州市浦南镇浦林村的民房作为手术点。2011年8月份,其带曾某某到科迪、益康、精益等公司购买医疗器械。受体是泌尿科住院的患者,是自己要求肾脏移植。供体是李某某、曾某某、张某某、胖子等人在网上联系,也有经中介介绍。在对供体体检后,与受体资料进行比对配型,配型成功后,其就安排做手术。受体在做手术前把钱汇到他的银行账户,比较固定用的有李某甲、孙某某名义的两个账户,做完手术后,其把一部分费用转到李某某或张某某报的卡号,由他们支付供体的购肾款项。比较固定协助其做肾脏移植手术的有黄某某、丁某某、何明利,其他医生有研究生,科室年轻医生,还有护士,丁某某是专职的麻醉师,每次手术都参与。 (2)同案人李某某的供述,证实其聘请曾某某、沈某某、杨某某通过在网上发布信息寻找要卖肾的供体,杨某某是2012年春节后开始帮忙管理让供体居住的龙海市xx镇xx花园xx幢xx室租房。供体到漳州后要进行体检、抽血做配型等,由谢某某联系患者,配型成功后,谢某某就安排到漳州市仁和医院或漳州市浦南镇浦林村手术点对供体和患者做肾脏移植手术,每台手术谢某某、麻醉师丁某某都必须参与,黄某某也经常参与。其用继父孙某某和老婆李某甲的名义办了两张工商银行卡让谢某某使用,手术后,谢某某把买肾和管理供体的钱转给他,其再转到供体的账户上。供体恢复后由曾某某送走,患者在接受肾脏移植手术之后,则由陈某某接到漳州市金峰医院继续治疗。金峰医院是其和谢某某、伊总、丁某某合股投资租用作为接受肾脏移植手术后的治疗点,2011年年底聘用了何明利协助看护,并在手术点帮忙做肾脏移植手术和术后供体的换药。 (3)同案人张某某的供述,证实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其手下有“吐鲁番”和“老虎”两个小弟帮其联系、管理供体,其安排他们上网发布信息联系卖肾的供体,约到漳州来进行抽血、体检,把体检资料给谢某某比对,如果配型成功,谢某某会安排时间、地点做手术。手术后,谢某某分别转给6.5万、7万、7.5万不等费用,其再把给供体或介绍供体的外地中介4万或4.5万元存入到供体账户或外地中介的账户。其和李某某联系的供体由曾某某接送,参与肾脏移植医生有谢某某、黄某某、丁麻醉师、何医生、研究生小陈等几个,谢某某、丁麻醉师参与每台手术,黄某某、何医生有参与浦林村手术点的手术。 (4)同案人丁某某的供述,证实2010年年底,谢某某叫其帮忙麻醉病人,开始参与谢某某安排的肾脏移植手术。在仁和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的还有黄某某、“何医生”、“陈医生”,还有研究生、护士。2011年10月、11月,其到浦林村的租房内做手术,其负责麻醉供体和患者,谢某某是主刀,黄某某作为主副手配合谢某某在取肾和移肾的过程中帮忙,何医生主要负责将供体和患者的肾部位切开、帮忙拉钩缝伤口,小张和小陈两个护士就是帮忙打吊针,给医生递手术器械,“小陈”司机负责在手术后把患者送走,供体留在租房内康复。2010年8月间,谢某某和伊某承租金峰医院的病房,用于病人术后康复治疗,由陈某某与金锋医院签订合同,陈某某和伊某管理。后谢某某将10%的股份转给他,伊某占30%股份,谢某某自己占60%股份(后来谢某某又把5%股份转给李某某),其出资6万元。 (5)同案人曾某某供述,证实其于2010年5月帮李某某开车,专门负责接送李某某和供体,沈某某帮李某某管理供体,2012年春节后杨某某帮忙管理租房;张某某有外号“吐鲁番”和“老虎”的人帮他。沈某某、杨某某、“吐鲁番”、“老虎”负责帮忙联系供体、管理日常生活、体检等,供体和受体配型成功后,谢某某组织对受体和供体实施肾脏移植手术。手术主要是由谢某某牵头,何医生、丁医生、黄医生、陈医生,还有护士一起参与,其负责接送供体和医生,受体是陈某某负责接送。肾脏移植手术点有漳州市仁和医院和漳州市浦南镇浦林村租房,仁和医院是由谢某某和仁和医院院长协商的,浦林村租房是由其与房东签合同承租的,手术点的器材是其按谢某某的要求去购买配置的。金峰医院住院点由谢某某、伊总、丁某某、李某某合股承包,用于接收肾脏移植手术的患者和做完肾脏移植手术的患者的治疗。经相片辨认出被告人伊某就伊总。 (6)同案人沈某某的供述,证实2010年7月间,李某某让其管理供体和抽血,还负责接来体检的供体和送供体做体检。2011年3月份后,其负责管理供体生活、网上发布信息联系供体、接刚来的供体,送供体做体检等,体检结果是其领取的,在配型成功后,谢某某就给双方做肾脏移植手术。龙盛花园的房屋是以其女朋友周某的名义承租,杨某某专门负责管理。 (7)同案人杨某某的供述,证实2012年2月5日,其与胖子联系到漳州一建宿舍,作为卖肾的人员住宿的地点,其帮忙管理,其上网招揽他人卖肾,介绍卖肾赚钱,后来卖肾的人员住宿的地点租住在龙海市龙盛花园的租房。 (8)同案人何某某的供述,证实2010年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仁和医院的院长让其帮谢某某做手术。谢主任安排其帮忙摘取供体肾脏,后由其和黄某某医生缝合供体。做完手术,其负责给供体开药、护士就会给供体输液,之后其还要给供体换药、拆线,每次做完手术仁和医院给250元的抽成。因为仁和医院没有麻醉师,所以麻醉师“阿丁”每次都有到场参加手术。2011年11月初,经曾某某介绍,其到漳州市金峰医院上班,由陈某某接待,后陈某某对伊某说他的工资每月3000元。后曾某某到金峰医院载其到手术点参与手术、给供体换药,直到可以拆线离开。每做完一台手术,谢主任会给其200元。经相片辨认出伊某。 (9)同案人黄某某的供述,证实其是从175医院开始参与给患者和供体做肾脏移植手术,每次都是谢某某主任安排的。2010年5月份开始至2011年3月份,谢某某主任叫其帮忙到漳州仁和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2011年9月份至2012年2月份在漳州市芗城区往华安县公路边租房的手术点做术。谢某某是主刀,其是助手,是一助,其他医生是二助、三助、四助。谢主任负责摘取供体的一个肾切,其在旁边帮忙,再由谢主任将摘取的肾脏移植到受体身上,其和其他医生在旁边当助手。肾脏移植手术的供体和受体都是谢某某安排的,其没有参与联系。其协助谢主任做肾脏移植手术,因其是谢主任培养的,其没有接受报酬,出于感恩和工作上考虑,才协助谢某某做肾脏移植手术。 (10)同案人陈某某的供述,证实2010年6月,伊某让其与金峰医院签定承包外三科病房合同,该病房实际由伊某、谢某某和丁某某三人合股承包。之后其负责该病房装修、现场管理、改装。2010年8月份,该病房开始收治谢某某做肾脏移植手术的病人,其负责管理病房、接送病人。到手术点接病人时,见过谢某某、丁某某麻醉师、黄某某、何某某等医生。该病房运营至2012年4月。2012年4月8日,伊某和丁某某让其先避一下,其不同意,第二天,伊某又对其说此事,其才离开漳州,后于2012年7月19日才到公安机关投案。经相片辨认出伊某。 (11)同案人谢某甲的供述,证实2010年4月、5月间,谢某某二次带其到仁和医院做二台肾脏移植手术,参与医生有谢某某、姓麻醉师、一个胖胖的医生、吕某,还有两个护士;2011年谢某某带其到芗城区往华安县方向公路边的两层楼做两台手术,医生有谢某某、黄某某、丁麻醉师、胖胖医生,吕某、陈某锋。其没有接受谢某某的报酬。 2、供体证人的证言: (1)证人罗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10月,因在深圳做手机生意没有资金周转,在网上与一个叫“小李”联系卖肾价格4万元,其到漳州芗城区一建宿舍楼,后经体检、配型,配型成功后被接到一个两层的租房内做肾脏移植手术,在手术地方住了八天,中介把卖肾的4万元汇入其账户上。手术地点有五六个医生、一个麻醉师、两个护士。向其买肾的受体是许某甲。 (2)证人凌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8月份其在网上看到收肾脏6万元,其到漳州被叫“老虎”的人带到一出租房,“老虎”给其抽血配型、体检,手术前被载到一个不知道的医院,签了几张协议,将其送入手术室摘肾,后其在这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其卖肾得款共计3.7万元。 (3)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实2011年12月份其上网与江西小李联系卖肾,谈好价格4万元,其被接到漳州红旗大厦,胖哥给其抽血后配型,成功后被载到一个两层楼用铁皮围墙围着的租房做手术。司机有让其签订一份协议书,其中一条是买肾4万元以营养费的名义支付。 (4)证人裴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9月份,其在山东青岛做生意欠银行8万元,在网上与中介商谈卖肾一个4万元,到漳州后被外号叫“老虎”的人接到一个小楼房内,被带去抽血配型,后被一个胖胖的人载到一个外围有铁皮的两层楼的房子做手术,还签定一份卖肾的合同书。向其买肾的受体是陈某甲。 3、受体证人的证言: (1)证人高某甲、林某甲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患尿毒症,2010年4、5月份,谢某某派车接到仁和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谢某某是主刀,内有一个麻醉师还有四五个医生护士,术后送回漳州175医院,住院十几天就出院回家。肾脏移植共花了8至10多万元,包括几千元手术费用和买肾的治疗费用。 (2)证人沈某、洪某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患尿毒症,按谢某某要求将8至8.5万元、4至4.5万元汇到他提供的银行卡内,2011年9月份,谢某某让他们到金峰医院住院,后接其到浦南镇浦林村一公路边的出租房,谢某某和何医生、一个麻醉师、金峰医院的护士长,还有其他两三个医生参与做手术,术后小陈载其回金峰医院。共支付费用20万元左右。 (3)证人萧某甲、张某乙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患尿毒症,分别于2011年9月初和12月底从175医院和金峰医院被一个男子用面包车接到一个两层楼房进行手术,有四五个医生做肾脏移植,共花了15万元左右。 (4)证人许某甲、陈某甲、薛某、张某丙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患尿毒症,2011年11月至12月份联系中介找肾源,找到后求谢某某给他们做手术,谢某某叫他们到金峰医院住院,后按中介小曾要求将13万元存入他提供账户,一笔是4.5万元、一笔是8.5万元,第二天被小陈接到一间好像是民房临时改建的手术室,接着谢某某就给他们实施肾脏移植手术,术后又载回金峰医院继续治疗,另外在金峰医院交纳费用。 (5)证人林某乙、龚某甲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患尿毒症,找175医院的谢某某,谢某某让他们到金峰医院住院,找姓曾的联系肾源,他们按姓曾的提供账户汇入买肾费用,在金峰医院手术,术后在金峰医院治疗。 4、受体家属证人的证言: (1)证人高某乙(受体高某甲家属)、林某丙(受体林某甲家属)的证言,证实2010年4、5月,通过中介找到肾源,汇8万元到中介的账上,后安排他们的家属到仁和医院,谢某某带着其他医生做肾脏移植手术,做完手术后在仁和医院交了5000元的手术费用和卖肾人的后期治疗费。 (3)证人萧某乙(受体萧某甲的家属)的证言,证实2011年8月初其带老婆萧某甲到175医院血透治疗,一个老头介绍通过中介联系肾源,商定价格15万元,先将5万元交给中介,2011年9月一个司机载其和妻子萧某甲说是要去手术,到一个两层楼的楼下,外围有一个铁皮的围墙,做完手术又给中介10万元,在休息室休息两三天。 (4)证人陈某乙(受体家属)、张某丁(受体张某乙亲属)、钟某(受体家属)、许某乙(受体许某甲家属)的证言,证实他们家属在2011年1、2月份做了肾脏移植手术,联系175医院的谢某某主任做的。在金峰医院签署一份协议书,第二天一辆面包车到金峰医院接他们家属到一个公路边的诊所做手术,术后被带回金峰医院观察治疗。 (5)证人邓某(受体家属)、何某(受体家属)、姚某(受体家属)、龚某乙(受体龚某甲家属)的证言,证实他们的家属肾衰竭,175医院肾脏科姓谢的主任要求交钱,汇给他提供的两个账户,在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后到金峰医院住院康复。 5、证人许某丙、胡某(175医院泌尿科医生)的证言,证实2010年4月、5月份,主任谢某某叫他们外出会诊,到仁和医院四楼做手术,谢某某、黄某某、研究生吕某、陈某峰、麻醉师丁某某、医生小何,还有护士参与肾脏移植手术,做完手术后谢某某交代他们不要向别人提起外出做肾脏移植手术。2011年9月、11月份,谢某某还带他们到芗城区往华安县方向公路边的一两层楼店面内做肾脏移植手术。 6、证人许某丁、郑某甲(金峰医院、龙文区仁和医院护士)的证言,证实金峰医院新设立的科室外三科是私人向金峰医院承包的,不是金峰医院的内设机构,由陈某某负责所有业务,接收的患者是肾脏移植手术后住院的受体。2010年8月份,仁和医院院长叫郑某甲到手术室去帮忙做手术,2011年5、6月份的时候,郑某甲是出于感谢谢某某给其介绍工作,才到漳州市金峰医院上班,在2011年8、9月份以后,她们被叫去浦林村的租房帮忙给肾脏移植的受体和供体打针,教护士张薇和陈圣萍打针、准备手术前的医用药品等。 7、证人林某丁、高某丙(金峰医院总经理、副院长)的证言,证实2010年6月中旬,伊某、“谢主任”、“丁医生”要承租空余的病房,金峰医院的林某丁、高某丙等四个人开会协商,同意把那幢六层楼的第四层出电梯的右手边的18间病房出租,租金是从2010年8月1日开始,一年的租金是36万元,以后每年按3%的数额递增,租期5年。由陈某某与林某丁签合同,伊某支付钱款,后医院将房子交付伊某、“谢主任”,由伊某他们独立经营。经相片辨认出被告人伊某。 8、证人张某戊、郑某乙(漳州市龙文区仁和医院院长、财务科人员)的证言,证实2010年5月份,谢某某开始在仁和医院做手术。仪器还有药品、医生、护士都是谢某某自己带,做完后把患者全部带走。8月份,谢某某说人手不够,其就叫何某某、郑某甲和另外一个护士帮忙。每次固定给何某某补贴250元,郑某甲就拿固定工资,没有另外给。2010年10月份,其才知道谢某某在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就拒绝了他。2011年1月份,其和谢某某摊牌,不让谢某某在其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2010年5月份左右,院长张某戊拿钱叫郑某乙入账,填的科目是何明利医生的治疗费,一次奖励250元。 9、证人辛某、吴某(漳州市科迪医疗设备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通过查询电脑单据显示曾某某于2011年8月17日第一次到该公司购买医疗器械,最后一次购买医疗器械是在2012年3月17日。 10、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丈夫李某某带其在漳州工商银行用其身份证办理两张卡,由李某某使用。 11、证人杨某甲、张某、周某某的的证言,证实2011年8月间,杨某甲将址在漳州市芗城区浦南镇浦林村的自建房出租给曾某某。2012年2月17日,张某己在“友帮中介”龙海市xx镇xx花园xx幢xx室出租给一个周某的女子。 12、证人阳某、孙某、黄某能、余某、顾某、刘某甲、武某、石某、刘某乙、杨某乙、华某、佟某某、皮某、童某、李某乙、谢某甲、谢某乙、詹某、程某、刘某丙的证言,证实他们均是因为经济困难而自愿卖肾,是在网上与杨某某等人联系以4万元卖自己的一个肾才到龙海,杨某某负责接待以及管理卖肾者的日常生活,后安排抽血体检,供买肾者配型。 13、证人陈某丙的证言,证实2014年8月26日,其陪伊某到龙海市公安局投案。 1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和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 15、汇款凭证及交易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实本案组织买卖人体器官的汇款明细, 16、公安机关的提取笔录及接受证据清单,证实:(1)曾某某以“曾应龙”名义与杨某甲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承租漳州市芗城区XX镇XX村XX路XX号房屋作为手术点。(2)沈某某让其女朋友周某与张某己签订“房屋租用合同”,承租龙海市龙盛花园3幢905室作为供体住宿点。(3)曾某某向漳州市科迪医疗设备有限公司购买手术医疗器械等医疗设备购买清单110份。(4)漳州市龙文仁和医院营业执照、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相关材料、陈某某与漳州市金峰医院签订“外三科承包合同”,作为受体康复治疗点。 17、公安机关的扣押物品清单,证实龙海市公安局向被告人伊某扣押15万元。 18、公安机关的发破案报告、归案经过及投案证明,证实本案侦破过程,本案由供体孙某于2012年3月5日报案至龙海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同案人相继被抓获,至此本案告破。被告人伊某于2014年8月26日自动到龙海市公安局投案。 19、被告人户籍,证实被告人伊某的基本身份信息。 20、本院(2013)龙刑初字第172号和(2014)龙刑初字第389号刑事判决书、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4)漳刑终字第86号刑事裁定书,证实本同案人受到刑事处罚的情况。 21、被告人伊某对起诉指控的事实予以供认。供称2010年5、某6月间,其之前175医院的同事谢某某找他说现在175医院患者很多,医院容纳不了,想开设一医院给患者康复,要与其共同投资合伙租赁金峰医院的病房,其认为谢某某是175医院的泌尿科主任,觉得与谢某某合股投资可以盈利,就决定与谢某某一起投资开医院。后其与谢某某、丁某某一起到金峰医院与林某丁商谈承租金峰医院病房的事,后由谢某某的妹夫陈某某与林某丁签订租赁合同,承租了该医院四楼的病房,以金峰医院外三科的名义经营,其占30%的股份,谢某某占60%的股份,丁某某占10%的股份。2010年8月开始运营,收病患住院治疗。约2011年10月,其发现患者到医院住院均在晚上,并听患者说是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后才到金峰医院康复,其才确定患者不是由175医院转来,认为谢某某非法进行人体器官移植是违法行为,其就向谢某某提出来退股,但谢某某不同意,碍于与谢某某的关系,双方又是老乡就没有退股,一直到案发后金峰医院病房才停止运营。其负责医院的管理、财物及病房的设备维护,陈某某帮忙医院的日常管理和接送患者出入院,并雇请何某某医生,其他人员均由谢某某招集,投资后金峰医院收支费用均按谢某某要求执行。 22、漳州市芗城区司法局出具的调查评估意见书,证实伊某适合社区矫正。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伊某属犯罪中止的辩护意见。经查,伊某供述2011年10月间,其知悉谢某某在从事非法人体器官移植后,向谢某某提出退出合伙承包金峰医院,因谢某某不同意,后碍于与谢某某的关系没有退股,金峰医院病房一直运营至案发才停止,同案人陈某某的供述可以印证该事实。因此,伊某在知悉谢某某在从事非法人体器官移植后,虽向谢某某提出退股不参与承包病房的运营,后因谢某某反对没有退股,金峰医院病房一直运营到案发才停止,伊某未能有效阻止本案其他同案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犯罪结果的发生。辩护人提出来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伊某伙同他人合伙承包医院病房,用于谢某某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后受体的康复治疗,为他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提供帮助,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伊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处罚。案发后,伊某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可以采纳。基于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和情节,辩护人建议对伊某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综合伊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结合审前社会调查情况,对伊某可适用缓刑,但伊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应当接受社区矫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和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伊某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八千元(已缴纳)。 (缓刑的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追缴被告人伊某的违法所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黄清江

人民陪审员  郭贤进

人民陪审员  林 虹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蔡志伟

附件

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