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郭峰、方东风组织出卖人体器官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2日 案由: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当事人:张某1 刘某 (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 黄昌东 张辉辉 方东风 李某 案号:(2018)豫01刑终358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男,汉族,1991年7月14日出生,住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方东风,男,1984年11月6日出生于河南省郸城县,汉族,初中文化,住郑州市惠济区(户籍地郸城县。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6年9月1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黄元强,河南言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昌东,男,1986年6月2日出生于四川省渠县,汉族,中专文化,住郑州市惠济区(户籍地渠县。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6年9月1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赵波、于强,河南麒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辉辉,男,1997年11月11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汉族,小学文化,住阜阳市颍泉区。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于2016年9月1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王帅、胡军花,河南言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男,汉族,1994年9月23日出生,住甘肃省嘉峪关市。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男,汉族,1994年9月22日出生。住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男,汉族,1993年2月28日出生,住江苏省泗阳县。

诉讼记录

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审理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合并审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刘某、张某1、李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一八年一月四日作出(2017)豫0108刑初1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在上诉期内,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和原审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询问、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 2016年4月份,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经预谋,利用互联网建立名称带有“有偿捐肾”“买(肾)”等字样的QQ群,招揽卖肾的“供体”(指自愿出卖自己器官的人),并承诺供体卖出一只肾脏给4万元钱,开始组织他人出卖人体肾脏器官。同年7、8月份,被告人黄昌东联系到被告人张辉辉加入进来。在组织活动中,黄昌东负责通过QQ群招揽供体到郑州,给供体发放生活费、供养供体等;被告人张辉辉负责供体来郑后具体的接待、食宿、初步体检等,每月工资3000元;方东风负责支付该组织前期体检、住宿、生活、交通等一应费用,待供体体检合格后,联系其他组织肾脏移植的人员或中介进行转卖获利。同年7月至9月间,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先后组织郭峰、李某、范某、张某1、石某、常某、胡某、刘某、樊某、张某3、张某4、姜某、冀某、许某、保某等多名人员出卖活体肾脏,其中郭峰、李某、范某、张某1、石某、常某、胡某、刘某、樊某、张某3、张某4实施了肾脏摘除手术,各自得款4万元至4.6万元不等,姜某、冀某、许某、保某案发时尚未实施肾脏摘除手术,处于被该三被告人供养中。经鉴定,张某1、石某、胡某的腹部损伤程度已构成重伤二级。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的供述与辩解,被害人郭峰、李某、范某、张某1、石某、常某、胡某、刘某、樊某、张某3、张某4、保某、姜某、冀某、许某的陈述,证人张某2的证言,鉴定意见,微信聊天记录,检验报告单,诊断报告单,心电图,组织配型报告,身份证复印件(私章),住宿登记表,超声诊断报告单及健康检查表,银行交易明细,生活费、住宿费、通讯费等消费清单,指认照片,情况说明,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指定管辖决定书,工作记录,辨认笔录,诊断证明,收费票据,交通费票据,到案经过,户籍证明等。

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原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方东风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二、被告人黄昌东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三、被告人张辉辉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四、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手机、U盘等予以没收。

五、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物质损失人民币5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物质损失人民币5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物质损失6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物质损失5万元。

六、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郭峰、刘某、张某1、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郭峰上诉称,本案还有多名犯罪嫌疑人未追究刑事责任,原判判赔过低,请求二审改判或发回重审。

上诉人方东风上诉称,其只参与了犯罪活动的一个环节,原判量刑过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系自愿、主动参与,不应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其辩护人辩护称,原判事实不清,不能认定方东风参与组织出卖十一名被害人人体器官的犯罪事实,方东风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综上,建议二审改判。

上诉人黄昌东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黄昌东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建议二审改判。

上诉人张辉辉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张辉辉系从犯,原判量刑过重,建议二审改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且证据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查证属实,本院经审核无误,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郭峰的上诉理由,经查,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出具的关于本案的工作笔录证明,长兴路分局根据被告人方东风等供述的上线、中介人员及涉案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多次侦查,目前仍未侦破。原判民事部分系综合本案全部案情及各原告人的实际情况,酌定各原告人的物质损失数额,对各原告人民事判赔并无不当,故郭峰称原判民事判赔过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方东风虽供称其直接联系了两名供体,但本案中三被告人系基于出卖人体器官的目的,共同实施了指挥、策划、招揽、控制供体等一系列组织行为,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只是分工有所不同,应对整个组织犯罪活动承担责任。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从前期建立QQ群招揽供体,到安排供体来往、食宿、体检,转卖获利等,均积极、主动,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张辉辉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所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情节严重,依法均应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幅度内予以量刑。原判根据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及作用、犯罪性质、社会危害性、认罪态度等在上述幅度内量刑适当。故上述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且系情节严重。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及民事判赔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上诉人郭峰、方东风、黄昌东、张辉辉的上诉理由及相应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何 军

审判员  宁 伟

审判员  王新茹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日

书记员  秦 朋

书记员  理炳皓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