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邹继党利用影响力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5月10日 案由: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当事人:邹继党 案号:(2012)茂电法刑初字第8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电白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东省电白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邹继党,男,公民身份号码:×××7570,广东省高州市人,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原任茂名市××副局长,住广东省茂名市。因本案涉嫌犯受贿罪于2011年4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3日被逮捕。现押于电白县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彭利民,北京中瑞(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廖业诗,广东诚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电白县人民检察院以电检刑诉(2012)14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邹继党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于2012年2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3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电白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英仔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邹继党及其辩护人彭利民、廖业诗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电白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09年至2010年期间,化州市财政局局长刘某乙想通过被告人邹继党帮忙找原中共茂名市委员会书记罗某丁说情,提拔其为化州市副市长,被告人邹继党分别于2009年6月收受刘某乙人民币5000元;2009年中秋节前一天收受刘某乙人民币82万元;2010年10月底收受刘某乙人民币120万元,以上共计人民币202.5万元。 2、2009年上半年,因电白县树仔镇原纪委副书记吴某丙提拔一事,收受吴某丙人民币5000元,并帮吴某丙向时任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打招呼,后吴某丙被提拔任命为中共电白县树仔镇委委员。 3、2010年10月,被告人邹继党应其朋友冯某甲要求,向时任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打招呼,将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张某提拔为主任科员,收受冯某甲人民币2万元。 4、2009年至2010年,被告人邹继党向茂名市人民医院院长梁某甲推荐广州某医药设备公司人员马某,收受马某人民币10万元。 5、2009年,被告人邹继党帮梁雁宇争取到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工程,事后收受梁某乙人民币5万元。2010年7、8月,为梁某乙争取茂名市新世纪学校自来水改造工程,收受梁某乙人民币5000元 6、2010年8、9月份,被告人邹继党为金小波争取茂名市中医院污水处理工程,收受金某人民币5万元。 7、2004年至2005年,被告人邹继党被派驻茂名市石化工业区办公室任财务总监期间,因划拨工程款事项,收受冯某乙人民币5000元。

就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有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相关书证等证据。并认为被告人邹继党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其是中共茂名市委员会原书记罗某乙之妻弟的身份,利用罗某乙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2260000.00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邹继党辩称:1、收受刘某乙的202.5万元中只有2.5元是给其本人的,另200万是要转交给罗某乙的。2、收冯某甲的2万元,其未向李某甲打招呼。3、马某、梁某乙、金某是正常投标取得生意的,其只是介绍与他人认识。4、其主动到有关部门交代问题,是自首。

辩护人彭利民辩护意见认为:1、被告人邹继党收受刘某乙的202.5万元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应以介绍贿赂罪(未遂)论处;2、被告人邹继党收受马某10万元、梁某乙5万元、金某5万元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3、被告人邹继党有自首情节。4、被告人邹继党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建议对被告人邹继党处三年以下刑罚,并适用缓刑。

辩护人廖业诗辩护意见认为:1、被告人邹继党收受刘某乙202.5万元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2、被告人邹继党收受冯某甲2万元、马某10万元、梁某乙5万元、金某5万元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3、收受冯某乙5000元不属于“为请托人谋取不当利益”。4、被告人邹继党有自首情节。5、被告人邹继党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造成的损害后果较轻微。

经审理查明:

(一)2009年至2010年期间,化州市财政局局长刘某乙想通过被告人邹继党帮忙找原中共茂名市委员会书记罗某丁说情,提拔其为化州市副市长,被告人邹继党分别于2009年6月收受刘某乙人民币5000元;2009年中秋节前一天收受刘某乙人民币82万元;2010年10月底收受刘某乙人民币120万元,以上共计人民币202.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证人刘某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2008年至今任化州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邹继党是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是茂名市党委原书记罗某丁之妻弟,是我的上级机关领导,我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我曾先后分3次交给邹继党人民币202.5万元,托他帮我找罗某丁疏通关系,调整我的工作职务。2009年6月某天,我和邹继党在茂名市八宝酒店一间包房,邹继党说化州市有个副市长的位置,让我争取一下,并说可以帮我想想办法。我听后就明白他说的是他和罗某丁的关系,可以帮我活动。饭后,我从手提包内拿出一个装有100元面额人民币5000元的信封给邹继党,他接过后放进他的手提包内。2009年中秋节时,我打电话约邹继党到茂名市国土局对面的茶庄见面,事前我将80万元人民币分成8捆,每捆10万元,用红色塑料袋装好,另外拿一个红色塑料袋装好2盒月饼盒和一个装有人民币2万元的信封,将2个袋子放进我小汽车的后尾箱(粤K×××××)。我将事先准备好的2袋东西从我的车尾箱拿出放在邹继党车的后排座上,并说有月饼的拿袋给他过节,另外80万元是给他帮我跑关系提拔我用的。2010年10月份的一天我约邹继党在高品味吃饭,期间,邹继党跟我说现在竞争的人太多,我的情况不好办。我知道他的意思是闲钱少,我就说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但可以筹,问他大概要多少。他将2个手指放在桌面立起,说大概要200。我明白他是要暗示要200万元才能办成,我答应他迟些再联系他。我回到化州后,找亲戚朋友筹集了人民币120万元。2010年11月份,我将120万元用2个装水果的纸箱装好放在我的车尾箱,开车到邹继党家,将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120万元的2个水果箱抬到邹继党家一楼大厅放好,说麻烦他,邹继党让我放心,并让我回去了。后来,过年的时候,我明确知道我不可能有机会做副市长,就跟邹继党说退钱的事,他又推脱说不方便要晚一点。我和邹继党没有明确事情没办成就退钱给我的事情,因为他一直说事情会成功,我就相信他了。因为邹继党提出可以帮忙找位置,并直接告诉我可以帮我联系市领导关系,并多次暗示他可以利用他和罗某丁的亲戚关系,让罗某丁帮我提拔,我才送钱给他的,而且要送200万元也是他提出来的。 2011年春节后,罗某丁被查处了,我曾3次找邹继党退还我送给他的钱,但他说他的账户被冻结或者监控了,不敢去取钱,迟些再还给我,但一直没有退还。邹继党曾跟我说过他可以通过他和罗某丁的关系,做罗某丁的工作,让罗某丁在组织人事上提拔使用我,而且我正科级很多年了,也符合提升的条件,正好借邹继党的这层关系,帮我找罗某丁说好话,使自己在工作职务上有所进步才送钱给邹继党的。 2、证人邹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是茂名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副局长,邹继党是我的弟弟,我不认识刘某乙,但我认识他的大哥刘某甲海,1973年左右在高州顿梭公社任书记,当时我丈夫罗某丁任该公社副书记,后来刘某甲海调到省里工作很多年,现在应该退休了。我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邹继党曾经跟我提过刘某乙想在职务上进行调整,希望通过我跟罗某丁打招呼给予他关照,当时我跟邹继党说罗某丁不让我管这些事情,而且刘某乙的大哥刘某甲海是省政法委的领导,让刘某乙直接找他大哥刘某甲海帮忙,叫他不要管此事,说刘某甲海会跟罗某丁说。2011年正月初一,我外家人和我家人在茂名市凤凰酒楼聚过餐,罗某丁和邹继党都在场,当时约有30多人,我没留意邹继党是否跟罗某丁提过关于刘某乙职务调整的事情,我没有向罗某丁提过刘某乙提拔的事情。 3、证人罗某丁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是2006年或2007年去化州检查工作时认识刘某乙的,他是化州市财政局局长,当时他参与接待我,以后没跟他见过面。刘某甲海(刘某乙的哥哥,70年代在高州顿梭公社党委书记,我当时任副书记,时任省老区促进会秘书长)曾在2007年或2008年到茂名检查工作,我接待他吃饭时他跟我提起刘某乙任某职务很多年了,是否能做化州市副市长,提拔副处,但我当时不了解刘某乙的情况,没有正面回答他。除此之外,没有人跟我提过此事。2011年春节期间,我家亲戚在茂名市凤凰楼聚餐,一次是和我的兄弟姐妹及家人,另一次是和邹某的兄弟姐妹及其家人,聚餐期间没有人向我提起过此事。我儿子罗某丙于2011年春节前结婚,参加的有我的姐妹,和邹某、邹继党等人,当日也没有人跟我提起过刘某乙提拔之事。邹继党是茂名市财政局局长,刘某乙是化州市财政局局长,他们应该认识,我不知道刘某乙是否送过钱给邹继党,关于刘某乙提拔的事情我也没有向任何人打过招呼,我根本不了解刘某乙,邹某应该不认识刘某乙,她很少跟高州人接触。截至2011年春节,刘某乙都没有当上化州市副市长。 4、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及自述材料。主要内容是:2009年6月,化州市财政局局长刘某乙到茂名开会后约我到茂名市宝酒店吃饭。饭前,刘某乙单独和我到房间偏厅谈话,跟我说他想做化州市副市长,叫我帮忙找我姐(邹某)和姐夫(罗某丁)说情,并说他的堂兄刘某甲海也会和我姐夫打招呼,我答应他尽量帮忙。饭后,刘某乙拉我到房间偏厅,塞给我一个信封,我放到口袋里,信封内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5000元。2009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刘某乙在市国土局对面的茶庄从他的车尾箱里分两次拿出两个红色礼品袋放在我车的后排座上,并说有一袋是月饼给我过节,还有一袋是让我转交罗某丁。其中一个礼品袋内装有两盒月饼和一个装有100元面额人民币2万元的信封,是送给我的。另一个礼品袋内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8捆,共计80万元,是让我转交罗某丁的。这些钱我准备改天退还给他,多次打电话叫他取回他都不肯,后来我将钱暂时存放我家中。中秋节后,我跟我姐邹某说起刘某乙想做化州市副市长和送了80万元在我处的事情,并提到了刘某甲海。邹某说他认识刘某甲海,会过问此事,但让我先将钱退还给刘某乙,但我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问,她也没跟我说过。后来我打电话给刘某乙将我姐的态度告知他,并让他将此80万元取回,但他一直没来拿。2010年11月份一天,刘某乙打电话给我,我将我家的地址告诉他,他自己驾车到我家门口,见到我后,刘某乙从车尾搬了2个水果箱到我家一楼大厅,并说此事就麻烦我了,我表示尽量帮忙。我意识到箱子里装的是钱,让他拿回去,但他不肯。2个纸箱内共装有人民币120万元。2011年春节期间,一次我和罗某丁、邹某等人在茂名市凤凰楼酒店聚餐,我问起刘某乙提拔的事情,罗某丁说不可能,但春节期间事务繁忙,来不及将情况告知刘某乙和退钱给他。约2011年年初八,我姐夫罗某丁出事后不久,刘某乙约我见面提出要我归还200万元,我说一定会还给他,但我担心我的银行账户已被监控或者冻结,想等事情平息后再退还给他,刘某乙也表示同意。收到刘某乙200万元后,其中100万元被我堂兄邹丰某借去周转做生意了,剩余100万元叫我妻子拿去存银行了。

我收到他钱以后,帮他疏通过关系,关键是看我姐夫罗某丁的意思,我除了跟我姐说过此事,到2011年春节期间,我和我姐及姐夫等人在茂名市凤凰酒店亲戚聚餐时问过罗某丁刘某乙提拔的事情,但他说不可能,我知道后就再没有联系过刘某乙,但我想以后有机会可以再提拔刘某乙到其他职位做,并且他送钱给我没有收据和手续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种事情他也不敢说出去,况且我姐夫罗某丁是茂名市委书记,刘某乙也不敢怎样,所以没有退钱给刘某乙。其中100万元分2次借给堂兄邹丰某做生意周转,另外100万元由我妻子分多次存入银行。刘某乙送钱给我是因为我是罗某丁的舅子,由我疏通各种关系比较好,而且重要的职位很多人竞争,必须提前相当一段时间进行。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本院予以确认。

(二)、2009年上半年,被告人邹继党因电白县树仔镇原纪委副书记吴某丙提拔一事,收受吴某丙人民币5000元,并帮吴某丙向时任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打招呼,后吴某丙被提拔任命为中共电白县树仔镇委委员。

上述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证人吴某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2009年某天,我和吴某乙、邹继党和邹继党的朋友约10余人,在茂名市区家农家酒店吃饭,席间,吴某乙跟邹继党说我是他的好兄弟,现任陈村镇纪委副书记,想进步,请他出面跟时任电白县党委书记李某甲打个招呼,争取早日提拔。邹继党表示如果我能当场将2瓶汾酒喝掉就帮我打招呼,我当场喝了,醉了。后来吴某乙帮我跟进,在同邹继党吃饭后的几天,吴某乙打电话给我问要工作简历,说要给邹继党,之后不久吴某乙就跟我说事情办成了。吴某乙跟我说了后不久,2009年9月份,我就到树仔镇报到任党委委员了。我在吴某乙向我要我的简历后,就送了5000元人民币给吴某乙叫他帮我转交给邹继党。 2、证人吴某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现任茂名市人大城建环资工委副主任,我1999年挂职到电××村镇任党委副书记时,吴某丙在我分管的企业办事,工作积极,跟我关系较好,后来我到茂名市人大工作后我们一直有往来,他2009年9月份被任命为电白县树仔镇党委委员。我从2008年就带吴某丙认识了邹继党,一起吃过几次饭。2009年,吴某丙跟我说镇里会提拔一批人,他自己不敢跟邹继党说此事,让我跟邹继党说,让他帮忙。后来又一次我们一起吃饭时,我跟邹继党说了此事,他表示可以帮忙过问,叫吴某丙事后给他简历。后来吴某丙拿他的简历去找过邹继党2次都没找到,就叫我帮忙转交给邹继党,并给了我一个信封,说一点钱是给邹继党请电白方面的有关领导吃个便饭的,约有四、五千,我没打开看。后来我找了时间(约2009年6月底,7月初)到邹继党办公室将吴某丙的简历和装钱的信封一起交给他,并叫他一定帮忙,他答应了。约1个多月后,吴某丙就说组织部已经过来考察了。后来听邹继党说他就此事跟李某甲打过招呼,但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3、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主要内容是:2009年上半年一天,吴祖瑜(茂名市人大某委主任)到我办公室将电白县树仔镇纪委原副书记吴某丙的简历交给我,让我帮忙找领导说情,将吴某丙提拔任用为树仔镇副镇长,并送给我一个信封。信封内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5000元。后来我打电话给电白县原县委书记李某甲,对他说希望他能给予关照,并告诉他吴某丙是市人大某领导的朋友,约2个星期后,李某甲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办妥,后来听吴某乙说吴某丙被提拔为树仔镇任领导了,应该是党委委员或者副镇长。吴某丙送钱给我是因想让我出面帮忙找领导打招呼提拔他。 4、吴某丙任职资料。证实吴某丙2009年10月1日由电××村镇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调任树仔镇党委委员。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本院予以确认。

(三)、2010年10月,冯某甲要求被告人邹继党向时任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打招呼,将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张某提拔为主任科员,曾收受冯某甲人民币2万元。

就以上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 1、张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从1993年至今在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工作,2004年4月任副主任科员,2010年12月任主任科员。我朋友冯某甲曾跟我说工作要努力也要想办法进步,说他认识当时茂名市委书记罗某丁的妻弟,可以帮我提提,并说电白县人防办主任位置空着。2010年11月末或者12月初某天,冯伯平跟我说他联系好了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邹继党同电白县委书记李日添及市县一些领导在电白海景湾大酒店吃饭,叫我一起参加,到时候提我工作调整的事情。但后来李某甲没有参加,只有邹继党、冯某甲、市组织部副部长李某乙、县委副书记余某甲文等人。期间,余某甲文打通李某甲的电话,李某乙和邹继党先后跟李某甲讲过话。后来因为该职位组织上早就有人选了,但经组织程序,我从原来的副主任科员被提拔为主任科员。我不知道冯某甲具体怎样安排邹继党同李某甲吃饭帮助我提拔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否送过财物给领导,但我没有送过财物。 2、证人冯某甲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自1997年至今经商,我以前在电白工作时认识张某,关系较好,后来我经商了也经常往来。2010年的时候,张某问我能不能找下领导,找个好的工作职位干,并说人防办主任的位置空着。我知道他工作能力不错就答应他帮忙问问,但当时人防办主任的职位已经有人选了,张某后来就跟我说搞个主任科员。因我跟邹继党经常来往,比较熟,我就将张某想调主任科员的事情跟他说了,他说可以并打电话跟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说了此事,李某甲说可以考虑。后来我们再没有提过此事,一次(约2010年国庆节后),我跟邹继党、茂名组织部副部长李某乙、电白县委副书记余某甲文等人到海景湾大酒店吃饭,期间余某甲文打电话给李某甲,李某乙和邹继党先后跟李某甲讲了话,但没有提及张某的事情。饭后,我结了帐,然后我送邹继党上车,在他的车上,我将装有100元面额人民币2万元的信封交给他,他说没有帮我做过事,我说他孝敬她母亲的。约过了春节,张某跟我说他被任命为主任科员了,但具体什么时候任命的我不清楚。 3、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是:2010年10月份某天,冯某甲到我办公楼下找我,让我找电白县的领导将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某提拔为电白县人防主任。一段时间后,冯伯平和茂名市组织部副部长李乃忠约我到电白县海景湾大酒店吃饭,吃饭时有张某、电白县专职副书记、冯某甲、李某乙及我,席间,电白县专职副书记打电话给李某甲,先后让李某乙和我听电话。饭后,冯某甲送我上车,他在我的车上塞给我一个信封,说感谢我帮忙。信封内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2万元。我没有特别向李某甲提过张某的事情,吃饭那天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跟李某甲说的,可能是打我的名号。冯某甲知道我和罗某丁的亲戚关系,知道我出面给李某甲打招呼,李某甲一定会给面子,想让我出面关照才送钱给我。后来听说张某被提拔为主任科员。

庭审中,被告人邹继党否认为张某提拔一事曾向李某甲打招呼。 4、张某任职资料。证实张祥于2010年12月29日经中共电白县委组织部同意由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任命为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科员。

以上事实,被告人邹继党予以否认,现缺乏当事人李某甲的指证,且证人冯某甲未明确指证,故该指控事实,无法形成证据链,本院不予认定。

(四)、2009年至2010年,被告人邹继党向茂名市人民医院院长梁某甲推荐广州某医药设备公司人员马某,收受马某人民币10万元。

上述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证人马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从事医疗设备销售,挂靠珠海市华林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我和邹继党是高州老乡,他是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我从事该行业的时间不长,2009年8、9月份,我跟邹继党联系,请他出面帮我联系些业务,他表示可以帮我想想办法。后来邹继党带我到茂名市人民医院办公室,找到该院院长梁某甲,向他介绍我是邹继党的朋友,从事医疗设备销售行业,希望该院在采购医疗设备是给我机会做点生意,梁某甲答应了。后来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2010年3月份),我经过招投标跟市人民医院做了第一笔生意,采购了价值171万元人民币的麻醉机、监护仪;第二次是2010年中秋左右,因电白县发生爆竹爆炸事故,采购了价值35万元的悬浮床;2011年3月份,该院向我采购了价值153.9万元人民币的病理科和遗传室设备,前2次的货款已经支付,第3次还未支付。2010年下半年一天,我到邹继党的办公室送给他用文件袋装好的100元面额的人民币10万元送给他。我送钱给邹继党是因为经邹继党介绍我才认识了梁某甲,才有生意做,为了感谢他。 2、证人梁某甲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2009年任茂名市人民医院院长,2011年6月任书记。邹继党是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我在社交场合认识他的。2009年底或2010年年初,邹继党带了一个医疗设备供应商到我办公室找我,说是他朋友,搞医疗设备的,叫我有机会关照一下,我说好,但要保证质量和价格便宜。然后就介绍该供应商给我院的设备科及招标科室,但不清楚我院是否向他采购设备。我不记得该供应商的名字,我没有收受过邹继党或者其介绍的供应商任何财物。 3、被告人邹继党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是:2009年-2010年,我一个朋友介绍广州某医药设备公司的马某来找我,说是希望能成为茂名市人民医院医药和医疗设备采购供应商。为此,我带马森到茂名市人民医院找到该院院长梁某甲,介绍他们相互认识,梁某甲也表态以后会考虑该事。后来,马某到过一次我的办公室,我问他向茂名市人民医院供应医药和医疗设备的情况,他说跟该院做过2次生意,但采购额不大。2010年年底某天下午,马某拿一个文件袋到我办公室放在我桌面上说多谢我关照,并希望我继续关照他。我推辞一下就收下了。文件袋内装有100元面额的10扎人民币,共10万元。马某送钱给我是因为通过他人了解到我在茂名的背景关系,并通过我帮助和茂名市人民医院做成了生意。 4、茂名市人民医院医疗器械采购资料。证实珠海市桦林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曾3次通过招投标中标茂名市人民医院医疗器械采购标书,该公司分别于2010年11月18日;2010年5月10日;2010年12月6日与茂名市人民医院签订采购合同向该公司采购悬浮床人民币35万元;监护仪、麻醉机人民币171万元及遗传实验室、病理室设备人民币153.9万元。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本院予以确认。

(五)、2009年,被告人邹继党帮梁雁宇争取到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工程,事后收受梁某乙人民币5万元。2010年7、8月,为梁某乙争取茂名市新世纪学校自来水改造工程,收受梁某乙人民币5000元。

上述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证人梁某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从事工程建设,近年来,我承包了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茂名市新世纪学校自来水改造等工程。我通过参加招投标承揽到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工程,在参加投标之前,我找过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邹继党,请他出面帮忙找该院院长何某,将该工程承包给我施工。后来邹继党打过电话给何某,跟他介绍说我是邹继党的朋友,请他关照,我再自己去找何某,参加招投标,顺利中标该工程并签订了施工合同。我得到该工程后的一天上午,我到邹继党办公室将装有人民币5万元的文件袋放在他的桌面上给他。该工程现在已经基本完工,但还未经环保局验收结算,工程造价约90余万元,现已领取到80万元工程款。2010年7、8月份,邹继党知道茂名市新世纪学校的自来水管破旧需要维修,就向该校校长李某丙要求将维修工程承包给我和陈某乙施工(实际陈某乙未参与该工程),李某丙同意,邹继党还出面向茂名市教育局联系到工程项目的审批,该工程造价约10余万元,当时签订了施工合同,但合同已经找不到了。2011年春节前,我和邹继党在外面办事,我开车送他回家时,将5000元送给他。我送邹继党钱,是因为他的社会影响力较大,出面帮我打招呼,让我取得这两项工程。 2、证人何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2004年至今任茂名市妇幼保健院院长。2009年年底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邹继党打电话给我说他有一个做工程的朋友梁雁宇想承建我医院的污水处理工程。我当时跟他说这个工程要进行招投标,若梁某乙有资质可以参加投标,邹继党说会让梁某乙参加投标,还说如果中标后请我多关照,我答应了。梁某乙在承建该工程,事先和我联系过,后来梁某乙顺利中标,和我院签订了施工合同,现工程已经施工完毕,但要等环保局验收合格后才能结算。该工程造价90多万人民币,是按照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的,当时梁某乙是挂靠在茂名市建筑集团第二有限公司承建的,是委托代理人,该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磐。我没有受过梁某乙或者邹继党好处。 3、证人李某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2004年-2010年任茂名市新世纪学校校长,现任茂名市第十五中学校长。邹继党是茂名市财政局原副局长,分管科教文工作,我是在业务工作中认识他的。茂名市新世纪学校自来水管因年久失修经常漏水,2010年已经无法使用,准备进行维修整改。该校自2007年改为公立学校后,改制的前三年学校经费由茂名市财政局统筹安排,学校向茂名市教育局打报告申请经费维修学校自来水管。在筹划维修期间(2010年下半年),邹继党、陈某乙和我一起吃饭,席间,邹继党说陈某乙是他朋友做工程的,工程质量不错,让我将该工程交给陈某乙做,我当时答应了。之后不久,邹继党带陈某乙和梁某乙找我联系该工程,我将工程交给陈某乙和梁某乙承揽,后经学校领导班子会研究,决定将该工程承包给梁某乙施工。该工程造价约50多万元人民币,我调任时(2010年7月)还没有完工,约9月份完工,我调任前工程款还没有结算,因当时茂名市财政局还没有将工程款拨给茂名市新世纪学校。没有受过梁某乙或者邹继党好处。 4、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主要内容是:2009年年底,梁某乙找到我要求我出面找茂名市妇幼保健院院长何某,让他把该院的污水处理工程交给梁某乙做,我答应帮忙。后来我打电话给何某说梁某乙是我的好朋友,让他尽可能关照,他表示同意。后来梁某乙经招投标程序,顺利中标并和茂名市妇幼保健院签订了施工合同。接到工程后,梁某乙到我的办公室,将一个文件袋放在我的桌面上,说多谢我帮忙。文件袋内装有100元面额的5扎人民币,共5万元。2010年7、8月,一次陈某乙、梁某乙同茂名市新世纪学校校长李某丙吃饭,席间,李某丙说他学校的自来水管坏了,但没钱维修。我建议他向教育局申请经费维修并将工程交给陈某乙和梁某乙做,李某丙同意。不久教育局批下了该项目,并由梁某乙、陈某乙承包(实际是梁某乙承包施工),工程造价50万元。工程完工后,约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梁某乙搭我回单位的路上,拿出100元面额人民币5000元给我说多谢我帮他争取到新世纪学校的工程。梁某乙送钱给我是因为我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帮他争取到工程。 5、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工程资料。证实茂名建筑集团第二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10日中标茂名市妇幼保健院污水处理工程;该公司由梁某乙为茂名建筑集团第二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与妇幼保健院于2010年5月13日签订了施工合同协议书,工程造价人民币98.677361万元。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本院予以确认。

(六)、2010年8、9月份,被告人邹继党为金小波争取茂名市中医院污水处理工程,收受金某人民币5万元。

上述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证人金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从事环保科技工作,主要是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我现在通过招投标承包着茂名市中医院综合大楼的配套污水处理工程。在参加招投标前,我通过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邹继党,请他介绍茂名市中医院院长游某,请他在该工程承包和施工过程中给予我关照。后来邹继党约游某一起吃饭,我也一起过去,游某和中医院办公室主任陆某一起来的。席间,邹继党向游某介绍我,游某让我和陆某联系具体业务。后来我与陆某联系,给茂名市中医院综合大楼设计了配套的污水处理工程方案,并参与招投标,顺利中标后与茂名市中医院签订了污水处理工程施工合同。该工程造价90多万元,是按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现取得工程款约30万元。我承揽该工程后,一次我和邹继党一起时,他跟我说帮了我大忙,让我表示。不久后的一天下午,我到邹继党的办公室,将装有100元面额的人民币5万元的文件袋放在邹继党的桌面上交给他。我送钱给邹继党是因为他帮我取得了该工程,为了感谢他,他没有入股该工程。 2、证人游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2001年至今担任茂名市中医院院长,我和邹继党认识有3、4年了,是在开会或是一些社交场合经人介绍认识的,他是原茂名市委书记罗某丁的妻弟,茂名市财政局副局长。2010年8、9月份一天,邹继党打电话请我吃饭。后来我请他到茂名市宝饭店吃饭,我和办公室主任陆某一起去的,邹继党带了一个叫小金的朋友过来,并提议我将我院的污水处理工程承包给小金做,让我多关照他的朋友,我跟他们说如果价格、质量都合适的话就可以做,并叫他有兴趣跟陆某联系,后来知道小金就是金某。后来金某按规定的程序进行招投标,成功中标承揽到该工程,现工程正在进行中,具体的招投标细节我不清楚。该工程造价约90多万人民币,目前相关设备已运送到我们医院,但还没有安装。我在此工程中,没有受过金某或者邹继党任何财物。 3、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主要内容是:2010年8、9月份,金某要求我出面找茂名市中医院院长游某,因当时该院正在搞综合楼工程,金某想在承包工程方面得到游某的关照。后来我们约好和游某一起吃饭,席间,我对他说金某是我的朋友,请他多关照,游某答应了。后来金某承包了该院污水处理工程后不久,金某独自带了一个文件袋到我办公室,将文件袋放在我桌面上说多谢我在茂名市中医院的污水处理工程中帮他。文件袋内装有100元面额的5扎人民币,共5万元。金某送钱给我是因为我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我帮他跟游某打了招呼,他得到了关照。 4、茂名市中医院废水处理工程资料。证实金小波以广州市宝源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授权代表人的身份代表该公司参与茂名市中医院废水处理工程招投标,于2010年12月24日中标该工程,于2010年12月30日该公司由金某为委托代表人与该院签订施工承包合同,工程造价人民币99.874263元。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本院予以确认。

(七)、2004年至2005年,被告人邹继党在被派驻茂名市石化工业区办公室任财务总监期间,因划拨工程款事项,收受冯某乙人民币5000元。

以上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证人冯某乙的证言。主要内容是:我从事建筑工程,2004年至2006年挂靠茂名市水东经济开发试验区建设工程总公司,2006年至今挂靠茂名市茂南第五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至2004年开始我就接过广东茂名石化工业区的一些零碎工程,每年约有几十万人民币的工程量。在领取工程款过程中,一年春节前,为了尽快取得工程款,我曾打电话给时任石化工业区财务总监的邹继党,希望他早点划拨工程款给我,他说他在茂名,让我将领取工程款申请表送过去给他。(一天下午下班后)我到茂名找到邹继党,他签字后,我交给他人民币2000元。后来在一年的一个节日(具体不记得了),我又送给邹继党人民币3000元给他过节。我送钱给邹继党是因为在工作业务联系过程中,我觉得他人不错,肯帮助人。我和邹继党之间没有债权债务关系和经济合作关系,他没有退钱给我。 2、被告人邹继党的供述。主要内容是:我在2004年至2005年派驻茂石化工业园任财务总监期间,负责监督专项资金的使用情况。当时茂港区某工程老板冯某乙承包茂名石化工业园土地平整工程,在拨划工程款时,冯某乙打电话给我说当时工人催要工资,要求我及时审核签名,我帮他及时签了名。工程款拨付后,冯某乙分2次送给我人民币共5000元。冯某乙送钱给我是因为在财务管理上,拨划工程款要我签字审核才能划拨。 3、茂名石化工业园工程合同、招投标材料。证实茂名市水东经济开发试验区建设工程总公司分别于2005年2月25日、2006年7月与茂名石化工业园签订施工合同取得一区北片及土地附着物清理施工工程,经办人为冯某乙。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予以确认。

本案的其他书证: 1、指定管辖决定书、立案决定书、指定管辖函。证实本案由茂名市人民检察院于2011年4月29日指定电白县人民检察院管辖该案,该院于同日对本案进行立案侦查。2011年12月29日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本院管辖。 2、干部履历表、任免资料、茂名市人口信息表。证实被告人名市委书记罗某乙之妻)及邹继党任职情况及主体资格。 3、茂名市财政局文件。证实被告人邹继党于2004年6月7日被任命为茂名石化工业区办公室财务总监,任期一年。 4、中国农业银行进账单三联。证实被告人邹继党家属已在本案立案侦查前分三次向茂名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退违纪款320万元。 5、茂名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被告人邹继党到案经过的复函。证实被告人邹继党于2011年4月12日-29日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交代办案部门尚未掌握的违纪问题。

上列证据,来源合法,经法庭审理质证、认证,与查证的事实相吻合,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邹继党是时任中共茂名市委书记罗某乙之妻弟,其利用与罗某乙之密切关系及影响力,非法收受请托人的财物,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的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应予刑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继党非法收受请托人刘某乙、吴某丙、马某、梁某乙、金某、冯某乙财物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继党收受冯某甲2万元,向时任中共电白县委书记李某甲打招呼,将电白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科员张某提拔为主任科员。经查,该指控事实,被告人邹继党予以否认,现缺乏当事人李某甲的指证,故该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被告人邹继党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理由充分,予以采信。

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邹继党收受马某10万元、梁某乙5万元、金某5万元,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经查,该这三宗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邹继党的行为符合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构成要件。对辩护人相关辩护意见,理由不足,不予采信。

被告人邹继党及其辩护人辩称收受刘某乙202.5万元中200万是给罗某乙的,被告人邹继党不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应以介绍贿赂罪(未遂)论处的意见。经查,被告人邹继党主观上具有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罗某乙)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收受贿赂的行为,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廉洁性、公正性和社会对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信赖。对于是否已经为他人谋取了利益,不影响本罪既遂的成立。故被告人邹继党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信。

被告人邹继党及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邹继党属于自首的意见。经查,被告人邹继党在办案单位尚未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在接受调查、讯问时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的规定,其行为属于自首。故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相关辩护意见,理由充分,予以采纳。另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邹继党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建议酌情从轻处罚的意见与查证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综上,被告人邹继党的行为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涉案数额224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鉴于被告人邹继党有自首情节,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且被告人邹继党主动退清其全部赃款,认罪态度较好,有具有酌情从轻情节的量刑情节;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性及悔罪表现,依法给予被告人邹继党减轻处罚。对扣押到被告人邹继党非法所得人民币224万元,应予没收,上缴国库。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报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六十七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邹继党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4月30日起至2016年4月29日止。罚金限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天内,向本院缴付完毕。)

二、对扣押被告人邹继党非法所得人民币224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陈国权

审 判 员  黎 姝

代理审判员  杨成安

二〇一二年五月十日

书 记 员  邵小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