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强迫劳动罪

冉茂亮、张横强迫劳动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0月25日 案由:强迫劳动罪 当事人:张横 冉茂亮 案号:(2017)黔0627刑初154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冉茂亮,男,1987年6月9日出生,土家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因涉嫌强迫劳动罪于2017年7月5日被沿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8月3日被沿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沿河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帆,贵州精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横,男,1985年4月7日出生,土家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贵州省沿河县。因涉嫌强迫劳动罪于2017年7月5日被沿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8月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沿河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沿河县人民检察院以沿检公诉刑诉(2017)16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冉茂亮、张横涉嫌强迫劳动罪一案,于2017年9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沿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茂林、梁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冉茂亮及其辩护人杨帆、被告人张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起,被告人张横在沿河县官舟镇曾家沟村经营曾家沟村小丫砖厂,由于在本地找不到工人,为了进行正常生产经营,2017年4月以来,张横聘请被告人冉茂亮到小丫砖厂负责管理工作,张横、冉茂亮从广东等地将叶某、胡某、杨某1等7人接至砖厂,由冉茂亮负责管理工人,冉茂亮、张横采用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叶某、胡某、杨某1等7人在张横开设的砖厂劳动,并拒发劳动报酬。

公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以被告人冉茂亮、张横涉嫌强迫劳动罪向本院提起公诉,并提供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现场勘验笔录、辨认笔录等证据,建议判处被告人冉茂亮、张横有期徒刑三至四年。

被告人冉茂亮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请求本院从轻处罚。

辩护人杨帆提出,对本案的定性和事实无异议,被告人冉茂亮具有坦白情节,是初犯,冉茂亮是受指使,是管理者,执行者,是从犯,不属情节严重,应在有期徒刑一至二年量刑,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张横辩称,我没有殴打叶某等人,没有强迫他们劳动,但砖厂是我的,冉茂亮是我聘请的,我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他事实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2年起,被告人张横在沿河县官舟镇曾家沟村经营曾家沟村小丫砖厂,2017年4月,张横以每月8000元的报酬雇请被告人冉茂亮到小丫砖厂负责管理工作,由于在本地找不到工人,为了生产经营,2017年4月以来,张横、冉茂亮分三次(张横和冉茂亮去一次,冉茂亮和冉某等人去二次)从广东将叶某、胡某、杨某1、钟某1、伍某、李某、杨某2等12人哄骗到该砖厂劳动,冉茂亮负责监视、管理工人等工作,张横负责采购工人食物等工作,由于部分工人不愿在该砖厂劳动,采取悄悄逃跑等方式先后走了5人,在冉茂亮的监视下,叶某、胡某、杨某1、钟某1、伍某、李某、杨某27人继续留在砖厂劳动,冉茂亮采用殴打、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被害人叶某、胡某、杨某1、钟某1、伍某、李某、杨某27人在该砖厂劳动,张横将胡某带到庙子里采用威胁、恐吓的方法强迫胡某劳动,并拒发7个被害人的劳动报酬。2017年7月3日,被害人叶某、胡某、钟某1悄悄逃出砖厂,到沿河县泉坝派出所报案后,民警立即解救了被害人杨某1、伍某、李某、杨某2。

另查明,2017年7月4日沿河县公安局民警在官舟镇曾家沟小丫砖厂将被告人冉茂亮、张横抓获,二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以下证据证实:

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及通知书,逮捕证。证实本案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当日对二被告人刑事拘留,2017年8月3日被执行逮捕; 2、户籍信息。证实冉茂亮出生于1987年6月9日;张横出生于l985年4月7日,均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4、抓获经过。证实2017年7月4日官舟派出所民警将张横、冉茂亮抓获归案; 5、沿河四松医院疾病证明。证实2017年7月4日,杨某1被殴打致软组织损伤。

二、证人证言 1、张某1证实,三个月前,我将自己的五菱宏光车借给张横5天,车牌是贵D×××××,借车时张横说是去广州有事,在广州期间我打电话问张横要车,张横说工人没有找到,我知道张横在曾家沟开砖厂,可能是去找工人在砖厂上班,有一天一个外地工人说,他晚上跑出去,被冉茂亮找回来殴打,第二天还要继续上班,没有看见外地工人出去耍过,说他们没有钱,他们都没有电话。 2、张某2证实,我有辆小车,车牌贵D×××××,两个月前我将车借给张横三天,后来我听儿子张某5说张横喊他一起去广东,每天给他200元工资,近几个月张横砖厂有7个外地人在那里搬砖,冉茂亮指挥,外地工人干活慢,冉茂亮吼他们抓紧点,他们很听冉茂亮的话。 3、冯某证实,本地工人每月15日发工资,外地工人的工资没有见到发过,冉茂亮白天晚上都监管外地7个工人,有一天一个外地工人跑出去,被冉茂亮找回来殴打,没有看见外地工人出去耍过,说他们没有钱,外地工人都没有电话。 4、张某3证实,小丫砖厂有5、6个外地人,感觉他们不聪明,负责搬砖上车,基本上不是张横在就是冉茂亮在,有一次去他们两个都不在,10几分钟冉茂亮就回来了。 5、马某证实,2015年3月我开始在官舟曾家沟小丫砖厂上班,是张横与冉茂亮合伙经营,员工只有我与冯某,2017年4月砖厂购买一台小砖机,开始生产米砖,冉茂亮与张横从外地带来7个工人,7个工人负责搬运和上车,我与冯某是计件按月发工资,由冉茂亮开票,然后去张横那里领取现金,听冉茂亮说外来员工是每天130元,但从来没有发过工资,砖厂没有个人档案和工资清册,冉茂亮是与7个外地工人住一个房间,我与冯某一人一间,冉茂亮与外地工人住在一起的目的是防止他们逃跑,一个姓胡的工人有天晚上跑出去,被冉茂亮和张横追回来打一顿,我在隔壁听到的,冉茂亮边打边说“你要不要帮我干活到l2月份,你要不要帮我干活到l2月份”,外地工人在砖厂上班没有工资,冉茂亮和张横不允许他们与外界接触,还打他们,威胁他们说哪个敢跑就打死他们,他们平时不上班时只能在房间里睡觉,只要他们走到砖厂边的公路上,冉茂亮和张横就将他们吼回来,他们没有用电话。 6、张某4证实,张横的小丫砖厂有7个外地工人,冉茂亮在那里负责管理。 7、冉某证实,2017年4月,具体时间不清楚,冉茂亮喊我去广州耍,帮他开车,到广州市天河,冉茂亮第一次喊两个人上车,后又喊一个人上车,冉茂亮说是喊去做活路的,到沿河之后,冉茂亮给我200元钱。 8、张某5证实,我与冉茂亮在张横开的砖厂上班,冉茂亮负责管理砖厂工人上下班,我负责开叉车,张横负责生活,2017年5月10日,张横打电话叫我和冉茂亮到广州接几个人来砖厂上班,车是我父亲张某2的,张横按每天200元工资给我,下午我和冉茂亮出发,次日到广州,第二天冉茂亮出去找工人,工人是在河边招工人手中转过来的,有4个工人,穿着不卫生,中介还将4个工人登记,我们出发到贵州,车上有工人问冉茂亮我们不是去惠州吗,冉茂亮说是去贵州,哪里干活都一样,工资都是l20元、l30元、l50元,5月13日8时许我们到达曾家沟小丫砖厂,之后张横给我600元,对我们本地工人冉茂亮基本不管,对外地工人管理严格,与外地工人睡在一个通间里面。 9、张某6证实,冉茂亮在砖厂负责记账和管理外地工人,本地工人每月15日发工资,没有看到外地工人领取工资。 10、张某7证实,张横砖厂负责上砖的那些人傻乎乎的,穿着、面容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

三、被害人陈述 1、杨某1的陈述,2017年5月4日,我从安徽到广州打工,5月12日在火车站遇到一个40多岁的男子,问我要不要去上班,在惠州,l30元至l50元一天,我就和他上了一辆面包车,后来又有三个人上面包车,我们四个人加上老板的一个司机一共六个人出发,5月14日开始上班到现在,老板说工资要过年的时候发,砖厂叫小丫砖厂,我负责搬砖和搬砖上车,有7个外地人,厂里专门有老板看管我们,有个开车拉材料的也是老板,有个是从广州接我们来的司机,上班没有时间限制,只要有活做,基本通宵,我不是自愿在砖厂上班,没有钱走不了,老板平时看管我们不准我们离开砖厂,只要往外走就要被老板吼回来,不听话就要被老板打,在工棚睡觉时老板就睡在工棚门口,上班的第五天我的手搬砖磨破了,痛的受不了,我就不上班,老板就不给我饭吃,还用木棍打我,掐我的手,我的左手臂上还有伤痕,我们没有电话,没有机会报警,知道老板姓张,老板不在时就是他表弟管我们。 2、叶某的陈述,2017年5月11日我在广州火车站,一个男子问我要不要做工,150元一天,一天8小时,在惠州,他把声音压的很低,然后就叫我上他们的车,后来我发现车牌是“贵D”,我问两个男子怎么是贵州的车牌,我不走了,从广州到清远150元车费,叫我给,我没有钱就和他们走了,出高速后,我看见一牌子上有曾家沟村,砖厂离村牌不远,老板(冉茂亮)也和我们一起睡,他的床在门口,有7个外地人、4个本地人。每天凌晨叫起来上班,上到晚上十点半左右,开始几天我没有觉得不对,之后一个之前来的工人对我们后面来的人说,让我们小心点,叫我们不要出去,老板会打人,说之前那个湖南的工人被老板打的厉害,十多天前,和我一起来的湖南人被和我们住在一起的老板用木棍打了,来时说20天发一点零花钱,一个月发工资,听之前来的人说,他们三月来的,还没有工资,我心里觉得是黑厂,昨天下午18点左右我发现砖厂的老板没有在,我就想跑,我和一个工人去砖厂后面,我们一直往山上爬,后来一个工人看见了也跟着我们爬,我们爬了几座山,天亮了我们碰见人问是什么地方,人家说是泉坝,我们就问着路去了派出所,小丫砖厂有两个老板,一个是接我们来,住在门口的,一个是拉砖和运材料,有个在厂里负责开电动车,也去接我们来。 3、钟某1的陈述,2017年4月,我和杨某2还有另外三个人被老板和管理员从广东骗到曾家沟小丫砖厂,有三个人走了,老板骗我们是去惠州干活,l50元一天,包吃住,没有签合同,我和杨福德上班两个多月没有领工资,我们只能在砖厂内活动,随时有人监视,我和杨福德有电话,刚到砖厂我电话就不见了,杨福德的电话被管理员砸坏,因杨福德故意说要打电话报警,现在还有七个外地人在砖厂上班,我们7个在砖厂没有交流,不知道名字,解救出来才知道,胡某、伍某、杨某1被管理员打过,胡某是因跑出去被打,伍某、杨某1是因活干不下去了,想离开被打,管理员威胁说,谁跑就打死谁。 4、伍某的陈述,我和叶某、杨某1、李某一起被姓冉的老板从广州带来砖厂上班,我和钟某1、叶某跑出来报案的,一天中午,我想多睡一会,被姓冉的老板打过一次,用拳头打在眼睛上,用棍子打在背部,我们7个人在房间睡,姓冉的老板在外面看着我们。 5、胡某的陈述,本来我是在清远做事,没有事做了,我就到广州找事,到广州后,在等公交车时,有人问我以140元一天搞建筑,我就和他走了,第二天有两个人说是老板,说带我去清远上材料,我上车时车上还有两人,一共五人,这样我们就到了贵州沿河官舟小丫砖厂,4月27日还是28日来的官舟,和我来的两个人就跑了,一个刚到晚上就跑了,另一个因话多,经常说要走,被老板打耳光后,就跑了,老板就住在我们睡的外面房间,我们进出要经过那里,我和杨某1、伍某、湖南人都被打过,我是因一个人出去玩,在马路上遇到老板,叫我回去,我不愿意,老板踢我一脚,准备拿砖头打我,但没有打,就打电话给另一老板,那个老板开车来将我带回了砖厂,回宿舍管理我们的老板就用木板将我打睡在地上。有天凌晨4点,打我的老板叫我去上班,因太早,人也不舒服,我不去,就被老板用胶水管打了几下,这个老板也是从广州接我们来的老板,有天晚上24时许,我见管理我们的老板不在,我就跑到鞭炮厂外面公路上,被另一个老板骑摩托车追上,叫我上车,我不上,他踢了我肚子一脚,我上了摩托车,他把我拖到庙子里,叫我跪在庙的大门处,他手中拿木棍,叫我发誓不准跑了,又叫我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左边10次,右边10次,我跪在地上往自己脸上打20个耳光后,老板说再跑就打死,说前面跑的那两个人是被他打死的,叫我不要和任何人讲,这个老板不是管我们的老板,听说叫张横,管理我们的老板是他老表,在砖厂他们叫我“小弟”,我没有得到工资过,来时老板说按月发,第一月发百分之七十,之后问工资,老板说没有钱,平时两个老板会我给10元、50元,总共给我185元,当地工人是按月发,他们还叫我跑,说在这里做也没有工资。 6、李某的陈述,我智力低下,是在广州帮姐姐做点事,4月的一天,我出去迷路,在广州市大沙河被人叫去上班,有四个人和我一起上了轿车,驾驶员是在砖厂开叉车的人,副驾驶是老板,有7个外地人,基本晚上10点休息,第二天凌晨3点或7点起来码砖(把砖叠好),杨某1、胡某、伍某都被打过,我不是自愿在这里上班,没有工资,不准离开,还有人要被打,不准与外界接触,只能在砖厂里活动,老板和我们住在一起,他高兴的时候就让我们上街走走,但他是跟着的,我们问老板要工资,他说要年底发。 7、杨某2的陈述,4月份,有人说带我去打工,我以为是在广州,就跟着走,我们被老板带到贵州砖厂,刚到就被老板将我手机砸坏,身份证也被强行拿走,每天7点有时凌晨3点上班到晚上l0点,从广州将我们带来的老板一直监督我们,不准我们到处跑,有时还殴打一些不听话的工人,当时说好l30元一天,一个月有400元零花钱,事实是几个月我们都没有工资,我们一起来的跑了三个,还有一个广西老头和我在,我们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只能在工地上活动,谁出去被老板发现就要被打,有三个被老板打过。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张横的供述,我在官舟曾家沟开了砖厂,名为“沿河官舟小丫砖厂”,砖厂有l2个工人,其中有7个是外地人,上班有两个月左右,本地有5个,分别是冯某、马师傅、冉茂亮、张某6、张某5,外地工人是分三次去广州接来的,都在前后几天,第一次我与冉茂亮接5人,我们是开张某1的车去接的,第二次是冉茂亮和冉茂亮村上的一个人(不知名)去接的,接了三个人,第三次是冉茂亮与张某5去接了4个人,第一次接来的5个人刚到,有两个叫我加工资,我叫他们滚,他们就走了,第三天又悄悄跑了一个,第二次接来的其中一个是小伙子,吃不了苦,就自己走了,第三次接的四个人,当天晚上有三个去官舟耍,其中一人借机撒尿跑了。7个外地工人包吃住,冉茂亮负责记账、修机、看管工人,有天晚上冉茂亮当着外地工人的面打了湖南一个工人,被我拖开了,冉茂亮用木方条打了屁股,有天晚上我在官舟高速路口吃夜宵,一个工人跑去那里,我大声夯他说:“你趁冉茂亮不在就跑,你做法不对”。我带那个工人去庙子里对他说“如果冉茂亮知道你们要跑,他就要整死你们”,那个人跪在地上求饶:“我不在这里做了,你不发工资给我”,我说等冉茂亮回来再商量这事。我对本地工人基本是按时发工资,对外地工人,去接的时候和他们约好三个月以内要走的只发百分之七十,他们到我砖厂后,我又和他们协商年底才发。

冉茂亮的供述,今年4月11日我开始在小丫砖厂上班,负责管理工人和每天记生产砖数量,有l2个工人,本地5个、外地7个,外地7个人是在外面拉来的,分三次来的,第一次是我和张横从广州拉5个,第二次是我和冉某到外地拉4个(张横联系的),第三次是我与张横联系的一个人到外地拉4个,前期走了几个,昨天走了3个。本地工人计件按月发工资,外地工人l30元每天,没有按月发,平时给点零花钱,我平时管工人上下班,监督他们干活,张横管理生活,为了管理外地工人,我当着其他几个的面用手打了白粉仔一耳光,还有一个工人平时偷懒,叫他小弟,我当着所有外地工人的面用塑料管某打了手上一棍,屁股上两棍,这些工人没有电话,要用就用我的电话,砖厂不干活他们不出门玩,4个外地工人是正常人,3个头脑迟钝,属于弱智型。2017年4月上旬我在平湖打工,张横叫我回家帮他管理工厂及工人,张横4月3日到平湖接我,口头协议每月8000元工资。

勘验、检查、辨认笔录 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证实该现场位于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官舟镇曾家沟村;

辨认笔录 杨某1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冉茂亮是从广东接其来并睡在砖厂看管工人的人,张某5是从广东来开车的人;

杨某2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冉茂亮是从广东接其来并睡在砖厂看管工人的人,张某5是在砖厂开叉车;

叶某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冉茂亮是从广东接其来并睡在砖厂看管工人的人,张某5是在砖厂开叉车,从广东接其来的其中一人,是开车;

胡某第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有天胡某准备跑他踢胡某肚子一脚,冉茂亮是从广东接其来并睡在砖厂看管外地工人的人,殴打胡某两次,张某5是在砖厂开叉车,从广州接到贵州来的驾驶员是冉某。

钟某1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从广东接钟某1来的其中一人,冉茂亮是从广东接其来并睡在砖厂看管工人的人,张某5是在砖厂开叉车;

伍某辨认张横是砖厂老板,冉茂亮是从广州接其来又殴打伍某的人;

李某辨认冉茂亮是2017年4月从广州接工人到官舟砖厂的老板,张横是负责给“小丫砖厂”工人买菜的人,张某5是在砖厂开叉车,从广州接工人来的驾驶员;

张某7辨认冉茂亮是砖厂的管理人。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来源合法,客观真实,相互印证,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冉茂亮、张横以暴力、威胁、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长时间无偿强迫多人劳动,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第一款“以暴力、威胁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构成强迫劳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张横是砖厂的经营者,张横雇请冉茂亮管理工人,冉茂亮直接实施犯罪行为,张横也直接实施了威胁行为,二被告人作用相当,故不区分主从犯;二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属坦白,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冉茂亮直接实施以暴力、威胁、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起主要作用。故对辩护人杨帆提出,冉茂亮是从犯,不属情节严重,应在有期徒刑一至二年量刑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其他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张横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在庭审中辩称没有殴打、强迫他人劳动,是认识、理解的偏差,故应认定张横具有坦白情节。根据二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公诉机关对二被告人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冉茂亮犯强迫劳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7年7月4日起至2020年7月3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被告人张横犯强迫劳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7年7月4日起至2020年7月3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 判 长  申 胜

审 判 员  冉勇军

人民陪审员  宋绍轩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宋 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二条第二百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