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夏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5月18日 案由: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当事人:夏某 案号:(2015)鄂三峡刑初字第00012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夏某,系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综合科司机(工勤人员)。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4年8月15日被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8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陈川川,湖北三峡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以三检公诉刑诉(2015)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夏某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于2015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同年2月27日,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本院延期审理。同年3月26日,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终结,建议本院恢复审理。本院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胡炜、代理检察员宋颖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夏某及其辩护人陈川川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底,被告人夏某利用其担任宜昌市夷陵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彭定新司机的便利条件,请时任宜昌市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杨某在该生物产业园房屋拆迁工程项目上关照宜昌广通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通公司)。后在杨某的关照下,广通公司在公开招投标未中标的情况下,承接到该拆迁工程。广通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4次通过转账的形式送给夏某人民币共计42万元(以下币种均指人民币)。具体事实如下: 1.2012年1月19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向其工行账户转入的22万元。 2.2012年9月18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以广通公司名义向其工行账户转入的10万元。 3.2013年2月8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向其建行账户转入的5万元。 4.2014年1月7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以广通公司名义向其工行账户转入的5万元。

案发后,夏某退缴了全部赃款。

公诉机关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宣读了书证、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夏某作为彭定新的司机,利用影响力,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庭审时,公诉人认为被告人夏某具有自首、积极退赃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夏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并自愿认罪。

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广通公司并非是在公开招投标未中标的情况下承接到该拆迁工程,该工程未经过招投标程序,指控事实有误。2.夏某收受款项中的2万元是李某给夏某打牌和车辆加油的费用,不属于受贿款;2014年1月7日的5万元因彭定新不再负责该园区的工作,对该园区已没有影响力,夏某收受的款项也不属于利用影响力受贿款;夏某的受贿数额应认定为35万元。3.夏某已退还全部赃款。4.夏某具有自首情节,且认罪态度好,平时工作表现好,其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小。请求对夏某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夏某在担任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政府副书记彭定新司机期间,利用彭定新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于2011年上半年,为请托人广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承接宜昌市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房屋拆迁工程,请时任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党委委员、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杨某在该拆迁工程项目上关照广通公司,在杨某的关照下,广通公司在未公开招投标的情况下,承接到该拆迁工程,夏某4次共计收受李某所送42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12年1月19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从其中国工商银行三峡支行账户向夏某在中国工商银行45×××73账户转入的22万元。 2.2012年9月18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从广通公司中国工商银行夷陵支行账户向夏某在中国工商银行62×××82账户转入的10万元。 3.2013年2月8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从中国建设银行宜昌冯家湾支行向夏某在中国建设银行43×××86账户转入的5万元。 4.2014年1月7日,被告人夏某收受李某从广通公司中国工商银行夷陵支行账户向夏某在中国工商银行62×××82账户转入的5万元。

另查明,2014年8月13日,夏某在中共宜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通知其谈话时,如实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并于同日在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通知询问时,如实予以了交代。同年8月15日,检察机关决定对夏某涉嫌受贿立案侦查。夏某案发后已退缴全部赃款。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其为了感谢夏某在广通公司承接生物产业园房屋拆迁工程上给杨某打招呼,通过银行转账先后4次共计送给夏某42万元。该款项是从工程的利润款中提取的。 2.证人黄某的证言,证明李某、黄某、刘某三人合伙承接房屋拆迁工程,李某以夏某在承接拆迁工程上帮了忙为由,要从利润中分给夏某40万元。 3.证人刘某的证言,证明李某、黄某、刘某三人合伙承接房屋拆迁工程,李某占50%股份,黄某和刘某各占25%股份,夏某没有股份,因夏某为承接拆迁工程帮了忙,从利润中给夏某好处费40万元。 4.证人杨某的证言,证明夏某给我电话,说李某想承接房屋拆迁业务,请我帮忙关照,我答应了。我考虑到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出面打招呼,这个面子肯定要给。了解广通公司确实有资质且未发现太大的问题之后,就向当时的指挥长高秉政推荐、报告,后来在指挥长会议上通了个气,就直接决定由广通公司承接土门村的房屋拆迁项目。 5.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出具的《关于征地拆迁相关情况的说明》,证明根据指挥长会议要求,征迁办公室据元月份评定情况及社会考察,推荐广通公司参与房屋拆迁,经指挥部指挥长同意提交会议讨论,于2011年5月初确定广通公司进场开展土门村片区房屋拆迁业务。 6.侦查机关调取的广通公司的银行账户明细表、李某在中国工商银行的个人账户明细表、夏某在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的账户明细表、中国工商银行进账单等书证,证明李某送给夏某42万元的资金情况,与李某的证言相印证。 7.中国共产党宜昌市夷陵区委员会关于彭定新任职的通知文件、中共宜昌市夷陵区委组织部关于杨某任职的通知文件等书证,证明彭定新、杨某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8.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关于印发《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组成人员及工作职责》的通知,证明杨某是该指挥部的常务副指挥长。 9.劳动合同制职工登记表、职工商调表、人事调动通知、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出具的证明等书证,证明夏某自1999年调入宜昌市夷陵区政府办公室,属综合科工勤人员,自2007年3月至2012年3月,为时任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彭定新驾驶公务车辆。 10.《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房屋征迁(拆除)协议》,证明广通公司于2011年8月6日承接到土门村房屋拆迁工程。 11.宜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财政局出具的《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资金收支明细表》、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财政所的资金拨付明细账和财务凭证、宜昌市人民政府《关于宜昌生物产业园和白洋工业园征地拆迁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政府《关于发布﹤夷陵区征地拆迁补偿暂行办法﹥的通知》、夷陵区宜昌生物产业园征地拆迁指挥部会议纪要等书证,证明土门村征地拆迁工程是全部使用国有资金投资的工程项目。 12.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扣押物品清单和湖北省罚没收入票据、湖北省暂扣款物票据等书证,证明夏某案发后退缴赃款42万元。 13.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破案经过、询问通知书、立案通知书和中共宜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出具的到案过程情况说明,证明夏某在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前,在纪委和检察机关如实交代全部受贿犯罪事实。 14.被告人夏某的供述和亲笔供词,证明其接受李某的请托,为广通公司承接房屋拆迁工程向杨某打招呼,4次共计收受李某所送42万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夏某利用其担任宜昌市夷陵区常务副书记司机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国家工作人员杨某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李某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李某所送的42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且数额巨大,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对于被告人夏某的辩护人提出该拆迁项目并非经过公开招投标未中标,而是未经过公开招投标的指控事实有误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杨某的证言和书证《关于征地拆迁相关情况的说明》,能证实土门村的房屋拆迁项目确未经过公开招投标程序,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的建设工程项目,必须进行招标,该建设工程包括与其相关的拆除工程,涉案的房屋拆迁工程是由财政拨付资金的建设工程,依法应进行招标,经夏某请托杨某关照,广通公司在未招投标的情况下承接该工程,属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对于辩护人提出夏某收受的2万元打牌和燃油费属于人情往来,2014年收受的5万元因彭定新对该园区已无影响力而不应认定,夏某收受该7万元不应认定为受贿数额的辩护意见。经查,李某送给夏某2万元的目的明确,即感谢夏某为其承接拆迁工程帮忙,接受李某请托后,夏某利用他人的影响力,通过杨某职务上的行为,为李某通过非正常招投标程序顺利承建工程提供帮助,属于为李某谋取不正当利益,其收受李某所送财物的数额明显超出正常人情交往范畴,具有权钱交易性质,故夏某收受2万元的打牌和燃油费应属收受的贿赂款。夏某在2014年1月7日收受的5万元是与李某在2011年即已约定好收受受贿数额中的一部分,与2014年彭定新是否对该项目工作有影响力并无关联,该5万元应属夏某收受的贿赂款。夏某的辩护人提出的此二项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夏某的辩护人提出夏某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请求对其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夏某在纪委通知谈话和检察机关通知询问期间,如实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视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是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夏某案发后主动退缴了全部赃款,有悔罪表现,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夏某利用影响力受贿所得的42万元,属于其违法所得,依法应当予以追缴。

综上,根据被告人夏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夏某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二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对被告人夏某利用影响力受贿所得的人民币四十二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许 静

审 判 员  张启国

人民陪审员  邹卫东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 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