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李迪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1月16日 案由: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当事人:李迪 案号:(2018)京02刑初107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李迪,男,1979年9月23日出生于北京市;因涉嫌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于2018年2月11日被羁押,同年3月20日被逮捕,同年11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会欣,北京市求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京二分检刑诉(2018)1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迪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于2018年9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提交了被告人李迪的认罪认罚具结书,建议本院对李迪适用认罪认罚制度,本院当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5日向被告人李迪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同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检察员孙晴、检察官助理张志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迪及其辩护人陈会欣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 2012年7月至2016年3月,被告人李迪在担任××资产公司权益投资部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负责管理××分红、××万能证券账户期间,利用管理该证券账户而掌握的有关投资股票的名称、数量、交易价格以及买卖时点等方面的信息,违反规定,使用其实际控制的李某1、李某2、李某3三个证券账户,同期于其管理的××资产公司证券账户买卖相同股票245只,累计趋同交易金额18亿余元,从中获利人民币2060万余元。被告人李迪于2018年2月11日自动投案,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针对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证人证言、书证、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材料,认为被告人李迪无视国家法律,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第一款,应当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李迪有自首情节,并自愿认罪、认罚,建议判处被告人李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适用缓刑,并处罚金。

李迪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事实及定性均无异议,李迪表示认罪服法,李迪辩护人希望能对李迪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2012年7月至2016年3月,被告人李迪在××资产公司先后担任股票投资部投资经理、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总经理,期间负责管理操作××分红、××万能相关证券账户项下的多个投资组合,因所任职务而掌握××资产公司利用上述组合账户进行股票交易的投资股票的名称、数量、交易价格以及买卖时点等方面的信息,上述信息经证券监督管理部门认定为未公开信息。

李迪违反规定,利用其所掌握的上述未公开信息,使用其实际控制的李某1、李某2、李某3名下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操作的××资产公司相关证券账户买卖相同股票,共计趋同交易股票245只,趋同成交金额人民币18.183322亿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从中获利2061.76804万元。

被告人李迪于2018年2月11日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现违法所得已全部追缴到案。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出具了以下证据:

一、证明主体身份及职责的证据 1.××资产公司工商资料、公司章程、投资管理制度、××保险公司与××资产公司委托投资管理协议等书证证明××资产公司的性质和经营范围,其系由××保险公司与××实业公司共同发起,经保监会批准设立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2.××资产公司提供的李迪任职职责说明、任职资料、投资管理账户权限的说明、证券从业资格证书复印件、李迪任职期间的交易指令、××资产公司信息技术部提供的数据说明等书证证明:李迪具有从事一般证券业务的资格,2012年7月1日至2013年6月21日任股票投资部股票投资经理;2013年6月21日至2015年9月24日担任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2015年9月24日至2016年5月31日担任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后离职。李迪任职期间,对其有管理操作权限的投资账户,有权通过交易指令进行股票交易操作。 3.证人程某、金某、刘某1、李某4(××资产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明:他们和李迪系公司同事,李迪在××资产公司曾任投资经理、副总、总经理,主要工作职责就是对自己负责的投资账户进行股票投资,李迪负责过××分红、××万能两个产品中的部分权益投资。李迪使用的手机号为139×××13。 4.被告人李迪的供述:2011年3月,我进入××资产管理中心(××资产的前身)担任高级投资经理,负责股权类投资。2012年5月,××资产公司成立,我在权益投资部担任投资经理,2013年6月,担任副总经理,2015年担任总经理,2016年5月份辞职。权益投资部投资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在工作职责方面基本上没有变化,主要是管理具体账户,我的工作职责是管理公司授权我管理的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我们公司是投资经理负责制,就是自己管理自己的账户,没有互相的交叉,每个人都有各自登录密码。我管理的账户选定股票操作下单是通过恒生系统,选定的股票来自公司的股票池,股票池是通过研究部负责建立的,投资经理可以在股票池范围内自主决定选定股票下单。我任职期间管理过××分红、××万能投资组合下面的具体账户,我的投资权限从刚入职时的几千万到离职前一个多亿。

二、证明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的证据 1.被告人李迪的供述:李某1、李某2、李某3这三个证券账户及李某2工行尾号8118账户、招行尾号7242账户、李某1工行尾号4945账户、尾号5076账户、李某3工行尾号3855账户都由我控制使用。李某1是我大舅,目前在美国定居,李某2是我小舅,李某3是我表妹(李某2的女儿)。自2012年7月至2016年4月期间他们三人名下的普通证券账户和信用证券账户都是我在使用,从银行账户转入到证券账户的资金也都是我操作的。之所以使用他们的证券账户是因为公司有明确规定,用自己或是直系亲属的证券账户交易股票需要报备,我是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当初我跟他们说我想借用他们的账户交易股票,由于都是亲戚,而且他们也不用,就将账户借给我用了。股票账户的交易密码和关联银行卡的密码都是我后来改的,密码就我自己知道,密码都是×××。

我一般是用手机交易下单。我用过两部手机,一款华为手机(双卡)、一款三星手机(双卡),两款手机都是黑色的。我股票交易所用手机号码是139×××13、182×××23、186×××77,这三个手机号都是我在使用,139×××13是我常用的手机号,手机号的户主是我爸李某5,从2012年初至2016年5月份一直都是我在使用,在证监会稽查人员调查我之后我就没再使用。182×××23这个号什么时间开始使用的我记不清了,因为当时139×××13手机号流量不多,所以我就买了182×××23这个手机号,用这个号的手机进行股票交易,同时用作汽车牌照摇号使用。186×××77这个手机号我没什么印象了,可能也用做了汽车牌照摇号使用。

我在公司工作的时间是早8:30至下午5:00,一般我在管理公司证券账户的同时,也操作这三个证券账户,有的是在一个时间内交易同一支股票,有的是交易不同的股票。公司没有禁止在工作时使用手机,即使我用手机交易股票,我们部门的同事只会知道我在使用手机,不知道我在交易股票。 2016年证监会稽查找到我后我就把所有的证券账户都清仓了,盈利后这些钱我都给我妈去买理财了。我在2012年至2016年间,证券账户盈利的资金除了交付购买房产保证金120万元,没有其他用途。我购买的房子位于海淀区云会里远流清园×号楼×层×××,房产总价是1210万元。资金来源有父母的300万元,从朋友刘某2那借的300万元,现在已还清,银行贷款500万元,已经还了60万元。用李某3工行尾号3855账户和李某1工行尾号4945账户内的资金一共支付了120万,消费清单上签名都是我签的。

我作为证券从业人员,不应该利用自己管理的公司证券账户的相关信息来操作自己控制的股票账户,这些触犯了法律,我愿意认罪。 2.证人李某2、李某3、李某5、李某6的证言证明的内容与李迪供述证明的内容基本一致且能相互印证,证明李迪实际控制涉案证券账户和银行账户、股票交易资金来源及使用手机号的情况。 3.证监会出具的《关于李迪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行为有关问题的认定函》《案件调查终结报告》《关于李迪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犯罪的移送函》证明:李迪管理操作的××分红、××万能的相关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的信息包括投资股票的名称、数量、交易价格及买卖时点等信息属于未公开信息。李迪使用李某1李某2李某3三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操作的××资产公司相关证券账户买卖相同股票,两者在交易品种和交易时机上存在关联性。 4.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出具的李迪实际控制涉案证券账户的趋同交易数据统计证明:2012年7月至2016年3月间,李迪使用其实际控制的李某1李某2李某3三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操作的××资产公司相关证券账户买卖相同股票,共计趋同交易股票245只,趋同成交金额18.183322亿元,从中获利2061.76804万元。 5.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李某1、李某2、李某3名下证券账户资料及交易明细证明上述涉案账户的开户情况及2012至2016年间涉案证券账户主要通过手机下单交易,其中显示使用的手机号为:139×××13、182×××23、186×××47。 6.证监会出具的对李迪使用的华为荣耀手机进行电子取证的记录、公安机关出具的李迪交易股票使用手机号的情况说明、在公安网中对李迪摇号信息的查询记录证明李迪使用139×××13、182×××23、186×××47手机号码的情况。 7.李迪、李某2、李某1、李某3、李某6等人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明涉案证券账户的资金来源情况。 8.房产交易资料证明:李迪于2015年5月30日签订合同以1210万元购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云会里远流清园×号楼×层×××房屋一套,其中定金100万元,分别于2015年5月30日使用李某1工行尾号4945银行卡转账30万元,同年6月2日使用李某3工行尾号3855银行卡转账70万元至北京××房产经纪有限公司。

三、其他证据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拘留证、逮捕证等证据证明本案立案、李迪到案及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 2.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明本案扣押物品的情况。 3.户籍证明证明李迪的户籍登记情况。 4.查封、冻结手续证明本案查封李迪名下房屋一套及冻结涉案证券账户中资金的情况。 5.李迪签写的《认罪认罚具结书》证明其自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另辩护人当庭出示了案款收据,证明在本院审理期间,李迪交纳案款的情况,李迪亦当庭表示愿意将名下被查封房屋一套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变价款扣除银行贷款后,连同在案冻结的违法所得之外的案款及本院审理期间交纳的200万元,在本院确定判处罚金范围内充抵罚金。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控辩双方均无异议,本院审核后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迪作为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违反规定,利用通过职务便利获取的本单位拟交易股票情况等未公开信息进行股票交易,获取非法利益,情节特别严重,行为已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依法应予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李迪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建议的量刑幅度适当,被告人李迪对此没有异议,本院对公诉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李迪主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且能认罪悔罪,自愿适用认罪认罚制度,并在本院审理期间主动预交罚金,同时鉴于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本院根据被告人李迪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李迪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一百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在案冻结扣押的人民币中的二千零六十一万七千六百八十元四角作为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余款连同在案查封的李迪名下北京市海淀区云会里远流清园×号楼×层×××的房产一套的变价款(扣除银行贷款)并入罚金项执行,上缴国库。

三、未随案移送的本案扣押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文尾

审 判 长  吴炎冰

审 判 员  漆爱君

人民陪审员  王珂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范静怡

书 记 员  陈珊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