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枉法仲裁罪

王某法仲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8月7日 案由:枉法仲裁罪 当事人:王某 案号:(2013)台天刑初字第277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天台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天台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原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争议仲裁办副主任(主持工作),专职仲裁员。2012年10月11日因本案被天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16日被天台县人民检察院取保侯审。

辩护人戴敏华,浙江天台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许咪,浙江同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天台县人民检察院以天检刑诉(2013)22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犯枉法仲裁罪,于2013年5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台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吴天胜、代理检察员叶卉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及其辩护人戴敏华、许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天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曹某与杨某乙存在债务纠纷。2010年5月,杨某乙得知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将被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兼并,为了能从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收购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的收购款中优先实现债权,杨某乙等人想通过劳动仲裁方式予以确认,并通过杨某甲向被告人王某说情。被告人王某明知材料虚假仍让胡某立案并指定天台县劳动仲裁委员会聘任的仲裁员梁某为首席仲裁员,金庆贺、汤七芬为仲裁员。2010年10月18日开庭时,梁某发现相关材料存在明显问题且被申请人又未到庭,故未开庭。2010年10月19日,杨某乙、曹某等人又重新伪造了证据。在杨某甲等人的说情下,由梁某、胡某、金庆贺组成仲裁庭于同月28日进行第二次开庭。梁某、胡某在未将变更后的仲裁庭组成情况书面通知被申请人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且明知所提供的材料系虚假证据,没有进行合议,也没有向仲裁庭提出驳回仲裁申请。同时被告人王某在仲裁裁决书上作为审核人签字,也没有向分管领导陈清芳汇报虚假仲裁情况,导致仲裁庭于11月8日作出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总金额达人民币2065600元。为证明上述事实,控方向法庭提供了相应的证据。综上,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之一之规定,构成枉法仲裁罪。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间接作用,系从犯,建议对被告人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王某对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王某并非仲裁庭组成人员,没有参与仲裁活动,在主体上不符合枉法仲裁犯罪法定主体,主观上也没有犯罪的直接故意。被告人王某仅是对劳动仲裁案件受理进行形式审查,没有参与具体仲裁审理、裁决活动,也从未暗示或向仲裁庭成员请托、说情,案件完全由仲裁庭自主作出。其在裁决书文书底稿签字审核是基于仲裁办副主任职务的行政行为,不属负有仲裁职责的仲裁庭成员主体。现有证据亦无法证明其在参与仲裁裁决的过程中有共同犯罪的主观故意并实施共同犯罪行为。故被告人王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经审理查明:

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曹某与杨某乙(已被判刑)存在债务纠纷。2009年5月1日,曹某以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给杨某乙人民币1700000元的借条一份。2010年5月,杨某乙得知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将被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兼并。为了能从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收购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的收购款中优先实现债权,杨某乙叫曹某出具了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向杨某乙借款人民币2380000元的欠条,并想通过劳动仲裁方式予以确认。2010年7、8月,杨某乙通过杨某甲找到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办副主任被告人王某说情。被告人王某看到一张二百多万元的欠条知道不属于劳动报酬争议,不能受理。2010年8月7日,杨某乙和曹某等人利用本人和他人身份证,虚构了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拖欠杨某乙等26名工人工资的事实,将欠条里载明的债务分成多份,并伪造了欠条和相关结算清单。杨某乙等人将伪造好的相关材料交给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办干部胡某(已被判刑)请其帮忙。胡某发现相关材料存有问题时,仍予以收下,向被告人王某汇报时没有提出不能受理的意见,并说申请人内有老领导杨某甲亲戚。过几天,杨某甲等人见还没有立案,又来到被告人王某办公室催其立案。后杨某乙、杨某甲等人带曹某来到被告人王某办公室对王某讲将曹某笔录做了就可以立案了。被告人王某对曹某做了调查笔录,曹某承认欠款事实。2010年8月16日,被告人王某叫胡某立案,并指定梁某(已被判刑)为首席仲裁员。2010年10月15日,被告人王某将案件交给梁某,并确定于2010年10月18日开庭。2010年10月18日开庭时,梁某发现几张欠条四五个申请人合写一起进行仲裁,欠条与结算清单的数目也不一致,所欠工资金额大、时间长且被申请人又未到庭,故未开庭。2010年10月19日,杨某乙、曹某等人重新伪造了证据,分成26名申请人分别进行仲裁。在杨某甲等人的说情下,仲裁庭于同月28日进行第二次开庭,原定的仲裁员汤七芬因故无法出庭,梁某等人就让胡某作为仲裁员,在未将变更后的仲裁庭组成情况书面通知被申请人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的情况下,进行缺席审理。同年11月8日,在未进行合议的情况下,梁某作出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总金额达人民币2065600元),并由被告人王某审核,交时任仲裁委主任的陈清芳签发,然后由被告人胡某打印出仲裁裁决书。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梁某证言,证明其第一次开庭时看到的欠条及结算清单长短不一,内容混乱,多人混在一起申请仲裁。但到第二次开庭时提供的欠条及结算清单,介整齐、介工整,字迹基本相同。二次欠条及结算清单中写明是欠挖沟工资,可能是工程款或包清工,两者都不能申请劳动仲裁。欠2003年至2005年的工资,有的月工资八九千,而条子却是2010年8月或10月所打,不符合情理。故其凭多年的工作经验就知道是假的。当时考虑到与杨某甲也认识的,反正仲裁办已经受理了,不能对抗领导照做就行,故没有提出异议,对明知是伪造的证据予以采信,作出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的事实。同时还证明第二次开庭时临时更换了仲裁员,并没有依法通知被申请人,也没有召集仲裁庭进行合议。 2、证人胡某证言,证明其系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办干部。其看到杨某乙等人提供的申请材料后,发现涉案金额二百万余元,数额比较大,欠条及结算清单中明确写明劳动关系存续时间是2003年至2005年,到2010年8月才出具欠条。每位申请人都只提供一张申请书、一张欠条及一张结算清单,没有公司帐册,而且笔迹基本相似。他们也没讲过向某个部门反映的话,还听他们讲过公司要倒闭了,老板也逃跑了,钞票要不回来了之类的话。工程款和包清工都不能申请劳动仲裁,且也超过仲裁时效了。其凭多年的仲裁员经验,能判断出杨某乙等人的劳动仲裁是虚假的。在杨某甲的说情下,其没有提出异议,还作为仲裁员参加庭审,以致作出26份虚假劳动仲裁裁决书的事实。 3、证人杨某甲证言,证明其系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退休干部。杨某乙等人为了进行虚假劳动仲裁,通过其向王某、胡某、梁某等人打招呼说情。为了能顺利立案,其叫仲裁办的王某对曹某做了一份调查笔录。后在其说情下,仲裁庭根据伪造的证据材料作出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的事实。期间,其为了让梁某、胡某在仲裁过程中的关照,邀请他们去钓鱼,费用由杨某乙支付。 4、证人吴某证言,证明其系26件劳动争议仲裁案件的书记员。第一次开庭时因被申请人方未到庭,且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不全,梁某讲要补充材料没有开庭。第二次开庭时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与第一次不一样的。后其根据梁某的意思将26份仲裁裁决书底稿拟好交梁某、王某等人签字并通过QQ邮箱将电子文稿发送给胡某,由胡某打印出来的事实。 5、证人杨某乙证言,证明其与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曹某之间存在债务纠纷。2010年5月,其得知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将被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兼并。为了能从临海华润燃气有限公司收购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的收购款中优先实现债权,其叫曹某出具了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向其借款人民币2380000元的欠条,并想通过劳动仲裁方式予以确认。同年7月底,其和杨某甲等人一起到仲裁委咨询是否能申请劳动仲裁,杨某甲将2380000元的欠条给王某看后,王某称该欠条系工程款,不能申请劳动仲裁。后其和曹某、汤某等人伪造了相关证据材料,并通过杨某甲向仲裁委的人打招呼说情。后仲裁庭根据伪造的证据材料作出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期间还叫梁某、胡某去仙居等地钓鱼,费用由其支付。 6、证人汤某证言,证明杨某乙与曹某之间存在债务纠纷。后杨某乙与曹某商量好通过虚假仲裁优先实现债权。杨某乙叫其一起伪造了有关证据材料,并讲已经与仲裁委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叫其不要害怕。后其作为申请人及十几个虚假的代理人参加仲裁庭开庭,仲裁庭根据虚假的证据作出了劳动仲裁裁决书的事实。 7、证人柴某证言,证明杨某乙与曹某之间存在债务纠纷。杨某乙与曹某商量好通过虚假仲裁优先实现债权,并伪造了相关证据材料。后通过杨某甲跟仲裁委的人打招呼说情。其作为申请人参加仲裁庭开庭,仲裁庭根据虚假的证据作出了劳动仲裁裁决书的事实。 8、证人曹某证言,证明其系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杨某乙等人为了进行虚假仲裁,叫其一起伪造了相关证据材料。杨某乙、杨某甲等人还与仲裁委工作人员进行疏通。2010年8月杨某乙等人带其到仲裁委做笔录,要其承认伪造的欠款属实。仲裁委的工作人员开始不愿意做,后在杨某甲的讲情下,对其做了一份调查笔录。离开仲裁委时,听做笔录的仲裁委工作人员对杨某甲说此事按规定是不能办的,看你的面子勉强给你办一下。后其并没有参加仲裁庭开庭。 9、《任职文件》证明被告人王某系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办副主任,案发时系天台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专职仲裁员。 10、《立案审批表》、《结案审批表》、《庭审笔录》、天劳仲案字(2010)第276号-301号劳动仲裁裁决书,证明梁某及胡某等人作出了26份虚假的劳动仲裁裁决书,总金额达人民币2065600元,被告人王某作为审核人在仲裁裁决书上签名的事实。 11、《仲裁申请书》、《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证明杨某乙等人利用本人或他人身份证,伪造了26份仲裁申请书进行虚假仲裁。所伪造的委托书部份无受托人签名的事实。 12、《开庭通知书》、《应诉通知书》、《送达回证》证明原仲裁庭组成人员为梁某、汤七芬、金庆贺,后临时改为梁某、胡某、金庆贺的事实。 13、《欠条及挖沟工资明细清单》证明杨某乙等人为进行虚假仲裁前后二次伪造证据。明细清单写明所欠为挖沟工资,欠款时间自2003年至2005年,出具欠条时间为2010年8月或10月的事实。 14、《调查笔录》证明杨某乙等人为了虚假的案件能顺利立案,将曹某带到仲裁办由王某对曹某做了一份调查笔录的事实。 15、《工商登记基本情况》、《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明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为曹某。 16、《借条》证明2009年5月1日,曹某以天台县天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给杨某乙人民币1700000元的借条的事实。 17、《归案经过》证明被告人王某到案情况。 18、《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王某及本案相关人员的身份情况。 19、被告人王某的多次在卷及自我交代供述,主要供认其系天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办副主任。2010年7月,杨某甲找到其讲子丈替人做生活钞票要不来,现公司要卖了,老板逃跑了,想申请仲裁帮帮忙。后杨某甲、杨某乙等人将一张欠条及一张申请书拿给其看,其讲工程款不属于劳动争议,不能受理,但杨某甲叫其关照叽。后胡某将杨某乙等人重新伪造的虚假材料交给其,并讲是老杨拿来的,有可能造出来,好关照关照叽。过几天杨某甲见其还没有立案又来催,后还带来曹某讲做了笔录就可以立案了。其碍于杨某甲情面,对曹某做了笔录后叫胡某立案,并指定梁某为首席仲裁员。后仲裁庭将26份仲裁裁决书底稿交其审签,其明知是虚假的情况下仍在审核栏上签了字。其知道杨某乙等人的劳动仲裁是虚假的且不符合劳动争议仲裁的受理范围,梁某和胡某也知道是虚假的事实。

上述证据,均由侦查机关经法定程序取得,其来源、形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并经庭审质证,能互相印证,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身为依法承担仲裁职责的人员,伙同他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裁决,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枉法仲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罪名成立。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共同犯罪中起间接作用,建议对被告人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刑事处罚,本院采纳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的建议。被告人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并非仲裁庭组成人员,没有参与仲裁活动,在主体上不符合枉法仲裁犯罪法定主体,主观上也没有犯罪的直接故意,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作为专职仲裁员,仲裁委主持工作的副主任,虽不是具体仲裁庭的组成人员,但在明知案件系伪造的情况下仍决定立案,并指定了承办仲裁员。其虽未与仲裁庭成员梁某、胡某等人进行明确商谋,但双方所追求的犯罪目的结果是一致的,且双方均相互明知相关材料系伪造的情况下,在内心上达成默契,行为上互相配合,才能最终作出枉法仲裁。双方的行为属于共同犯罪。被告人王某的行为构成枉法仲裁罪。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理由不当,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某犯枉法仲裁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胡国卫

人民陪审员  张守苗

人民陪审员  裴茂灶

二〇一三年八月七日

代 书记员  朱临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九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