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

王冬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4日 案由: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 当事人:王冬 案号:(2014)莒刑初字第372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山东省莒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冬,男,因涉嫌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于2014年4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莒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伟,山东沂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山东省莒县人民检察院以莒检公刑诉(2014)30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冬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于2014年7月23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案件审理过程中,经莒县人民检察院建议,本院于2014年10月23日决定延期审理。莒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赵常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冬及其辩护人杨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6月9日,时任农业银行某支行行长的王冬,在某公司与该行无任何存贷款业务、无授信的情况下,以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从某贷款公司贷款3000万元中给王冬使用500万元为条件(被告人王冬实际使用200万元后归还),违反规定以农业银行某支行的名义给陈某贷款提供保函,致使该3000万元贷款逾期未归还,给某贷款公司造成巨大财产损失。

被告人王冬辩称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王冬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冬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莒县人民法院对该案无管辖权,应将该案移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管辖。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份,某公司,所在地沂南县城汉街66号欲从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通过他人介绍结识被告人王冬(时任农业银行某支行行长)。后陈某找到被告人王冬,让其帮忙出具农业银行某支行的保函,以使某公司能够顺利从某贷款公司取得贷款。2013年6月7日,被告人王冬在某公司与该行无任何存贷款业务、无授信的情况下,以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从某贷款公司贷款借款3000万元中给王冬使用500万元为条件(被告人王冬实际使用200万元后归还),以农业银行某支行的名义在某贷款公司提供的承诺函上签字并加盖该行的业务公章。某贷款公司审核时,发现所加盖的公章系业务章,不对外发生法律效力,需要重新加盖该行行政公章。2013年6月9日,被告人王冬未按规定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信贷部门审查、审批,私自在某贷款公司提供承诺函及保证合同上签字,并加盖被告人王冬私刻的农业银行某支行的行政公章,保证“贷款人某公司不能偿还贷款时,由农业银行某支行履行偿还贷款义务。”同日某公司与某贷款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两个月,月利率为千分之二十五,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到期本息付清,担保方式为保证”。某贷款公司按照约定履行了出借义务,后某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及其利息。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王冬的供述,证实王冬通过郝某认识了陈某,2013年5月底,陈某想从其担任行长的农业银行某支行贷款,王冬发现申请贷款材料不合格,没有同意陈某的贷款要求。陈某的公司在农业银行某支行没有存贷款业务,也没有对陈某的公司授信。后陈某从别处贷款,让王冬以农业银行某支行的名义提供担保,王冬想借用陈某四、五百万元周转一下,陈某同意后,王冬亦同意为陈某的公司贷款提供担保手续。2013年6月初,陈某和某贷款公司的几个人到农业银行某支行(其中一个叫赵某),给了王冬一份《承诺函》,王冬在承诺函上签字并加盖农业银行某支行的业务公章。后陈某和某贷款公司的几个人又到农业银行某支行拿给王冬《承诺函》和《保证合同》,要求重新加盖行政公章,其就在两份文书上签字并用私刻的农业银行某支行的行政公章在该两份文书上盖章。王冬对于为陈某的公司担保没有要求提供反担保及保证金。陈某的公司贷出款后,陈某借给了王冬200万元,后来王冬予以归还。 (2)证人赵某(某贷款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某公司欲从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赵某等人去调查感觉某公司资产价值1个亿,具有偿还贷款的能力,同时又有农业银行某支行作担保,遂决定向某公司发放3000万元的贷款。就农业银行某支行担保该笔贷款问题,赵某与陈某等人一同到农业银行某支行,王冬在《承诺函》上签字并加盖公章,后来集团法规处审核发现王冬加盖的公章是业务章,不是行政公章。2013年6月9日,赵某等人又到农业银行某支行,王冬在《承诺函》、《保证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农业银行某支行的行政公章。某贷款公司扣除一个月的利息实际支付给陈某的公司2925万元。陈某的公司在贷款到期后并未偿还贷款,至现在已支付了450余万元的利息。 (3)证人绍某(某贷款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其与赵某、陈某等人一起到农业银行某支行办理担保手续。农业银行某支行的王冬在《承诺函》和担保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农业银行某支行的公章,保证“贷款人某公司不能偿还贷款时,由农业银行某支行履行偿还贷款义务。” (4)证人盛某(某贷款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陈某的某公司欲从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农业银行某支行为该公司的借款提供担保。其与赵某、绍某等人一起到该公司考察,并于2013年6月7日,到农业银行某支行找王冬签订了《承诺函》,后经集团法规处审核认为加盖的农业银行某支行的业务章不符合规定,便又到农业银行某支行找王冬签订了《承诺函》和保证合同,后王冬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公章在该两份文书上盖章。 (5)证人陈某(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陈某通过郝某认识了农业银行某支行行长王冬。陈某的公司与农业银行某支行没有业务往来,陈某的公司从某贷款公司借款时,王冬以农业银行某支行的名义担保,条件是王冬从某公司的借款中借用500万元。农业银行某支行也没有到某公司考察公司的资产情况。陈某与某贷款公司的工作人员到农业银行某支行找王冬办理担保手续,王冬在《承诺函》和保证合同上签字并盖章。陈某的公司从某贷款公司借出3000万元后,王冬实际上借用了200万元,并出具欠条一张,后该200万元王冬已经归还,但没有支付利息。 (6)证人郝某的证言,证实王冬向其提起能不能找个地方弄钱使,王冬给出保函,当时陈某也找其说能不能找个地方弄钱使,其介绍王冬为陈某的公司借款出具担保手续,王冬使用借款中的500万元。但陈某的公司与王冬没有业务往来。 (7)某贷款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证实某贷款公司主体及营业范围。 (8)承诺函,证实农业银行某支行为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提供保证,保证某公司不能偿还借款款时,由农业银行某支行履行偿还借款义务,王冬在承诺函上签字并加盖公章。 (9)陈某、聂某的保证合同,证实陈某、聂某为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提供保证,保证某公司不能偿还借款时,由陈某、聂某履行偿还借款义务。 (10)农业银行某支行的保证合同,证实农业银行某支行为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提供保证,保证某公司不能偿还借款时,由农业银行某支行履行偿还借款义务。 (11)王冬的保证合同,证实王冬为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提供保证,保证某公司不能偿还贷款时,由王冬履行偿还贷款义务。 (12)借款合同,证实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两个月,月利率为千分之二十五,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到期本息付清,担保方式为保证。 (13)协议书,证实某公司向某贷款公司借款3000万元,向某贷款公司小额贷款提供以下房产作为担保: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201,3000296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2012、3000294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沂房权证城区字第××号房产。某公司未能按期履行债务,某贷款公司有权按该协议实现权益。 (14)某公司营业执照,证实某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某。 (15)企业登记信息,证实2011年6月24日至案发前,王冬担任农业银行某支行负责人。 (16)中国农业银行国内保函业务管理办法,证实中国农业银行融资性保函包括贷款保函;申请办理融资性保函的客户应具备以下基本条件:1、在农业银行开设基本账户或一般存款账户;2、按农业银行信用等级评定标准,信用等级在AA+级以上。为固定资产项目运作而专门组建的项目法人可不受本条限制,但其控股股东或主要股东应无不良信用记录;3、资产及业绩优良,经营规模较大。企业法人净资产不低于4亿人民币,事业法人年综合收入不低于3亿人民币且近三年结余大于零;4、具有行业发展优势和良好社会形象,能给银行带来较大的综合收益;5、能够提供符合农业银行规定要求的保证金及反担保。农业银行保函业务应当要求客户提供保证金。保函应当经过客户申请、经银行客户部门受理并进行初步认定,报总行客户部门组织调查或评估、总行信贷管理部门审查,贷审会审议,有权审批人审批等程序。 (17)银行交易明细,证实某贷款公司发放给某公司借款2925万元;王冬分两次偿还陈某贷款200万元。 (18)借条,证实王冬借陈某200万元。 (19)说明,证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王冬在《承诺函》及保证合同上加盖的农业银行某支行的行政公章的真伪鉴定时,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分行不予配合,无法鉴定。 (20)办案说明,证实2013年1月16日,被告人王冬违反规定为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一事,由临沂市公安局以伪造印章罪立案侦查,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2014年3月17日以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立案侦查,2014年4月1日将犯罪嫌疑人王冬抓获。 (21)受案登记表,证实被告人王冬违规出具金融票证一案的受理案件情况。 (22)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王冬身份情况及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冬身为银行机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他人出具保函,情节严重,其行为侵犯了国家金融管理制度,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予以支持。无论被告人王冬出具保函时使用的印章是否伪造,均不影响本罪的成立。被告人王冬的辩护人关于王冬不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支持;被告人王冬违规向某贷款公司出具金融票证并给某贷款公司造成损失,其犯罪行的为地在莒县,犯罪的结果地发生在莒县,故本院对该案有管辖权,辩护人关于莒县人民法院对该案无管辖权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冬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1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韩立涛

人民陪审员  来永学

人民陪审员  庄肃欣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  尹玉香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八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