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违法运用资金罪

陈远、胡全学等违法运用资金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25日 案由:违法运用资金罪 当事人:胡全学 陈远 王天有 案号:(2017)京0102刑初343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远,男,50岁(1967年6月30日出生),出生地甘肃省兰州市,大学文化,原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住北京市海淀区。因涉嫌犯违法运用资金罪,于2016年4月21日被羁押,同年5月27日被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法宝,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孙明经,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天有,男,51岁(1966年5月13日出生),出生地甘肃省清水县,硕士研究生文化,原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住上海市浦东新区。2006年11月因嫖娼被行政拘留十日。因涉嫌犯违法运用资金罪,于2016年4月26日被羁押,同年5月27日被逮捕,2017年1月1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栾政明、刘占国,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全学,男,43岁(1974年4月24日出生),出生地湖北省随州市,大学文化,原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风控信评部部长,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因涉嫌犯违法运用资金罪,于2016年4月26日被羁押,同年5月27日被逮捕,同年8月1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秦占涛,河北法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京西检金刑诉[2017]30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远、王天有、胡全学犯违法运用资金罪,于2017年5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晶、代理检察员彭聪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远及其辩护人李法宝、孙明经,被告人王天有及其辩护人栾政明、刘占国,被告人胡全学及其辩护人秦占涛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于2010年3月注册成立。2011年12月至2013年11月,被告人陈远在担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伙同被告人王天有,以购买灾备系统、支付投资预付款等名义,多次将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资金非法拆借给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使用,拆借资金共计人民币5.24亿元。其中,资本金账户支出共计人民币1.74亿元,保险产品资金专用账户支出共计人民币3.5亿元。

被告人胡全学于2011年12月至2013年8月间,作为经办人参与非法拆借资金共计人民币2.54亿元。

被告人陈远于2016年4月2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被告人王天有、胡全学于同年4月2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提供了证人证言、书证材料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远、王天有、胡全学,违反法律规定运用保险资金的行为,破坏了国家金融管理制度,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条之一第二款,应以违法运用资金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惩处。

被告人陈远当庭表示服从人民法院最终的认定结论,但辩称:涉案款项支出的性质系投资行为,违法运用资金的刑事责任应由自己完成承担。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李法宝、孙明经当庭提出辩护意见如下:一、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间签有投资顾问协议,二者间的资金往来不是借款关系;二、国务院相关文件鼓励创新保险资金的运用方式,保险公司出借资金的行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三、本案涉及事项已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了处理,而并未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本案涉及的事实无需刑法予以再行处理;四、被告人陈远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与相关企业签订借款协议的事情不知情,亦不应承担责任;五、本案涉及的5.24亿元资金并未出现任何损失;请求对被告人陈远宣告无罪。

被告人王天有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予以认可,但辩称:自己作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及财务负责人,是按照董事长陈远的工作安排履行职务,在公司资金运作的问题上,自己不是主要责任人。被告人王天有的辩护人栾政明、刘占国当庭提出辩护意见如下:一、在涉案资金的支出用途上,公诉机关不能排除项目投资的可能;二、借款事实可产生债权关系,保险公司将资金用于债权投资亦属国务院文件规定的合法、合理运用资金行为;三、对于同类事件,均是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行政处罚,执法尺度应予统一;四、被告人王天有不是涉案保险公司的负责人,其只是接受公司负责人陈远的指派从事程序性工作,其本人并无违法运用资金的主观故意,与陈远亦未形成合意共谋;五、本案涉及的5.24亿元资金未产生损失;六、在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已处理的同类违规事件中,本案涉及的金额明显较少,亦不属情节严重。

被告人胡全学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提出异议,辩称:自己在公司内只履行岗位职责,不清楚且亦未参与资金拆借事实,自己在工作中没有违法运用资金的主观故意,亦无重大过失。被告人胡全学的辩护人秦占涛当庭提出辩护意见如下:一、被告人胡全学在保险公司内不是管理决策人员,其对资金用途不知情,且与陈远、王天有并无合谋;二、被告人胡全学对违法运用资金的事实亦无放任的间接故意;三、被告人胡全学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较小。

经审理查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至2013年11月间,在经时任董事长的被告人陈远决定及时任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的被告人王天有审核后,以购买灾备系统、支付投资预付款等名目,多次将公司资本金账户及保险产品资金专用账户内的资金出借给相关企业使用,出借款项共计人民币5.24亿元,截至2013年11月28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已将上述全部资金及相应利息予以回收;期间,被告人胡全学作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中心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在被告人王天有的授意下,于2011年12月至2013年8月间,以购买灾备系统、支付投资预付款等名目多次发起付款申请,涉及资金共计人民币2.54亿元;被告人陈远于2016年4月2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王天有、胡全学均于同年4月2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孙某的证言,证明自己是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简称联合铜箔公司)法务部主任,联合铜箔公司是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的股东之一,中融人寿于2010年间成立,由陈远担任董事长,联合铜箔公司未参与中融人寿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2015年9月间,联合铜箔公司从保监会的网站上得知了陈远和中融人寿副总经理王天有等人因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被处罚的事情,陈远等人动用上述资金时未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联合铜箔公司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12年6月至2015年6月间,在中科英华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英华公司)担任财务总监,现担任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中科英华公司工作期间,自己还担任了上海中科英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中科英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上海中科英华公司是中科英华公司为了资金使用方便而设立的平台公司,其自身并无实际业务;中科英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当时共有30多亿元的贷款和借款,每月都有到期款项需要归还,由中科英华公司的股东提供资金帮助还款,再由中科英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重新借、贷款,用于向股东偿还,陈远当时是中科英华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当中科英华公司需要资金时,自己会把情况汇报给总经理,当时的董事长王为刚一般是找陈远想办法解决,陈远会安排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王天有与中科英华公司联系,自己不清楚资金的来源,2013年5月3日,上海志卓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向上海中科英华公司账户汇入1.3亿元,上海中科英华公司于当日即将该款项转给了青海电子材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此笔款项就是由陈远提供的资金帮助,在2013、2014年间,陈远为中科英华公司找来了总共5亿元的资金,当时的借款时间都是短期,还款一般都通过上海中科英华公司的账户,中科英华公司未支付过利息。 3、证人钱某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12年至2016年间,在中科英华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英华公司)担任财务副部长、负责资金调配,同期兼任上海中科英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中科英华公司)财务总监,上海中科英华公司是中科英华公司的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其账户供中科英华公司使用,2013年8月至11月间,上海中科英华公司从博晨实业公司接收了四笔资金共计1.2亿元左右,用于为中科英华公司及其子公司偿还借款,还完款后还可以再借款,青海电子材料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等企业都是中科英华公司的下属子公司,陈远是中科英华公司的股东之一及实际控制人,博晨实业公司、上海志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上海科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都是由陈远控制的企业,中科英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资金拆解及还款的事情,由中科英华公司的总裁先与陈远沟通好,再由自己和财务总监张某找王天有联系。 4、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10年至2013年间曾担任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自己未参与该公司的实际经营、只是挂个名字,自己后于2013年5月到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担任董事会秘书,于2015年8月开始担任法定代表人,自己不清楚中融人寿和上海润科公司在2011年12月至2013年11月间的5.24亿元资金往来的事情,该事亦未经中融人寿董事会同意;2010年间,几个自然人准备收购上海润科公司用于向其它企业投资上市,几个自然人推荐自己担任上海润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帮助处理一些投资事项,并委托陈远管理上海润科公司的日常事务,当时上海润科公司指定的联系人也是陈远的亲属,2012年6月间,投资事项终止。 5、证人常某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04年间认识了陈远,在2013年4月左右,陈远让自己接替陈某1担任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自己在上海润科公司不负责任何工作、不知道上海润科公司和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间的合同、不管理上海润科公司的财务章、人名章和账户,陈远是上海润科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6、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10年间应聘到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物公司)做会计工作,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远、财务总监是王天有,办公经理是甘晓梅,从2013年1月开始,王天有又让自己每月底为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做财务账和报税工作,王天有除了在上海润物公司和上海润科公司任职外,还是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殊同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殊同公司)的财务总监,上海殊同公司和上海润科公司都是没有实际经营地和经营内容的空壳公司,常某是上海润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润科公司在2011年至2013年底间有资金往来,资金的进出由王天有安排并下达指令,这些往来在上海润科公司的账上没有具体科目,上海润科公司的财务章、人名章及支票存放在上海润物公司的财务办公室内,经过王天有的审批才能使用,自己在上海润物公司工作期间还见过博晨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章。 7、证人蔡某的证言,证明自己于1998年间应聘到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物公司)工作,上海润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远,2000年后,上海润物公司将自己的人事关系转到上海科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科润公司),王天有在上海科润公司负责财务,自己在上海科润公司负责行政管理工作期间曾保管过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的公章和营业执照,上海润科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电信增值业务和一般通信业务,2010年时经营状况就不好了,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某1、后变更为常某。 8、证人朱某(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副部长)的证言,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使用四个银行账户,账号尾号1225的账户是分红险专用账户、账号尾号4495的工商银行账户是基本账户、账号尾号1763的账户是万能保费归集户、账号尾号1887的账户是保费归集户;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设备或系统购买应由需要购买的部门发起付款申请,灾备系统的购买应由IT部门发起付款申请、再通过行政部门公开招标,胡全学系公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有关灾备系统购买的申请不应由其发起,胡全学作为资金运作付款申请人,应对资金回收、收益等投后管理负责追踪,王天有是公司的财务总监,负责财务和投资。 9、证人李某1(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技术部负责人)的证言,证明自己于2011年4月到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技术部担任信息支持岗,公司在2012年、2016年间先后两次购买过灾备系统,是通过信息技术部向行政部门发起申请,通过招投标程序进行购买,公司从2011年11月开始使用OA系统,购买设备都要通过该系统。 10、证人李某2(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明自己于1999年间认识了上海丰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远,陈远还实际控制着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润物实业有限公司,2001年间,在陈远的要求下,自己开始担任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是为了配合陈远资本运作而设立的空壳公司,自己在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没见过人名章及公司财务章、也不清楚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丰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间在2011年至2013年间资金往来的情况。 11、工商档案登记材料及中国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3月,经中国保监会同意后注册成立,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及中润合创投资有限公司均为发起人、股东(分别持股20%)。 12、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相关人员任职情况说明、公司章程、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任职通知及中国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证明2010年9月,经中国保监会核准,被告人陈远被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聘请为董事长,后于2013年6月,经中国保监会核准,被告人陈远被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聘任为兼任总经理,被告人陈远于2014年11月离职;2010年9月,经中国保监会核准,被告人王天有被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聘请为副总经理,同年12月,经中国保监会核准,被告人王天有被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聘任为财务负责人,职责为负责财务管理、负责或者参与风险管理和偿付能力管理、参与战略规划等重大经营管理活动及及时向董事会、总经理或者相关高级管理人员提出纠正建议;董事会、总经理没有采取措施纠正的,应当向中国保监会报告,并有权拒绝在相关文件上签字等,2012年4月,经中国保监会核准,被告人王天有担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16年5月,经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决定,被告人王天有被暂停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职务;被告人胡全学于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担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风控信评部副部长(主持工作),负责投资业务的风控合规管理工作,于2013年5月至2014年3月担任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风控信评部部长。 13、《灾备系统一体化建设合同》、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付款申请单、记账凭证及中国工商银行客户存款对账单,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于2011年12月间签订合同,约定由上海润科公司为中融人寿设计项目方案、代为建设机房、代购服务器、开发项目所需软件产品、提供技术支持和合同约定的其他服务,合同总价人民币3000万元,同年12月28日,由被告人胡全学填写付款申请单、用途为系统及设备预付款(资本金),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批后,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500万元;2013年2月28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640万元,中融人寿年编号0200000678的记账凭证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和押金项目记录贷方1500万元、通过利息收入记录贷方140万元。 14、《投资顾问协议》及解除协议,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于2012年5月间签订合同,约定由上海润科公司为中融人寿寻找与投资方向相关的项目、对中融人寿项目进行初步论证、对中融人寿项目进行整理包装、针对中融人寿项目与投资方进行前期沟通与交流等,同时约定如果上海润科公司在为中融人寿提供顾问服务的过程中,需要中融人寿的项目资金支持,用于项目谈判的保证金,中融人寿应给与相应的短期资金周转支持,但是上海润科公司应支付相应的利息费用;双方后于2013年12月间解除上述合同。 15、《借款协议》、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付款申请单、记账凭证及客户汇款对账单,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润科公司)于2012年7月间签订合同,约定因上海润科公司项目谈判需要保证金,由中融人寿提供1400万元短期融资,由上海润科公司支付利息,同年7月13日,由被告人胡全学填写付款申请单、用途为支付灾备工程款项,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批后,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400万元,中融人寿年编号0200001397的记账凭证记录摘要为支付灾备工程款项,2013年3月15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475.5万元,中融人寿年编号0200001008的记账凭证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和押金项目记录贷方1400万元、通过利息收入-其他科目记录贷方75.5万元;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公司于2013年4月间签订合同,约定基于相同事由(上海润科公司项目谈判需要保证金),由中融人寿提供20000万元短期融资,由上海润科公司支付利息,同年5月2日和16日,由被告人胡全学填写付款申请单、用途为预付项目款,经被告人王天有审批后,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1225的账户共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20000万元,同年5月31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1225的账户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20060万元,中融人寿年编号0200001979的记账凭证通过其他应收款-其他项目记录贷方20000万元、通过利息收入-其他科目记录贷方60万元;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公司于2013年8月间签订合同,约定基于相同事由,由中融人寿提供2500万元短期融资,同年8月20日,由被告人胡全学填写付款申请单、用途为预付工程款,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核后,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共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2500万元,同年8月26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2500万元;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公司于2013年9月间签订合同,约定基于相同事由,由中融人寿提供5000万元短期融资,同年9月10日,在付款申请单未填写申请人的情况下,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核,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5000万元,同年9月27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5000万元;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公司于2013年10月22日签订合同,约定基于相同事由,由中融人寿提供15000万元短期融资,同年10月24日,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核,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1763的账户共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5000万元,同年10月28日和31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1763的账户共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15000万元;中融人寿与上海润科公司于2013年10月25日签订合同,约定基于相同事由,由中融人寿提供7000万元短期融资,同年11月8日和15日,经被告人王天有、陈远审核,中融人寿通过账号尾号4495的账户共向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7000万元,同年11月28日、29日,中融人寿账号尾号4495和7681的账户共收到上海润科公司账户(账号×××)支付人民币7027万元,中融人寿年编号0200004980、0200004981的记账凭证通过其他应收款-其他科目记录贷方3000万元和4000万元、通过利息收入-其他科目记录贷方27万元。 16、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资金构成及性质的说明、上海润科往来明细及银行账户档案登记表,证明从2011年12月至2013年11月间,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账户共向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账户支付款项人民币5.24亿元,其中1.74亿元出自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本金账户、1.5亿元出自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资金账户、2亿元出自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资金账户。 17、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及补充说明,证明经司法会计鉴定,从2011年12月28日至2013年11月15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账户先后向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账户支付款项13笔、金额累计为人民币5.24亿元,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在收款当日或次日,即将全部款项通过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账户分别转入上海丰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上海物众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上海志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上海中科英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中润合创投资有限公司、润物控股有限公司等企业及陈章银个人账户;从2013年2月28日至2013年11月28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账户先后回收款项9笔、金额累计为人民币527025000元。 18、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保监罚[2015]12号,证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5年8月间,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在对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的事实认定中,认定2011年12月至2013年11月,中融人寿先后以设备预付款、投资项目款等多种名义变相对外拆借资金,并认定时任董事长、总经理陈远,时任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天有及风险信用部负责人胡全学负有直接责任,并已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人陈远、王天有、胡全学等人作出行政处罚。 19、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工商档案登记材料,证明上海润科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于2001年间注册成立,被告人陈远曾担任该公司董事,2013年3月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陈某1变更为常某;上海博晨实业有限公司于2000年间注册成立,该公司于2008年间变更法定代表人为李某2;上海丰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于1997年间注册成立,由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控股,由被告人陈远担任董事长,在2004年至2006年间,被告人王天有成为该公司股东、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于2013年间注销;上海物众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2003年至2013年间的法定代表人,分别曾在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及上海丰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工作;上海志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于2004年注册成立,2010年间,中润合创投资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该公司于2015年间被注销;上海中科英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系中科英华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2009年至2011年间,该公司系上海科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2013年8月后,由张某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中润合创投资有限公司于1999年间注册成立,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系该公司股东,从2009年开始,该公司成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润物控股有限公司于2008年间注册成立,被告人陈远系该公司设立发起人及控股股东,从2009年开始,该公司成为中科英华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上海润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于1994年间注册成立,被告人陈远系该公司股东,至2007年间,被告人陈远在该公司的持股比例逐渐增加,被告人王天有于2004年间担任该公司董事,在2008年间,该公司成为润物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出具的到案经过,证明在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报案后,被告人陈远于2016年4月2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王天有、胡全学均于同年4月2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21、上海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人王天有于2006年11月因嫖娼被行政拘留十日。 22、被告人陈远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供称自己于2003年间成为中科英华公司的股东,后还担任过中科英华公司的董事长,2010年间,自己牵头成立了中科英华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联合铜箔公司,并以联合铜箔公司作为发起人,注册成立了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后自己不再担任中科英华公司的董事长,在中融人寿成立后,因中科英华公司的关联公司需要资金用于向行续贷、倒贷,自己也觉得将中融人寿的资金交给股东控制的公司使用可以保证资金安全,故决定将中融人寿的资金借给中科英华公司用于周转,自己让王天有找胡全学负责的投资部门作出资金发起,经王天有和自己审批后,再由王天有安排将资金通过上海润科公司、上海博晨公司转往有需求的关联企业,相关的关联企业短期使用资金后即会将资金打回。 23、被告人王天有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供称自己于2007年在中润合创公司就是负责财务和投资的副总裁,后在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系主管财务部门和投资部门的副总裁,中融人寿总裁陈远作为中科英华公司的股东,决定将中融人寿的资金借给中科英华公司使用,从2011年12月28日至2013年底,中融人寿先后给上海润科公司汇了5.24亿元,上述款项已全部回收,并挣取了300万元左右的利息,双方虽签过《投资顾问协议》,但上海润科公司并未为中融人寿找投资项目,双方间的合作是以资金拆借形式进行的,在陈远的要求下,自己将中融人寿的资金通过上海润科公司转给上海博晨公司,再安排陈某2或者叶成荫等人将款项分别转给上海中科英华公司、上海物众公司、上海殊同公司等相关企业。 24、被告人胡全学的供述,供称自己在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系资产管理中心固定收益部负责人,2011年间,分管投资和财务的副总裁王天有让自己向上海润科公司发起付款申请、用于采购设备建立灾备系统,因设备采购不是自己所负责部门的业务范畴,故自己从技术部要了合同范本并按王天有的要求填写了付款申请表,此后,王天有又先后几次让自己以投资预付款的名义发起向上海润科公司的付款申请,由于未见到投资项目及合同,自己提醒过王天有该付款存在违反保监会有关资金运用规定的风险,王天有称项目还在谈的过程,考虑到系主管领导交办,自己还是发起了付款申请。

上述证据取证程序合法,证明内容确实充分,本院均予以确认。

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李法宝针对其提出的辩护意见,当庭出示了下列证据: 1、国务院相关文件,证明国务院在于2014年8月间作出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29号文件中,针对拓展保险服务功能,促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问题,提到在保证安全性、收益性前提下,创新保险资金运用方式,提高保险资金配置效率。鼓励保险公司通过投资企业股权、债权、基金、资产支持计划等多种形式,在合理管控风险的前提下,为科技型企业、小微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2、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2年至2015年间,曾对多家保险公司或资产管理公司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 3、股份转让协议,证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间,曾运用保险资金进行股权投资。

经当庭质证,本院认为,辩护人出示的上述证据取证程序合法,证明内容真实,本院均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违反国家规定运用资金的行为,侵犯了国家金融管理制度以及保险资金的所有权,被告人陈远、王天有及被告人胡全学分别作为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述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均已构成违法运用资金罪,均应依法予以惩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远、王天有、胡全学犯违法运用资金罪成立。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与其他公司虽签有设备采购合同和投资协议,但该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向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服务,而从资金往来及账目记载上,足以认定涉案资金往来的性质系企业间的资金出借及还本付息,国务院相关文件虽提及在保证安全性、收益性前提下,创新保险资金运用方式及鼓励保险公司投资企业债权等内容,但并未赋予保险公司可以成为贷款人的地位和身份,出借资金并未成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规定的保险公司资金运用形式,故对被告人陈远当庭提出的涉案款项支出性质系投资行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第一、二点辩护意见、被告人王天有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一、二点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信或采纳;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相关条款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行为已进行的行政处罚,不是司法机关对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规定的、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障碍,故对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三点辩护意见及被告人王天有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三点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被告人陈远作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是法人违法运用资金行为的决定作出者,无论其是否了解该违法行为的具体运作手段,均应以直接负责主管人员的身份承担法律责任,被告人王天有作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是主持实施法人违法运用资金行为的有关负责人,亦应以直接负责主管人员的身份承担法律责任,对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提出的第四点辩护意见、被告人王天有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第四点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信和采纳;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五点辩护意见及被告人王天有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五点辩护意见,确实充分,本院均予以采纳,但被告人陈远的辩护人提出的对被告人陈远宣告无罪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考虑;被告人王天有的辩护人提出的第六点辩护意见属实,本院予以适当考虑;被告人胡全学作为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中心固定收益部及风控信评部负责人,在意识到公司主管领导传达的法人意志存在违法运用资金风险的情况下,仍然发起用款申请,对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违法运用资金行为的实行和完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其应以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身份承担法律责任,故对被告人胡全学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三点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信或采纳。鉴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违法运用资金行为尚未造成保险资金的损失,综合考虑被告人陈远、王天有、胡全学的犯罪事实、性质及涉案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依法可对三名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条之一第二款、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陈远犯违法运用资金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被告人王天有犯违法运用资金罪,免予刑事处罚。

三、被告人胡全学犯违法运用资金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文尾

审 判 长  程 杰

人民陪审员  刘海燕

人民陪审员  赵建媛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赵智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七条第一百八十五条之一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