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枉法仲裁罪

被告人令狐某某犯枉法仲裁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8日 案由:枉法仲裁罪 当事人:令狐某某 案号:(2014)运中刑二终字第14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绛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男,1962年10月1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平陆县,高中文化。因涉嫌枉法仲裁罪于2013年4月15日被绛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3年9月18日被绛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绛县人民法院审理绛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犯枉法仲裁罪一案,于2013年11月12日作出(2013)绛刑初字第70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令狐某某,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定,2006年8、9月份,中国农业银行平陆县支行(以下简称平陆县农行)在被告人令狐某某的授意下,在已向平陆县铝钒土煅烧厂(以下简称煅烧厂)送达的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上添加仲裁条款。2006年10月份,平陆县农行依据添加了仲裁条款的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向运城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被告人令狐某某在明知仲裁条款是平陆县农行单方添加而予以受理。被告人令狐某某在向被申请人煅烧厂法定代表人卫某某无法送达相关仲裁文书的情况下,找到煅烧厂的主管单位平陆县民政局局长赵某某,被告人令狐某某告知赵某某,民政局得负连带责任,涉及到民政局账户等问题,赵某某逐级向平陆县领导汇报。平陆县政府违规对该厂进行清产核资,更换负责人。期间,被告人令狐某某收取平陆县农行一万元仲裁费,没有向运城市仲裁委员会上交,煅烧厂更换负责人后,其向平陆县农行退回一万元仲裁费,在煅烧厂财务领取一万元仲裁费,据为己有。原法定代表人卫某某长期上访,在高检院《涉检网络舆情》、新华通讯社《国内动态清样》、新浪网、法制网等媒体予以报道,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运城市人民检察院案件交办函,能够证实案件的来源。 2、运城市仲裁委员会情况说明、收费办法、聘书、法人证书,证实令狐某某是运城仲裁委员会2004年至今聘任的仲裁员,收费办法证实规定了仲裁案件收费标准。聘书证实运城仲裁委给令狐某某发的仲裁员聘书,法人证书,能够证实运城仲裁委经登记成立的情况。 3、询问李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自己于2005年1月至2012年12月任平陆县农业银行办公室主任、副行长。负责信贷和保卫工作,铝矾土煅烧厂与平陆县农业银行因贷款合同纠纷申请仲裁的情况是,2006年10月11日,我行召开党委会,丁某某行长提出对平陆县铝矾土贷款一事提出申请仲裁,当时我分管信贷业务。行里要求我负责这件事。这件事由信贷部主任刘某某具体实施。会后,我给刘某某交代行里要求安排对这件事进行仲裁,要刘某某找仲裁委咨询仲裁事宜。后刘某某给我讲他咨询了运城仲裁委仲裁员令狐某某,认为这个案子能受理。事后,我安排刘某某将相关材料送给运城仲裁委,过了一、两天刘某某与令狐某某来我办公室说仲裁这件事。在我办公室看了相关材料,提出要申请仲裁合同等相关资料,我安排刘某某将平陆县铝矾土贷款的相关资料让令狐某某审查,事后,令狐某某提出对一些相关材料进行补充,并提出事先约定发生纠纷应由人民法院管辖,合同没有约定仲裁。令狐某某说要想仲裁必须合同事先得有仲裁要求我才能对这件事进行仲裁。令狐某某又对我说,如果能在《逾期催收通知书》上加上一条仲裁条款仲裁委就能受理仲裁。我说我做不了主,我得请示下丁某某行长,之后我与令狐某某、刘某某一起到丁某某行长办公室,说了加仲裁条款的事情,并说明令狐某某说要想仲裁必须在《逾期催收通知书》上加上仲裁条款才能进行仲裁。说完我就离开了。令狐某某和刘某某还在丁某某行长办公室,对于他们的谈话我不清楚。过了一段时间,刘某某对我说他把资料准备齐了送过去。在仲裁期间曹某某政府出台了一个变动法律的文件,由原法人卫某某变更为员某某,我见了这个文件之后,对刘某某说你赶紧把这文件拿给丁某某行长看一下。在仲裁审理期间,令狐某某来到农行,我在楼道碰见他,他说要仲裁费,我让他去找丁行长。大约到了2007年12月,丁某某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说仲裁协议和解了,他让我在仲裁和解协议上签字,我说你是法人应该你在上面签字,丁某某让我签,于是我就在仲裁和解协议回执上签了字的情况。 4、询问丁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在我2005年去平陆县农业银行任行长之前已经发生贷款一事,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原法人卫某某分五次从我行贷款大约1100万元,经多次催要,卫某某一直避而不见也不还款。在这种情况下,我行于2006年10月向运城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06年后半年,我去见时任平陆县县长的任某某。反映我行的一些情况,还给任县长递交了一份不良贷款的书面材料。主要内容就是平陆铝矾土厂贷款本息1700余万元的扶贫贷款清收困难的情况,任县长对该笔贷款应该有较深的印象。因为想借助政府的力量催收不良贷款,从而推动我行清贷工作。后来工商局召开仲裁机构成立大会,县直机关领导干部都参加了,我也参加了该会,会后我就考虑不良贷款清收工作能否通过仲裁程序进行,因为通过法院诉讼时间太长,诉讼费和其它费用也比较高,赢了也很难执行。而仲裁时间短且费用不高,为此我行曾在会上会外说过这件事。我曾让信贷部主任刘某某去县工商局咨询相关仲裁细节,刘某某去见了我县仲裁人员令狐某某了解了有关仲裁事项。刘某某将大致有关情况反映给我,我可能与分管副行长李某某商量过这件事,形成共识,走仲裁程序。走仲裁程序是我行先去找令狐某某的,我们向他咨询情况后有走仲裁程序的意思,令狐某某却主动到我办公室联系这件事,他们的仲裁业务刚刚开始,急于促成我们这件事,我们在一次会议上通过仲裁进行清贷,由分管副行长李某某和刘某某具体办理。我行开会决定这件事后,李某某副行长负责,刘某某具体实施,刘某某着手整理所需资料,他们与令狐某某协商期间,令狐某某曾来我办公室见过我几次,关于仲裁费用的问题,最后说定我行先不支付,以后由铝矾土煅烧厂卫某某承担。所以我行没有支付任何仲裁费用,仲裁程序启动后,进展情况不太清楚,我行最终也没有拿到仲裁裁定书。到2007年12月,令狐某某到我行找李某某副行长和我说铝矾土厂经过清产核资后,法人也更换了,建议我们进行仲裁变更,将卫某某变更为员某某,当时说仲裁和解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通过和解,我行主张的债权得到新的确认。关于《逾期催款通知书》上签字的情况是,大概是在2006年8月,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有一天副行长李某某和令狐某某来到我办公室,李某某对我说,看了合同以后,令狐某某说合同事先没有约定仲裁,不符合仲裁条件,要想仲裁就得加上“发生纠纷后申请仲裁机关进行仲裁”。当时郭某某是客户部主任,我安排郭某某加上一些内容,具体加写了什么我不清楚。 5、询问刘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运城仲裁委员会送达回证(2007)运仲案字第号上的签字是我签的字,送达文书名称及份数仲裁调解书这上面的仲裁调解书实际上是和解书,当时由于我只签字,就没有具体的看送达文书名称是什么,因为我收到的和解书和送达回证上的日期是一致的,都是2007年12月27日。关于仲裁一事丁行长说想对铝矾土厂进行仲裁,问令狐某某怎么办理好,令狐某某说得要双方同意仲裁的书面文字就可以。丁行让我把铝矾土厂的档案提供给令狐某某看,令狐某某看完档案说,先前办理抵押合同时没有约定仲裁,但随后约定仲裁也可以。比如说在催收通知书上做以说明也可以,随后令狐某某从档案盒里拿出一份2004年的催收通知单,说这在时效内,如果在这上面约定就可以了,令狐某某说这是谁的字体让谁在这上面约定就可以了,然后我把令狐某某送走。至于12月31日催收通知书上面的约定是谁安排的,谁在上面加的约定我不清楚,我事后一个月,丁行长安排我找令狐某某仲裁时,我才发现2004年12月31日的催收通知单已经标有“否则我行将向运城仲裁机构申请仲裁”的字样。2006年的10月份丁行长安排我到总务上郭某A打条借了10000元,到令狐某某办公室交给他,他给我出具了收条。2007年12月份,我行与平陆煅烧厂达成协议,丁行长让我找令狐某某要回那10000元钱的仲裁费,我找到令狐某某,他把我领到农行取了10000元钱给了我,令狐某某给我要他给我出具的收条,我没有找见,我给他出了一张收条,所以我行没有出10000元仲裁费的情况。 6、询问张某A的笔录,能够证实2006年10月份一天,丁某某行长打电话叫我到他的办公室,我到了行长办公室以后,丁某某说铝矾土煅烧厂贷的款还不了,卫某某又找不见人,行里开会定的要进行仲裁,原来催款通知书上是你签的字,叫你过来就是要完善一下手续,在催款通知书上补一个仲裁条款,我当时还问现在定的要仲裁哩,丁行长说,行里开会定的要仲裁保全农行资产,我问写什么内容,丁行长说加上“否则,我行将申请仲裁机构进行仲裁”的话,原话记不太清,就是这个意思。丁行长说你去办一下手续。我就到信贷档案室把铝矾土煅烧厂贷款的档案调出来,拿到丁行长办公室,在里面找见一张催款通知书,当着行长的面,在上面加了句“否则,我行将申请运城仲裁机构进行仲裁”的话,写完后,丁行长看了一下,让我把写好的催款通知书及档案送回档案室的情况。 7、询问宋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运城仲裁委是运城政府组建的一个民间组织,主任是当时运城市常务副市长,副主任是张某B兼秘书长(市政府法制办主任),我当时是副秘书长。2006年的一天,令狐某某给我打电话说平陆县农行有一起贷款合同纠纷,问我能否受理,我说你看看符合条件吗,如符合条件可以先接下,然后到运城办立案手续,可他一直说找不见人,也一直没来运城办手续,更没有立案,也没有交钱,后来我再没问这个事,当时那个仲裁案号是谁给的我不知道。关于这个案子运城仲裁委没有形成任何材料,至于案件受理通知书是运城仲裁委为了方便当事人事先由仲裁员领取的,具体是哪个工作人员给的我不清楚,关于这个案件只是占仲裁委一个案号,既没立案手续,也没有交任何仲裁费用,按照仲裁委的办案规则,当事人不交费视为不予受理,更不应该立案。至于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协议,运城仲裁委一概不知,如有其他行为,属于他们私人办理的情况。 8、询问王某B的笔录,能够证实2006年11月2日,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卫某某,在平陆县城关找到我,我当时在运城正录法律服务所执业,他委托我办理该案,他说运城仲裁委通知我到工商局找令狐某某,办理相关手续,我就到工商局找到令狐某某,令狐某某和吴某给我送达了相关仲裁的手续。卫说我们和农行没有仲裁协议,经卫同意,我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确认:(平城关)农银催通字(2004)第518号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作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达成的仲裁协议的效力作出裁定,提出的时间是2004年11月22日,这个给中院以后,到了2006年11月23日就和卫某某联系不上了,后来我联系他儿子卫某A也联系不上,这个案子就放下了,也就不了了之的情况。 9、询问吴某的笔录,能够证实自己从2005年至今兼任运城市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在担任仲裁员期间受理过平陆县农行申请仲裁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贷款合同纠纷一案。大概是06年,平陆县农行找到令狐某某,要求运城仲裁委员会仲裁平陆县农行与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贷款合同纠纷一事,我记得是平陆县农行的刘某某拿着仲裁申请到工商局我办公室递交的仲裁申请书。抵押担保借款合同等相关文书,当时我和令狐某某都在场,令狐某某收到材料后,就给市仲裁委员会宋某某打电话请示,宋某某同意受理立案,我就填写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文书,过了几天,我就和令狐某某去平陆县铝矾土厂送达仲裁申请,到该厂后没见到卫某某,见到他儿子卫某A,他没有收,我们回来后就采取了邮寄送达的方式予以送达,最终送达到没送达到我就不清楚了,这个案子最后没有仲裁,和解了,和解书是令狐某某让我打印的,具体和解内容是怎么出台的我不清楚的情况。 10、询问赵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仲裁委员令狐某某和一个女的来我办公室,送了运城仲裁委的通知。令狐某某说,卫某某欠农行贷款1700多万元不还,因民政局是煅烧厂的主管部门,银行要裁决执行,民政局得负连带责任,这要涉及到民政局的账户等等。我一下想起在我任局长期间,曾经因运城市委主要领导扶持煅烧厂贷款时,让我局盖过一回章子的事,就非常着急,感到仲裁这个问题事态严重,就赶紧向县里领导反映了。我记得向分管副县长潘某某说过,还与曹某某段某某一起向任某某县长说过。当时,任县长刚到任时间不长,让我们就下一步怎么办拿出个报告。我告知潘县长向任县长汇报的情况,问他怎么办,潘县长说,先按清产核资和改制写个报告。后来潘来我办公室,又叫来席某某,我们三人起草了一个情况汇报。报告中的企业基本情况,是我按照我以前与卫某某谈企业状况时做记录来写的,报告的后面部分,主要是根据潘县长的意见写的。写完后潘又做了修改,最后定稿时潘说,以搞清产核资进行汇报,报告写好后提交了县政府,任县长很快就上了县长办公会,会上定了开始清产核资,成立了领导组,潘县长任领导组组长,当天潘县长和我们就抓紧筹备清产核资大会,制定工作方案,确定组成人员、职责、刻章等工作的情况。 11、询问任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我记得在2006年10月、11月,县民政局局长赵某某和曹某某党委书记段某某多次找过我,反映煅烧厂存在的问题,副县长赵某B和分管民政的副县长潘某某,也找我说煅烧厂的事,他们说的大意是,卫某某从曹某某政府承包煅烧厂的合同到期,该厂因长期经营不善,负债很大,存在不安定因素,卫某某将该厂又发包给齐力公司,双方发生承包纠纷,齐力公司提出想兼并或者承包煅烧厂,该厂贷农行的款长期不还,运城仲裁委要进行债务裁决。当时副县长赵某B来我办公室说,煅烧厂欠农行贷款的事,不能因仲裁把财政账户冻结了,这牵扯干部的工资和机关的正常运转。平陆县农行的丁某某行长也曾拿着书面材料,向我反映卫某某的厂欠银行贷款1700余万元未还的事,希望政府能够帮其清贷,就在这之前,平陆县齐力公司的员某B,也曾拿着书面材料在我办公室门口外边,我出门碰见了,他向我反映卫某某与他公司的合同纠纷,我给他说,你找相关部门反映,我们了解了解情况。当时赵某某和段某某两入先后多次找过我,我没有答应县政府要管这件事,后来他们二人一起来找过我两次。我问他们既然你们认为应该管,那你民政局和曹某某任何一家牵头就行,你们进行核算。他们说,这涉及到多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他们单方面调不动,只能是政府出面。赵某某还让我看过一份仲裁资料,说民政局是县政府的民政局,如果仲裁裁决了,把账户封了,也是把县政府的账户封了,我给他们说,那你们按程序整理个材料,提交到县长办公会研究,看看大家的讨论意见吧,没过几天,他两人与副县潘某某一起来找我,提交给我一份由曹某某和民政局联名写的关于煅烧厂的情况汇报。后来在2006年11月22日,我主持召开了县长办公会,其中一项议程就是赵某某汇报煅烧厂的情况,当时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这事县政府应该管,而且早就应该管,对煅烧厂应该进行改制。鉴于这个情况,我建议先进行清产核资程序。这样会上最后决定清产核资,成立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清产核资领导组,副县长潘某某担任组长,负责对煅烧厂依法进行清产核资的情况。 12、询问席某某的笔录,能够证实平陆县农行申请运城仲裁委对平陆铝矾土厂进行仲裁,铝矾土厂是民政局的下属单位,运城仲裁委要对铝矾土厂进行仲裁,如果铝矾土厂不归还农行的贷款,因为军人复员款、扶贫款、安家款等都要从民政局的账上划拨,当时局里考虑到这些情况,赵某某局长就向管民政的潘某某副县长汇报,赵某某和潘某某又向任某某县长汇报了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才成立了清产核资领导组,我在清产核资领导组办公室担任副主任,主任是局长赵某某担任,运城仲裁委员会送达回证2006年运仲案字第63号是我签的字,是在2006年12月12日签的,当时令狐某某和吴某到平陆县宾馆四号楼316房间让卫某某在运城仲裁委员会的送达回证上签字,我和赵某某局长在场,他们请示赵某某局长后,赵某某说我是分管企业的,让我在上面签个字,起见证作用的情况。 13、询问关某B的笔录,能够证实自己1998年到平陆县人大常委会任副主任,2007年退居二线,2006年7、8月份运城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并宣布为平陆仲裁中心主任,大约在2006年11月中旬,令狐某某对我说一是卫某某找不见人,卫某某是铝矾土厂法人代表,二是运城仲裁委规定,凡属金融系统的案子运城仲裁委有专门的金融仲裁庭,各县不能受理此类案子,我听后,便让令狐某某将此案交运城仲裁委员会,以后我就再没有过问此案,令狐某某交没交运城仲裁委怎么答复的我都不清楚,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在县上对铝矾土煅烧厂清产核资的时候,令狐某某对我说,他曾找到卫某某,卫某某不签字,卫不签字不答辩,卫某某说他现在接受清产核资,什么字都不签,我说卫某某既然不签字那就算了,此案就不再进行。关于公告送达令狐某某没给我说过,我也不知道。记得过了一段时间,令狐某某告诉我农行和铝矾土厂和解了,令狐某某还说铝矾土厂的法人变更为齐力公司的员某某了。我说和了好。但和解内容我不清楚。关于仲裁经费,是农行申请缓交仲裁费的时候,令狐某某对我说平陆县农行想缓交不交仲裁费。这起案子标的金额较大,先让平陆农行先交10000元仲裁费,现在仲裁中心没有经费,不好开展工作,我说:“行”,让农行先交10000元费用,我记得我在农行申请缓交仲裁费的申请书上签字同意缓交的情况。 14、询问吴某B的笔录,能够证实自己是改制后铝矾土厂出纳,2008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令狐某某拿着仲裁中心退回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仲裁费10000元钱由平陆农行刘某某出具的收条,这个收条上面有员某某的签字,我收到条子以后,给了令狐某某10000元钱,是在我办公室给他的,令狐某某把条子给了我后,我就把条子给了会计入帐了,会计是张某C,现在什么地方打工我不知道的情况。 15、询问荆某的笔录,能够证实关于10000元仲裁费,令狐某某给我说过,2010年12月份,令狐某某打电话叫我到工商局门口,检察机关调查他到铝矾土厂报销10000元费用的问题,由于他没有给铝矾土厂出具正式发票,说检察院如果问我这个事的时候,让我给检察院说:“我在平陆县铝矾土厂报了10000元钱仲裁费没给令狐某某,我自己把这10000元钱花了”。当时碍于朋友面子,我就答应了,实际上我就不知道这10000元钱是怎么一回事的情况。 16、聘书,能够证实令狐某某、吴某被运城仲裁委员会聘任仲裁员的情况。 17、运城仲裁委员会仲裁材料,能够证实运城仲裁委员会对平陆县农行与平陆县铝矾土厂进行仲裁的过程的情况。 18、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缓交仲裁费申请书、运城仲裁委在法制日报的公告,能够证实平陆县农行在逾期催收通知书添加仲裁条款并申请缓交仲裁费的情况,法制日报公告,能够证实仲裁委在法制日报公告向平陆铝矾土厂法人送达仲裁文书的情况。 19、再次仲裁材料,能够证实平陆县对铝矾土厂改制变更法人后,运城仲裁委员会对平陆县农行申请对平陆铝矾土厂贷款纠纷进行仲裁立案受理进行仲裁的过程及文书的情况。 20、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改制领导组工作方案平陆县人民政府联席会议纪要,能够证实平陆县政府对平陆县铝矾土厂进行清产核资及改制的情况。 21、新浪网、新华网、最高人民检察院函、网络舆情,能够证实登载卫某某告状材料造成社会影响,要求查处的情况。 22、暂扣令狐某某10000元的条据,能够证实运城纪委执法室暂扣令狐某某10000元的情况。 23、被告人令狐某某的供述,能够证实2005年被运城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2007年我还兼职平陆县铝业协会秘书长,2009年平陆县政府对平陆县铝矾土煅烧厂进行改制时,我曾被聘为改制领导组法律顾问。2006年8、9月份农行行长丁某某给我谈起他农行的债权问题,我说有两种途径,一是法院途径,一种是仲裁途径,丁行长说平陆铝矾土厂欠农行一千几百万他们多次催收,铝矾土厂一直不还,我就说铝矾土厂有偿还能力,员某B每年就给他交500万元的承包费,他每年给你还300万,他还剩200万,丁行长问我,通过仲裁能不能解决这事,我说法院程序比较慢,仲裁程序比较快,费用少,效率是一样的,但仲裁双方必须有约定,丁行长说我行与铝矾土厂没有仲裁约定,我说仲裁可以以前没有约定,现在还可以达成约定,丁说现在怎么约定,我说双方可以通过电报,信件等形式约定,你们现在和对方还有什么接触方法,我不记得是丁行长还是李行长说我们现在和铝矾土厂还有一个催款通知,我说你可以在催款通知书上面加上一条“逾期不还款,向运城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但这事必须让对方卫某某确认同意,你要日鬼别让鬼叫唤。说完后,李行长出去了,丁行长说以后农行的案子都给你了。2006年I0月27日左右,吴某给我打电话说,平陆农行诉铝矾土厂的案子过来了,我就到了办公室,刘某某就把材料给了我,看了材料后发现两个问题,一是农行与铝矾土厂的债权主合同约定的是人民法院管辖,二是约定仲裁的时间是2004年12月31日,我2006年才见你丁行长说的仲裁的事,你给卫某某打招呼了吗,刘某某说没事,我对刘某某说运城市仲裁委同意受理这个案子,卫某某如果不认账那就办不成了,我受理这些材料后就给关某B汇报,关某B说给宋某某联系,我就给宋某某打电话,宋某某就给了我一个运城仲裁委员会案号63号,让我按这个案号给双方当事人填写受理仲裁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过了一会宋某某又打电话,让我和吴某去运城把材料拿去让他看。我和吴某就到运城见到宋某某把材料让他看了。并给他说了案子存在的问题,宋某某说先立案然后你送达。这个案子受理后,我几次去煅烧厂送达,没有找见卫某某,后见到卫某某的儿子卫某A,我说农行已经申请运城仲裁委对你厂欠农行的债务进行仲裁,你让你爸见一下农行行长,卫某A说我爸找不见,他也不愿意仲裁。我回来后给关某B说了一下,关说你给运城仲裁委说一下,我就给宋某某打电话,宋说送不到邮寄送达,吴某就邮寄送达了。邮寄后以查无此人,又返回到运城仲裁委,我又打电话给宋某某,问宋下一步怎么办,宋说你给他的主管部门通报一下,让他的主管部门帮你找人。我和吴某拿着申请仲裁的档案材料找到民政局赵某某局长,我把情况给赵某某局长说了,让赵局长帮忙找下卫某某。赵说把材料让他看一下,赵并说给它复印一下,就把材料给他复印了一份,赵局长说他给领导汇报一下,汇报后再给我们答复。过了一段时间,宋某某给吴某打电话,吴某给我说卫某某已经委托了一个律师叫王某B,他要接管这些材料,马上就到平陆了,你们接待一下,把材料给他。王某B来后,把材料给了他,王某B提出了异议,说卫某某就不承认有仲裁条款,农行胡来,我说你写个材料拿来这个事情就了。王某B说很快拿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催王某B交材料,王说卫某某不给他交代理费,这事就放下了,大约在12月12日,刘某B给吴某说卫某某在宾馆清产核资组把他找去了。我听后,就给关某B说,关说具体情况给运城仲裁委说,让运城仲裁委定,卫某某在宾馆期间,清产核资组给吴某下了一份暂缓仲裁函,我把这个情况给关某B说了,关说给运城仲裁委说,我请示了宋某某,宋说不理会清查组,继续找卫某某,给他下组庭通知书。我就和吴某找到宾馆见到卫某某,给他说明情况,卫某某不签-7,也不同意仲裁,我们让见证人席某某在送达回证上签了-7-。回来后,给关某B说了情况,关说这个事情别管了,扔那算了。过完春节,宋某某打电话问这个案子,让我和吴某到运城汇报情况。我们到运城后给宋某某汇报了卫某某拒签的情况,宋某某认为这就视为送达,说回去后准备开庭,我说现在就根本找不到卫某某,宋说不行就公告送达,他让我出了700元公告费。公告文书是运城仲裁委起草的,并联系在报纸上刊登的,我就在仲裁委拿了一份公告草稿,回来后给关某B汇报了一下,关说咱们不搞缺席仲裁,让运城仲裁委搞去。卫某某的事到此告一段落了。到了2007年底,铝矾土厂就更换了法人。2007年12月26日,经清产核资组核资后,原法人卫某某变换成员某某,平陆农行与铝矾土厂协商重新给他调解一下仲裁事宜,我把这个事情汇报给关某B,关说让他双方重新申请一下,铝矾土厂写了一份补充仲裁协议,农行写了一份变更仲裁申请书。我给宋某某汇报后,宋说你按照新立案重新填写一份受理仲裁通知书。我说这是一个案子,宋说这是两个案子。吴某就把材料填好后送达给了双方。在2007年的12月26日,我、吴某和关某B就给农行和铝矾土厂做调解笔录,员某某同意偿还铝矾土厂欠农行的债务。在调解笔录的基础上,我和吴某共同起草了一份和解协议,这份和解协议是吴某打印的。在这个仲裁案件中我共收了一万元的仲裁费,实支了6000余元,用于旅差费、吃饭、公告费等,这些都没有票据,剩下3000多元我自己花了,在2001年运城市纪委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时,我把这一万元交给了纪委的事实。 24、户籍证明,能够证实被告人令狐某某出生于1962年10月1日,为负刑事责任年龄。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令狐某某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公诉机关指控其该项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令狐某某辩解的:我不是滥用职权,我没有授意农行,农行咨询我,我只是解答和建议,我也不存在明知仲裁条款单方强加,我也没有和赵某某说那些话,平陆县是否违规和我没关系,这是平陆县政府的问题。我没有把一万元据为己有,这是仲裁委留在我们这公用的,我已支出了,卫某某上访与我无关。以及其辩护人辩护的:一、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不足。1、公诉人指控令狐某某授意农行添加仲裁条款的事实是错误的。2、令狐某某无论是否明知是后加的仲裁条款而受理不违法。3、令狐某某收取的一万元用于办案的实际支出并非据为己有。4、政府清产核资行为目前尚未有法律认定为非法,公诉人认定为非法缺乏事实依据。5、卫某某的上访行为与令狐某某的行为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二、令狐某某的身份和行为均不符合滥用职权罪的犯罪构成要件。1、令狐某某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2、主观方面,令狐某某没有犯罪的故意。3、客观方面,令狐某某未履行公务行为,更没有造成任何严重后果。4、令狐某某的行为,没有侵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的辩护意见,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令狐某某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上诉认为:1、上诉人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是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主体;2、本人未从事任何公务行为;3、本案没有任何后果,不符合立案标准。综上,原审判决明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无罪。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犯滥用职权罪的事实清楚,二审认定的证据与原判所列相同,且均经原审法院庭审举证、质证,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身为仲裁机构的仲裁人员,在明知仲裁条款是单方面添加的情况下,仍予受理。造成仲裁案件一方当事人长期上访,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关于上诉人所提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令狐某某于2005年被运城市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其在履行职务中,滥用职权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在社会上已造成了恶劣影响,其上诉理由因无法律和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高吉荣

审判员  王旭生

审判员  赵斌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  任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