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操纵上市公司罪

李某、童某犯贪污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27日 案由:操纵上市公司罪 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 贪污罪 骗取出境证件罪 当事人:童某 李某 案号:(2016)赣06刑终80号 经办法院:江西省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余江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中共党员,余江县中童镇人民政府原副镇长。2014年4月30日因涉嫌贪污罪被余江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日由余江县公安局执行拘留,同年5月13日经鹰潭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次日由余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余江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童某(喊名“太乌”),中共党员,余江县中童镇农村经济服务站原副站长。2014年4月30日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被余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6月6日经余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余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余江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江西省余江县人民法院审理余江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童某犯贪污罪、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于2016年4月29日作出(2015)余刑初字第9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某、童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李某、童某,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2013年,江西省实行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政策,政策规定,早稻集中育秧秧田集中连片面积达到5亩以上即可获得补贴款。时任余江县中童镇副镇长兼农村经济服务站站长即被告人李某与时任农村经济服务站副站长即被告人童某,利用申报、核实早稻集中育秧面积的职务便利,通过虚报集中育秧面积的手段,骗取国家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款共计108218.6元。2012年3、4月的一天,被告人李某得知早稻集中育秧有补贴款,便与被告人童某商议以中童镇村委会报账员作为育秧主体虚报100余亩面积骗取补贴款,童某便选取了中童镇鸭塘村委会、良种场村委会、官塘村委会、徐张村委会、乘龙村委会、九都村委会、徐杨村委会,并与李某商量好在各个村委会具体安排面积的数量。后李某叫童某召集鸭塘村委会报账员周小平、良种场报账员童富才、官塘村委会报账员邹国泰、徐张村委会报账员童道德、徐杨村委会徐富金到中童镇经管站,传达早稻集中育秧补贴精神。在报账员均表示本村委会没有符合补贴的情况下,仍要求各报账员上报早稻育秧补贴面积。后童某以各报账员作为育秧主体制作了早稻集中育秧面积汇总表,并叫各村委会报账员在表上签字、盖村委会公章。后童某、李某分别在汇总表上签字后将表格上报至余江县农业局粮油作物技术推广站,2012年共上报121亩早稻集中育秧面积。农业局粮油作物推广站通过中童镇上报的面积后,要求童某报送育秧主体一卡通账号。李某、童某为了便于控制育秧补贴款,要求周小平、童富才、邹国泰、盛全明、童春才、童道德、徐富金新开存折并将存折、密码统一交由李某、童某保管。2012年8月,48400元补贴款到账后,李某、童某与报账员一起将补贴款取出,并给周小平等报账员每人400元的好处费。十都村委会村民潘建赛符合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条件但没有得到补贴款,便向镇长潘磊反映情况,潘磊向李某核实后,要求李某按规定标准将补贴款发给潘建赛,李某便交给了潘建赛4000元。2010年十都村小学因进行危房改造,租用了村民潘树德的房子上学、办公,后潘磊要求李某支付了5000元房租。后李某将剩余的补贴款与童某私分。2013年,被告人李某、童某以同样的方式将早稻集中育秧情况报送至县农业局。农业局要求增加育秧主体人数,李某、童某为方便取出补贴款,便商议加上报账员的亲属或村民的名字。后童某增加了报账员亲属吴双花、徐现金、童字康及村民熊秋忠、周太红、徐火德作为育秧主体,2013年共上报407.5亩早稻集中育秧面积。同年8月,68818.6元补贴款到账后,因7名报账员及村民徐火德的存折还在李某处,李某、童某便直接将钱取出,另外要求报账员将打到其他账户中的补贴款取出交到李某、童某处。李某、童某收到钱后,给周小平等报账员每人400元至1000元好处费,将剩余的补贴款予以私分。被告人李某、童某通过各自的亲属共同退缴了全部违法所得款108218.6元。 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中童镇的童宏钟欲开办幼儿园,需办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其经被告人童某介绍认识了被告人李某,得知李某的老师周亚明正在余江县教育体育局负责审批《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相关工作。童宏钟便与李某、童某到周亚明处询问办学许可证的相关事宜。期间李某、童某以参考其他幼儿园的申请材料作样本为由,从周亚明处将余江县蓝天幼儿园申请办学许可证的材料拿走。后李某将样本交给童某、童宏钟,并给二人一个制假证的电话号码,让童某、童宏钟与对方联系。童某、童宏钟与制假证的人取得联系后,按照对方要求将蓝天幼儿园材料样本中《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公共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房产证》、《中国邮政储蓄个人存款证明书》等公文、证件的照片传给对方,并提出将幼儿园的名称、地址等内容作出相应修改。办证期间,李某、童某与童宏钟签订《投资分红协议》、《投资办阳光新世纪双语幼儿园协议》,协议约定李某、童某享有阳光新世纪双语幼儿园的部分股权,负责办理该幼儿园的许可证,许可证下发后,童宏钟每年需将上级部门拨付或补助款项的50%交给李某、童某等条款。假证制好后,童宏钟将伪造的《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公共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房产证》、已加盖“江西鹰潭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公章的《中国邮政储蓄个人存款证明书》交给李某、童某看。因伪造的《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中没有鉴定人员的签名,李某便叫童某模仿蓝天幼儿园《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中鉴定人员的笔迹签名,童某签好名后,便与李某、童宏钟将所有文书、证件交到余江县教育体育局。余江县教育体育局审查材料后,组织工作人员到中童镇世纪阳光幼儿园实地查看,查看过程中,工作人员指出《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已过期,要求童宏钟整改。后童某、童宏钟又通过同样的方式重新伪造了一份《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李某让童某继续在鉴定书上签名后,与童某、童宏钟将《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交到余江县教育体育局。2013年2月5日,余江县教育体育局向中童镇世纪阳光幼儿园核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被告人童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

三、被告人李某、童某共同退缴的违法所得款108218.6元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上诉人李某提出犯贪污罪量刑过重及不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上诉人童某提出不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原判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李某、童某就其所犯罪未提出新的证据。

以上事实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经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上诉人李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李某自2009年3月担任中童镇人民政府副镇长,分管农业、统计工作,分管经管站、农机站、农业技术推广站、兽医站,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向上级农业部门上报早稻集中育秧面积表格。育秧面积的上报过程,是先由村委会报账员在表格上签字盖章,再上报至经管站,经经管站站长童某、农技站站长邵林娥签字,再有分管领导李某签字,最后上报至县农业局。补贴款是惠农补贴资金,款项发放到育秧户个人账户需童某、李某、邵林娥、镇长签字。 2、上诉人童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童某自2007年担任中童镇经管站副站长,经管站负责粮食种植面积汇总、核实、上报,2012年增加了水稻集中育秧面积的核实、上报职责。自2010年起李某分管经管站。早稻集中育秧补贴面积是由村委会核实后根据各自情况向镇政府进行申报,镇政府经管部门组织实地审核,根据审核情况以表格形式汇总上报农业局,农业局再下来抽查核实,根据核实情况最后确定育秧户补贴名单。 3、证人证言:(1)吴金发的证言,证实:2012年省农业厅对早稻集中育秧进行补贴,只要农户单独或合伙集中育秧面积达到5亩及以上,就可以享受补贴,补贴标准是每亩800元,可以给乡镇200元每亩的工作经费,最后只拨了400元每亩下来,给乡镇的经费也没有发下来。2012年3月份,当时早稻育秧还没有开始,粮油站便召集各乡镇分管农业人员和具体业务负责人参加会议,要求各乡镇上报摸底的预报表。育秧开始后播种前,农业局要求乡镇核实实际早稻集中育秧面积,把数据报上来,同时农业局对实际面积进行了抽查,如果发现有虚假情况要核减面积。中童镇分管领导是李某,具体负责人是童某。(2)吴锦平的证言,证实:中童镇的早稻集中育秧补贴分管领导是李某、具体负责人是童某。(3)潘磊的证言,证实:李某自2009年担任中童镇副镇长,一直分管农业工作,包括经管站、农技推广站,童某负责经管站。2012年开始对早稻集中育秧进行补贴,是李某分管的业务,具体由经管站的童某负责。(4)杨鹏的证言,证实:2013年的农业工作是李某分管,李某分管经管站、农技站,经管站是童某负责。涉农资金属于农业工作,农业补贴的统计、汇总上报由经管站童某负责,李某分管,其中包括早稻育秧补贴。(5)邵林娥的证言,证实:早稻育秧的工作是镇经管站负责,站长是童某,经管站由李某分管。(6)李兵祥的证言,证实:2009年至2014年4月李某分管镇农业工作,包括涉农资金工作,涉农资金包括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涉农补贴面积统计、汇总上报由李某分管,具体由经管站童某负责。 4、证人证言:(1)吴金发的证言,证实:当时吴爱民到中童镇对育秧面积进行抽查,回来后反映虽有一些面积不符合要求,但还有符合要求的面积没有报上来,于是最后农业局没有核减中童镇的面积。没有文件规定如果存在死秧就要核减面积,在抽查中童镇的育秧情况也没有发现死秧,之后李某也没有说过有死秧或面积不实的事情。面积确定后,李某经常问吴金发补贴款什么时候到账。(2)童春才的证言,证实:2013年3月,童某叫童春才到镇里经管站,说早稻集中育秧有补贴,按照要求集中育秧要达到5亩或10亩才有补贴,要乘龙村报面积上来,童春才说村里没有达到补贴标准的情况,但是童某还要求童春才报,童春才便报了几个村民的名字。不久童某说早稻集中育秧表格要盖村委会的章子,叫童春才拿公章到童某办公室去,童春才看了表格,发现乘龙村报的是童春才的名字,童某叫童春才签了自己和村主任的名字,然后盖了章,并交代童春才不要和村主任、书记说,补贴款下来后会发一些钱给童春才抽烟。童春才家里的耕地只有3亩多一点,不具备享受补贴的资格。2012年5、6月的一天,童某叫童春才到鹰潭农商银行新开一个存折,童春才开好后,把存折给了童某,过了一段时间童某说补贴会打到存折上,到时候给童春才一些抽烟的钱。童春才听说九都童道德、徐张盛全明、官塘邹国泰、鸭塘周小平、徐杨徐富金、良种场童富财在同一天也给童某、李某开了存折。同年8月的一天,童某叫童春才带身份证到经管站去,说把补贴取出来,童春才赶到后,发现李某、童某、童富财、周小平、徐富金、盛全明都在经管站,李某说一起到信用社把育秧补贴款取出来,到了信用社,童某、盛全明把自己账号中的钱转到周小平账号中,单子是童某填好后报账员签名。童道德、邹国泰没有来,要取钱需要身份证,李某便带报账员到鹰潭去取。在路上童某给童春才、徐富金、童富财每人发了400元,取完钱后,李某将童春才的存折收回去,并带报账员一起在他开的饭店吃饭。(3)徐富金的证言,证实:2012年3、4月的一天上午,徐富金接童某通知到经管站,童某说集中连片育秧面积达5亩以上,就可以有早稻育秧补贴,徐富金称徐杨村没有达到要求,童某还要徐杨村报面积,并称如果有补贴款会发好处费给徐富金,徐富金同意。童某还交代不要把此事告诉其他干部和村民。后童某报了徐富金的名字上去,童某做好表格叫徐富金签字,并盖村委会公章。2012年5月底,童某叫徐富金新开一个账号用于接收早稻育秧补贴款,并说童道德他们也开了。徐富金便于5月29日开了一个存折,并按童某要求将存折和密码交给童某,当时童某还说是李某要求的,最后存折要交给李某。徐富金看见童某桌子上有一些存折,九都童道德、徐张盛全明、官塘邹国泰、鸭塘周小平、乘龙童春才、良种场童富财都办理了存折。同年8月的一天,徐富金接童某电话后带身份证到经管站,看见李某、童某、童富财、周小平、童春才等人在场,李某、童某说一起把育秧补贴款取出来,中午李某把报账员带到鹰潭自己开的馆子店吃饭,在车上童某或李某给每人发了400元好处费。徐富金没有把自己的存折拿回来,后童某说存折在李某处。徐杨村委会从没有到李某的馆子店里吃过饭,李某也没有因公事叫村委会干部吃饭。按规定如果开会,村干部要在中童镇的食堂吃饭,费用由中童镇支付。徐杨村2012、2013年的秧田基本上都会存活,徐富金家实际种植面积大概是10亩左右的水稻。(4)盛全明的证言,证实:2012年3、4月的一天上午,李某、童某电话通知盛全明、邹国泰、童春才、童富才、周小平等人到经管站开会,会上李某、童某说有育秧补贴政策,要求村委会向上面报育秧户的身份证复印件,等补贴款到了会有好处,并叫报账员不要将此事告诉他人。徐张村并没有集中连片育秧达到5亩的情况,李某、童某说挨得近一点的就可以报。过了一段时间,童某叫盛全明到办公室,将制作好的表格交给盛全明签字盖章,徐张村只报了盛全明的名字上去。同年5月底的一天,盛全明接到童某电话赶到经管站,看见周小平、童富才、童春才、邹国泰也在场,童某叫报账员开一个新的存折,到时候补贴款会打到新的存折上,存折和密码要交给童某,到时候给点钱给报账员抽烟。后盛全明4人就一起开了户,把存折、密码给了童某,当时李某好像在场。同年8月的一天,盛全明接到童某电话,带身份证赶到经管站,当时李某、童富才、周小平、徐富金、童春才也到经管站,李某和童某说补贴款到了,叫报账员把钱取出来,盛全明和童春才的钱是转到周小平账号中一并取出来的。由于童道德、邹国泰不在,中童的银行不让取钱,李某就说到鹰潭去取,车上童某给每人发了400元。到了鹰潭,李某、童某到“家常便饭”附近的信用社取了钱,后李某叫大家一起到自己开的馆子店吃饭。取完钱后盛全明的存折都给了童某保管。徐张村委会从没有在李某的馆子店吃过饭,李某也没有叫过他们去吃饭,平时到镇里开会也是中童镇的食堂吃饭。2012、2013年的秧田基本上都会存活。(5)邹国泰的证言,证实:2012年3、4月的一天,邹国泰接到童某电话赶到经管站,这时李某、童某和其他报账员已经在场,童某告诉邹国泰按李某布置的方法做好早稻集中育秧补贴上报工作,并说一定要集中连片5亩以上,邹国泰称本村没有这种情况。同年5月29日,童某打电话叫邹国泰到信用社开了个存折,童某在信用社看见童道德也在开存折,之后二人一起到经管站把存折给了童某,童某说早稻育秧补贴的钱会单独打在这个折子上。过了一段时间,童某叫邹国泰带村委会公章到经管站,并拿出已经制作好的育秧数据表给邹国泰签字、盖章。后邹国泰到了外地,过了一段时间,到了8、9月份,盛全明对邹国泰说,童某讲邹国泰的存折在中童取不到钱,邹国泰便向童某要了几次存折,童某都不肯给,但给了400元的好处费给邹国泰。2012年8月20日邹国泰的一张取款凭条上的签字不是邹国泰签的。邹国泰家水稻种植面积就是3亩多,不符合育秧补贴条件。(6)童富才的证言,证实:2012年上半年的一天,童富才接到童某的电话赶到经管站开会,参会人员由李某、童某、周小平、童富才、邹国泰、盛全明、童春才、徐富金等人,会上李某说集中连片4、5亩以上就可以有早稻育秧补贴,报账员都说几乎是不可能找到这样的田,李某仍让各报账员报数字,后童某自己制作了一份表格叫童春才签字盖章。同年5、6月的一天上午,童某叫童富才新开个存折,童富才开好后将存折和密码交给童某,当时周小平、童春才都在场,有报账员还问童某钱什么时候下来,要是老百姓知道了会闹,童某说老百姓又不符合资格,等钱到了给报账员发点辛苦费抽烟。同年8月的一天,童某叫童富才到经管站,童富才赶到后看见李某、周小平、盛全明、徐富金也在,中午大家到李某的馆子店吃饭,路上童某拿出400元给童富才作为辛苦费,后各村报账员一起交流时都说拿了400元辛苦费。2012年转账凭条、取款凭条上的字不是自己签的。(7)周小平的证言,证实:2012年的一天上午接到童某电话赶到经管站后,看见李某在场,李某或是童某说现在有育秧补贴,叫周小平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到时候会给好处,面积由童某分配。同年5月28日,童某叫周小平开一个存折,次日周小平将存折开好后交给童某。同年8月份李某说补贴到账,盛全明、童春才的钱也转到周小平账上,周小平将22000元取出后当场交给了李某,后李某带大家到鹰潭吃饭,路上童某给了周小平400元好处费。2012年、2013年周小平没有育秧,李某、童某没有向自己借过钱。(8)童道德的证言,证实:2012年5月李某在自己办公室对童道德说早稻集中育秧可能会有补贴,叫童道德开一个存折给他,帮童道德弄点钱,童道德答应。童道德在银行开户时碰到邹国泰也在开户,二人开好后将存折交给了童某,后童道德多次向李某拿回存折未果,李某也没有给好处费给童道德。2012年的补贴款不是童道德去取的,有一次李某说补贴的钱弄到了。童道德家里只有3亩田,李某、童某也没有向童道德借过钱,童道德在李某的饭店里吃过三次饭,自己付过一次钱,其余都是李某、童某请的。(9)潘高荣的证言,证实:2012年听说早稻集中育秧有补贴,自己的妹夫潘建赛当时租种了100多亩集中育秧,潘高荣便找到农技站祝庆华报了早稻集中育秧,县农业局也进行了实地查看。后潘高荣找到李某拿补贴款,李某称没有立到项,没有补贴。潘高荣又从祝庆华处得知农业局通过了潘建赛的补贴申请。潘高荣便找到镇长潘磊,潘磊叫来李某,李某承认潘建赛符合补贴的条件,潘磊便叫李某给了4000元给潘高荣,后潘高荣将该笔补贴交给潘建赛。(10)潘建赛的证言,证实:自己家租了100多亩田,2012年听说有早稻育秧补贴,便让潘高荣去问这件事,后潘高荣找人帮潘建赛报了上去,农业局的人也到田里看过。后听说有人领到了早稻育秧补贴,便问童某此事,童某总是推脱。后潘高荣到镇里找了李某,听说还和李某吵了架,最后潘高荣找了镇里的人把4000元补贴款给了潘建赛。(11)刘清德的证言,证实:2010年十都小学进行危房改造,就临时将十都小学搬到潘树德家上学办公,租金应当是教育局解决。2011、2012年的租金是潘磊安排镇里解决的,记得李某给过一次租金,具体哪年给的不记得。(12)潘磊的证言,证实:2012年潘高荣有一次到潘磊办公室说报了他的亲戚的育秧面积,但没有得到补贴款,潘磊便把李某找来,李某说是有这么回事,潘磊便叫李某把补贴款给潘高荣。中童镇的招待用餐原则上要在食堂用餐,如果在外面用餐要向书记、镇长报告。村、小组干部原则上不用招待用餐,按照规定不能在外面招待村、组干部。李某也从没和潘磊说过招待村、组干部用餐达数万的情况。十都小学因危房改造租用他人的房子属实,2012年潘磊叫李某解决5000元的房租,李某同意从分管的农业正常费用中解决。2012年李某很少向潘磊汇报早稻育秧工作。(13)李兵祥的证言,证实:中童镇招待原则上要在食堂用餐,确因工作需要在外用餐必须得到镇长同意。李某从没有汇报过因工作招待村、组干部在外用餐情况,他也特意交代李某不要在自己的餐馆招待与工作有关的人。 5、证人证言:(1)吴锦平的证言,证实:2013年要求各乡镇将摸底面积与实有育秧面积报上来,补贴发放就是按实有面积。2013年中童镇实际面积是130多亩,但是由于2012年还有每亩400元补贴没有发下来,农业局开会决定要补齐补贴,同时给各乡镇农技站5000元工作经费,为了发这么多钱,折合下来就需要上报407.5亩面积,这个数字也是中童镇上报的面积,所有补贴款一共是68818.6元。农业局要求,5000元经费要各乡镇入账,补发的2012年的补贴也要发到2012年的育秧主体手中。2012年、2013年李某或童某也没有反映中童镇存在秧苗没有存活的情况,秧苗栽种了就有补贴,即使没有存活也不影响补贴,实际上集中育秧难得死秧。(2)杨鹏的证言,证实:早稻集中育秧表格是童某、李某签好字后拿给杨鹏签字的。中童镇招待一般在自己的食堂用餐,如因工作需要在外用餐要得到书记、镇长同意。李某向杨鹏汇报过在外用餐的情况。杨鹏没有去过李某的餐馆吃饭。(3)邵林娥的证言,证实:农技站的经费都是镇里负责。邵林娥自2012年年底担任农技站站长起,任期内没有通过其他渠道或者上级得到过经费,李某没有为农技站跑过经费,也没说过经费的事情。(4)童春才的证言,证实:2013年,童某叫童春才在打印好的育秧补贴表格上签字、盖村委会公章,并说还会给一些辛苦费。2013年农历7、8月的一天,童春才在路上碰见童某,童某说补贴款已经到账,并给了400元好处费给童春才。2013年9月5日银行取款凭条上面的“童春才”不是自己写的。乘龙村集中连片面积没有达到补贴要求的面积,童春才自己家只有3亩多耕地。李某、童某对自己和其他报账员多次交代如果上面来调查补贴款的事情,一定要说补贴款已经分到了农户手中。(5)徐富金的证言,证实:2013年童某要求徐富金再多报几个账号,要好拿钱,徐富金便报了自己的哥哥徐现金的一卡通账号给童某,徐火德的名字不是徐富金报的。8、9月份,童某打了电话告诉徐富金补贴款到了,徐富金便叫徐现金把钱取出来,徐富金在童某办公室里把钱给了童某,童某给了徐富金400元好处费。同年9月5日取款凭条上“徐富金”的字不是自己签的,徐富金也没有取过钱。2014年4月,李某在徐富金家里对徐富金说如果上级来调查补贴的事情,就说钱是徐富金得了。2013年的秧田基本上都存活了,徐现金的责任田约3亩。(6)徐火德的证言,证实:好几年前李某就把徐火德一卡通存折要过去了,并告知了李某存折密码。2013年3月取了一次钱,后又被李某、童某拿走了一卡通存折,之后就一直在他们那里。李某、童某从没有对徐火德说过早稻育秧补贴的事情。(7)徐桂凤(徐富金的妻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李某和徐富金在自己家里谈事情,徐桂凤听到李某说要徐富金承认得了这个钱。李某走后,徐富金对徐桂凤说自己没有得到补贴钱。(8)盛全明的证言,证实:2013年3月的一天上午,盛全明接到童某电话赶到经管站,童某说今年早稻育秧补贴继续报盛全明的名字,并叫盛全明把老婆吴双花的名字报上去,盛全明同意。同年8、9月份的时候,童某给盛全明打电话,说补贴已到账,叫盛全明把钱给他,盛全明便拿着吴双花的一卡通存折取了5000多元交给童某,童某给了盛全明800元作为好处费。2013年8月30日,盛全明账户中取款凭条上“盛全明”的签字不是盛全明签的,11月份李某才将存折还给盛全明。在余江检察院查办锦江粮食补贴案件后,李某、童某还叫报账员到经管站,李某说如果上面调查,就说补贴款已经发给了农户。(9)邹国泰的证言,证实:2013年7月,邹国泰将自己的存折挂失,于是补贴便打到了邹国泰其他账号上。童某打电话叫邹国泰把5900元取给他,李某还给邹国泰做工作,后邹国泰将5500元给了童某,自己留了400元好处费。(10)童富才的证言,证实:2013年8月的一天上午,李某给童富才打电话,说有一笔育秧补贴打到童富才的儿子童字康的折子上,叫童富才把钱取出来。后童富才把钱取出在经管站交给李某4800元,当时童某也在场,李某给了童富才400元好处费。童字康的名字是李某、童某自己加上去的。童富才自己新办的那张存折一直在李某处没有拿回来。后锦江镇粮补款的事情案发后,李某、童某把报账员叫到经管站开会,会上李某说如果有人调查育秧的事情,就说补贴都发给了老百姓。2013年童富才自己存折的取款凭条上的字不是自己签的。(11)周小平的证言,证实:2013年周小平存折上的钱是李某自己取的。当年李某说还用了村民周太红的名字报了育秧面积,叫周小平把钱取出来后给了李某4000元,李某给了周小平1000元。2013年周小平、周太红家没有育秧。(12)童道德的证言,证实:2013年李某拿童道德的存折取钱,因忘记了密码,便叫童道德到银行,后童道德将密码改了取出5000元交给李某。李某没有给童道德好处费。(13)熊秋忠的证言,证实:2013年7、8月份,李某就把熊秋忠的存折借走,并向熊秋忠要了密码,后李某一直没有把存折还给熊秋忠。2013年8月30日取款凭条上的字不是自己签的。 6、相关书证:(1)中共中童镇党委有关文件,证实:2009年起李某担任中童镇副镇长、中共余江县中童镇委员会委员,分管中童镇农业、经管工作,其中2012-2013年兼农村经济综合服务站站长。2009年起童某担任农村经济综合服务站副站长。(2)2013年江西省农业厅办公室有关文件,证实:集中连片5亩及以上的早稻集中育秧秧田可以补贴,县级农业局委托乡镇农技站对本乡镇早稻集中育秧情况进行核查和登记造表。7、证人证言:(1)吴锦平的证言,证实:2013年要求各乡镇将摸底面积与实有育秧面积报上来,补贴发放就是按实有面积。2013年中童镇实际面积是130多亩,但是由于2012年还有每亩400元补贴没有发下来,农业局开会决定要补齐补贴,同时给各乡镇农技站5000元工作经费,为了发这么多钱,折合下来就需要上报407.5亩面积,这个数字也是中童镇上报的面积,所有补贴款一共是68818.6元。农业局要求,5000元经费要各乡镇入账,补发的2012年的补贴也要发到2012年的育秧主体手中。2012年、2013年李某或童某也没有反映中童镇存在秧苗没有存活的情况,秧苗栽种了就有补贴,即使没有存活也不影响补贴,实际上集中育秧难得死秧。(2)杨鹏的证言,证实:早稻集中育秧表格是童某、李某签好字后拿给杨鹏签字的。中童镇招待一般在自己的食堂用餐,如因工作需要在外用餐要得到书记、镇长同意。李某向杨鹏汇报过在外用餐的情况。杨鹏没有去过李某的餐馆吃饭。(3)邵林娥的证言,证实:农技站的经费都是镇里负责。邵林娥自2012年年底担任农技站站长起,任期内没有通过其他渠道或者上级得到过经费,李某没有为农技站跑过经费,也没说过经费的事情。(4)童春才的证言,证实:2013年,童某叫童春才在打印好的育秧补贴表格上签字、盖村委会公章,并说还会给一些辛苦费。2013年农历7、8月的一天,童春才在路上碰见童某,童某说补贴款已经到账,并给了400元好处费给童春才。2013年9月5日银行取款凭条上面的“童春才”不是自己写的。乘龙村集中连片面积没有达到补贴要求的面积,童春才自己家只有3亩多耕地。李某、童某对自己和其他报账员多次交代如果上面来调查补贴款的事情,一定要说补贴款已经分到了农户手中。(5)徐富金的证言,证实:2013年童某要求徐富金再多报几个账号,要好拿钱,徐富金便报了自己的哥哥徐现金的一卡通账号给童某,徐火德的名字不是徐富金报的。8、9月份,童某打了电话告诉徐富金补贴款到了,徐富金便叫徐现金把钱取出来,徐富金在童某办公室里把钱给了童某,童某给了徐富金400元好处费。同年9月5日取款凭条上“徐富金”的字不是自己签的,徐富金也没有取过钱。2014年4月,李某在徐富金家里对徐富金说如果上级来调查补贴的事情,就说钱是徐富金得了。2013年的秧田基本上都存活了,徐现金的责任田约3亩。(6)徐火德的证言,证实:好几年前李某就把徐火德一卡通存折要过去了,并告知了李某存折密码。2013年3月取了一次钱,后又被李某、童某拿走了一卡通存折,之后就一直在他们那里。李某、童某从没有对徐火德说过早稻育秧补贴的事情。(7)徐桂凤(徐富金的妻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李某和徐富金在自己家里谈事情,徐桂凤听到李某说要徐富金承认得了这个钱。李某走后,徐富金对徐桂凤说自己没有得到补贴钱。(8)盛全明的证言,证实:2013年3月的一天上午,盛全明接到童某电话赶到经管站,童某说今年早稻育秧补贴继续报盛全明的名字,并叫盛全明把老婆吴双花的名字报上去,盛全明同意。同年8、9月份的时候,童某给盛全明打电话,说补贴已到账,叫盛全明把钱给他,盛全明便拿着吴双花的一卡通存折取了5000多元交给童某,童某给了盛全明800元作为好处费。2013年8月30日,盛全明账户中取款凭条上“盛全明”的签字不是盛全明签的,11月份李某才将存折还给盛全明。在余江检察院查办锦江粮食补贴案件后,李某、童某还叫报账员到经管站,李某说如果上面调查,就说补贴款已经发给了农户。(9)邹国泰的证言,证实:2013年7月,邹国泰将自己的存折挂失,于是补贴便打到了邹国泰其他账号上。童某打电话叫邹国泰把5900元取给他,李某还给邹国泰做工作,后邹国泰将5500元给了童某,自己留了400元好处费。(10)童富才的证言,证实:2013年8月的一天上午,李某给童富才打电话,说有一笔育秧补贴打到童富才的儿子童字康的折子上,叫童富才把钱取出来。后童富才把钱取出在经管站交给李某4800元,当时童某也在场,李某给了童富才400元好处费。童字康的名字是李某、童某自己加上去的。童富才自己新办的那张存折一直在李某处没有拿回来。后锦江镇粮补款的事情案发后,李某、童某把报账员叫到经管站开会,会上李某说如果有人调查育秧的事情,就说补贴都发给了老百姓。2013年童富才自己存折的取款凭条上的字不是自己签的。(11)周小平的证言,证实:2013年周小平存折上的钱是李某自己取的。当年李某说还用了村民周太红的名字报了育秧面积,叫周小平把钱取出来后给了李某4000元,李某给了周小平1000元。2013年周小平、周太红家没有育秧。(12)童道德的证言,证实:2013年李某拿童道德的存折取钱,因忘记了密码,便叫童道德到银行,后童道德将密码改了取出5000元交给李某。李某没有给童道德好处费。(13)熊秋忠的证言,证实:2013年7、8月份,李某就把熊秋忠的存折借走,并向熊秋忠要了密码,后李某一直没有把存折还给熊秋忠。2013年8月30日取款凭条上的字不是自己签的。 7、相关书证:2012年中童镇早稻集中育秧补贴发放表、相关人员银行交易记录等,证实7个报账员的账号的开户日期为2012年5月29日,所有账号中的育秧补贴均为2012年8月20日转账取出或直接取出。 8、书证:2013年拨付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的通知、2013年补贴发放表、相关人员银行交易记录等,证实:2013年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标准为168.88元每亩,中童镇的育秧补贴共计68818.6元已实际发放到有关人员账户中。 9、银行现金缴款单,证实:被告人李某、童某共同退缴了违法所得108218.6元。 10、相关书证:2012年中童镇早稻集中育秧补贴发放表、相关人员银行交易记录等,证实:7个报账员的账号的开户日期为2012年5月29日,所有账号中的育秧补贴均为2012年8月20日转账取出或直接取出。 11、书证:2013年拨付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的通知、2013年补贴发放表、相关人员银行交易记录等,证实:2013年早稻集中育秧补贴标准为168.88元每亩,中童镇的育秧补贴共计68818.6元已实际发放到有关人员账户中。 12、银行现金缴款单,证实:被告人李某、童某共同退缴了违法所得108218.6元。 13、上诉人李某、童某对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李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1年的样子,童宏钟经常到李某办公室找童某,李某便和童宏钟认识了,后童宏钟得知李某认识教育局管幼儿园的周亚明,便让李某帮童宏钟和周亚明接头,李某答应。后李某、童某、童宏钟多次咨询如何办理幼儿园办学手续,李某从周亚明处拿了一套其他幼儿园办理许可证的资料原件作为参考并让童某复印了一份,又让童宏钟参照这套材料办证。李某每次去找周亚明都有童某、童宏钟在场。 (2)、被告人童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李某、童某、童宏钟到县教育局找周亚明,问如何办理幼儿园办学许可证,周亚明便拿出一份其他幼儿园的材料,叫李某等人照着这个搞,李某拿到材料后叫童某复印了一份。在回中童的路上,童宏钟问如何办这么多证,李某便从手机里翻出了一个办假证的电话号码,让童宏钟联系,同时让童某协助童宏钟办假证,童某同意。后一直是童宏钟联系办假证的人,期间一天晚上,童宏钟叫童某到自己家里来,童某赶到后看见童宏钟在把工程质量鉴定书、消防安全合格证、房产证、个人存款证明等原件拍照通过QQ传给对方,童某、童宏钟还商量要将传过去的原件一些内容改掉。过了几天,童宏钟说在鹰潭火车站处拿到了假证,于是李某、童某便出来到童宏钟车上,童某看到有工程质量鉴定书、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个人存款证明书、房产证等。又过了几天,李某、童某、童宏钟准备到教育局送材料,车上李某、童宏钟说工程质量鉴定书差鉴定人签字,李某叫童某模仿其他幼儿园的原件上的名字签字,童某便模仿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名字。后教育局的人到幼儿园实地核查,周亚明指出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已经过期,要重新盖过章,童宏钟便重新办理了一份鉴定书,童某又按李某所说模仿他人的笔记在鉴定书上签了字。2012年下半年,三人将所有的材料交到教育局。办证期间,童宏钟怕李某、童某不尽心帮自己办证,还与二人签订了一式三份的协议,是在2012年5月,具体内容是李某、童宏钟商量的,他们签好字后再拿给童某签字的,李某在边上叫童某充当中间人的角色,童某才同意签字。后证办的差不多了,童宏钟就提出协议作废,李某、童某就把自己手上的协议作废。后来李某交代童某如果公安来调查,就说是童宏钟一个人办的,与李某、童某无关。后辩解其没有参与办假证,是童宏钟一个人办的。 14、证人证言:(1)童宏钟的证言,证实:2011年的一天,李某、童某、童宏钟到教育局找周亚明看办理幼儿园的材料样本,李某和童某上楼找周亚明,童宏钟在车上等,后李某、童某二人拿着透明的塑料档案袋,里面装了一大叠材料,说是从周亚明处借出的样本。后李某给了童宏钟一个号码,童宏钟打过去知道对方是办假证的,因童宏钟不知道具体要办什么证,李某便说自己来想办法。期间一天晚上,童某还到童宏钟家里用了童宏钟的电脑传了资料给别人。大概过了2、3月,童某便给童宏钟一个号码,让童宏钟打过去问证办好了没有,童宏钟便打过去,对方说弄好了,让童宏钟来取证,在步行街那里拿证。童宏钟便取回了一张《公众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当时对方要150元,童宏钟认为以前给了李某办证的钱,便打童某电话,童某让其先垫钱。过了一段时间,李某又打电话叫童宏钟到鹰潭汽车站附近去取包裹,后把包裹给了童某,里面应该也是假证。不清楚童某模仿别人签名的事情。后教育局审批通过,周亚明通知童宏钟来领办学许可证。童宏钟给过李某办证的钱,后童宏钟听周亚明说办证的材料有假,便从李某、童某那套话,得知是假证,因为童宏钟自己花了十多万元,便将假证从童某处拿过来当证据留在自己这里。(2)周亚明的证言,证实:2011年的时候,李某带童某、童宏钟到周亚明处,李某问办理幼儿园的程序,并提出要看一下别人办理幼儿园的材料,周亚明同意,并告知李某要提交报告,并要有消防部门的证明文件和验资报告等。当时李某、童某在办公室看材料,童宏钟在楼下等。5、6月份,李某、童某、童宏钟三人递交了报告。2011年到2012年9月,李某、童某、童宏钟都在准备材料。2012年10月,三人将所有材料的原件交到周亚明处,周亚明到现场查看,发现房屋质量鉴定书是过期的,要求整改。整改到位后,2013年2月教育局同意了中童世纪幼儿园的申请办学许可,李某、童某就把证拿走了。每次都是李某、童某、童宏钟三人来,而且是李某、童某问办证的事情,童宏钟都是在一边没管事,周亚明也都是与李某联系。(3)姚仙玉的证言,证实:听童宏钟说过房产证是假证,当时童宏钟说“这些人真不是人,我花了这么多钱,还给我办这个假证”。后童宏钟、姚仙玉和教育局工作人员到消防大队核实,发现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也是假的。(4)童华忠的证言,证实:2010年童宏钟就负责办理世纪阳光幼儿园的办学许可证,听童宏钟说他找了镇里某副职领导。幼儿园的房屋只有集体土地使用证,办证过程中除了教育局来幼儿园实地审查过,没有其他部门来过。 15、书证:(1)鹰潭市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设置标准、2010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2011E-××号房权证、2010年10月18日和2013年1月10日《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民办幼儿园设立审批表、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个人存款证明书等,证实教育局审查了房产证、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个人存款证明书等材料后,同意设立余江县中童镇世纪阳光幼儿园。(2)扣押物品清单、2011E-××号房产证、2010号《公共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原件、2013年《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原件、加盖了会计师事务所公章的《中国邮政储蓄个人存款证明书》等,证实从童宏钟处扣押到其用于申请幼儿园办学许可证的文书、证件。(3)余江县消防大队证明、余江县房产管理局、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证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余江县支行个人金融部证明证实:房产证、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加盖了会计师事务所公章的个人存款证明书均系伪造。(4)蓝天幼儿园验资报告,证实童宏钟的个人存款证明系伪造蓝天幼儿园官莅华验资报告中的个人存款证明书。(5)扣押物品清单,证实从李某处扣押到李某使用的手机。(6)李某手机的通讯录,证实李某手机中有个浙江办假证的电话187××××8581。(7)2011年12月31日投资分红协议、2012年5月18日投资办阳光新世纪双语幼儿园协议等,证实:李某、童某与童宏钟签订协议,约定由李某、童某二人负责办理阳光世纪幼儿园的教育许可证,许可证办好后,每年补助拨款的一半归李某、童某所有等条款。(8)组织机构代码证,证实:邮政储蓄银行余江县支行属于企业法人,余江县房产管理局属于事业法人,江西鹰潭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9)上饶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文件检验鉴定书,证实2013年1月10日的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上许保林等5名工程师的签名均系童某书写。 16、被告人李某、童某户籍证明,证实:两被告人犯罪时系成年人,具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17、中共余江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余江县人民检察院出具的归案情况说明,证实:从2014年4月15日起,纪委对被告人李某、童某涉农资金问题进行调查,经过调查发现被告人李某、童某涉嫌骗取并贪污国家涉农补贴资金的行为。2014年4月28日上午,县纪委找李某、童某调查谈话,两人均否认贪污涉农补贴资金的事情。在县纪检掌握证据的情况下,2014年4月30日,童某才供述了贪污的事实。同日,县纪检将李某、童某涉嫌犯罪的问题移送至余江县人民检察院,并将李某交由余江县人民检察院控制,童某交由余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某、童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同骗取公共财物累计人民币108218.6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构成贪污罪;上诉人李某、童某共同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其行为均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上诉人李某提出一审对其贪污罪量刑过重以及上诉人李某、童某提出不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李某、童某为了取得中童阳光新世纪双语幼儿园的股份共同伪造《建筑工程质量鉴定书》、《公共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房产证》、《中国邮政储蓄个人存款证明书》等公文,骗取教育部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其行为均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上诉人李某、童某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同时,鉴于上诉人李某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可对其犯贪污罪再予以从轻处罚。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余江县人民法院(2015)余刑初字第93号刑事判决第二、三项,即:被告人童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被告人李某、童某共同退缴的违法所得款108218.6元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二、撤销余江县人民法院(2015)余刑初字第9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李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三、上诉人李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罚金十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公文、证件、印章罪,判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两万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两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计人民币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30日起至2016年6月29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赵登波

审判员  喻巧平

审判员  邱志荣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戴 妮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