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

王应华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案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5月9日 案由: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 当事人:王应华 案号:(2015)昆刑一终字第33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应华,男,1966年11月7日出生,傣族,云南省瑞丽市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原系云南省瑞丽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因涉嫌犯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3年11月26日被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审理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应华犯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一案,于2015年1月13日作出(2014)官刑二初字第287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王应华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一、1995年11月2日,腾冲县中意商号(下称中意商号)用大理关瑞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关瑞公司)的瑞抵押字第023号《房屋他项权证》(该证记载的抵押物为关瑞公司建盖在瑞丽市农场中学内的海虹大酒店01号楼)做抵押,与中国银行腾冲支行(下称腾冲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共向腾冲支行借款156.5万元,后因借款到期无力偿还,1997年8月22日,腾冲支行将中意商号、关瑞公司诉至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保山中院)。1997年11月3日,双方当事人以(1997)保中经二字第67号《民事调解书》达成以下调解协议:关瑞公司用座落在瑞丽市的海虹大酒店房地产作抵押,保证中意商号在1998年2月12目前归还腾冲支行的借款本金及利息。

调解书生效后,中意商号与关瑞公司未按期履行义务,腾冲支行即向保山中院申请强制执行。1999年11月8日保山中院委托宏源拍卖公司对海虹大酒店01幢楼进行拍卖。同年12月2日经瑞丽市地价评估测绘服务中心(下称地价评估中心)估价房地产总值163.9万元。宏源公司两次拍卖均因无人报名而流拍,保山中院在取得双方当事人同意后,授权宏源拍卖公司对抵押物进行公开变卖。2002年4月2日,被害人张某甲以6.3605万元成为买受人,并签订了《成交确认书》。保山中院于2002年4月27日作出(2002)保中执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对此次拍卖予以确认,并将《成交确认书》、瑞抵押字第023号《房屋他项权证》、(2002)保中执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原件交给张某甲,让其自行到瑞丽市房管部门办理过户手续。在张某甲到国土局申请办理土地过户手续时,国土局工作人员告知张某甲,因海虹大酒店的其余4栋房屋在瑞丽法院还涉及多起诉讼,而01幢楼与其余4幢楼涉及公共用地问题,且海虹大酒店的土地只有一本土地证,暂时不好变更,让张某甲等候通知,待瑞丽法院处理其余4幢房屋时,再一起来办理过户手续。 2005年10月10日,张某甲接到国土局的电话通知,称瑞丽法院执行局要将01幢楼房地产过户给别人,让其赶快到瑞丽法院了解情况。得知该消息后,张某甲于次日赶到瑞丽法院,找到王应华了解到海虹大酒店01幢楼与海虹大酒店的其他房地产已被拍卖给了韦世胜。张某甲当即向王应华反映自己2002年4月2日购买海虹大酒店01幢楼和到国土局办理该房产过户手续的情况,并要求瑞丽法院保护其权利,归还其房产。听了张某甲反映的情况后,王应华与执行局工作人员伍振华当即对张某甲反映的情况制作《询问笔录》并要求张某甲提供相关材料,张某甲当场将(2002)保中执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成交确认书》复印件、瑞抵押字第023号《房屋他项权证》原件交给王应华,王应华安排伍振华写了一份收条给张某甲,并口头答复待调查落实后决定。之后,王应华对张某甲反映的情况未调查核实,在未向宏源拍卖公司、保山中院调查核实张某甲所提异议是否成立的情况下,以案外人张某甲未提供相关证明材料为由,向瑞丽市国土局、瑞丽市住建局发出通知,瑞丽市国土局、瑞丽市住建局依据通知为韦世胜办理了过户手续,导致被害人张某甲未能取得海虹大酒店01号楼的所有权,财产遭受重大损失。2013年9月23日经鉴定,海虹大酒店01号楼价值358.7435万元。

二、1995年7月,张氏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张某甲、张某乙)向瑞丽景山统肯工艺厂购买了800平方米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经装修成为安泰大酒店,并以此为抵押向滨海信用社共计贷款370万元。后因安泰大酒店无停车场,张氏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向瑞丽市检察院购买1092平方米的空地作为酒店停车场,并在停车场上建盖了一栋三层附楼。1998年8月11日,张某甲、张某乙经约定安泰大酒店主楼归张某乙所,1092平方米停车场及附楼归张某甲所有。 1998年9月16日,张某甲以1092平方米停车场及附楼做为出资,注册成立了福花山野竹笋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福花山公司),福花山公司于1999年2月又购买了金滇西路4860.3平方米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1999年5月至2003年4月,福花山公司用上述两块地及地上建筑物作抵押,分11次向瑞丽市财政局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下称农综办)借用农业综合开发财政有偿资金38O.35万元。 1998年9月14日,因安泰大酒店无力偿还滨海信用社370万元的借款及利息,被滨海信用社诉至瑞丽法院,瑞丽法院判决安泰大酒店归还滨海信用社370万元的本金与利息。判决生效后,因安泰大酒店未履行义务,滨海信用社向瑞丽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未果。2006年初,因滨海信用社破产清算,瑞丽法院在处理滨海信用社破产案时,身为滨海信用社破产案执行员的王应华,在执行过程中不认真展行职责,在未调查核实清楚安泰大酒店向滨海信用社借款抵押物的情况下,不顾安泰大酒店总经理张某乙提出的异议,将福花山公司1092平方米土地及地上建筑物错误认定为安泰大酒店向滨海信用社借款时的抵押物,并于2006年4月11日在案外人福花山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委托和平拍卖公司以128万元的拍卖底价,将1092平方米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拍卖给了罗某某,给福花山公司造成经济利益损失。2007年4月5日经鉴定,1092平方米停车场价值129.2406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应华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在执行判决、裁定活动中,滥用职权,违法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致使他人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构成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人王应华犯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王应华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以及认定构成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有误,其采取的执行措施均经领导批准,不应由自己承担刑事责任;张某甲以及福花山公司遭受的经济损失与自己的执行行为没有必然联系,相关损失是张某甲以及福花山公司怠于行使民事诉讼权利,保山中院、瑞丽市政府部门误导干涉造成”为由提出上诉,请求本院宣告无罪。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一致,即:上诉人王应华在负责执行海虹大酒店财产的过程中,未核实财产设定抵押的范围,也未对案外人张某甲提出的执行异议以及提供的有效法律文书进行调查核实,错误将海虹大酒店01号楼强制执行,导致张某甲未能取得该楼的所有权,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后经鉴定,海虹大酒店01楼价值358.7435万元;上诉人王应华在负责执行安泰大酒店财产的过程中,未核实财产设定抵押的范围,且不顾相关当事人提出的异议,错误将福花山公司1092平方米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强制执行,给福花山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后经鉴定,上述财产价值129.2406万元。

以上事实,有经原审庭审质证的户口证明、身份材料、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证据相互印证,上诉人王应华亦有供述在卷,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应华在执行判决、裁定的活动中,违法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致使他人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关于上诉人王应华所提“其采取的执行措施均经领导批准,不应由自己承担刑事责任,张某甲以及福花山公司遭受的经济损失与自己的执行行为没有必然联系,相关损失是张某甲以及福花山公司怠于行使民事诉讼权利,保山中院、瑞丽市政府部门误导干涉造成”的辩解,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上诉人王应华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未核实财产设定抵押的范围、财产权属关系,亦未对案外当事人提出的执行异议调查核实,违法采取执行措施,确给他人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应当依法追究上诉人王应华的刑事责任,故上述辩解没有事实依据和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徐建斌

审 判 员  孙仁芳

代理审判员  张 军

二〇一五年五月九日

书 记 员  李正峰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