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

陈某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刘某、李某甲等重大责任事故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5月27日 案由:重大责任事故罪 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 当事人:李某甲 刘某 朱某甲 陈某 案号:(2014)安刑初字第31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怀安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怀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某,男,1972年5月7日生,回族,大学文化,河南省镇平县人,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该公司矿山安全生产工作。2013年5月27日因犯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怀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2日被怀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3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某甲,男,1976年3月1日生,汉族,小学四年级文化,湖北省竹山县人,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第六组承包人。2013年5月26日因犯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怀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被依法执行逮捕,同年9月27日被怀安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4年3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朱某甲,男,1972年10月8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湖北省竹山县人,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第九组承包人。2013年5月28日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怀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被依法执行逮捕,同年9月27日被怀安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4年3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某,男,1967年10月13日生,汉族,高中文化,福建省长乐市人,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2013年5月28日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怀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8日被怀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3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雷挺,河北海龙律师事务所张家口分所律师。

诉讼记录

怀安县人民检察院以怀检刑诉字(2013)5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犯不报安全事故罪,被告人刘某、李某甲、朱某甲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怀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院贾海军、张莉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某、刘某、朱某甲、李某甲及辩护人雷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怀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3年4月19日晚8时许,在怀安县王虎屯乡寺沟村南的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第九组矿井内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王某甲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2013年4月21日8时许,该公司第九组承包人朱某甲安排工人清理“4.19”事故现场时再次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向某某、李某乙受伤,向某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2013年4月26日上午10时许,该公司六组矿井内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张某某、谢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作为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总经理,在安全事故发生后,不报事故情况,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条之一之规定,应当以不报安全事故罪追究被告人陈某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刘某作为该矿业公司的生产管理与技术指导负责人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被告人李某甲、朱某甲作为该公司的矿洞承包人在生产过程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被告人刘某、李某甲、朱某甲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刑事责任。并提供了相关证据。

被告人陈某、刘某、李某甲、朱某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请求从轻处罚。

辩护人雷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陈某应承担“4.19”、“4.21”两起事故的不报责任,且“4.21”事故属于次生事故,与“4.19”事故的性质完全不同。发生事故的两个洞采组已经承包给李某甲和朱某甲,并签订了矿山开采承包合同书,合同书中对安全生产责任问题做出明确约定,承包人的责任更大于发包人。富贵鸟公司是当地利税大户,为当地的财政收入和经济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建议法院给予被告人陈某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

经审理查明:张家口市富贵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贵鸟公司)位于怀安县王虎屯乡寺沟村南五公里处,为独立法人单位。被告人陈某为富贵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全面负责该公司日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为该公司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被告人刘某为富贵鸟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该公司矿山安全生产工作。该公司为采选一体企业,共有五个班组,其中地下开采为生产六组和生产九组。 2012年1月1日,被告人朱某甲、李某甲借用陕西紫阳兴海井巷施工队(该施工队未按规定在怀安县安监局备案,该施工队已于2013年5月注销)资质与富贵鸟公司分别签订了承包合同,李某甲承包了富贵鸟公司的生产六组,朱某甲承包了富贵鸟公司的生产九组。 2013年4月19日晚8时许,在生产九组矿洞内,矿工朱某丙开铲车,阮某和向某某站在铲车斗上进行巷道支护作业,正当王某甲从地面向铲车上递材料时,巷道顶板浮石冒落,砸中王某甲肩颈部,导致王某甲受伤倒地。随后阮某和向某某将王某甲抬上铲车,运出矿洞。朱某甲和朱某丙用面包车把王某甲送往解放军第251医院,王某甲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朱某甲向富贵鸟公司安环部经理黄继红汇报了事故情况,黄继红随后又向陈某进行了电话汇报。陈某未将事故情况上报有关部门。 2013年4月21日8时许,生产九组承包人朱某甲安排朱某丙、阮某、李某乙、向某某清理“4.19”事故现场。在清理现场过程中又发生巷顶顶板浮石冒落,将向某某和李某乙砸伤。朱某甲驾车将向某某送往张家口市第二医院,途中向某某死亡。李某乙被送往解放军第251医院抢救、治疗。富贵鸟公司安环部经理黄继红知道此事后,向陈某进行了电话汇报,陈某未将事故情况上报有关部门。 2013年4月26日上午10时许,矿工谢某和张某某在生产六组矿洞内凿岩作业时,发生冒顶事故,谢某和张某某被冒顶石块砸伤。正在矿洞内巡查的李某甲和梁某用铲车将受伤的谢某、张某某运出矿洞,李某甲驾车将谢某和张某某送到解放军第251医院抢救。谢某和张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李某甲未向富贵鸟公司和有关部门报告。

“4.19”、“4.21”、“4.26”事故发生后,被告人朱某甲、李某甲对在事故中死亡的王某甲、向某某、谢某、张某某家属进行了经济赔偿,并与伤者李某乙达成赔偿协议。三起事故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700万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某、刘某、朱某甲、李某甲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书证户籍信息、解放军第251医院的抢救记录、诊断证明、火化证明、富贵鸟公司关于四被告人职务及分工的证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图表说明、矿山开采承包合同、安全生产责任制度、死亡赔偿协议;证人李某乙、陆某、梁某、柯某、谢某、阮某、朱某乙、朱某丙、李某丙、王某等人的证言;事故调查报告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某作为富贵鸟公司分管公司矿山安全生产的副总经理,安全生产意识不强,监管不到位,对三起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并在事故调查期间伪造虚假下井记录,其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告人李某甲、朱某甲作为矿山承包人,在生产作业过程中“敲帮问顶”工作做的不仔细,对安全隐患排查不到位、不彻底,在作业过程中没有安排安全监护人员现场监护,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被告人李某甲、朱某甲的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富贵鸟公司在安全管理方面以包代管,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被告人陈某在“4.19”、“4.21”事故发生后,不报事故情况,其行为构成不报安全事故罪。被告人刘某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甲、朱某甲在事故发生后积极组织、参与抢救受伤人员,对事故中遇难人员的家属及伤者进行了经济赔偿,且认罪态度较好,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犯罪情节轻微,免于刑事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九条之一、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刘某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李某甲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朱某甲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陈某犯不报安全事故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判长  范有珍

审判员  刘雪平

审判员  韩宇峰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祁国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七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九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