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

高某某执行判决、裁定失职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7月26日 案由: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 当事人:高某某 案号:(2015)乌中刑初字第80号 经办法院: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高某某,男,蒙古族,1981年7月8日出生,大学文化,,系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因涉嫌犯玩忽职守罪于2015年5月20日被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5年9月2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辩护人吴博,某某律师事务所巴彦淖尔分所律师。

辩护人刘繁臻,某某律师事务所巴彦淖尔分所律师。

诉讼记录

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以乌中检刑诉(2015)7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某某犯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于2015年7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期审理,于2015年11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王海光、检察员郭建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高某某及其辩护人吴博、刘繁臻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2月27日起,被告人高某某分管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执行工作。高某某在分管执行工作期间,明知白某某与内蒙古乌拉特后旗宏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某公司)的和解协议仍在履行,没有恢复执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将内蒙古亿某化学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的货款执行。高某某身为分管副院长,对法院的错误执行不进行过问,也未采取任何措施和手段。2013年6月4日,错误将案件执行标的款111万元给付案外人张某某。由于高某某在分管执行工作期间,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宏某公司遭受111万元的重大经济损失。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据此认定,被告人高某某身为法院分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对错误执行不进行过问,也不采取任何措施,错误的将案件执行款付给他人,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宏某公司遭受人民币111万元的重大经济损失,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应当以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高某某辩称,白某某与宏某公司的和解协议实际不再履行;同意张某某领取标的款是因有授权委托书。

辩护人吴博、刘繁臻的辩护意见是,第一、被告人高某某在执行工作中履行了法定职责,指控被告人严重不负责任,与客观事实不符。第二、指控造成当事人111万元的重大经济损失没有事实依据。白某某借给宏某公司的款项实际属金鑫融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张某某是该公司负责人,且与白某某有委托代理关系。第三、被告人高某某在本案的行为没有执法过错。第四、被告人高某某的行为不符合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的主观构成要件。

综上,请求依法判决宣告被告人高某某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2年12月20日,韩某某(另案处理)持宏某公司开具的税票以(2011)乌后法执字第160号裁定书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311余万元。2013年2月,被告人高某某分管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后,韩某某就白某某申请执行宏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执行情况向被告人高某某进行了汇报。2013年4月,张某某要求法院给付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受韩某某的指使,张某某以白某某的名义伪造宏某公司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要求恢复执行的“恢复执行申请书”、申请代位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的“申请书”以及白某某授权张某某代收执行款的“授权委托书”交给韩某某。2013年6月4日,在张某某的请求下,被告人高某某同意从法院执行专户给付张某某111万元,张某某分两次从乌拉特后旗法院领取111万元,造成宏某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另查明,2013年2月起,被告人高某某分管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执行工作。

上述事实,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案件线索移送报告、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交办函证实,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在侦办其他案件时发现被告人高某某涉嫌玩忽职守,将案件线索移送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将案件交由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侦办;乌拉特中旗人民检察院决定立案侦查。 2、证人白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12月23日,因宏某公司借款,在执行阶段与宏某公司达成和解协议。 3、证人董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7月至2013年2月,在乌拉特后旗法院分管执行工作。2011年底,韩某某称白某某申请执行宏某公司民间借贷一案达成和解协议。 4、证人贾某甲证言证实,2012年任乌拉特后旗国税局局长。2012年12月20日左右,与宏某公司协商,由法院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 5、证人樊某某证言证实,2012年12月20日,与韩某某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执行前商定先付税款,中院的执行案件与乌拉特后旗法院协商,剩余部分给付宏某公司。 6、证人郝某某证言证实,在国税局贾某甲办公室协商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时,约定执行后先付税款,剩余部分给付宏某公司。 7、证人刘某某证言证实,其是宏某公司副总经理。乌拉特后旗法院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后,除给付国税局及糜某某标的款外,剩余100多万元未给宏某公司。 8、证人胡某某证言证实,其是宏某公司董事长。2011年12月23日,宏某公司与白某某就借款执行达成和解协议。乌拉特后旗法院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尚有110余万元未给付宏某公司。 9、证人糜某某证言证实,2013年4月,从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取申请执行宏某公司标的款50万元承兑汇票。 10、证人张某某证言证实,白某某给宏某公司100万元借款系金鑫融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白某某是公司雇员,其是公司法定代表人。2013年6月4日,经分管副院长审批,从乌拉特后旗法院领取111万元。授权委托书等是其填写、捺印。 11、证人乌某某证言证实,2013年5月31日,与高某某、韩某某组成合议庭评议白某某诉宏某公司一案是否恢复执行。 12、证人沙某某证言证实,2013年6月3日,将申请人白某某与被执行人宏某公司的案款移交单位财务室。 13、证人韩某某证言证实,高某某分管执行工作后,向高某某汇报白某某申请执行宏某公司案及2012年12月从亿某公司执行宏某公司货款的情况。2013年6月4日,明知张某某提供的授权委托书、恢复执行申请书等材料系伪造,同意给付张某某标的款111万元。 14、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2011)乌民初字第287号民事一审卷宗证实,宏某公司向白某某借款100万元诉至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5日以(2011)乌民初字第287号民事判决书确认。 15、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2011)乌后法执字第160号执行卷宗证实,白某某申请执行宏某公司民间借贷一案,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于2011年12月26日结案。 16、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2011)乌后法执字第160号执行卷宗证实,(1)2011年12月23日,白某某与宏某公司在执行过程中达成和解协议结案。(2)韩某某于2012年12月20日以(2011)乌后法执字第160号裁定书从亿某公司提取欠宏某公司电石款3111060元。(3)付给张某某标的款111万元。(4)2013年5月31日,乌拉特后旗法院经合议,决定恢复对(2011)乌民初字第287民事判决的执行。 17、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巴执字第28号执行卷宗证实,糜某某诉宏某公司民间借贷一案执行情况。糜某某于2013年4月16日收到金额为50万元的承兑汇票。 18、亿某公司会计资料证实,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以(2011)执字第160号民事裁定书提取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3111060元,(4张金额分别为200万元、100万元、5万元、6万元银行承兑汇票及1060元)。 19、内蒙古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会计资料、巴彦淖尔电业局会计资料及大用户管理处资料证实,宏某公司用200万元承兑汇票向巴彦淖尔电业局上交电费,退回两张50万元承兑汇票。 20、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案件专项款会计资料证实,执行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311余万元收支情况。2013年6月4日,经高某某签字,张某某以白某某委托代理人名义领取111万元。 21、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巴检技术鉴(2015)10号鉴定书证实,(1)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执行卷宗第37页上的签名“白某某”字迹与样本非同一人书写。(2)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执行卷宗第2、3、4、33、34、37、42页的指印与样本非同一人指印。 22、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巴检技术鉴(2015)20号鉴定书证实,(1)检材第37页上署名“白某某”的签名字迹与张某某现有样本字迹是同一人书写。(2)检材第2、3、4、37页“白某某”署名上的指印与张某某右手指指印是同一枚指印。 23、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管理制度证实,乌拉特后旗人民法院印章及法律文书制发的相关管理制度。 24、公务员登记表、干部任免审批表证实,被告人高某某于2012年8月28日任乌拉特后旗法院副院长。 25、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高某某系完全负刑事责任能力人。 26、被告人高某某供述证实,2013年2月分管执行工作,当年4月,得知乌拉特后旗法院将亿某公司欠宏某公司货款执行,白某某与宏某公司的执行和解协议仍在履行。2013年5月31日,参加合议白某某诉宏某公司一案恢复执行原判决。2013年6月4日,经韩某某汇报,签字同意将执行回宏某公司货款111万元给付张某某。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高某某身为法院分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明知已生效判决确认的权某义务人是白某某与宏某公司,且案件双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尚处于执行和解阶段,严重不负责任,同意将宏某公司标的款111万元给付案外人张某某,使宏某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其行为构成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辩护人请求依法判决宣告被告人高某某无罪的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被告人高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高某某犯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 烨

审 判 员  贾 东

人民陪审员  樊学光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魏 佳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

……

在执行判决、裁定活动中,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不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不履行法定执行职责,或者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强制执行措施,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某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三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某益遭受重大损失”:

……

(二)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一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七条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