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

郑某、艾某民事枉法裁判罪一案刑事二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14日 案由: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 当事人:艾某 郑某 案号:(2017)黑81刑终10号 经办法院: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某,原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尾山人民法庭庭长。2015年6月3日因犯骗取贷款罪被黑龙江省北安市人民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2016年5月1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月17日因本案被逮捕。同年7月14日被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同年10月28日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同年12月23日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决定逮捕,当日由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公安局执行,现羁押于黑龙江省绥化农垦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艾某,四川省崇泰石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6月4日因本案被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同年10月28日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同年12月23日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决定逮捕,当日由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公安局执行,现羁押于黑龙江省绥化农垦看守所。

辩护人杨艺梅,黑龙江贵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审理黑龙江省绥化农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郑某、艾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一案,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2016)黑8105刑初70号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郑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艾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郑某、艾某均不服,分别以一审法院量刑过重和不是民事枉法裁判罪的主体等为由,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指派检察员张增行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郑某,上诉人艾某及其辩护人杨艺梅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12月份,河南省三门峡市兴河石油设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欠被告人艾某钱,艾某害怕存在地方保护,不想在当地法院起诉。2015年1月5日,被告人艾某找到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尾山人民法庭庭长郑某,让郑某帮忙解决,郑某考虑到艾某欠自己的大豆款500000元,一直未偿还,艾某承诺钱要回来后,可以偿还欠郑某的大豆款,郑某便同意帮忙。因诉讼标的额超过法庭管辖范围,郑某提议,找5个人起诉艾某,让艾某出具5张欠条,艾某表示同意。郑某便找朋友辛某某、王某甲、赵某、刘某甲、王伟帮忙,以辛某某等5人的名义起诉艾某偿还欠款,辛某某等5人表示同意。2015年1月6日下午,在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尾山人民法庭,郑某安排法庭书记员以艾某欠辛某某人民币950000元、欠王某甲人民币980000元、欠赵某人民币940000元、欠王伟人民币780000元、欠刘某甲人民币890000元,立虚假民事诉讼案件5件,交给书记员5张欠条,并让书记员起草以辛某某等5人名义提起民事诉讼的相关法律文书。当日,郑某将5件虚假民事诉讼案件,以调解方式结案。2015年1月9日,立执行案件,郑某带领工作人员到四川成都,将四川石油管理局物资总公司的账户冻结。2015年3月9日,被告人郑某从案外第三人四川省石油管理局物资总公司账户强制执行3811076.96元,执行款打入指定账户。该款艾某借给郑某人民币1000000元,用于偿还贷款,偿还欠郑某的大豆款人民币510000元,艾某得款人民币2300000元。 2016年5月10日,被告人郑某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2016年6月5日,被告人艾某被检察机关传唤到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有书证被告人郑某、艾某的户籍证明、指定管辖函、立案决定书、北垦组文[2012]21号文件、单位性质证明、到案经过,刘某甲、王某甲等人的银行卡交易明细复印件,辛某某、王某甲、赵某、刘某甲、王某乙事案件的立结案的相关手续和辛某某、王某甲、赵某、刘某甲执行案件的相关手续,证人刘某乙、夏某、刘某甲等21人的证言,被告人郑某、艾某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郑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伙同被告人艾某提起虚假的民事诉讼,在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被告人艾某虽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但与司法工作人员通谋,共同实施参与民事枉法裁判,应按共同犯罪论处,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某、艾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郑某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艾某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郑某犯罪后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艾某犯罪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艾某的无罪辩解及其辩护人王德征的辩护意见,因被告人艾某虽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但艾某在明知是虚假事实的情况下,仍同意司法工作人员郑某的意见,提起虚假诉讼,达到了诉讼的目的,属于与司法工作人员勾结,共同实施虚假诉讼的行为,符合共同犯罪的特征,应以共同犯罪论处,故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郑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二、被告人艾某犯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上诉人郑某的上诉理由及辩解意见是:一审法院量刑过重,我具有自首情节,且是初犯、偶犯,原审公诉人开庭提出的量刑建议可以判处缓刑,我认为自己没有社会危害性,应当对我判处缓刑。

上诉人艾某的上诉理由及辩解意见是:我不具有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的四个要件,我不是司法工作人员,法律也没有规定非国家机关人员可以是民事枉法裁判罪的犯罪主体,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当改判我无罪。我只是为了要回欠款,没有过错,主动配合侦查机关调查,态度积极,希望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艾某的辩护人杨艺梅律师的辩护意见是:艾某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不具有民事枉法裁判罪的主体身份;艾某与郑某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法律没有非司法工作人员与司法工作人员勾结实施民事枉法裁判行为,按照共犯处理的规定;公诉机关对作为参与虚假诉讼原告的辛某某、王某甲、赵某、王伟没有被起诉,没有认定为犯罪,而只追究艾某的刑事责任,违背法律的公正性;艾某系初犯、偶犯、从犯,且如实供述,应当适用缓刑或免除处罚。建议对艾某判处拘役,并适用缓刑。

出庭检察员意见:二上诉人的认罪悔罪态度不好,郑某曾经作为一名法官有犯罪的前科,虚构五起民事案件,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严重损害了公正司法的社会形象,且拒不返还赃款;艾某不如实交代债权的产生及债权的转让经过,把自己装扮成一名受害者,掩盖破坏司法公正和执法秩序,同时干扰了司法机关对重大涉重型经济犯罪的侦查。原审绥化农垦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清楚,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在量刑时已经对二上诉人给予了最大限度的从轻处罚。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违背客观事实,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二审查明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与原审认定的事实、证据相一致,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郑某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上诉人艾某以捏造的事实提起虚假的民事诉讼,在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上诉人艾某虽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但与司法工作人员郑某通谋,共同虚构民事诉讼案件,实施参与民事枉法裁判,应按共同犯罪论处,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郑某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艾某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郑某2015年6月3日因犯骗取贷款罪,被黑龙江省北安市人民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有犯罪的前科,对其上诉和辩解意见不予支持;对于艾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艾某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不能成为民事枉法裁判罪的犯罪主体,法律也没有规定非国家机关人员可以是民事枉法裁判罪的犯罪主体,二上诉人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不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虽然非司法工作人员不能单独成为民事枉法裁判罪的主体,但在本案中,艾某与具有主体身份的司法工作人员郑某串通,在明知是虚假事实的情况下出具欠条、签收法律文书、伪造证据,共同实施了民事枉法裁判的行为,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属于共同犯罪,应以民事枉法裁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支持;对于艾某只是为了要回欠款,没有过错,主动配合调查,态度积极,希望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论意见,及辩护人认为艾某系初犯、偶犯、从犯,且如实供述,应当判处拘役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原审法院已经充分考虑,量刑适当,对该意见不予支持;对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对作为参与虚假诉讼原告的辛某某、王某甲、赵某、王伟没有起诉,没有认定为犯罪,而只追究艾某的刑事责任,违背法律的公正性的意见,上诉人和辩护人可以向公诉机关反映情况,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对该意见不予支持;出庭检察员意见符合本案的事实和有关法律规定,应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当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高令江

审判员  张喜军

审判员  赵云鹏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四日

书记员  吕晓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