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候欣枚犯挪用公款罪一审刑事判决

结案日期:2017年8月2日 案由: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挪用公款罪 当事人:高阳 候欣枚 陶伟 案号:(2017)川0823刑初3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剑阁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剑阁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候欣枚,女,生于1973年5月7日,汉族,高中文化,四川省剑阁县人,原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出纳,现住剑阁县。因涉嫌犯贪污罪于2016年5月5日经剑阁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日被剑阁县公安局执行刑事拘留,同年5月20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广元市看守所。

辩护人陶小兰,重庆盈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高阳,男,生于1977年4月20日,汉族,中专文化,四川省剑阁县人,原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会计,因涉嫌犯贪污罪于2016年5月7日经剑阁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日被剑阁县公安局执行刑事拘留,同年5月20日经剑阁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2017年1月13日、7月10日被本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现住剑阁县。

辩护人王柏松,四川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陶伟,男,生于1973年2月20日,汉族,大专文化,四川省剑阁县人,个体户,因涉嫌犯贪污罪于2016年5月13日经剑阁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现住剑阁县。2017年1月13日、7月10日被本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同年7月24日经本院决定逮捕,7月2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剑阁县看守所。

辩护人何辉,四川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剑阁县人民检察院以剑检公刑诉(2017)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候欣枚、高阳、陶伟犯挪用公款罪,于2017年1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2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剑阁县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3月22日、6月7日两次建议延期审理,4月1日、7月7日建议恢复审理。2017年5月17日、7月10日、8月2日进行了三次公开开庭审理。剑阁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贾茜、何新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候欣枚及其辩护人陶小兰,被告人高阳及其辩护人王柏松,被告人陶伟及其辩护人何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剑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5月被告人候欣枚担任剑阁县国有独资企业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出纳,从2010年开始至2016年4月期间,利用收取学员培训费不及时进入公司账户的方式,挪用学员培训费3198318.00元,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该款有31110.00元属重复计算,应予以扣减;利用代收学员考试费未缴存的方式,挪用学员考试费196680.00元。其中,2014年底,被告人陶伟在高利贷的催促下,与候欣枚合谋继续挪用公款1799472.00元(从2014年12月31日计算),挪用的公款被二人用于偿还高利贷、邮政银行、投资、家庭开销等。2016年3月剑阁县审计局对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进行审计发现被告人候欣枚收取巨额培训费未入账后,候欣枚与陶伟通过出售房产、汽车等方式,于2016年4月陆续退赔公司人民币800076.00元。

在被告人候欣枚挪用公款的过程中,2014年8月开始被告人高阳明知侯欣枚长期以收取培训费不入账的方式侵吞公款,不仅不履行监督职责,及时向领导汇报,还在没有收到已毕业学员学费的情况下,通过驾校账户资金支付教练员提成费用,帮助其挪用公款2146758.00元(从2014年8月31日计算),造成国有资产巨款损失。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及被告人的供述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候欣枚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与其丈夫陶伟一起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被告人高阳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被告人候欣枚挪用公款提供帮助,上述三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候欣枚起主要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是主犯;被告人陶伟、高阳起次要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是从犯。被告人候欣枚、高阳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是自首;被告人陶伟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是坦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候欣枚提出的辩解意见是:1、其不是国家工作人员;2、对挪用金额有异议,应该是200多万元;3、退赔金额是95万元。其辩护人陶小兰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候欣枚不是国家公职人员,出纳不是财务负责人员,其不是从事公务的人员;2、其退赔金额只要在三个月之内的,不应计算为犯罪金额。

被告人高阳提出的辩解意见是:1、其没有帮助候欣枚挪用公款,候欣枚挪用之前不知情,发现后提出候欣枚说是忘记了开票;2、候欣枚是董事会成员,为了工作不得罪她,其认为她会及时把款补上,没有上报,是工作上的失职,不是共同犯罪。其辩护人王柏松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高阳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候欣枚在挪用公款前,没有与高阳共谋,在挪用过程中没有提供帮助,事后没有获利;2、高阳支付提成款是职务行为,挪用在前,支付提成款在后,二者没有因果关系;3、共同犯罪是指共同故意犯罪,候欣枚明知是公款而挪用,是直接故意,高阳知晓候欣枚挪用公款后,相信候欣枚能够还款,是一种过于的自信,是过失不可能形成共犯;4、高阳是从2015年5月起才确定候欣枚在挪用公款,犯罪金额应从这个时间起算。

被告人陶伟提出的辩解意见是:金额有异议,但其没有与候欣枚密谋,案发后退赔了95万元。辩护人何辉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陶伟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的共犯,没有证据证实挪用行为是共谋、指使、参与策划,挪的行为是候欣枚自主行为,陶伟没有犯意;2、候欣枚挪用的是238多元,还款的80万元是退赔金额,不应计算为犯罪金额;3、19万多元的考试费是代收款,不是剑门关驾校的钱,不是公共财产,没有还款,是因为学员在考试中心没有考试候欣枚就出事了,主观上没有挪用。

经审理查明,剑阁县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剑门关驾校)成立于2006年12月21日,由剑阁县就业服务中心投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经剑阁县工商局核准登记。被告人候欣枚于2009年5月1日起至2016年4月担任剑门关驾校出纳,被告人高阳于2012年6月1日至2016年4月担任剑门关驾校会计。从2010年至2016年4月期间,被告人候欣枚利用其担任剑门关驾校出纳员的职务便利,以收取学员培训费不入公司账户的方式,先后多次挪用学员缴纳培训费3167208.00元,利用代收学员考试费未缴存的方式,先后挪用学员缴纳考试费196680.00元。2014年底,被告人陶伟(候欣枚之夫)在高利贷的催促下,其中与候欣枚合谋挪用公款1799472.00元,挪用的公款被二被告人用于偿还高利贷、邮政银行贷款、投资、家庭开销等支出。

在被告人候欣枚挪用公款的过程中,2014年8月起被告人高阳明知侯欣枚收取部分学员的培训费不入公司账户,其不仅不履行监督职责,还在部分已毕业学员的培训费未入驾校账户的情况下,违反驾校的相关管理规定,通过驾校账户资金给教练员支付提成费用,帮助候欣枚挪用公款共计2146758.00元。

剑阁县审计局在对剑门关驾校2015年度的税收征管情况进行例行审计中,发现出纳员候欣枚涉嫌贪污学员242人培训费110.99万元,于2016年4月26日向剑阁县人民检察院移送了该犯罪线索。被告人候欣枚于2016年5月3日主动到剑阁县人民检察院投案,供述了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被告人高阳于2016年5月5日被办案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从其单位带至办案机关单位接收调查,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被告人陶伟于2016年5月12日经电话通知传唤到案,到案后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候欣枚挪用3167208.00培训费用,其中2567922.00元挪用时间超过三个月,挪用考试费196680.00元,有24010.00元挪用时间超过三个月,被告人候欣枚挪用公款累计超过三个月为2591932.00元,陶伟挪用公款超过三个月为1755648.00元,高阳明知候欣枚挪用公款超过三个月为2102934.00元。案发后被告人候欣枚、陶伟退赔了剑门关驾校800076.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2016年4月26日剑阁县审计局剑审移(2016)1号审计移送处理书证实:该局在对剑阁县2015年度税收征管审计中,发现剑门关驾校出纳候欣枚涉嫌贪污培训费的有关线索并移送至剑阁县人民检察院。 2.剑门关驾校剑驾培司(2016)08号文件及相关证据证实:该校给剑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的报告证实:2016年4月7日发现财务人员候欣枚2015年度收取学员的培训费未入账资金达1950148.00元,高阳违反公司财务制度,不坚持有收入才返教练员培训费的原则,造成公司损失1700604.00元。 3.立案决定书、拘留证、逮捕证证明:对被告人候欣枚以涉嫌贪污罪于2016年5月4日立案侦查,高阳以涉嫌贪污罪于2016年5月6日立案侦查,陶伟以涉嫌贪污罪于2016年5月13日立案侦查及分别对三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间。 4.到案情况说明证实:候欣枚于2016年5月3日到剑阁县人民检察院投案,高阳于同年5月5日被办案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到其单位将其带到办案机关接受调查,陶伟于5月12日经电话通知到案。 5.三被告人的户籍、劳动合同及任职说明等材料证实:各被告人均具有刑事责任年龄,候欣枚于2009年5月1日至2016年6月8日任剑门关驾校出纳,其主要职责是按时现金入库,建好培训费收入台账等,其中2014年10月21日任监事会成员,高阳于2012年6月1日至2016年6月8日任会计。 6.剑门关驾校相关材料、剑阁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相关文件证实:剑阁县就业服务中心为事业单位法人,于2006年12月21日出资成立了剑门关驾校为国有独资。 7.2016年4月25日确认收取2015年度学员培训费未开税务发票进入收入确认清单证实:经核实候欣枚认可收取部分学员的培训费未入单位账户。 8.剑门关驾校2015年度学员毕业明细证实:2015年度学员毕业名单,学员培训费未进入公司账户,高阳仍然给教练员返提成培训费。 9.部分学员提供临时收据和说明证实:有部分学员在候欣枚处缴纳了培训费,但未领取发票,出具的是临时收据。 10.剑门关驾校税务发票资料证实:该校给部分学员补开发票的相关情况。 11.剑门关驾校规章制度证实:出纳及会计的相关职责,其中会计负责建立好财产登记,负责教练员提成的培训费发放,坚持有收入才返提成培训费,为培训收入把好最后一道关。 12.剑门关驾校财物材料证实:剑门关驾校收取部分学员的收入情况,其中有高阳核算给教练员返提成培训费学员的缴费未进入单位账户。 13.候欣枚的农业银行、邮政银行卡交易明细证实:候欣枚多次交易的相关情况。 14.邮政银行贷款有关材料证实:被告人陶伟、李小燕、王军连带担保在剑阁县邮政银行贷款及还款情况。 15.剑阁县人民法院(2015)剑阁民初字第965号民事调解书证实:陶伟于2015年5月11日向苏某借款5万元,经法院调解达成协议,偿还借款本息6万元。后到期未履行,在候欣枚的银行账户内扣划存款37600元。 16.候欣枚在建设银行交易明细、贷款协议等相关材料证实:候欣枚在多家金融公司贷款、还款的相关情况。 17.卓越教育培训学校收费收据等相关材料证实:陶伟、候欣枚之子陶某在该校学校缴纳培训费等47000元。 18.重庆市璧山区中医院材料证实:候欣枚于2015年10月6日在该院接受治疗。 19.借条一张证实:陶伟于2015年4月8日在田某处借款53000元。 20.四川省农村信用社现金缴款单、候欣枚补开票入账明细证实:案发后被告人候欣枚退赔800076.00元的培训费。 21.候欣枚应缴未缴学员考试费明细表证实:本属剑门关驾校代收代付的学员考试费由候欣枚收取保管,2015、2016年度共计代收196680.00元。 22.剑门关驾校关于候欣枚生病期间收取培训费的说明及现金缴款单证实:2015年10月在候欣枚在生病期间,其收费工作由杨某代替,经公司核实,不存在杨某收取学员培训费后未交给候欣枚的情况。

(二)证人证言: 1.证人饶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07年任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出纳负责现金入库、建好培训收入台账、学员卡、书的发放工作,会计要建立公司账务、学员卡、书的保管和发放工作等。学员缴培训费后要领取一张学员卡,这些学员卡是出纳在会计处领取后由其发给学员的,会计可以通过学员卡来核对学员培训费的收入情况,二是公司业务员要把毕业名单提供给他和会计,会计凭毕业学员名单核对培训费是否入账,三是会计每月要盘点现金,并和出纳核对现金。2015年10月他听说候欣枚的丈夫输了官司无力赔偿,就安排高阳去盘点出纳处的现金,盘点后高阳说没有问题。今年3月审计局对公司2015年度财务进行审计时发现出纳将公款不入账的情况,才发现候欣枚2014年至2016年未入账公司的学员培训费达260余万元。 2.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陶伟在他处借款10万元,后因陶伟未按期偿还借款,他于2016年春节前去找陶伟的妻子要求还款,过后陶伟就把剩下的5000元还了。 3.证人田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陶伟在他处借款2、3万元,到2015年4月还剩3000元没有还,后又以做工程需要资金向他借款5万元,现在还有3万元左右没有偿还。 4.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李某向她借款10万元,实际上是陶伟借的,现在还剩3万元未还,她曾找过候欣枚要求还款。 5.证人苏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8月陶伟在他处借款5万元,后因未还,他向法院起诉并经调解后仍未履行,2015年底法院在候欣枚的个人账户上扣划了3.7万元,至今仍下欠本息3.1万元左右。 6.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他是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末和节假日公司要轮流值班,期间如果有人来报名,在收取培训费后给他们发书、卡,书和卡是在候欣枚处领取的,因无法开具证实发票,就先登记,上班后,才去候欣枚那里凭卡对账,并把收取的培训费都交给她。 7.证人张某证言证实:她与候欣枚是同事,轮到她值班的时候,她先在候欣枚处领取10张学员卡,如果有人来报名,她就给学员登记后发卡和书,并告诉学员正常上班时间到候欣枚处领取发票。上班后她就给候欣枚交手续,收了多少钱、还剩多少张卡都家给她,她没有给学员出具过收费凭证,正式发票只有候欣枚才有。 8.证人谭某的证言证实:她是去年4月份报名参加培训的,缴纳了4980元培训费,当时给她开具了一张手写收据,过后她没有去换正式发票。 9.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他父亲在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缴纳了4980元的培训费,后因车祸受伤不能继续学习,现在来退钱,但驾校领导说学校账上没有他的名字,但他父亲有一张学员卡,当时驾校的领导说只要有卡就能证明缴纳了培训费。 10.证人梁某证言证实:他与陶伟是朋友关系,2015年陶伟参与他在西藏等地的淘金项目,陶伟与其老婆候欣枚共投入58.7万元,后全部亏损了。

(三)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候欣枚的供述 她是剑门关驾校的出纳,主要负责公司收支现金,收取学员培训费、考试费等。剑阁县审计局到该公司审计时发现,公司的实际收入与账面大概差100多万元,她就于2016年5月3日到剑阁县人民检察院主动投案。平时她在公司会计处领取学员卡及书籍,学员在她那缴费报名后,就给其发放学员卡和书籍。因公司月初税务平台无法开正式税务发票,她就给学员开临时收据,后学员没有来换正式发票,她就将这些学员的培训费未入账自己用了,二是她没有上班期间,其他工作人员开出的临时收据,部分学员也没有来换正式发票。这部分的培训费没有入账自己用了。从2014年至2016年总共占有260余万元的公款。这些钱用于归还丈夫的高利贷利息大概100多万,二是归还邮政银行贷款本息60余万元,三是其儿子的培训费用20万元左右,三是自己看病和丢了大概10余万元,四是自己在他人处投资5万元左右,五是法院在其卡上扣划了5万元,其余的被个人旅游等日常开支了。高阳在2014年就发现了她收取的培训费没有入账的情况并提醒过她。 2.被告人高阳的供述 他于2012年6月任剑门关驾校会计至今,开始由于业务不熟悉,出纳候欣枚对他帮助最大。2014年8月他在工作中发现20余名毕业的学员没有信息,就得知候欣枚没有给学员开具正式发票,提醒她把培训费补上,同年9、10月份又连续出现有毕业学员没有开发票、无信息的情况,出于对她以前的感激,没有和她进行一票一卡的核对,只是善意提醒她把费补上。以后几个月都存在这种情况,他知道候欣枚每月都在挪用公款,由于没有和她核对,每月挪用的具体数额不清楚。2015年5月份以前,候欣枚把没有信息的学员补开了,5月份以后就没有再给他补开发票了。直到2016年3、4月审计单位后,才知道有280万元左右被她挪用了。其实2014年8月他就发现候欣枚挪用培训费后,出于对她的感激,在发放空白学员卡和核对发票上,没有以前那么认真,客观上给她提供了一个连续挪用的机会,起到了帮助她挪用公款的作用。 3.被告人陶伟的供述 他是候欣枚的丈夫,2007年至今从事个体建筑行业,由于工程利润较小,在外面借的高利贷无法偿还,2014年起,他连续投标几个项目没有成功,他就让候欣枚给他拿钱付利息,当时不知道是她的公款。2014年底,由于工程项目资金没有收回,高利贷催的很紧,压力大,候欣枚就给他说拿几万元的公款去还高利贷和支付工人工资,这时他才知道以前候欣枚给他的钱有一部分是公款,当时他也就同意了。由于借了80多万元的高利贷,每月都要还利息,又在投资金矿等项目,挪用的公款就越来越多,从2014年开始与其妻子共同挪用公司公款余额大概有150万元左右,其中的110万元用于偿还高利贷本息,投资15万元左右,偿还邮政银行贷款本息28万元左右。

(四)司法会计鉴定报告 1.四川玉峰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川玉峰所审2016年8月8日(2016)125号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证实:驾校出纳员候欣枚自2009年4月10日至2016年4月10止,应缴未缴学员518人培训费,金额共计2398242.00元。 2.2016年11月8日川玉峰所审(2016)12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补充鉴定意见及剑门关驾校免费学员相关材料证实:(2016)125号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未缴培训费为2398242.00元,根据候欣枚反映,对相关资料进行了核查,发现有部分学员为免费学员,缴纳的培训费未扣减,应调整减少未缴培训费金额31110.00元。 3.2016年9月5日四川玉峰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川玉峰所审(2016)131号专项审计报告证实:从2009年5月至2016年4月对驾校资产负债及所有者权益和财务收支情况专项审计,截止2016年4月,候欣枚代收未缴学员考试费196680.00元。 4.2017年1月10日、2017年6月19日川玉峰所审(2016)12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补充说明证实:自2014年8月31日至2016年4月10日期间,候欣枚应缴未缴学员培训费2146758.00元;2014年12月31日至2016年4月10日应缴未缴学员培训费1799472.00元,上述未缴培训费金额不包含800076.00元。 5.2017年6月19日川玉峰所审(2016)12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补充说明证实:2016年1月1日至4月10日候欣枚应缴未缴培训费人数12人,其中有虚构、重复学员的有4人,8人未缴金额为43824.00元。

以上证据符合刑事证据合法性、客观性和关联性的要求,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本案的相关事实,本院对以上证据均予以确认,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候欣枚在担任剑门关驾校出纳员期间,其行为是代表剑门关驾校履职管理、监督国有财产的职务活动,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被告人候欣枚利用其担任出纳的职务便利,多次挪用剑门关驾校学员缴纳的培训费、考试费共计3363888.00元归个人使用,其中2591932.00元挪用时间超过三个月未归还;被告人陶伟与候欣枚合谋挪用公款1799472.00元,其中1755648.00元挪用时间超过三个月未归还,其行为严重侵犯了公共财产的使用收益和职务的廉洁性,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且情节严重,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高阳身为公司会计,明知被告人候欣枚在挪用公款的情况下,而不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并加以制止,严重不负责任放任候欣枚挪用公款2102934.00元,致使公司和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对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失职的责任,其行为构成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公诉机关指控认为,被告人高阳为候欣枚挪用公款提供帮助,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的共犯。经当庭出示的在案证据证实,高阳作为剑门关驾校的会计,在候欣枚挪用公款的过程中,不是公款的挪用人或使用人,其没有指使或者与候欣枚共谋挪用公款,其虽然明知候欣枚在挪用公款,应该履行且能够履行监督职责,但却不认真履行职责,放任候欣枚继续挪用公款,客观上为候欣枚挪用公款创造了条件,造成挪用的公款至今无法归还,致使公司和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明显表明其主观上具有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工作严重不负责,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阳犯挪用公款罪的罪名,与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高阳的辩护人提出高阳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候欣枚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候欣枚不是国家公职人员,出纳不是财务负责人员,其不是从事公务人员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候欣枚的犯罪金额,经查,本案的案发时间为2016年4月26日剑阁县审计局向剑阁县检察院移送候欣枚涉嫌挪用公款线索时间,在案发后已归还的800076.00元中,有555462.00元挪用时间未超过三个月;挪用的考试费196680.00元,有172670.00元挪用时间未超过三个月;经鉴定挪用的2398242.00元培训费中,有43824.00元挪用时间未超过三个月,有31110.00元属重复计算。综上,被告人候欣枚挪用公款的犯罪金额为2591932.00元,陶伟的犯罪金额为1755648.00元,高阳的犯罪金额为2102934.00元。被告人候欣枚的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候欣枚、陶伟犯挪用公款罪的数额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被告人陶伟的辩护人提出挪用196680元的考试费是代收款,不是剑门关驾校的钱,不是公共财产,主观上没有挪用的辩护意见。经查,学员在被告人候欣枚处缴纳的考试费,收取该款的主体是剑门关驾校而不是候欣枚的个人行为,该考试费虽属考试中心所有,但在未向考试中心缴纳之前,剑门关驾校是该财产的管理者,应对该财产负责。对该考试费的任何丢失、灭失等,财产所有人都有权向该财产的管理者剑门关驾校请求赔偿。侵占的考试费,直接受害的不是财产所有人,而是剑门关驾校,故应以公共财产论。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高阳的辩护人王柏松提出高阳应从2015年5月起才知道候欣枚在挪用公款,犯罪金额应从这个时间起算的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候欣枚起主要作用,属主犯,被告人陶伟起次要作用,属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候欣枚主动到案后,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关于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陶伟具有坦白情节的公诉意见,经查:被告人陶伟经电话传唤后,在其人身自由未被司法机关采取法定强制措施或实际控制的情况下自动到案,应视为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故公诉机关认为陶伟构成坦白情节的公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公诉机关认为及被告人高阳的辩护人王柏松提出被告人高阳具有自首情节的公诉及辩护意见,经查:办案机关工作人员到其单位将其带到办案机关接受调查谈话,其到案不具有自愿性、主动性,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三款“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犯罪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的规定,其行为不属自首,故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高阳具有自首情节的公诉意见及被告人高阳的辩护人王柏松提出被告人高阳属自首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高阳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属坦白,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综上,本院为了严肃法制,惩治犯罪,保障公共财产所有权不受侵犯,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被告人候欣枚、陶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一条第二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对被告人高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候欣枚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五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5日起至2021年10月4日止。)

二、被告人陶伟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5日起至2020年7月24日止。)

三、被告人高阳犯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责令被告人候欣枚、陶伟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共同退赔挪用的公款1755648.00,责令被告人候欣枚退赔挪用的公款591670.00元,两项合计2347318元,返还剑门关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文尾

审 判 长  杨伯河

审 判 员  江海涛

人民陪审员  张成通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日

书 记 员  刘 陶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第三百八十四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是挪用公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第一百六十八条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有前款行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两款罪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九十一条第二款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九十三条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的“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包括挪用者本人使用或者给他人使用。

第二条对挪用公款罪,应区分三种不同情况予以认定:

(一)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构成挪用公款罪。

挪用正在生息或者需要支付利息的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但在案发前全部归还本金的,可以从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给国家、集体造成的利息损失应予追缴。挪用公款数额巨大,超过三个月,案发前全部归还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二)挪用公款数额较大,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构成挪用公款罪,不受挪用时间和是否归还的限制。在案发前部分或者全部归还本息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

挪用公款存入银行、用于集资、购买股票、国债等,属于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所获取的利息、收益等违法所得,应当追缴,但不计入挪用公款的数额。

(三)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赌博、走私等非法活动的,构成挪用公款罪,不受“数额较大”和挪用时间的限制。

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不知道使用人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或者用于非法活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构成挪用公款罪;明知使用人用于营利活动或者非法活动 第四条多次挪用公款不还,挪用公款数额累计计算;多次挪用公款,并以后次挪用的公款归还前次挪用的公款,挪用公款数额以案发时未还的实际数额认定。

第八条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使用人与挪用人共谋,指使或者参与策划取得挪用款的,以挪用公款罪的共犯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或者超过三个月未还,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挪用公款数额在二百万元以上的;

(二)挪用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特定款物,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

(三)挪用公款不退还,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

(四)其他严重的情节。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第三款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第一条第三条第二条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九十一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