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隐匿、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

邵思民、呼某某贪污、挪用特定款物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20日 案由:隐匿、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 挪用特定款物罪 贪污罪 当事人:邵思民 呼某某 案号:(2014)呼刑终字第26号 经办法院: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抗诉机关)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男,1954年1月21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汉族,大专文化,牙克石市经济局原局长,住牙克石市。因涉嫌犯挪用特定款物罪于2010年12月8日被牙克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1年1月12日经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由牙克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于2013年9月4日牙克石市人民法院因一审判处缓刑决定取保候审,次日宣布取保候审。

辩护人闫俊岭,内蒙古大兴安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呼某某,女,1954年10月20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海拉尔区,蒙古族,大专文化,牙克石市经济局原会计,住牙克石市。因涉嫌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于2011年8月2日被牙克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6日经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牙克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10月18日被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人民法院审理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原审被告人岳凤珍犯贪污罪,原审被告人呼某某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一案,于2012年1月31日作出(2011)牙刑初字第258号刑事判决,以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以被告人岳凤珍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五万元。以被告人呼某某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宣判后,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被告人邵思民提出上诉。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原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为由,裁定撤销(2011)牙刑初字第258号刑事判决,发回重审。牙克石市人民法院审理期间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以牙检刑撤(2013)2号撤回起诉决定书,撤回了被告人邵思民、岳凤珍犯贪污罪的2起事实,被告人呼某某犯贪污罪,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公款罪的指控。牙克石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3日作出(2013)牙刑初字第69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十五万元。认定被告人呼某某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宣判后,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9月12日以牙检刑抗(2013)1号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认为一审判决认定邵思民犯贪污罪不成立与事实不符,对邵思民适用缓刑不当。呼伦贝尔市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2月17日作出呼检公支刑抗(2014)2号支持刑事抗诉意见书,认为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抗诉正确,应予支持。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呼伦贝尔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韩建平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邵思民及其辩护人闫俊岭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1、2001年3月,被告人邵思民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期间,与时任牙克石市某某局局长张某甲(已判决)商量后决定,将呼伦贝尔市(呼盟)某某局要求必须专款专用的失业保险金1052640元中牙克石市经济局分走失业保险金600640元,其中16.8万元发放给失业职工,其余失业保险金432640元由邵思民决定存入本单位“小金库”,牙克石市某某局留下失业保险金45.2万元由张某甲决定存入本单位“小金库”,分别在其任期内以补充单位经费不足为由全部花掉。被告人邵思民与张某甲共同挪用失业保险金884640元。2010年12月8日邵思民主动投案。 2、被告人邵思民用牙克石市某某饭店开出的1万元和3.7万元的餐费收据和某甲菜馆开具的34910元的假餐费收据冲减了其在经济局运行办主任荆某某经手保管的破产清算费中的个人借款。该款不能排除经济局实际发生餐费、邵思民报销与刘某某等人去俄罗斯出差费用及因公务送礼费用。 3、2001年10月19日,2003年末,被告人邵思民指使时任经济局办公室副主任兼会计的被告人呼某某和出纳员李某甲销毁2001年前的账外会计凭证。

案发后,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在解某甲处扣押邵思民案件款42万元、在邵思民家扣押4.5万元,在邵思民家搜查扣押(涉案房屋)协议书三份,在北京扣押解某甲顶账给邵思民的房产及房产档案,邵思民与董某某的借款100万元的合同。扣押呼某某3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邵思民在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期间,伙同牙克石市某某局局长张某甲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失业保险金挪作他用,违反专款专用的财务管理制度,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严重,是直接责任人,其行为已构成挪用特定款物罪。被告人邵思民为逃避依法查处而指使被告人呼某某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等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资料,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二被告人是共同犯罪,邵思民是单位领导,呼某某违反会计法规及职责销毁账目,是犯罪行为的实施人,二人在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指控被告人邵思民、呼某某犯销毁会计资料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邵思民用4.7万元餐费收据冲减个人借款,该款不能排除经济局实际发生餐费以及邵思民报销与刘某某去俄罗斯考察费用及因公务送礼费用。邵思民用34910元餐费收据冲减在荆某某经手保管的破产清算费中的个人借款,该款不能排除邵思民用于单位送礼费用。指控被告人邵思民犯贪污罪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邵思民挪用特定款物后主动投案自首,具有法定的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被告人邵思民、呼某某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一百六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判决被告人呼某某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为,一审判决认定邵思民犯贪污罪不成立与事实不符,对邵思民适用缓刑不当。邵思民利用职务之便,用假餐费核销的方法贪污81910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有荆某某提供的记账凭证及票据证实经济局破产清算费中核销某某餐费1万元、3.7万元、某甲菜馆34910元,均有邵思民签字。而邵思民去俄罗斯的费用已由刘某某用修理费票据和油票在单位财会核销,有呼某某、吴某某、刘某某、李某甲等证人证言予以证实。34910元单位因公送礼的辩解无证据支持。2、邵思民挪用特定款物八十余万元,给国家造成一百五十余万元的损失,且销毁会计凭证致使巨额公共资金受到侵害,适用缓刑不当,建议二审法院依法纠正。

原审被告人邵思民对犯有挪用特定款物罪、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的事实和证据均无异议。关于犯有贪污罪的事实被告人邵思民辩称:3.7万元是在俄罗斯联系业务11天,花了2.7万元,开通国际漫游5000元,还有4900元给水利局局长杨某买手机,因其给经济局提供过沙子,所以事后给杨某买的手机。另外1万元是实际发生的餐费。34910元餐费票据是局机关送礼用了,是给呼伦贝尔市某位领导安装塑钢窗用的钱。

其辩护人辩称,1、邵思民用某某3.7万元餐费冲减个人欠款,邵思民始终供述从荆某某处借款报销的,而且荆某某也能用账面记载来证实这个问题。2、国际漫游费5000元,因公送手机款4900元,1万元餐费都是实际发生的费用。3、34910元因公送礼,邵思民说明给谁送的礼的问题上很难为情。因此,邵思民用假票据核销81910元的行为不应以贪污论处,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 1、2004年10月、2004年12月期间,时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的被告人邵思民分二次找时任经济局办公室主任苑某某,让苑某某爱人张某乙经营的某某饭店开出1万元和3.7万元的虚假餐费收据,用此二张虚假餐费收据冲减了邵思民在经济局运行办主任荆某某经手保管的破产清算费(物资贸易中心破产清算费)中的个人借款,将其款项据为己有。 2、1996年8月5日,经牙克石市人民法院裁定原牙克石市农机厂破产,2001年3月,时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的被告人邵思民和时任牙克石市某某局局长的张某甲(已判决)商量通过以申领破产企业职工失业保险金的名义领取失业保险金为牙克石市经济局和牙克石市某某局补充经费。2001年6月18日,牙克石市经济局给牙克石市某某局发出了“关于申请农机厂转制破产企业职工领取失业金的函”(牙经字2001第39号),失业职工344人;同日牙克石市某某局给呼伦贝尔市(呼盟)某某局发出了“关于申请失业金的报告”(牙就服发2001第19号),失业人数为344人,每人发放失业保险金3060元,共计1052640元。2001年6月19日,呼伦贝尔市(呼盟)某某局批复“关于同意支付失业保险金的批复(呼就服险字2001第74号)”,为牙克石市农机厂344名失业人员一次性发放失业保险金1052640元,要求此款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挤占挪用。2001年6月21日,牙克石市财政局将失业保险金1052640元拨付给牙克石市某某局。2001年6月25日上午,被告人邵思民领经济局会计呼某某、出纳员李某甲到牙克石市某某局领取失业保险金。张某甲和邵思民决定,牙克石市经济局取走失业保险金600640元,其中16.8万元发放给失业职工,其余失业保险金432640元由邵思民决定存入本单位“小金库”,在其任期内以补充单位经费不足为由全部花掉。牙克石市某某局留下失业保险金45.2万元由张某甲决定存入本单位“小金库”,在其任期内以补充单位经费不足为由全部花掉。上述邵思民与张某甲共同挪用失业保险金884640元。 2009年4月以来,原牙克石农机厂职工不断上访,要求补发失业金并要求赔偿。2009年12月10日由牙克石市财政另行拨款155.4万元补发了失业保险金和利息,邵思民的挪用行为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2010年12月8日邵思民主动投案。 3、2001年10月19日,被告人邵思民指使时任经济局办公室副主任兼会计的被告人呼某某和出纳员李某甲销毁账外会计凭证,呼某某找到经济局司机刘某某让其找销毁会计凭证的场所,刘某某将呼某某、李某甲拉到牙克石市林业宾馆锅炉房,由被告人呼某某和李某甲将2001年前的账外会计凭证销毁。2003年末,被告人邵思民再次指使呼某某和李某甲销毁账外会计凭证,呼某某又让刘某某开车到牙克石市林业宾馆锅炉房销毁会计凭证。

案发后,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在解某甲处扣押邵思民案件款42万元、在邵思民家扣押4.5万元,在邵思民家搜查扣押(涉案房屋)协议书三份,在北京扣押解某甲顶账给邵思民的房产(买受人解某甲、解某乙,地址北京市)及房产档案,邵思民与董某某的借款100万元的合同(解某甲为担保人)。扣押呼某某款3万元。

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犯贪污罪的证据有: 1、立案登记表证实,2011年3月1日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邵思民贪污一案立案侦查。 2、户籍证明证实,原审被告人邵思民户籍基本情况,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3、牙克石市组织部文件证实,邵思民任经济局局长的时间,系国家工作人员。 4、交接书证实,出纳员李某甲与吴某某交接时间为2004年2月26日。 5、刘某某户照证实,持有人为刘某某,签发日期是2004年3月22日。 6、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实,邵思民任局长期间的会计是呼某某,出纳是李某甲,好像是2003年末李某甲把账弄丢了,就不干了,吴某某接的出纳。我在2004年春季去的俄罗斯,我同邵思民一起去的,开的谢清瑞的4500车。邵思民去给双塔特种钢厂进货联系废钢铁。去俄罗斯之前邵思民让我到财务出纳员吴某某那借的钱,借多少记不清了。我给财务打的借条,到俄罗斯以后所有费用都是我结的,票据都在我手里,回来后邵思民让我弄一张修理费票据核销了,从俄罗斯拿回的费用票据我扔了。花了大约2万元。我是在吴某某那核销的修理费票据,之后我把借条拿回来了。2004年3月后我去俄罗斯前邵思民在牙克石给了我1万元,去之前我同邵思民在牙克石市移动公司邵思民自己交5000元移动话费开通了国际长途,交费收据邵思民自己拿着,到满洲里我找人把我手里1万元换成卢布,邵思民也兑换了1万元。到俄罗斯经我手一共花了二万多元,是我报销的,回国后没过多长时间就报销了,我是从财务吴某某那报销的,具体什么票据我确实记不清了,是邵思民让我到外面开的假发票,我到财务报销的,开的假发票大约2万多元,这钱是俄罗斯的费用。我在某某结过最少三次餐费,是在财务吴某某那儿报销的。刘某某还证实2005年下半年邵局长让我到牙克石天辰塑钢厂找李某乙给呼伦贝尔市某领导定制塑钢门窗,李某乙派量尺人员和我一起到具体地点丈量,邵局长给我的三万元交到塑钢厂财务把收据交给邵局长了,邵局长怎么处理的我不清楚。 7、证人李某甲证言证实,我在经济局当出纳期间邵思民去过俄罗斯,时间是2003年下半年。邵思民在去俄罗斯之前,找我说,他同刘某某要去俄罗斯,让我借钱给他。他从我这里大约借了两万到三万左右。邵思民给我写的借条。过几天他从俄罗斯回来以后,找我跟我说,去俄罗斯花的费用都是俄文不好计算。我让刘某某开假修理费票据,把去俄罗斯的费用给核销。过了几天刘某某拿着修理费票据我记得还有汽油的票据,到我这里把邵思民借钱时的借条拿回去了。我是用经济局的杨克先收的维简费给核销的。我一共收了20多万元的维简费,这钱没有入账,都进入小金库了。岳凤珍判缓刑出来后,在2013年春节前岳凤珍到我家找过我,她同我说:以后检察院找你就说什么事都忘了,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什么事也不要说。2013年3月11日中午岳凤珍到单位找我说:账外账是谁让你交给呼某某的,我说是邵局长让我交给呼某某的,她对我说:局长管你这点小事呀,你已经不是出纳员了,邵思民去俄罗斯的费用怎么能在你这报呢,你从家里拿钱给报销啊,邵思民去俄罗斯的费用不是从你那报的,也不是从吴某某那报的,是从荆某某的破产清算费里报的。是你们合计的把邵思民害了,把这笔钱定为邵思民贪污的,如果他们找你,你就说时间太长了,想不起来了,对你的工作也没有影响。我是2004年2月26日同吴某某交接的出纳员工作,监交人是荆某某。这次我的账外账和现金没交接,小金库的账大约过二个月左右交给呼某某的,我交给呼某某的有票据和现金,现金大约有1万多元。我在2011年10月26日询问时说是2003年下半年去的俄罗斯是我记错了,是2004年3月份去的俄罗斯。邵思民去俄罗斯前从我这里借了2万元还是3万元我记不清了,借的是整数。邵思民从俄罗斯回来后,拿着修理费和汽油的发票报销,说这是去俄罗斯的费用,由于去俄罗斯的票据是俄文看不懂不好计算,就用假修理费和汽油发票还借款。 8、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证实,我是2003年3月份做出纳员的,我是接李某甲,我和李某甲有交接手续。邵思民去俄罗斯我不知道,后邵思民给我一包票子,说是去俄罗斯的费用,让我给整理一下,我才知道他去俄罗斯,大约有几万元。邵思民给我以后我放起来了,过一段时间呼某某对我说:邵局长去俄罗斯的票子给我吧,邵局长在我这里借的钱。我就把这些票子交给了呼某某,呼就把邵思民的借条给我了,我把借条还给邵思民了,借条多少钱忘了。 9、原审被告人呼某某的供述证实,2004年3月邵思民去俄罗斯的费用是在我的账外资金里核销的。邵思民在去俄罗斯之前在我这里写借条借走4万元,邵思民从俄罗斯回国后同我说去俄罗斯的票据都是俄文的,谁也看不明白,得用别的票子报,过一段时间我问邵思民报销票子的事,邵思民同我说他把票子给吴某某了,让我向吴某某要报销的票据,我到吴某某把票据拿回来了,我把邵思民的4万元借条给吴某某了。吴某某给我的票据有汽车修理费、燃料费、餐费、公出补助等,一共是4万元。在我手里的账外资金是物资贸易中心的破产清算费10万元。 10、证人苑某某证言证实,2002年3月份成立牙克石市经贸局时我就任办公室主任直到2006年7月份离岗。2003年末到2004年末我家开的饭店,名字叫某某。经济局在某某实际发生的餐费有1万来元,都是刘某某去结算。邵思民找过我给他开过二次假餐费收据。他同我说:有些钱处理不了,让我给他开假餐费收据他要核销。他处理什么钱没和我说,开多少钱记不起来了。(2004年10月15日开的某某收据一万元整)这张收据是邵思民让我给他开的,我是让我爱人张某乙给他开的,我把收据拿给邵思民后,邵思民让我在收据上签的经手人,他怎么核销的我不知道。但这张收据是假的,没在我饭店吃过这一万元钱,我也没收过。(2004年12月5日开的某某收据三万七千元整)这张收据是假的,邵思民说:有些钱处理不了,让我给开张三万七千元的收据。我让我爱人张某乙给开的,我把这张收据交给了邵思民,他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收据上也没让我签字。 11、证人张某乙证言证实,我同苑某某是夫妻关系。我在牙克石开过饭店,饭店名字叫某某。邵思民没有找我开假发票,但是苑某某找我让我给邵思民开假餐费收据,我开完假收据后交给苑某某了。我记得给邵思民开过两次假餐费收据,大约有几万元。(2004年12月5日餐费收据3.7万元)是我开的收据,就是苑某某让我给邵思民开的假餐费收据。(2004年10月15日1万元餐费收据)这张收据是我开的,也是苑某某让我给邵思民开的假餐费收据,开假餐费收据时苑某某对我说这张收据是邵思民要的,为了平账用。 12、证人吕某某证言证实,我开了饭店叫某甲菜馆,我负责经营,经济局的荆某某让我给开过34910元的餐费收据,但我没收这份餐费,是我虚开的。 13、证人荆某某证言证实,(2004年12月5日刚嫂的餐费收据3.7万元)是我收的破产清算费,收的是哪个单位的破产清算费我想不起来了,这3.7万元是我收到破产清算费后,邵思民写借条从我手里借走的,他是用这3.7万元的收据把自己的借条抽回了。(某某的1万元餐费收据)是邵思民给我的这张收据,我给他的钱,这钱也是从破产清算费里支出的。以上我给他核销的这些收据都有邵思民的签字,这钱我都给邵思民了。我提供的一份记账凭证收破产清算费7万元是我收的现金,具体是哪个单位的我想不起来了,但破产清算费收到后邵思民写借条把钱从我手里借走了,一直没给我票据,我手里有他7万元的借条,在2005年邵思民找我问我手里有他多少钱的借条,我对邵思民说有7万元的借条,过了一段时间邵思民给我拿来了7万元的票据,我就把他的借条还给他了,他拿来的票据有34910元、1万元、5090元的餐费,还有2万元的笔记本电脑票据,我就把这些票据做了记账凭证装订起来了。 14、证人杨某证言证实,我是2002年到2006年任牙克石市水利局局长的,我认识经济局局长邵思民,我和邵思民没有任何经济往来。在建凤凰山庄别墅时我给过经济局沙子,是我安排工作人员办的,邵思民没给过我手机,岳凤珍找过我两次,第一次是岳凤珍被拘留前到我家找我一次,对我说:让我给邵思民承担一下5000元的一部手机,就让我说水利局给经济局沙子了,邵思民给我买了一部手机。当时我没答应岳凤珍,第二次是岳凤珍被判缓刑后又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写一份邵思民给我买手机的证明,我没答应岳凤珍。 15、证人陈某书面证明证实,内容为我于2004年4月开汽车去俄罗斯帮助经济局局长邵思民联系废钢业务,在俄罗斯期间,我用手机经常与邵思民联系,用手机多次通话,所以邵思民手机肯定开通了国际漫游业务。 16、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实,2005年或2006年夏天,经济局邵局长给我打电话说海拉尔有个朋友做我们厂的塑钢窗。我们厂的业务员与经济局的一位男同志一起去海拉尔量的尺,安装完后费用交到我们厂销售部,印象中交了3万元钱,由销售部出具的收据。 17、荆某某提供的记账凭证及票据证实,经济局收取物资贸易中心物资交易中心破产清算费110652.95元,核销某某餐费1万元(有邵思民、苑某某签字)、3.7万元(有邵思民签字)、某甲菜馆34910元(有邵思民签字)。 18、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的供述及辩解,某甲菜馆开的34910元餐费收据(收据号码WO.1650583)是荆某某开的假餐费收据,钱是我从荆某某那拿走的,我在这张收据上签的字,这钱是破产单位的清算费,当时我知道是哪个单位的,现在我想不起来了。这笔34910元我送礼用了,我不能说送给谁,你们怎么认定我都认可。苑某某家开过饭店,叫某某饭店,我们单位在这个饭店吃过饭,刘某某结算的多些,当时他是办公室副主任。我没让苑某某在他家开的饭店开过假餐费收据。(出示2004年12月5日某某开的3.7万元餐费收据,号码是W0.0114240)这是我结算的餐费,这张收据确实是吃了这么多钱,是我拿钱同苑某某或他的爱人结算的,具体怎么结算的我想不起来了。这笔钱是我从荆某某处取的,是破产清算费。(出示2004年10月15日某某开的1万元餐费收据,号码是W0.0114222)这张收据是真的,确实吃了,我想不起来是谁核销的,是在荆某某那里核销的,是破产清算费。档案晋级时,我记不清具体时间,我让呼某某、李某甲销毁过制碱厂的租金收入和餐费票据,大约有1万余元,还有些作废的档案。我就指示过她俩销毁过这一次。我审核完单位的餐费,我让呼某某和李某甲把这些账销毁了。金额大约是一万元左右。都是传票,数量不多,因为归档的需要就销毁了。我单位小金库的账都在呼某某那里管理。我在任时小金库往来账,账内账外有几百万元钱,都在呼某某那保管。

二审开庭时邵思民认可从某某开具的是假餐票,但是用这假餐票报销去俄罗斯的费用2.7万元以及开通国际漫游费5000元,给牙克石市水利局局长杨某买手机用4900元和经济局实际发生的餐费1万元。

通过上述证据分析认证,关于邵思民利用假餐费收据贪污的事实,有苑某某和其妻子张某乙证实其开具的票据1万元和3.7万元是虚假票据。荆某某证言及其提供的记账凭证及票据证实邵思民在破产清算费中核销过4.7元的餐费冲减了个人借款,荆某某没有证实邵思民去俄罗斯向其处借款。刘某某、李某甲、吴某某、呼某某证实去俄罗斯的费用从经济局财务借的,并已经在财务核销。苑某某和刘某某的证言以及经济局记账凭证证实经济局的餐费由刘某某在财务核销。该4.7万元由邵思民用虚假票据平账后据为己有的事实予以认定。关于邵思民用某甲菜馆的34910元的假餐费票据来冲减个人借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

认定挪用特定款物罪的证据有: 1、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10年11月23日,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向牙克石市公安局移送牙克石市经济局原局长邵思民、牙克石市某某局原局长张某甲涉嫌挪用特定款物案件。牙克石市公安局初查后决定立案侦查。 2、司法会计鉴定书证实,牙克石市某某局2001年7月支付的牙克石市经济局失业救济金1052640元,截止2001年12月31日该款经济局未入账。 3、经济局说明证实,经核对该局2000年至2003年银行存款账和银行对账单不相符,相差2787005.33元未记银行存款账。 4、搜查笔录证实,侦查员李维民、王渊等人在见证人李东峰、穆正乾见证下搜查扣押现金45000元及房屋买卖合同两份、购房发票二张、房产证明两份,便条一份,工行卡一张。 5、牙克石市人民检察院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在解某甲处扣押邵思民案件款42万元、在邵思民家扣押4.5万元、在邵思民家搜查扣押(涉案房屋)协议书三份、在北京扣押解某甲顶账给邵思民的房产(买受人解某甲、解某乙,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交大东路60号3层60—49号)及房产档案、邵思民与董某某的借款100万元的合同(解某甲为担保人)。扣押呼某某款3万元。 6、电子邮件一份,证实邵思民通过电子邮箱发给张某甲,内容是邵思民写给纪检委的关于领取失业金经过。 7、公安局说明证实,邵思民于2010年12月8日就挪用特定款物案主动到反贪局投案;呼某某于2011年8月2日到案。

认定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的证据有: 1、户籍证明证实,呼某某出生于1954年10月20日,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2、人事局关于呼某某任主任科员的通知证实,呼某某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 3、呼某某的会计从业资格证书、副主任科员的任职文件证实,呼某某任经济局会计。 4、销毁账目现场照片证实,销毁账目地点。 5、证人李某甲证言,我在经济局当出纳员期间,2003年末销毁的是2001年以后没有入账的账外资金的票据,包括2001年到2003年没有入银行存款的收入,大约有200万元左右,还有20多万元的维简费的收入,还有邵思民到各企业要来的现金没有入账的,具体钱数记不清了。在2003年末的一天,邵思民到财务室找呼某某,当时呼某某没在,邵思民对我说一会儿呼某某回来到我办公室去一趟,把账外的会计凭证处理了,过一会儿呼某某回来就去邵思民办公室了,呼某某从邵思民办公室回来后对我说,邵思民让咱俩把账外的会计凭证销毁,我就同呼某某一起去的邵思民办公室,把已经装好的账外凭证的编织袋抬了出来。呼某某去找刘某某,刘某某开车和我们俩一起去的九道街林业宾馆锅炉房,把这些账外会计凭证都烧了。当时是我和呼某某一起把账外会计凭证扔到锅炉里的,回来后呼某某到邵思民的办公室,向邵思民报告的。我一共参与销毁会计凭证两次。2001年10月销毁过一次,2003年底销毁过一次,两次都是同呼某某、刘某某一起去的,都是在九道街林业宾馆锅炉房销毁的,都是邵思民让我们去的。在2004年3月份我不当出纳时,我把剩下的一万余元维简费交给呼某某了。这些钱的票据在2003年10月份邵思民让我销毁的会计凭证中就包括这些维简费的票据。我经手的账外资金,如果是现金,有时存银行,有时不存,如果是支票,我就存到银行。我接到现金或支票都得做传票,但没有账。我们的大账的账号在工商银行,就这一个账户,账号我不记得了。账外的现金存银行都是以我个人名义存储蓄所,大约总共有2、3万元钱,这些钱都是企业给的。呼某某名字存的钱是农机厂工人的失业金,是60万多点。1999年是经济局账外资金的记账凭证在2001年10月份呼某某让我、司机刘某某去林业宾馆锅炉房烧了。烧账的那天呼会计叫我说:把这些处理了。当时有一玻璃丝袋子的东西在财务室门口,这样呼会计、我、刘某某一同把这一袋子的东西抬到车上拉到林业宾馆锅炉房,我们往锅炉里扔时,我看到有的是我写的记账凭证,这些记账凭证大约有七、八十万元,其中也有1999年账外资金的记账凭证。第二次我们在贸易中心办公室,那天邵局长叫我说:把这些东西烧了。是在他办公室说的,呼会计没在屋,那些会计凭证都在局长办公桌上,呼会计回来,我把邵局长意思和她说了,我用报纸包了两包,我和呼会计一人抱一包到楼下上的刘某某的车。这次烧的记账凭证大约有40、50万元钱。烧这些记账凭证的前几天,邵局长让我把我保管的记账凭证拿给他审核,我就把我保管的账外资金记账凭证都拿到邵局长办公室。邵思民桌上的这些凭证没有那60万元的凭证,60万元的凭证在呼某某手里,她没交给我。我和呼某某就烧过这二次,都是账外账。我们销毁记账凭证按规定得由局长决定,但局长没跟我说,这二次都是呼会计找的我。2001年10月份第一次销毁的会计凭证,是1997年后,邵思民任局长期间没有入账的账外资金。我能想起来的是:收的房租款和各煤矿的年检费,还有免渡河煤矿、五九煤矿、乌奴尔水泥厂交来的钱,这些账中,我经手制作会计凭证的大约有50-60万元,具体每笔多少记不起来了。2003年秋天第二次销毁会计凭证,都是我经手制作的账外会计凭证,金额大约有50多万元。我每花完一笔钱都做成一本会计凭证,由呼某某复核,复核后交给我,到年末,邵局长就把这些账外凭证要过去审核,有时我拿回来,有时他审核完就把凭证留下来,他自己保留了。这次销毁的会计凭证有他自己原来审核后留下来的,也有从我这又要回去的。所以第一次销毁的会计凭证在呼某某手里。我做的每一笔账都由呼某某复核,有邵思民审核。 6、证人刘某某证言,邵思民任局长期间的会计是呼某某,出纳是李某甲,好像是2003年末李某甲把账弄丢了,就不干了,吴某某接的出纳。我去过林业局宾馆的锅炉房,去了二次,去烧我们单位的东西。大约在2001年下半年,是会计呼某某找的我说是烧点东西,让整点汽油找个地方烧了,我说这个不安全,找个锅炉房烧了安全。这样我到财会室,呼会计,李出纳都在屋,烧的东西都装好了,二个大的编织袋,我帮着从四楼抬到一楼,装到我开的车上。我、呼会计、李出纳三人开车去的林业宾馆锅炉房。编织袋里装的传票和账本。我们到了,看是丁某的班,我跟丁某是朋友,我和他说烧点东西,他就同意了,我们把编织袋从车上抬到锅炉前,把传票和账本从袋子里拿出来往锅炉里扔了,我们三人都往里扔了,十多分钟就扔完了,我们三人就回单位了。烧完后,我们坐车往回走,呼会计说别跟别人说。第二次是2003年末,当时我们是在物资贸易中心办公呢,呼会计找我,让我跟着去烧东西,我到三楼财会室,有一个编织袋装好东西了,我拽着编织袋到楼下,呼会计,李出纳抱着东西一块到楼下,我开车又到那个锅炉房烧的,我又帮着她俩往锅炉里扔了,烧完后我们就都回单位了。这次烧的也是传票和账本,这次烧的好像都是账外账。这两次都是呼某某叫我去的,别人没让。 7、证人丁某证言,刘某某找过我,到锅炉房烧东西。我记得有两次,一次是2001年,刘某某打电话给我说经济局有点东西要烧,烧什么我不知道。我告诉刘某某去烧就行。还有一次是2003年。刘某某领人来烧东西我不在场,都是刘某某给我打电话说的,我当时不在单位。我不知道烧的是什么东西。 8、被告人呼某某供述和辩解,在2001年秋季在牙克石林业宾馆锅炉房内烧毁了一些账外会计凭证和账目,这些都是李某甲记的账外凭证,多少钱我不知道。这次销毁会计凭证和账目都是邵思民让我做的。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间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邵思民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用虚假餐费收据冲减个人借款的方法来平账,非法占有公共财物4.7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原审被告人邵思民在任牙克石市经济局局长期间,伙同牙克石市某某局局长张某甲(已判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领取失业保险金挪作它用,违反专款专用的财务管理制度,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严重,是直接责任人,其行为已构成挪用特定款物罪。原审被告人邵思民为逃避依法查处而指使原审被告人呼某某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等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资料,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中二原审被告人系共同犯罪,作用相当,均系主犯。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的“去俄罗斯的费用在经济局荆某某处核销,1万元餐费确实存在,34910元单位因公送礼”的辩解,经查,去俄罗斯的费用已经在经济局财务核销,某某的实际餐费已由刘某某正常结算后在经济局财务核销。邵思民利用职务之便,用虚假餐费收据冲减个人借款4.7万元,侵吞经济局的企业破产清算费,其行为应以贪污罪论处,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惩处。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的关于4.7万元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该部分钱款不以贪污罪认定的相关辩护意见无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本案中,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用34910元的虚假餐费收据冲减个人借款后将其款项据为己有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邵思民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该部分钱款不以贪污罪认定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虽然邵思民挪用失业保险金后主动投案自首,具有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但是邵思民伙同他人挪用特定款物80余万元,因补发该失业保险金及利息国家另行拨款155.4万元,其行为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且销毁会计凭证致使巨额公共资金受到侵害,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对其适用缓刑不当,应予纠正。抗诉机关抗诉意见予以部分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牙克石市人民法院(2013)牙刑初字第69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判决被告人呼某某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二、撤销牙克石市人民法院(2013)牙刑初字第69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被告人邵思民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三、原审被告人邵思民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销毁会计资料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四、追缴邵思民非法所得人民币四万七千元上缴国库。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吴春暖

审 判 员  王学明

代理审判员  李 鹏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徐思宇

附件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贪污罪]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

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处罚规定]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二)个人贪污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三)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一万元,犯罪后有悔改表现、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四)个人贪污数额不满五千元,情节较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第二百七十三条[挪用特定款物罪]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六十二条[妨害清算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虚假破产罪]公司、企业进行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公司、企业通过隐匿财产、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以其他方法转移、处分财产,实施虚假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第六十七条[自首]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六十四条[犯罪物品的处理]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主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