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出卖、转让武器装备罪

张大鹏、侯建国非法持有枪支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月6日 案由:非法出卖、转让武器装备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当事人:李某甲 纪某某 侯建国 李某乙 李某丙 王某乙 耿某甲 李某丁 丁某某 张某甲 张某某 王某甲 闫某某 张大鹏 李某戊 张某丙 张某癸 杨某甲 李某某 案号:(2015)承刑终字第00312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出生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本科文化,住天津市河东区。2014年8月5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保军,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计春伟,河北德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大鹏,1962年8月6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专科文化,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民警,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承德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建国,1970年12月24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7月3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戊,1971年1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个体工商户,住兴隆县。2014年8月12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8月17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闫某某,1954年7月26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机械林场退休人员,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辩护人冉鹏,河北管文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癸,1951年2月28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邮政局退休人员,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承德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某,1962年8月10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杨某甲,1966年10月25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专科文化,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民警,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丁某某,1962年11月3日出生于河北省玉田县,住玉田县。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甲,1967年10月10日出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住兴隆县。2006年被河北省兴隆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三年。2014年7月30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乙,1971年9月27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住承德市。2014年11月2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1974年12月7日出生于天津市蓟县,个体工商户,住天津市蓟县。2014年8月8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8月10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3月28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纪某某,1966年11月2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9月17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耿某甲,1969年1月18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10月27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张某甲,曾用名张某乙,1967年10月4日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专科文化,个体工商户,住秦皇岛市。2014年11月2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8月7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丙,1987年11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住承德市。2015年7月7日因涉嫌犯帮助毁灭证据罪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张某丙,1975年2月24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住赤峰市。2014年7月30日因涉嫌犯非法运输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乙,1962年9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玉田县,专科文化,玉田县公安局民警,住玉田县。2014年8月8日因涉嫌犯窝藏、包庇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6月26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丁,1985年8月17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个体工商户,住承德市。2014年8月16日因涉嫌犯窝藏、包庇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2月16日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理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原审被告人张大鹏、侯建国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原审被告人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原审被告人李某丙、张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原审被告人王某乙、李某丁犯窝藏罪一案,于2015年9月24日作出(2015)宽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张大鹏、侯建国、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张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决定不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决认定,

一、2009年秋,被告人丁某某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得1支小口径步枪。后被告人丁某某答应将该枪借给张某丁使用,该枪被张某丁派来取枪的被告人张某某私下扣留。后被告人张某某将该支小口径步枪埋藏于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林场德胜沟门一土坝下。2014年10月13日,在被告人张某某的指认下,公安机关将该枪(枪支编号05100)起获。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闫某某的供述证实了换取枪支的经过,换枪的时间为2009年; 2、被告人丁某某的供述证实,其在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得小口径步枪,换得枪支后张某丁向其借枪,其将枪交给了前来取枪的张某某; 3、被告人张某某的供述证实,张某丁让其到丁某某处取枪,其后来没有将枪交给张某丁,后于2013年其将枪支埋藏在了塞罕坝林场小梨树沟西山根了; 4、证人张某丁的证言证实,其于2009年向丁某某借枪、派张某某取枪,张某某未将枪支交给其; 5、提取笔录证实在德胜沟门提取小口径步枪1支(枪号05100); 6、物证照片、承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扣押小口径运动步枪一支,枪号05100。持有人张某某; 7、鉴定意见证实,从张某某处提取的05100小口径步枪1支,经鉴定为枪支。

二、2009年12月19日,被告人纪某某、张某癸用纪某某原有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和被告人李某乙放在张某癸处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各换得1支较新的小口径步枪。被告人纪某某将换得的小口径步枪存放在自家地下室,2014年7月份将该枪(枪支编号:04968)交予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干警周剑并由其上交至公安机关,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被告人张某癸将枪换回后,过了一段时间,被告人李某乙从被告人张某癸处将小口径步枪取走,后借给被告人张某甲,张某甲将该枪存放在家中,张某戊(张某甲父亲)在家中发现该枪后,将该支小口径步枪锯断,并将其余部件丢弃,仅留存一段枪管,经鉴定该枪管认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闫某某的供述证实,张某癸、纪某某分别携带一支小口径步枪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枪,各换得一支小口径步枪,换枪时间为2009年或2010年; 2、被告人张某癸供述称,闫某某告诉其可以到天津部队换枪,其知道李某乙手里有1支小口径,其与李某乙说能用这支旧的小口径换回来1支五连发的小口径,其在李某乙处找到1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其和纪某某各带1支小口径步枪与闫某某开着闫某某的车到天津,3人到天津部队军械库换取了小口径步枪,3人回到围场后其与纪某某各带走1支,过了几天,其给李某乙打电话让其来取,过了一个星期,李某乙将枪取走了,后听李某乙说枪在张某甲手中; 3、被告人纪某某供述称,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其和闫某某、张某癸开车到天津,到天津部队军械库换取了小口径步枪。在换枪之前其喝醉了,对换枪的事没有印象。只知道其和张某癸各带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回围场后闫某某将换得枪支交给其。2014年7月中旬,其在收拾地下室的时候看见了这支枪,知道不应私自持有枪支,其将该枪交给围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周剑,后由周剑上交围场公安局治安大队; 4、情况说明,监控录像证实,周某某于2009年12月19日给闫某某等人换枪; 5、被告人李某乙供述称,其有一支小口径步枪放在张某癸处,2010年年底其上围场打猎去张某癸处拿枪,张某癸给了其1支半新的小口径步枪,称是从部队换回来的,打完猎后其将枪借给了张某甲; 6、被告人张某甲供述称,2010年年底的时候,李某乙给了其1支小口径步枪,后其将枪放在了承德世纪城其家楼上的储物室里了,2014年5、6月份这样,其父亲打电话告知其已经将小口径步枪用钢锯给锯了,零部件扔河里了; 7、证人张某戊证言证实,2014年春天其发现家中有1支小口径步枪后其将枪锯断,零部件扔到了河里; 8、扣押清单证实,扣押疑似枪管1根、木锯、钢锯等物品; 9、鉴定意见等证实,张某甲处提取枪支零部件经鉴定为制式枪支部件,纪某某上交的小口径步枪为枪支。

三、2010年12月12日,被告人闫某某携带分别自张某癸及侯建国处取得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张大鹏、杨某甲各携带1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与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被告人李某某联系周某某(时任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主任)并由周某某安排,换得4支较新“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闫某某、张大鹏、杨某甲返回围场后,闫某某带走2支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分别带走1支半自动步枪。后被告人闫某某将其带走枪支分别交予张某癸和侯建国各1支;被告人张某癸将此枪转借给被告人耿某甲,2014年8月8日,公安机关在耿某甲的冀HN2558客车内将该“56式”半自动步枪(不完全标识:7203)提取;被告人侯建国取走的枪支后转送给刘某丙(在逃),刘某丙将该枪(枪支编号:711226)上交至公安机关;被告人杨某甲将换得枪支经闫某某交与王某甲司机“小磊”,该枪后被存放在侯建国处,侯建国将该枪转存至姜某某处,公安机关于2014年7月30日将该枪(枪支编号:7201734)起获。2014年8月8日,被告人张大鹏带民警从停放在围场县腰栈乡边墙山村赵某某家的吉BL6151越野车内提取了其换得的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0253),后民警从该车内又查获小口径步枪2支(枪支编号;12760、98817),猎枪4支(其中1支枪支编号:9008861,其余无编号),“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696发,猎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211发。经鉴定,以上物品均认定为枪支、弹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换取枪支的证据 1、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2010年冬季的一天,闫某某给其打电话,想让其联系部队里的人,换几支半自动步枪出来。后其给李某某打电话,李某某给周某某打完电话以后让其和闫某某等电话。后李某某给其打电话说可以去换枪,其和李某某、闫某某、张大鹏等人一起开车去天津警备区军需库,换了四支“56式”半自动步枪。当时其驾驶的是一辆奔驰车,同去的还有一辆桑塔纳警车; 2、被告人李某某供述称,2010年秋天王某甲让其联系周某某换枪。其联系周某某后,周某某给其打电话让带人到装备仓库换枪。这次在一个仓库换了四支“56式”半自动步枪。其和王某甲、林场场长还有两个司机开着一辆警车和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去的。周某某带着去枪库挑的枪; 3、被告人杨某甲供述了其与闫某某、张大鹏去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取半自动步枪的经过; 4、被告人闫某某供述称,2010年冬季的一天,其和张大鹏、杨某甲开着警车,王某甲和李某某乘坐黑色奔驰车,一同去了装备仓库。当时其带着张某癸和侯建国的各1支旧的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各自带了1支旧的半自动步枪,换完后当时其挑了2支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各拿走1支“56式”半自动步枪,回到围场后其将2支“56式”半自动步枪给了张某癸1支,给了侯建国1支; 5、被告人张大鹏供述称,2010年,其通过闫某某结识了王某甲。王某甲称能用旧枪换新枪。当时其正有1支旧枪,于是向王某甲表达了换枪的意向。10天后,其和闫某某、杨某甲,其他人记不清了,开的制式警车,其换了1支,杨某甲换了1支,没注意给闫某某几支,最少有1、2支; 6、同案人周某某供述称,2010年底,应李某某的要求,其在值班时打电话通知李某某带人来换枪。当日,王某甲、闫某某等六七人,开车到装备仓库。其让保管员打开库房门,撬开一个枪箱,李某某等人挑选了4支“56式”半自动步枪; 7、被告人张某癸供述称,2010年冬其让闫某某帮其换了1支半自动步枪,是其将枪交予闫某某的,2、3天后闫某某在其办公室将枪交给其; 8、被告人侯建国供述称,2010年闫某某帮其换过一支制式半自动步枪; 9、证人逄某某、付某甲的证言证实,2010年10月份的一天,二人按照周某某指示,打开了装备仓库13号库。周某某带领两个地方人员驾驶一辆警车到13号库,2人为地方人员换了4支“56式”半自动步枪; 10、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时间认定的说明》和装备库控制室2010年12月12日值班登记本复印件及装备仓库南营门监控视频截图证明,周某某为李某某等人调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时间为2010年12月12日上午9时57分46秒至11时06分04秒; 11、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地点认定的说明》和装备仓库《关于承德警方提供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协查情况》证实,周某某为李某某等人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地点为装备仓库13号库; 12、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从13号库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号的说明》、《宁河县人武部“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号登记表》、《民兵装备调拨通知单》证实,周某某第一次与地方人员交换的枪支系宁河人武部上交的散装打包的70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中的4支; 13、被告人张大鹏、闫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了对涉案枪支的辨认过程;

(二)被告人闫某某换得2支半自动步枪去向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闫某某供述证实,其从张某癸、侯建国处各拿1支半自动步枪换得新枪后又分别交予2人; 2、被告人张某癸的供述证实,闫某某帮其换得1支半自动步枪,后其将枪借给耿某甲; 3、被告人耿某甲供述证实,其曾持有张某癸交给其的1支半自动步枪,后上交; 4、提取笔录、鉴定意见证实,耿某甲电话告知办案人员后,办案人员在耿某甲的客车内提取1支半自动步枪,该枪经鉴定被认定为枪支; 5、被告人侯建国供述证实,其从闫某某处取回1支半自动步枪,后听说李某戊说将该枪送给了刘某丙; 6、被告人李某戊供述证实,其从侯建国处拿走一支半自动步枪送给刘某丙; 7、刘某丙上交枪支登记表、鉴定意见证实,刘某丙上交的半自动步枪认定为枪支;

(三)被告人张大鹏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张大鹏供述称,其主动带领民警在其车内提取其换得的一支半自动步枪; 2、王某己户籍证明信、死亡证明信证实,王某己于2014年7月10日自杀身亡; 3、证人杨某乙的证言证实,张大鹏在2014年7月31日或8月1日其中一天的晚上把越野车交给其,因其家也有车,并且车库小,其将张大鹏的车停放在赵某某家,后其把车钥匙交给了张大鹏; 4、证人赵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末一天杨某乙将一辆越野车停放在其家车库,一直停放到警察提枪那天,其不认识张大鹏、王某己; 5、提取笔录、搜查笔录证实,被告人张大鹏带办案民警在其越野车上拿出半自动步枪1支并上交,后民警又在张大鹏吉HL6151丰田汽车内搜出小口径步枪2支,猎枪4支,“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696发,猎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211发; 6、鉴定意见证实,在张大鹏吉BL6151丰田汽车内搜出的物品被认定为枪支、弹药; 7、办案说明证实了提取笔录与鉴定意见中小口径子弹数目不一致的原因。

(四)被告人杨某甲持有枪支去向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闫某某、侯建国的供述证实,王某甲的司机“小磊”自杨某甲处取走杨某甲换得的1支半自动步枪,后该枪存放在侯建国处; 2、被告人杨某甲供述称,其换回枪支后,经闫某某将枪支借给了他人; 3、鉴定意见证实,由被告人侯建国保管的4支半自动步枪均认定为枪支。

四、2012年1月3日,被告人李某戊、闫某某、侯建国携带李某戊收集到的5支较旧“56式”半自动步枪,与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被告人李某某联系周某某并由周某某安排,换得5支油封的“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李某戊将其中1支“56式”半自动步枪转借给邱某乙(已死亡),邱某某整理邱某乙遗物时发现此枪后,指使李某戊将该枪锯断后扔入引拉河中,公安机关在引拉河中共打捞出枪支部件3段,经鉴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被告人李某戊将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和3支小口径步枪、l根单管猎枪枪管藏匿于兴隆县千华酒店娱乐部天花板内,在得知其被公安机关调查后,指使被告人李某丙将枪支转移,后被告人李某丙将枪支转移藏匿并砸坏,2014年8月18日公安机关在兴隆县雾灵山乡陶家台村沟口(千华酒店前)提取被砸坏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9490、712506)、3支小口径步枪(其中2支枪支编号:924119、32509,另1支枪号被锉)、1根单管猎枪枪管。经鉴定,2支“56式”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1根单管猎枪枪管认定为枪支散件。被告人李某戊将另外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交侯建国保管,2014年7月30日公安机关将该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5023、36546)起获。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换取枪支的证据 1、被告人李某某供述称,2011年阴历的冬天,王某甲与其说要再换几支“56式”半自动步枪,其将此事告知了周某某。过了一段时间,周某某通知其来换枪。换枪时,其和周某某在仓库门外说话,闫某某等人进入库房,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 2、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2011年阴历冬天的一天,李某戊和闫某某、李某某、侯建国找到其,然后几人一起去换枪。这次换枪的经过与第一次差不多,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这次用来交换的旧枪支都是李某戊带来的,在此次换枪中没有其与侯建国的枪支; 3、被告人李某戊供述称,2012年1月,其和王某甲从部队周某某那用旧枪换了5支好枪。王某甲和他战友联系的,战友叫什么辉。其拿2支半自动步枪的零部件以及气枪、小口径步枪的零部件,组装成了5支枪,然后用胶带缠在一起,另外侯建国还单独拿了1支过去的老枪,后座被锯下了一块。王某甲、侯建国、闫某某、利哥和其一起去的。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侯建国带去的1支因枪管太短未予交换。换来的枪给了利哥1支,侯建国那放了2支,另外2支半自动步枪与3支小口径步枪藏匿于千华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