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出卖、转让武器装备罪

张大鹏、侯建国非法持有枪支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月6日 案由:非法出卖、转让武器装备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当事人:李某甲 纪某某 侯建国 李某乙 李某丙 王某乙 耿某甲 李某丁 丁某某 张某甲 张某某 王某甲 闫某某 张大鹏 李某戊 张某丙 张某癸 杨某甲 李某某 案号:(2015)承刑终字第00312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出生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本科文化,住天津市河东区。2014年8月5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保军,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计春伟,河北德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大鹏,1962年8月6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专科文化,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民警,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承德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建国,1970年12月24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7月3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戊,1971年1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个体工商户,住兴隆县。2014年8月12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8月17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宽城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闫某某,1954年7月26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机械林场退休人员,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于承德县看守所。

辩护人冉鹏,河北管文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癸,1951年2月28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邮政局退休人员,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现押承德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某,1962年8月10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杨某甲,1966年10月25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专科文化,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民警,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8月9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丁某某,1962年11月3日出生于河北省玉田县,住玉田县。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甲,1967年10月10日出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住兴隆县。2006年被河北省兴隆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三年。2014年7月30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乙,1971年9月27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住承德市。2014年11月2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1974年12月7日出生于天津市蓟县,个体工商户,住天津市蓟县。2014年8月8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8月10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3月28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纪某某,1966年11月2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9月17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盗窃枪支罪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耿某甲,1969年1月18日出生于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住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2014年10月27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张某甲,曾用名张某乙,1967年10月4日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专科文化,个体工商户,住秦皇岛市。2014年11月2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8月7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丙,1987年11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住承德市。2015年7月7日因涉嫌犯帮助毁灭证据罪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张某丙,1975年2月24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住赤峰市。2014年7月30日因涉嫌犯非法运输枪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乙,1962年9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玉田县,专科文化,玉田县公安局民警,住玉田县。2014年8月8日因涉嫌犯窝藏、包庇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6月26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丁,1985年8月17日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个体工商户,住承德市。2014年8月16日因涉嫌犯窝藏、包庇罪被承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依法逮捕,2015年2月16日被承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7月20日被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同年8月5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0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理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原审被告人张大鹏、侯建国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原审被告人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原审被告人李某丙、张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原审被告人王某乙、李某丁犯窝藏罪一案,于2015年9月24日作出(2015)宽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张大鹏、侯建国、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张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决定不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决认定,

一、2009年秋,被告人丁某某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得1支小口径步枪。后被告人丁某某答应将该枪借给张某丁使用,该枪被张某丁派来取枪的被告人张某某私下扣留。后被告人张某某将该支小口径步枪埋藏于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林场德胜沟门一土坝下。2014年10月13日,在被告人张某某的指认下,公安机关将该枪(枪支编号05100)起获。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闫某某的供述证实了换取枪支的经过,换枪的时间为2009年; 2、被告人丁某某的供述证实,其在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得小口径步枪,换得枪支后张某丁向其借枪,其将枪交给了前来取枪的张某某; 3、被告人张某某的供述证实,张某丁让其到丁某某处取枪,其后来没有将枪交给张某丁,后于2013年其将枪支埋藏在了塞罕坝林场小梨树沟西山根了; 4、证人张某丁的证言证实,其于2009年向丁某某借枪、派张某某取枪,张某某未将枪支交给其; 5、提取笔录证实在德胜沟门提取小口径步枪1支(枪号05100); 6、物证照片、承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扣押小口径运动步枪一支,枪号05100。持有人张某某; 7、鉴定意见证实,从张某某处提取的05100小口径步枪1支,经鉴定为枪支。

二、2009年12月19日,被告人纪某某、张某癸用纪某某原有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和被告人李某乙放在张某癸处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各换得1支较新的小口径步枪。被告人纪某某将换得的小口径步枪存放在自家地下室,2014年7月份将该枪(枪支编号:04968)交予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干警周剑并由其上交至公安机关,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被告人张某癸将枪换回后,过了一段时间,被告人李某乙从被告人张某癸处将小口径步枪取走,后借给被告人张某甲,张某甲将该枪存放在家中,张某戊(张某甲父亲)在家中发现该枪后,将该支小口径步枪锯断,并将其余部件丢弃,仅留存一段枪管,经鉴定该枪管认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闫某某的供述证实,张某癸、纪某某分别携带一支小口径步枪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枪,各换得一支小口径步枪,换枪时间为2009年或2010年; 2、被告人张某癸供述称,闫某某告诉其可以到天津部队换枪,其知道李某乙手里有1支小口径,其与李某乙说能用这支旧的小口径换回来1支五连发的小口径,其在李某乙处找到1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其和纪某某各带1支小口径步枪与闫某某开着闫某某的车到天津,3人到天津部队军械库换取了小口径步枪,3人回到围场后其与纪某某各带走1支,过了几天,其给李某乙打电话让其来取,过了一个星期,李某乙将枪取走了,后听李某乙说枪在张某甲手中; 3、被告人纪某某供述称,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其和闫某某、张某癸开车到天津,到天津部队军械库换取了小口径步枪。在换枪之前其喝醉了,对换枪的事没有印象。只知道其和张某癸各带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回围场后闫某某将换得枪支交给其。2014年7月中旬,其在收拾地下室的时候看见了这支枪,知道不应私自持有枪支,其将该枪交给围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周剑,后由周剑上交围场公安局治安大队; 4、情况说明,监控录像证实,周某某于2009年12月19日给闫某某等人换枪; 5、被告人李某乙供述称,其有一支小口径步枪放在张某癸处,2010年年底其上围场打猎去张某癸处拿枪,张某癸给了其1支半新的小口径步枪,称是从部队换回来的,打完猎后其将枪借给了张某甲; 6、被告人张某甲供述称,2010年年底的时候,李某乙给了其1支小口径步枪,后其将枪放在了承德世纪城其家楼上的储物室里了,2014年5、6月份这样,其父亲打电话告知其已经将小口径步枪用钢锯给锯了,零部件扔河里了; 7、证人张某戊证言证实,2014年春天其发现家中有1支小口径步枪后其将枪锯断,零部件扔到了河里; 8、扣押清单证实,扣押疑似枪管1根、木锯、钢锯等物品; 9、鉴定意见等证实,张某甲处提取枪支零部件经鉴定为制式枪支部件,纪某某上交的小口径步枪为枪支。

三、2010年12月12日,被告人闫某某携带分别自张某癸及侯建国处取得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张大鹏、杨某甲各携带1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与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被告人李某某联系周某某(时任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主任)并由周某某安排,换得4支较新“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闫某某、张大鹏、杨某甲返回围场后,闫某某带走2支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分别带走1支半自动步枪。后被告人闫某某将其带走枪支分别交予张某癸和侯建国各1支;被告人张某癸将此枪转借给被告人耿某甲,2014年8月8日,公安机关在耿某甲的冀HN2558客车内将该“56式”半自动步枪(不完全标识:7203)提取;被告人侯建国取走的枪支后转送给刘某丙(在逃),刘某丙将该枪(枪支编号:711226)上交至公安机关;被告人杨某甲将换得枪支经闫某某交与王某甲司机“小磊”,该枪后被存放在侯建国处,侯建国将该枪转存至姜某某处,公安机关于2014年7月30日将该枪(枪支编号:7201734)起获。2014年8月8日,被告人张大鹏带民警从停放在围场县腰栈乡边墙山村赵某某家的吉BL6151越野车内提取了其换得的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0253),后民警从该车内又查获小口径步枪2支(枪支编号;12760、98817),猎枪4支(其中1支枪支编号:9008861,其余无编号),“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696发,猎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211发。经鉴定,以上物品均认定为枪支、弹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换取枪支的证据 1、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2010年冬季的一天,闫某某给其打电话,想让其联系部队里的人,换几支半自动步枪出来。后其给李某某打电话,李某某给周某某打完电话以后让其和闫某某等电话。后李某某给其打电话说可以去换枪,其和李某某、闫某某、张大鹏等人一起开车去天津警备区军需库,换了四支“56式”半自动步枪。当时其驾驶的是一辆奔驰车,同去的还有一辆桑塔纳警车; 2、被告人李某某供述称,2010年秋天王某甲让其联系周某某换枪。其联系周某某后,周某某给其打电话让带人到装备仓库换枪。这次在一个仓库换了四支“56式”半自动步枪。其和王某甲、林场场长还有两个司机开着一辆警车和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去的。周某某带着去枪库挑的枪; 3、被告人杨某甲供述了其与闫某某、张大鹏去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取半自动步枪的经过; 4、被告人闫某某供述称,2010年冬季的一天,其和张大鹏、杨某甲开着警车,王某甲和李某某乘坐黑色奔驰车,一同去了装备仓库。当时其带着张某癸和侯建国的各1支旧的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各自带了1支旧的半自动步枪,换完后当时其挑了2支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各拿走1支“56式”半自动步枪,回到围场后其将2支“56式”半自动步枪给了张某癸1支,给了侯建国1支; 5、被告人张大鹏供述称,2010年,其通过闫某某结识了王某甲。王某甲称能用旧枪换新枪。当时其正有1支旧枪,于是向王某甲表达了换枪的意向。10天后,其和闫某某、杨某甲,其他人记不清了,开的制式警车,其换了1支,杨某甲换了1支,没注意给闫某某几支,最少有1、2支; 6、同案人周某某供述称,2010年底,应李某某的要求,其在值班时打电话通知李某某带人来换枪。当日,王某甲、闫某某等六七人,开车到装备仓库。其让保管员打开库房门,撬开一个枪箱,李某某等人挑选了4支“56式”半自动步枪; 7、被告人张某癸供述称,2010年冬其让闫某某帮其换了1支半自动步枪,是其将枪交予闫某某的,2、3天后闫某某在其办公室将枪交给其; 8、被告人侯建国供述称,2010年闫某某帮其换过一支制式半自动步枪; 9、证人逄某某、付某甲的证言证实,2010年10月份的一天,二人按照周某某指示,打开了装备仓库13号库。周某某带领两个地方人员驾驶一辆警车到13号库,2人为地方人员换了4支“56式”半自动步枪; 10、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时间认定的说明》和装备库控制室2010年12月12日值班登记本复印件及装备仓库南营门监控视频截图证明,周某某为李某某等人调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时间为2010年12月12日上午9时57分46秒至11时06分04秒; 11、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地点认定的说明》和装备仓库《关于承德警方提供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协查情况》证实,周某某为李某某等人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地点为装备仓库13号库; 12、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从13号库为地方人员交换4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号的说明》、《宁河县人武部“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号登记表》、《民兵装备调拨通知单》证实,周某某第一次与地方人员交换的枪支系宁河人武部上交的散装打包的70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中的4支; 13、被告人张大鹏、闫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了对涉案枪支的辨认过程; (二)被告人闫某某换得2支半自动步枪去向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闫某某供述证实,其从张某癸、侯建国处各拿1支半自动步枪换得新枪后又分别交予2人; 2、被告人张某癸的供述证实,闫某某帮其换得1支半自动步枪,后其将枪借给耿某甲; 3、被告人耿某甲供述证实,其曾持有张某癸交给其的1支半自动步枪,后上交; 4、提取笔录、鉴定意见证实,耿某甲电话告知办案人员后,办案人员在耿某甲的客车内提取1支半自动步枪,该枪经鉴定被认定为枪支; 5、被告人侯建国供述证实,其从闫某某处取回1支半自动步枪,后听说李某戊说将该枪送给了刘某丙; 6、被告人李某戊供述证实,其从侯建国处拿走一支半自动步枪送给刘某丙; 7、刘某丙上交枪支登记表、鉴定意见证实,刘某丙上交的半自动步枪认定为枪支; (三)被告人张大鹏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张大鹏供述称,其主动带领民警在其车内提取其换得的一支半自动步枪; 2、王某己户籍证明信、死亡证明信证实,王某己于2014年7月10日自杀身亡; 3、证人杨某乙的证言证实,张大鹏在2014年7月31日或8月1日其中一天的晚上把越野车交给其,因其家也有车,并且车库小,其将张大鹏的车停放在赵某某家,后其把车钥匙交给了张大鹏; 4、证人赵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末一天杨某乙将一辆越野车停放在其家车库,一直停放到警察提枪那天,其不认识张大鹏、王某己; 5、提取笔录、搜查笔录证实,被告人张大鹏带办案民警在其越野车上拿出半自动步枪1支并上交,后民警又在张大鹏吉HL6151丰田汽车内搜出小口径步枪2支,猎枪4支,“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696发,猎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211发; 6、鉴定意见证实,在张大鹏吉BL6151丰田汽车内搜出的物品被认定为枪支、弹药; 7、办案说明证实了提取笔录与鉴定意见中小口径子弹数目不一致的原因。 (四)被告人杨某甲持有枪支去向方面的证据: 1、被告人闫某某、侯建国的供述证实,王某甲的司机“小磊”自杨某甲处取走杨某甲换得的1支半自动步枪,后该枪存放在侯建国处; 2、被告人杨某甲供述称,其换回枪支后,经闫某某将枪支借给了他人; 3、鉴定意见证实,由被告人侯建国保管的4支半自动步枪均认定为枪支。

四、2012年1月3日,被告人李某戊、闫某某、侯建国携带李某戊收集到的5支较旧“56式”半自动步枪,与被告人王某甲、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被告人李某某联系周某某并由周某某安排,换得5支油封的“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李某戊将其中1支“56式”半自动步枪转借给邱某乙(已死亡),邱某某整理邱某乙遗物时发现此枪后,指使李某戊将该枪锯断后扔入引拉河中,公安机关在引拉河中共打捞出枪支部件3段,经鉴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被告人李某戊将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和3支小口径步枪、l根单管猎枪枪管藏匿于兴隆县千华酒店娱乐部天花板内,在得知其被公安机关调查后,指使被告人李某丙将枪支转移,后被告人李某丙将枪支转移藏匿并砸坏,2014年8月18日公安机关在兴隆县雾灵山乡陶家台村沟口(千华酒店前)提取被砸坏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9490、712506)、3支小口径步枪(其中2支枪支编号:924119、32509,另1支枪号被锉)、1根单管猎枪枪管。经鉴定,2支“56式”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1根单管猎枪枪管认定为枪支散件。被告人李某戊将另外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交侯建国保管,2014年7月30日公安机关将该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5023、36546)起获。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换取枪支的证据 1、被告人李某某供述称,2011年阴历的冬天,王某甲与其说要再换几支“56式”半自动步枪,其将此事告知了周某某。过了一段时间,周某某通知其来换枪。换枪时,其和周某某在仓库门外说话,闫某某等人进入库房,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 2、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2011年阴历冬天的一天,李某戊和闫某某、李某某、侯建国找到其,然后几人一起去换枪。这次换枪的经过与第一次差不多,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这次用来交换的旧枪支都是李某戊带来的,在此次换枪中没有其与侯建国的枪支; 3、被告人李某戊供述称,2012年1月,其和王某甲从部队周某某那用旧枪换了5支好枪。王某甲和他战友联系的,战友叫什么辉。其拿2支半自动步枪的零部件以及气枪、小口径步枪的零部件,组装成了5支枪,然后用胶带缠在一起,另外侯建国还单独拿了1支过去的老枪,后座被锯下了一块。王某甲、侯建国、闫某某、利哥和其一起去的。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侯建国带去的1支因枪管太短未予交换。换来的枪给了利哥1支,侯建国那放了2支,另外2支半自动步枪与3支小口径步枪藏匿于千华酒店天花板上,后因案发其指使李某丙将枪支转移藏匿; 4、被告人侯建国供述称,2012年1月份左右,其和闫某某、李某戊、王某甲开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和一辆凌志越野车,去装备仓库找周某某。李某戊、闫某某乘坐越野车进入库区换了枪。听李某戊说共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其自己带的1支旧枪因枪管短未予交换,所换回的枪支里没有属于其所有的枪支。后李某戊为方便打猎使用,将其中2支半自动步枪放在其处保管,用枪需经李某戊同意; 5、被告人闫某某供述称,2011年冬季的1天,王某甲说要和李某戊去天津换枪,当时李某戊驾驶一辆凌志车,其和侯建国乘坐王某甲的车。这次共换了5支半自动步枪,枪都被李某戊带走了; 6、证人付某甲的证言证实,2012年初的一天,装备仓库武器助理员崔某某通知其到13号库房给周某某换东西,其和高某甲打开13号库,周某某让其和高某甲给地方人员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高某甲逐一读了5支枪的号码,其将号码登记在工作日记上。地方人员对其中的2支不满意,又从另1箱中重新换了2支,但当时未更改号码登记; 7、装备仓库《关于13号轻武器库出入库登记的说明》、《工作日记》证实了换枪及登记的过程; 8、证人崔某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月3日,其听说有地方人员进入库区,在询问付某甲得知换枪后,上前拦阻被周某某制止。其劝阻无效后,在个人工作日记上详细记录了给地方人员交换5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号号码为3270、5023、03914、6757、36546以及为地方人员换枪的时间等情况; 9、同案犯周某某供述称,2011年底或2012年年初的一天,其担任仓库值班首长,其打电话让李某某周末带人来换枪。李某某带李某戊、王某甲等人驾驶一辆灰色越野车来到仓库。其给正在控制室值班的崔某某打电话,让崔某某安排两名保管员打开13号库,为李某某等人换了5支“56式”半自动步枪; 10、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关于被告人周某某为李某某、李某戊、王某甲等人交换5支“56式”半自动步枪时间的认定》、2012年1月3日装备仓库值班日记登记本复印件、2012年1月3日装备仓库13号库工作日记复印件证实,周某某为李某戊等人交换5支“56式”半自动步枪的时间为2012年1月3日; 11、辨认笔录证实,李某戊对其用来换枪的旧枪进行了辨认。 (三)被告人李某戊藏匿2支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被告人李某丙帮助毁灭证据方面的证据: 1、证人耿某乙、张某己的证言证实,其2人曾与公安干警及部队的人员一起在溶洞附近找枪,在小东南沟找到了李某丙帮助李某戊转移藏匿的枪支零部件; 2、证人邹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与公安局干警、部队人员及张某己等人在溶洞对面的小东南沟找到枪支,发现一个袋子,打开后是一些枪支的零部件,还有一把锤子,当时枪支的枪柄是断裂的,有两支枪的刺刀是弯曲的,后来技术人员将这些零部件组装起来是6支枪,2支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和1支猎枪枪管; 3、被告人李某戊供述称,3支小口径步枪是邱某甲2011年前后分两次放在其处的,2支半自动步枪是在天津部队换回来的;李某甲被抓的第二天早上,其给李某丙打电话,让李某丙把其藏在溶洞酒店娱乐部天花板上的2支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和1个猎枪枪管给转移藏起来,把枪给废了,找个安全的地方埋了,具体李某丙怎么做的其不清楚; 4、被告人李某丙供述称,其来检察院自首,在帮助李某戊转移藏匿枪支前其知道李某戊因为涉枪的事正在被公安局调查,一天李某戊打电话让其到酒店,让其将2支半自动步枪和3支小口径步枪给转移藏起来,后其将枪支放到对面山坡上埋了起来,并将枪支砸坏。听说公安局正在找这些枪,就把枪拿出来放到上山路口靠里的一个拐角,并用蓝色工作服做了标记,之后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告诉了枪支的位置,之后又给李某丁打电话,让李某丁帮忙找车到外地; 5、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了现场勘查的相关情况; 6、鉴定意见证实,经鉴定2支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均为枪支。 (四)被告人李某戊将1支半自动步枪借给邱某乙方面的证据: 1、证人魏某某、周某某的证言证实,李某戊借给邱某乙一支半自动步枪的经过; 2、证人林某某的证言证实,邱某乙遗物中的半自动步枪先被隐藏后又被拆毁、弃河的事实; 3、证人邱某某的证言证实,其见过邱某乙拿过枪,邱某乙死后其给李某戊打电话,让李某戊将枪处理掉; 4、证人李某戊的证言证实,邱某某给其打电话让其把枪处理了,后其用五齿锯及角磨机将枪毁坏; 5、证人宋某某的证言、提取登记表及照片证实,李某戊向其借过角磨机; 6、提取笔录及鉴定意见证实,检验检材属于制式枪支的零部件; 7、被告人李某戊的供述证实,邱某乙在其手借过一支半自动步枪及邱某乙去世后其追要枪支的经过。

五、2014年4、5月份,被告人李某戊指使被告人张某丙将2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129,另1支无枪号)、1支自制枪(无枪支编号)藏匿,被告人张某丙将上述枪支藏匿于千华酒店西侧狗窝内。2014年8月8日,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张某丙的指认下,提取了上述枪支,经鉴定,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认定为枪支,1支自制火枪未认定为枪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李某戊非法持有2支半自动步枪,张某丙帮助毁灭证据)的证据有, 1、被告人李某戊的供述证实了其将持有的2支半自动步枪交给张某丙让张某丙将枪藏起来的事实; 2、被告人张某丙供述证实,2014年4、5月份的一天中午,李某戊让其将一个尼龙袋里的东西放起来,其看见有枪管露在外边,其将东西放在了一个养狗的棚子里; 3、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照片证实了张甲1指认藏匿枪支地点、搜查及扣押的相关情况; 4、鉴定意见证实,搜查所得物品经鉴定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认定为枪支,1支自制火枪未认定为枪支。

六、2014年5月份,被告人侯建国将其保管的枪支、弹药转存至姜某某家。2014年7月30日,公安机关在姜某某处查获侯建国转存的枪支、弹药如下:李某戊的2支“56式”式半自动步枪;杨某甲的“56式”半自动步枪1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4319),小口径步枪1支(枪支编号:802812),单管五连发猎枪1支(枪支编号:945059),“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56发,猎枪子弹5发,小口径步枪子弹7发。经鉴定,上述物品均认定为枪支、弹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李某戊供述称,其从天津警卫区储备处换回半自动步枪的第二天,王某甲、利哥、侯建国和其开车去围场坝上打猎。打完猎后其把王某甲拿的那支半自动步枪存放在了侯建国那里,其把自己拿上的那支半自动步枪带回了溶洞旅游区,放在了其办公室里面。过了两三个月,侯建国从其处拿走了1支从天津警卫区储备处换回来的半自动步枪,另外3支枪其放在餐厅雅间里面了; 2、被告人侯建国供述称,其持有的6支枪支,2支半自动枪系李某戊从天津部队换回后存放的,1支半自动步枪是杨某甲的,1支猎枪是“二肉子”存放,其曾与李某戊、王某甲等人一起打猎,弹药都是李某戊等人每次打猎剩下的; 3、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其和李某戊、侯建国等人一起打过猎,不知道打猎用的子弹从什么渠道得来,枪支、弹药都放在侯建国那里; 4、被告人闫某某供述称,其和王某甲的司机赵某乙一起到杨某甲处拿取过半自动步枪,枪支让赵某乙带走了; 5、证人付某乙的证言证实,其外号叫“二肉”。其和李某戊一起打过两次猎,看见李某戊带过1支半自动步枪和1支小口径步枪; 6、证人付某丙的证言证实,2011年冬季帮李某戊开车到围场机械林场接了一个姓侯的男人,当时那男的拿了2支长枪; 7、证人姜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5、6月份侯建国拿了3个包裹、2个渔具包、一个用毯子包的包裹放到了其家,公安局搜查后知道里面是4支半自动步枪、1支小口径步枪和1支猎枪; 8、搜查笔录及鉴定意见证实,侯建国非法持有的4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小口径步枪,1支猎枪,56发“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5发猎枪子弹经鉴定认定为枪支、弹药。

七、2013年,被告人王某甲通过天津市蓟县武装部部长张某庚自天津警备区民兵装备仓库主任孙某某(另案处理)处取得100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王某甲打猎消耗了350发子弹。2014年8月4日,被告人王某甲将剩余的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交还给张某庚,同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扣押。经鉴定,该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为制式枪弹。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物证照片证实,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自张某庚处扣押650发子弹; 2、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说明证实,张某庚上交了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涉案子弹出库时间为2013年1月24日; 3、证人孙某某、张某辛、王某丙、王某丁、张某壬的证言证实,孙某某派人从仓库调出1000发小口径子弹,后又派人交给张某庚; 4、证人张某庚、胡某某证言证实,张某庚收到子弹后交给胡某某,后胡某某分次全部交给王某甲,案发后王某甲将剩余650发子弹交给张某庚; 5、鉴定意见证实,涉案的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均认定为弹药; 6、被告人王某甲供述了其自胡某某处取得子弹后将剩余的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交予张某庚的事实。

八、2014年7月29日,孙某某和被告人李某戊电话联系,称可以用以旧换新的方式给李某戊换取1支小口径步枪,因李某戊当日在外地,李某戊指使他人将1支小口径步枪交给被告人李某甲,并指使李某甲携带此枪赴天津换枪。被告人李某甲与孙某某联系后,当晚携带该小口径步枪(枪支编号:01252),乘坐由张某丙驾驶的冀HU1217丰田霸道汽车,前往天津市北辰区第六中药厂附近与孙某某会面,从孙某某处换得1支较新的小口径步枪。被告人李某甲、张某丙驾车返回兴隆途中被公安机关截获,当场从冀HU1217丰田霸道汽车内查获小口径步枪l支(枪支编号:702575)。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李某戊供述称,2014年7月底,孙某某和其电话联系让其去换枪,因其在外地,短时间内不能回来,其告诉李某甲称孙主任那有1支新的小口径步枪,可以找1支旧的去换。李某甲和张某丙一起去换的枪; 2、被告人李某甲供述称,李某戊说有人给送把枪,让其和孙某某联系换枪,后其叫张某丙一起去换的枪,在驾车返回兴隆途中被公安机关截获; 3、被告人张某丙的供述证实了其和李某甲一起去天津的经过; 4、证人孙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留下了部队收缴的枪支,7月29日上午其给李某甲打电话说可以换枪,20时40分左右,给李某甲换的枪; 5、证人任某某、陈某某、崔某某、尚某某的证言证实,董泽平上交一支旧枪,孙某某29日留下,30日把枪支入库,入库的枪支与29日上交的不同; 6、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的说明证实,李某甲与孙某某交换了1支小口径步枪; 7、搜查笔录、鉴定意见证实,2014年7月29日从李某甲、张某丙驾驶车辆上截获1支小口径步枪,经鉴定为枪支。

九、2014年8月5日,被告人王某甲为逃避公安机关抓捕逃至唐山市玉田县王某乙处躲藏,被告人王某乙在明知王某甲涉嫌犯罪、且系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人员的情况下,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直至2014年8月7日王某甲被公安机关抓获。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田某某的证言证实,其陪王某甲一起到玉田待了几天,是王某乙安排的; 2、证人刘某甲的证言证实,王某乙告诉其王某甲因涉枪被查,让其将王某甲二人安排在其家中; 3、证人刘某乙的证言证实,刘某甲让其回娘家,曾将两个人安排在家中; 4、被告人王某乙供述称,其到天津后知道了王某甲因涉枪被查,其带王某甲回到玉田其家中,后其在公安网站上查到王某甲因涉枪被通缉,先后将王某甲带至其小舅子家和刘某甲家,其主观目的是劝说王某甲自首,但还没等到其做通工作王某甲就被抓获了,其意识到王某甲被抓获后就主动到公安局向领导说明了情况; 5、被告人王某甲供述称,王某乙找到其后一直劝其自首,将其带回玉田家中,后将其转移到别人家中,在此过程中一直给其做自首的工作,后其被公安机关抓获。

十、2014年8月13日,被告人李某丙为逃避公安机关抓捕,让被告人李某丁找车送。被告人李某丁明知李某丙涉嫌犯罪、正在被公安机关追捕,仍为李某丙提供车辆帮助李某丙逃匿。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王某戊的证言证实,8月13日晚上其在市里和朋友吃饭,吃完饭后开车往家走时,李某丙在电话里让其打电话给他哥李某丁。后其在电话中告诉李某丁,李某丙在其家。晚上12点左右,李某丁安排裴某某开车带着李某丙离开; 2、证人裴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8月13日晚上23点50左右,李某丁给其打电话要包车去北京,其接人时看出是李某丙,旁边站着李某丁和王某戊。后将李某丙拉走,李某丙在营子区李家营高速口下的高速; 3、被告人李某丙供述证实了其让李某丁帮忙找车躲避抓捕的经过; 4、被告人李某丁供述了李某丙逃跑时让其帮助找车,其在知道李某丙涉嫌犯罪的情况下帮助其找车逃跑的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王某乙、张某甲、耿某甲于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被告人纪某某于案发前主动上交持有的半自动步枪,案发后在公安机关对其传唤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被告人耿某甲于案发后主动上交持有的半自动步枪;被告人李某丙案发后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被告人李某戊揭发他人盗窃犯罪、贩卖毒品犯罪,经查证属实。被告人王某甲到案后,协助抓捕同案犯。

本案尚有以下综合证据: 1、十九名被告人的户籍证明信、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证实,各被告人犯罪时已达到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 2、报警案件登记表、受案登记表证实了案件的来源; 3、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移交涉案枪支清单证实,移交“56式”半自动步枪共9支,小口径步枪1支; 4、承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发还清单证实,发还枪支有“56式”半自动步枪8支,枪号00253、7201734、711226、36546、7203、9490、712506、5203;枪支部件3段;小口径步枪1支,枪号702575; 5、承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办案说明证实,案卷材料中出现的李某戊、李东周等姓名均为李某戊;张某丙、张甲1等姓名均为张某丙; 6、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情况说明证实,杨某甲、张大鹏二人系围场公安局民警,杨某甲单位配发白色无牌照捷达轿车一辆,张大鹏未配发车,无可支配警车; 7、承德军分区司令部证明、天津警备区司令部装备处证明证实,在总参动员部配发的《民兵装备管理信息系统》的装备全目录中,无“小口径步枪”和“5.6毫米运动步枪弹”;“56式半自动步枪”和“7.62毫米步机弹”为部队配发的枪支和弹药; 8、天津警备区民兵装备仓库关于13号轻武器库所存“56式”半自动步枪属性的说明证实,该库所存半自动步枪为堪用品; 9、到案经过及书证证实,被告人李某戊、王某甲、李某某、李某丁系被抓获到案;被告人闫某某、张某癸、杨某甲、侯建国、丁某某、李某甲、张某丙、张某某、李某乙系被传唤到案;被告人纪某某是主动上缴枪支后又被传唤到案;被告人张大鹏系找到承德市公安局刑警队民警,主动上交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后被传唤到案;被告人王某乙、耿某甲、张某甲系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李某丙案发后到检察机关投案; 10、河北省兴隆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李某甲2006年11月3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11、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天津军事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同案犯周某某因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12、兴隆县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大队情况说明、转交犯罪线索函、李某戊会见笔录及询问笔录、律师建议函、起诉意见书、补充起诉意见表、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遵化市公安局崔家庄派出所证明及情况说明、马某甲的供述、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李某戊揭发他人贩卖毒品及盗窃的犯罪事实,均已被查证属实,其中揭发他人贩卖毒品的犯罪根据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数额,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被告人王某甲到案后,协助抓捕同案犯李某戊;

针对各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综合评判意见如下: 1、关于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的辩护观点,经查,自2008年至2012年,本案中的被告人不同时间、不同人员多次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取小口径步枪及半自动步枪,多次换枪均经被告人李某某与部队人员周某某联系并跟随本案的被告人进入到警备区换取枪支,其对换取枪支的违法性是明知的。被告人李某某在知道周某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的情况下,仍然为周某某介绍地方人员进行换枪,其主观上具有与周某某共同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的故意,客观上对周某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实施了帮助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关于共同犯罪的相关规定,被告人李某某与周某某构成了共同犯罪,具备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的主体资格,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关于《办理军队和地方互涉刑事案件规定》中明确规定了军人与地方人员构成共同犯罪的案件办理程序。综上所述,被告人李某某的行为完全符合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的构成要件。故对辩护人的该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2、关于被告人张大鹏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除在天津换取的半自动步枪外其余枪支、弹药均不应认定为张大鹏持有的辩解理由和辩护观点,经查,提取枪支、弹药的越野车系被告人张大鹏所有,被告人张大鹏主动带办案人员提取的1支半自动步枪也在此车上,被告人张大鹏虽辩称车辆在6月份已经借与他人,十多天后由他人返还,借给他人后自己并未接触车辆,但证人杨某乙的证言能够证实车辆系张大鹏在2014年7月31日或8月1日开到其家,时间正是本案案发时,赵某某的证言也证实杨某乙是在2014年8月1日将张大鹏车辆放到其家,杨某乙的证言与赵某某的证言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排除了被告人张大鹏所称车辆系他人交予杨某乙及交予时间为6月份的供述。且在公安机关搜查车辆物品时并没有张大鹏所说的他人记账凭证。现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张大鹏持有枪支、弹药的事实,故对被告人及辩护人此项辩解理由和辩护观点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张大鹏虽主动上交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但其到案后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张大鹏构成自首的意见,不予采纳。 3、对被告人李某戊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在被告人侯建国处的2支半自动步枪和1支猎枪不应计算在李某戊持有数额内的观点,经查,在侯建国处保管的2支半自动步枪系李某戊等人在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回5支枪支中其中2支,根据其他同案犯的供述,在此次换枪过程中,拿到天津警备区的旧枪系被告人李某戊收集,换回的枪支亦由李某戊支配,枪支换回后虽由侯建国保管,但枪支系李某戊换回且李某戊仍然对枪支具有支配权,故应当计算在被告人李某戊非法持有枪支的数额内。对于指控的猎枪1支,此枪系他人交予侯建国,没有充分证据证实李某戊是此枪的所有人,故对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1支猎枪不应计入非法持有数额的观点本院予以采纳。对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李某戊具有一般立功和重大立功两个情节,且所涉枪支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辩护观点在量刑时予以综合考虑。 4、关于被告人闫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闫某某系从犯的辩护观点,经查,被告人闫某某在得知能够在部队换枪后,积极的进行了组织,侯建国和张某癸将枪支交予闫某某后,其携带枪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进行了换取,侯建国及张某癸的供述能够证实换回枪支后被告人闫某某并未当日将枪支交予二人。其持有枪支时间虽然相对较短,但其行为对换回枪支的持有起到了重要作用。故对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闫某某系从犯的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5、关于被告人张某癸的辩护人提出的小口径步枪不应认定为张某癸非法持有的辩护观点,经查,被告人的供述能够证实用于换枪的旧小口径步枪在换取前已在张某癸处,换回后张某癸又持有了一段时间后才交予李某乙,其曾携带枪支并在一段时间内实际占有并控制该枪。故对辩护人此项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6、关于被告人侯建国、张某癸、闫某某、张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四人行为均构成自首的辩护观点,经查,四被告人均系公安机关传唤到案,不属于自动到案,不具备自首的相关条件,故对四人构成自首的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7、关于被告人纪某某辩护人提出的纪某某构成自首的辩护观点,经查,被告人纪某某在案发前将枪支上交至公安机关,并在受到传唤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虽然在其上交枪支时公安机关并未对其做笔录或采取强制措施,但并不影响对其主动到案和如实供述的认定,其行为应认定为自首。故对此辩护观点予以采纳。 8、关于被告人丁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追诉时效问题,经查,本案发生时间应为2009年秋,且丁某某将枪支借给他人后其仍然是枪支的所有者,对该枪仍具有控制权,应视为与他人共同持有。故对辩护人此项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9、关于各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情节将结合事实及证据综合予以考虑。

原判决认为,被告人李某某伙同军人,非法将部队的大量武器装备(9支“56式”半自动步枪)转让给他人,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被告人张大鹏、侯建国、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杨某甲、丁某某、李某甲、李某乙、张某某、纪某某、王某甲、耿某甲、张某甲违反国家对枪支、弹药的管理规定,擅自持有枪支、弹药,危害公共安全,被告人张大鹏、侯建国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告人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杨某甲、丁某某、李某甲、李某乙、张某某、纪某某、耿某甲、张某甲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王某甲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弹药罪。其中:李某戊非法持有7支“56式”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被告人张大鹏非法持有1支“56式”半自动步枪、2支小口径步枪、4支猎枪、696发“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211发小口径步枪子弹、7发猎枪子弹;被告人侯建国非法持有4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小口径步枪、1支猎枪、56发“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5发猎枪子弹;被告人闫某某非法持有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张某癸非法持有1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小口径步枪;被告人王某甲非法持有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被告人杨某甲、耿某甲分别非法持有1支“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分别非法持有1支小口径步枪。被告人李某丙、张某丙帮助李某戊隐匿涉案重要证据(枪支),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其中:被告人李某丙藏匿2支“56式”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被告人张某丙藏匿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被告人王某乙明知王某甲为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被告人李某丁明知李某丙是犯罪的人而帮助其逃匿,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窝藏罪。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某某虽不是军职人员,但与军人周某某共同实施了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的行为,其与周某某为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被告人李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其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对其减轻处罚。被告人纪某某、耿某甲、张某甲、李某丙、王某乙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戊在羁押过程中两次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均经查证属实,具有立功和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应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某甲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同案犯,具有立功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经委托社区矫正机构进行考察,社区矫正机构同意对被告人王某甲、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李某丙、张某丙进行社区矫正,故本院决定对被告人王某甲、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李某丙、张某丙判处缓刑。被告人王某乙、李某丁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一、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二、被告人张大鹏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三、被告人侯建国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被告人李某戊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五、被告人闫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被告人张某癸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被告人杨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八、被告人丁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九、被告人李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十、被告人李某乙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十一、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十二、被告人纪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十三、被告人王某甲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十四、被告人耿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十五、被告人张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十六、被告人李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十七、被告人张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十八、被告人王某乙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十九、被告人李某丁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

李某某上诉主要提出,其认罪、悔罪,要求从轻处罚。辩护人张保军认为,李某某并非军人,不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具有自首情节;辩护人计春伟认为,李某某系从犯,原判量刑重。

张大鹏上诉主要提出,原判认定其持有1支“56式”半自动步枪无异议,认定其持有其他枪支、弹药证据不足,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重。

侯建国上诉主要提出,原判量刑重。

李某戊上诉主要提出,对持有在侯建国处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不应重复计算在李某戊非法持有的数额之中,原判量刑重。

闫某某上诉及辩护人主要提出,闫某某系从犯,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重。

张某癸上诉主要提出,原判量刑重。

张某某上诉主要提出,原判量刑重。

经审理查明,

一、2009年秋,原审被告人丁某某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换得1支小口径步枪,并将该枪借给张某丁使用,张某丁让上诉人张某某取枪被其扣留。后张某某将该支小口径步枪埋藏于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林场德胜沟门一土坝下。2014年10月13日,在张某某的指认下,公安机关将该枪(枪支编号05100)起获。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

二、2009年12月19日,原审被告人纪某某、上诉人张某癸用纪某某原有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和原审被告人李某乙放在张某癸处的一支旧的小口径步枪,从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各换得1支较新的小口径步枪。纪某某将换得的小口径步枪存放在自家地下室,2014年7月份将该枪(枪支编号:04968)交予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干警周剑并由其上交至公安机关,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张某癸将枪换回后,过了一段时间,李某乙从张某癸处将小口径步枪取走,后借给原审被告人张某甲,张某甲将该枪存放在家中,张某甲之父张某戊在家中发现该枪后,将该支小口径步枪锯断,并将其余部件丢弃,仅留存一段枪管,经鉴定该枪管认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

三、2010年12月12日,上诉人闫某某携带分别自上诉人张某癸、侯建国处取得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上诉人张大鹏、原审被告人杨某甲各携带1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与王某甲、上诉人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李某某联系时任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主任周某某并由其安排,换得4支较新“56式”半自动步枪。闫某某、张大鹏、杨某甲返回围场后,闫某某带走2支半自动步枪,张大鹏、杨某甲分别带走1支半自动步枪。闫某某将其带走枪支分别交予张某癸和侯建国各1支;张某癸将此枪转借给原审被告人耿某甲,2014年8月8日,公安机关在耿某甲的冀HN2558客车内将该“56式”半自动步枪(不完全标识:7203)提取;侯建国取走的枪支后转送给刘某丙(在逃),刘某丙将该枪(枪支编号:711226)上交至公安机关;杨某甲将换得枪支经闫某某交与王某甲司机“小磊”,该枪后被存放在侯建国处,侯建国将该枪转存至姜某某处,公安机关于2014年7月30日将该枪(枪支编号:7201734)起获。2014年8月8日,张大鹏带民警从停放在围场县腰栈乡边墙山村赵某某家的吉BL6151越野车内提取了其换得的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0253),后民警从该车内又查获小口径步枪2支(枪支编号;12760、98817),猎枪4支(其中1支枪支编号:9008861,其余无编号),“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696发,猎枪子弹7发,小口径步枪子弹211发。经鉴定,以上物品均认定为枪支、弹药。

四、2012年1月3日,上诉人李某戊、闫某某、侯建国携带李某戊收集到的5支较旧“56式”半自动步枪,与王某甲、上诉人李某某汇合后到天津警备区民兵仓库,经李某某联系周某某并由其安排,换得5支油封的“56式”半自动步枪。李某戊将其中1支“56式”半自动步枪转借给邱某乙(已死亡),邱某某整理邱某乙遗物时发现此枪后,指使李某戊将该枪锯断后扔入引拉河中,公安机关在引拉河中共打捞出枪支部件3段,经鉴定,为经破坏的制式枪支部件。李某戊将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和3支小口径步枪、l根单管猎枪枪管藏匿于兴隆县千华酒店娱乐部天花板内,在得知其被公安机关调查后,指使原审被告人李某丙将枪支转移,后李某丙将枪支转移藏匿并砸坏,2014年8月18日公安机关在兴隆县雾灵山乡陶家台村沟口(千华酒店前)提取被砸坏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9490、712506)、3支小口径步枪(其中2支枪支编号:924119、32509,另1支枪号被锉)、1根单管猎枪枪管。经鉴定,2支“56式”半自动步枪,3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1根单管猎枪枪管认定为枪支散件。李某戊将另外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交侯建国保管,2014年7月30日公安机关将该2支“56式”半自动步枪(枪支编号:5023、36546)起获。

五、2014年4、5月份,上诉人李某戊指使原审被告人张某丙将2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129,另1支无枪号)、1支自制枪(无枪支编号)藏匿,张某丙将上述枪支藏匿于千华酒店西侧狗窝内。2014年8月8日,公安机关在张某丙的指认下,提取了上述枪支,经鉴定,其中2支“56式”半自动步枪认定为枪支,1支自制火枪未认定为枪支。

六、2014年5月份,上诉人侯建国将其保管的枪支、弹药转存至姜某某家。2014年7月30日,公安机关在姜某某处查获侯建国转存的枪支、弹药如下:李某戊的2支“56式”式半自动步枪;杨某甲的“56式”半自动步枪1支;“56式”半自动步枪1支(枪支编号:04319),小口径步枪1支(枪支编号:802812),单管五连发猎枪1支(枪支编号:945059),“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56发,猎枪子弹5发,小口径步枪子弹7发。经鉴定,上述物品均认定为枪支、弹药。

七、2013年,原审被告人王某甲通过天津市蓟县武装部部长张某庚自天津警备区民兵装备仓库主任孙某某(另案处理)处取得100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王某甲打猎消耗了350发子弹。2014年8月4日,王某甲将剩余的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交还给张某庚,同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天津警备区政治部保卫处扣押。经鉴定,该650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为制式枪弹。

八、2014年7月29日,孙某某和上诉人李某戊电话联系,用以旧换新的方式给李某戊换取1支小口径步枪,李某戊指使他人将1支小口径步枪交给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并指使李某甲携带此枪赴天津换枪。李某甲于当晚携带该小口径步枪(枪支编号:01252),乘坐由张某丙驾驶的冀HU1217丰田霸道汽车,前往天津市从孙某某处换得1支较新的小口径步枪。李某甲、张某丙驾车返回兴隆途中被公安机关截获,当场从冀HU1217丰田霸道汽车内查获小口径步枪l支(枪支编号:702575)。经鉴定,该支小口径步枪认定为枪支。

九、2014年8月5日,原审被告人王某甲为逃避公安机关抓捕逃至唐山市玉田县原审被告人王某乙处躲藏,王某乙在明知王某甲涉嫌犯罪、且系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人员的情况下,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直至2014年8月7日王某甲被公安机关抓获。

十、2014年8月13日,原审被告人李某丁明知李某丙涉嫌犯罪、正在被公安机关追捕,为李某丙提供车辆帮助李某丙逃匿。

案发后,王某乙、张某甲、耿某甲、李某丙主动到司法机关投案;纪某某于案发前主动上交持有的半自动步枪,案发后在公安机关对其传唤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耿某甲于案发后主动上交持有的半自动步枪;李某戊揭发他人盗窃犯罪、贩卖毒品犯罪,经查证属实;王某甲到案后,协助抓捕同案犯。

原判决认定上述全案事实情节正确。

认定上述事实的前述证据均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本院审查,证据间能相互印证,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某某伙同军人,非法将部队的大量武器装备转让给他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上诉人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张某某、原审被告人杨某甲、丁某某、李某甲、李某乙、纪某某、耿某甲、张某甲违反法律规定,持有枪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上诉人张大鹏、侯建国违反法律规定,持有枪支、弹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原审被告人王某甲违反法律规定,持有弹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弹药罪。原审被告人李某丙、张某丙帮助李某戊隐匿涉案重要证据枪支,情节严重的行为,均已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原审被告人王某乙明知王某甲为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原审被告人李某丁明知李某丙是犯罪的人而帮助其逃匿的行为,均已构成窝藏罪。对于李某某辩护人张保军提出,李某某并非军人,不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具有自首情节;辩护人计春伟提出,李某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李某某虽不是军职人员,但与军人周某某共同犯罪,具备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的主体资格,在犯罪过程中,李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减轻处罚。李某某系被抓获到案,不具有自首情节。对李某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李某某不构成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张大鹏提出其持有1支“56式”半自动步枪无异议,认定其持有其他枪支、弹药证据不足,具有自首情节的理由,经查,张大鹏主动带办案人员提取枪支、弹药的越野车系其所有,但证人杨某乙、赵某某的证言能够证实该车辆存放时间正是本案案发时,且在公安机关搜查该车辆物品时并没有张大鹏所说的他人记账凭证,现有证据能够证实张大鹏持有枪支、弹药的事实属实。张大鹏虽主动上交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但其到案后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张大鹏对此提出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于李某戊提出其持有在侯建国处的2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不应重复计算在李某戊非法持有的数额之中的理由,经查,李某戊对该2支枪具有支配权,应计算在其非法持有枪支的数额内。李某戊对此提出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于闫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闫某某系从犯,具有自首情节的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闫某某积极组织去部队换枪,虽持有枪支时间相对较短,但对换回枪支的持有起到重要作用。闫某某系被传唤到案,不具有自首情节。闫某某及其辩护人对此提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纪某某、耿某甲、张某甲、李某丙、王某乙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李某戊在羁押期间两次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均经查证属实,具有立功和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应从轻处罚;王某甲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同案犯,具有立功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综合本案具体情节,所涉案枪支均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张某某、耿某甲、张某甲没有参与换枪,所持有的枪支系借他人,并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持有枪支时间长短、悔罪表现及社会危害程度,经本院及原审法院委托社区矫正机构进行考察,社区矫正机构同意对李某某、闫某某、张某癸、王某甲、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李某丙、张某丙进行社区矫正,对李某某、闫某某、张某癸、王某甲、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耿某甲、张某某、李某乙、张某甲、李某丙、张某丙适用缓刑,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王某乙、李某丁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对于各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原判量刑重及要求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据此,原判决认定事实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对杨某甲、纪某某、丁某某、李某甲、李某乙、王某甲、李某丙、张某丙、王某乙、李某丁定罪、量刑并无不当,对李某某、张大鹏、侯建国、李某戊、闫某某、张某癸、张某某、耿某甲、张某甲量刑偏重,依法予以改判。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四百三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宽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中的第七、八、九、十、十二、十三、十六、十七、十八、十九项,即被告人杨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丁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李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李某乙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纪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王某甲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李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张某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王某乙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李某丁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撤销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宽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中的第一、二、三、四、五、六、十一、十四、十五项,即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被告人张大鹏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被告人侯建国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李某戊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闫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张某癸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耿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张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大鹏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9日起至2018年8月8日止。)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建国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31日起至2018年1月30日止。)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戊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17日起至2017年8月13日止。)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转让武器装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闫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癸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原审被告人耿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一、原审被告人张某甲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丛云峰

审判员  李浩东

审判员  王志华

二〇一六年一月六日

书记员  徐冉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六条第四百三十九条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