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

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19日 案由: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 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 非法拘禁罪 当事人:陈日炎 王某某 何任雄 案号:(2014)丰刑初字第435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任雄,男,1985年7月9日出生福建省惠安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惠安县。2005年10月9日因犯绑架罪被泉州市鲤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2012年9月3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于2013年11月14日被羁押,同月16日被监视居住,同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泉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清木、王萍煌,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告人陈日炎,男,1980年10月7日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福清市。2000年8月24日因犯盗窃罪被福清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05年2月28日刑满释放;2007年2月6日因犯爆炸罪被福清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3年1月1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于2013年12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泉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施鲜锋、甘诗颖,福建华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告人王某某,男,1987年3月19日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惠安县。2009年10月15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惠安县人民法院免予刑事处罚。因涉嫌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于2013年12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泉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骆旭旭、纪培婕,福建天衡联合(泉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检察院以泉丰检刑诉(2014)28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何任雄犯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陈日炎、王某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于2014年6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正杨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及辩护人王清木、王萍煌、施鲜锋、甘诗颖、骆旭旭、纪培婕均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何任雄、王某某、陈日炎非法买卖枪支部分 2013年5月间,被告人何任雄、王某某二人预谋要各自购买一把枪支后,何任雄即与被告人陈日炎进行联系,让陈帮忙联系卖枪的人。同年6月间,陈日炎联系到卖枪的人后,即告知了何任雄,并告诉何每把手枪价格为1.8万元,同时让何到福清市进行交易。同月的一天,何任雄、王某某伙同黄某某(绰号和尚,另案处理)并由黄驾驶轿车后载何任雄、王某某,三人窜至福清市渔溪镇找到已在该处等候的陈日炎,随后陈日炎带领何任雄、王某某等人到达渔溪镇融侨城附近。到达交易地点后,何任雄即下车进行交易。在该处,经陈日炎介绍,何任雄以1.8万元的价格向福清人林某某的堂弟(姓名不详,另案处理)购买了一把仿六四式手枪、十一发子弹;接着,陈日炎又带领何任雄、王某某等人到达渔溪镇汽车站的马路边准备购买第二把枪。在交易前,王某某将之前已准备的购枪款1万元交给何任雄,让何帮其购买枪支。到达交易地点后,何任雄即下车进行交易。经陈日炎介绍,何任雄帮王某某仍以同样价格向上述售枪人员购买一把仿六四式手枪。交易结束后,何任雄坐上黄某某所驾驶的轿车,将所购买的枪支交给王某某,并分给王子弹四发。随后黄某某继续驾驶上述轿车载何任雄、王某某及上述所购买的枪支、子弹返回。到达惠安县境内,王某某、黄某某相继下车,何任雄驾车返回泉州。何任雄、王某某分别将上述所购买的枪支、子弹带至泉州市丰泽区东湖街道尚园小区5栋1505室、惠安县螺阳镇霞光村校场头249号等处藏匿;2014年11月中旬,王某某知悉何任雄被抓获后,又将上述所购买的手枪藏匿于其朋友王某军的岳父陆某泉址在惠安县螺城镇蒋湖村家中。后经鉴定,上述二把手枪均以火药燃烧为动力发射弹丸,具有致伤力,是枪支。

二、被告人何任雄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部分 2013年6月至9月间,被告人何任雄先后将上述到福清市所购买的仿六四式手枪、一把仿九二式手枪、一把向刘某荣(另案处理)借来的机制唧筒式单管猎枪及子弹存放于其与前女友李某(另案处理)共同租住的址在泉州市丰泽区东湖街道尚园小区5栋1505室租房内。经鉴定,上述仿九二式手枪系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具有致伤力,是枪支;上述单管猎枪系以火药燃烧为动力发射弹丸,具有致伤力,是枪支。 2013年11月14日凌晨4时许,被告人何任雄酒后驾车到泉州市丰泽区宝洲路托克拉克酒吧门口处欲接其女朋友解某。在上述酒吧门口,何任雄因车辆通行的琐事与他人发生纠纷。为泄愤,何任雄持其置于车上的上述仿六四式手枪欲报复对方(身份不明),后因对方已离开现场而未果,何任雄即在该处朝天空鸣了一枪,后经在场朋友的劝阻即离开现场。随后,为泄愤,何任雄又驾车到达泉州市丰泽区东湖街道尚园小区5栋1505室租住处,将放置于该租房内的上述一把仿九二式手枪、一把机制唧筒式单管猎枪拿走放在车上,驾车返回上述酒吧门口处,并先后持上述二把手枪欲报复对方,因在现场未找到对方,且在其朋友黄某猛等人的极力劝阻下,上述二把手枪被黄某猛夺下藏在身上,何任雄报复未果。临离开该处时,何任雄又持上述机制唧筒式单管猎枪朝上述酒吧的一名保安人员进行瞄准,对该保安人员进行威胁后离开现场。

被告人何任雄离开现场后,该酒吧的保安人员立即报警。当日晚上7时许,何任雄在泉州市丰泽区东湖街道圣墓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当晚8时许,公安人员在何任雄址在泉州市丰泽区东湖街道凤山综合楼A301室租住处的衣柜中缴获其所购买及借来的上述三把枪支、八发子弹;2013年11月26日,被告人陈日炎、王某某均因本案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追逃人员,同年12月3日中午,陈日炎在福清市通福花园1栋1501室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同年12月5日下午,王某某在厦门市思明区洪莲里福山庄小区内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当晚9时许,公安人员在王某某带领下,在惠安县螺城镇蒋湖村陆某泉家中查获上述一把仿六四式手枪、四发子弹。上述所缴获的四把枪支及十二发子弹均被扣押在案。

三、被告人何任雄非法拘禁部分 2012年10月12日,被害人郭某某向被告人何任雄借款2.1万元,至约定还款期限未能还款。同年11月5日晚上7时许,何任雄获悉郭某某在惠安县螺城镇世纪大道新霞小区附近,即纠集黄某源、庄某宁、郑某灿(绰号肥猪)、王某阳(绰号胡须)、张某锋、曾某阳等人(均另案处理)驾车窜至上述地点,对郭进行威胁后,合伙将郭强行带至惠安县紫山镇赤土村福厦高铁站工地附近逼迫郭还款。在该处,黄某源伙同他人踢了郭数下,逼郭跪下,后又用脚踢了郭的脸部一下,致郭鼻骨骨折。随后,黄又伙同庄某宁等人围上前,对郭拳打脚踢。嗣后,何任雄等人又先后将郭带至黄塘镇虎窟、后郭村岩峰寺等处拘禁以逼迫郭还款。期间,郭某某向朋友借款5千元,并按何任雄的要求将该款汇入王某阳的建行账户。尔后,何任雄等人又强迫郭某某写下借款1.7万元的欠条,并强迫郭将随身携带的手表、戒指、玉器等物件作为质押。当晚22时许,何任雄等人将郭带至黄塘镇惠黄公路一加油站附近让郭离开。经法医鉴定,郭某某的损伤系轻伤,属伤残十级。次日凌晨,郭某某向惠安县公安局报案。同月24日,惠安县公安局对该案立案侦查,并于同年12月28日将何任雄列为网上追逃人员。2013年5月7日,郭某某出具谅解书,对何任雄的犯罪行为表示谅解。

以上事实,被告人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并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郭某某的陈述、证人许某辉、卢某柱、郑某贵、解某、吴某文、张某梅、黄某猛、何某阳、李某治、黄某某、刘某荣、李某、王某阳、张某锋、曾某阳、庄某伟、蔡某杰的证言、相关的辨认笔录、照片、枪支、弹药鉴定书、伤情鉴定书、鉴定意见通知书、刑事判决书及罪犯档案资料、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清单、谅解书、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搜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清单及照片、抓获经过等相关的工作说明、三被告人的户籍证明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被告人何任雄辩护人提出,何任雄购买枪支目的用于防身,如实交代枪支藏匿地点,仅参与购买一把枪,主动揭发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在非法拘禁中,本案因被害人欠债引起,被害人有过错,何没有殴打被害人,何认罪,有悔罪表现,被害人对何的行为表示谅解;对于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部分,何任雄的行为不符合该罪的特征,何没有将枪支带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仅是将枪带到酒吧外面,且未造成严重后果,该罪应由非法买卖枪支的行为吸收。

被告人陈日炎辩护人提出,陈在非法买卖枪支中所起的作用是辅助型,系从犯,且未从中牟利,犯罪情节较轻,归案后如实供述,建议对陈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王某某辩护人提出,王犯罪主观恶性较小,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社会危害性较小,王购买枪支目的出于好奇,没有用于其他非法目的,也没有使用枪支,认罪态度较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建议对王从轻或减轻处罚。

关于被告人何任雄辩护人提出的何任雄仅参与购买一把枪支的辩解,经查,被告人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的供述均证实何任雄在陈日炎的居间介绍下向他人购买二把枪支,其中一把枪支系帮助王某某购买的事实,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辩护人关于此节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违反国家枪支管理法规,合伙非法买卖枪支,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何任雄又非法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所,危及公共安全,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何任雄又伙同他人,为索取债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又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何任雄辩护人关于何任雄的行为不符合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的特征的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何任雄、陈日炎、王某某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何任雄、陈日炎在刑罚执行完毕,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何任雄、王某某在非法买卖枪支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陈日炎在非法买卖枪支的共同犯罪中居间介绍,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辩护人关于陈日炎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何任雄在判决宣告前犯数罪,应当对其数罪并罚;何任雄伙同他人实施非法拘禁犯罪过程中,具有殴打情节,对何所犯的该罪应当从重处罚;王某某具有犯罪前科,酌情从重处罚;何任雄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对何所犯的非法拘禁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予以部分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何任雄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或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1月26日起至2019年11月18日。)

二、被告人陈日炎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3日起至2016年12月2日。)

三、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5日起至2016年12月4日。)

四、没收被告人何任雄、王某某被扣押在公安机关的枪支四把、子弹十二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文尾

审 判 长  陈旭裕

人民陪审员  陈芸生

人民陪审员  何幼治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范冰冷

附件

附本案所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二十五条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非法买卖、运输核材料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一百三十条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或者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危及公共安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除外。

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如果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一百三十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