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解救被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罪

谢长军犯拐卖儿童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25日 案由:不解救被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罪 当事人:谢长军 案号:(2017)皖13刑终402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萧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谢长军,男,汉族,1969年6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萧县,小学文化,农民,住萧县。因涉嫌犯拐卖妇女、儿童罪于2016年12月6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区分局柘林派出所抓获,同年12月13日被萧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月16日经萧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萧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萧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安徽省萧县人民法院审理萧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谢长军犯拐卖儿童罪一案,于2017年7月11日作出(2017)皖132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谢长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9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磊、宋东梅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谢长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1994年8月6日,被告人谢长军伙同朱安升(已判刑)预谋绑架儿童出卖,当日9时许,二人在萧县祖楼镇朱楼行政村张楼自然村东河边将正在割草的朱某(1986年10月8日出生)绑架带至四川省峨嵋山市等地欲行出卖,未果。在返回途经宿州市时,朱安升将朱某放到宿州市埇桥区桃沟乡张涯村邵某某家寄养,以备再卖。后朱某被解救回家。

原审法院根据书证、现场勘查笔录、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认定上述事实,认为被告人谢长军以出卖为目的,伙同他人绑架儿童,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谢长军拐卖未成年儿童,具有酌情从重处罚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六十一条,《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二条第一款、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二条之规定,以被告人谢长军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八千元。

谢长军上诉提出,他是受朱安升的欺骗,所起作用较小;经他家人举报后,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朱安升,他构成立功;朱安升卖孩子的过程中,他劝阻朱安升,系犯罪中止,请求二审法院对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出庭检察员意见,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定罪不当,本案应适用修订前的刑法,以绑架儿童罪对谢长军定罪处罚。

经审理查明:1994年8月6日,上诉人谢长军伙同朱安升(已判刑)预谋绑架儿童出卖,当日9时许,二人在萧县祖楼镇朱楼行政村张楼自然村东河边将正在割草的被害人朱某绑架,后带至四川省峨嵋山市等地欲行出卖未果。在返回途经宿州市时,朱安升将朱某放到宿州市埇桥区桃沟乡张涯村邵某某家寄养,以备再卖,后朱某被解救回家。

上述事实,有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书证 (一)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及羁押情况说明证实,1994年8月6日,萧县公安局对谢长军、朱安升拐卖儿童案立案侦查。萧县公安局于2011年12月11日对谢长军取保候审。因传唤不到案,于2013年7月20日对谢长军网上追逃,2016年12月6日晚20时许,谢长军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柘林派出所抓获。当日羁押于上海市奉贤区看守所,2016年12月13日移交萧县公安局。 (二)萧县公安局祖楼派出所出具的关于抓获朱安升的情况说明证实,1994年8月19日,该所接到邵某某反映被拐卖儿童朱某在其家中的线索后,获取朱安升、谢长军可能返回家中的信息,遂组织警力前往两人家中抓捕,在祖楼镇刘其村谢长军家中将朱安升抓获,当时谢长军潜逃。 (三)安徽省萧县人民法院(1994)萧刑初字第170号刑事判决书证实,同案犯朱安升犯绑架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四)户籍证明证实,谢长军年龄等身份事项。

二、现场勘查笔录、指认现场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置等情况。

三、被害人朱某陈述,案发当时,他正在朱楼行政村张楼自然村村东头河滩边和姐姐朱某某、哥哥朱某1一起割草,突然有个人拉他,他哭着不愿意走,抱他的人还打他。

四、证人证言 (一)朱某某证言证明,案发当天上午,她和弟弟朱某在割草,有两个人骑一辆自行车过来,其中一人抱起朱某,她拽着朱某不让那人抱走,那人打她一巴掌,跺她两脚,后把朱某抱走。 (二)朱某1证言证明,案发当天上午,他弟弟朱某被两个人骑自行车抱走,他和姐姐朱某某不让那人抱,那人就打他姐,还踢他。 (三)朱某2证言证明,1994年8月6日早上9时许,他孙女朱某某和孙子朱某1回家告诉他朱某在河边被人抱走。 (四)朱某3证言证明,1994年8月6日上午,朱某被人抱走。当日早晨8时许,他看见朱安升骑自行车带一个男青年向河边去。 (五)朱某4证言证明,1994年8月6日上午,他小儿子朱某被人抱走,8月19日被从埇桥区桃沟乡张涯村邵某某家解救回来。 (六)邵某某证言证明,1994年8月19日上午10时许,朱安升带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到他家。第二天,朱安升让他找个人家收养小男孩,他没答应。朱安升说先把孩子放在他家,过十几天再来接。朱安升走后,他得知男孩叫朋朋(朱某),是被两人强行抱走的,就到派出所报案。 (七)潘某某证言证明,1994年8月的一天,公安民警到她家说朱安升和谢长军拐卖儿童的事。谢长军回来时她问谢长军,谢长军说没有这事。两天后,朱安升到她家被公安民警抓获。 (八)朱某5证言证明,朱某被抢走前一天,有个姓谢的到家中找朱安升,次日两人骑自行车一起离开。 (九)朱安升(同案犯)证言证明,1994年8月6日,他和谢长军一起在张楼村东边河岸西边河滩上抱了个小孩,是谢长军去抱的。后来他和谢长军带着小孩坐火车到四川省峨嵋山市符漆镇,他去找买家,找了三个人,都不愿意买。他们就坐火车回到宿州市符离集,他和谢长军在符离集分开。他把小孩送到邵某某家里,说是躲计划生育的。偷的小孩是本村朱某4家的。在偷小孩前有十几天,他和谢长军商量过。

五、上诉人谢长军供述,1994年8月6日上午,朱安升骑自行车带着他走到张楼村东头的河沿边,看见在河沿边放羊的小孩,他和朱安升一起向那走,朱安升拦着一个小女孩,他去抱那个小男孩。小女孩在他背后拉着小男孩,喊着“你别抱我弟弟”,他伸手把小女孩推开。接着他抱着小男孩,朱安升骑车带他们走了。朱安升说要把小孩卖掉,他们坐车到四川省没找到买孩子的人,后就带着小孩坐火车回到符离集,他和朱安升分开。2011年,他被派出所劝回来,办完取保手续后,他因为害怕就跑了,后一直在外潜逃。

对于谢长军提出的上诉理由,审理认为,上诉人谢长军和同案犯朱安升相互配合,并实施了将被害人朱某抱走的行为,行为积极主动,不能认定为作用较小;公安机关根据邵某某提供的线索将朱安升抓获,不能认定谢长军构成立功;谢长军伙同朱安升以出卖为目的将被害人朱某绑架,行为已经实施完毕,且谢长军辩称曾劝阻朱安升,得不到其他证据的印证,朱某又系被公安机关解救,显不能认定谢长军构成犯罪中止。原判根据谢长军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量刑适当。故对谢长军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谢长军伙同他人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手段绑架儿童,其行为构成绑架儿童罪,依法应予惩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一条的规定,上诉人谢长军的行为发生在现行刑法施行以前,依照“从旧兼从轻”原则,谢长军的行为构成绑架儿童罪。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定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二条第一款,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安徽省萧县人民法院(2017)皖132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谢长军犯绑架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2月6日起至2028年6月5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赵耀

审判员  蔡玉良

审判员  徐莉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杨洋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

本法施行以前,依照当时的法律已经作出的生效判决,继续有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第二条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一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以出卖或者勒索财物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依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的,依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四十八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

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规定了几个新罪名?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规定了6个新罪名,即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一条);绑架妇女、儿童罪(第二条第一款);绑架勒索罪(第二条第三款);收买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罪(第三条第一款);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罪(第四条第三款);利用职务阻碍解救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儿童罪(第五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79)》

第四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第二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

第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