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

李某四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11月10日 案由: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 当事人:冯某某 胡某某 李某某 靳某 案号:(2012)邯山刑初字第235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某某,男,1958年7月7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汉族,中共党员,中专文化,住马头镇后台街1号,系马头生态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局长助理、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于2011年11月2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宗立英,河北群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某某,绰号胡大,男,1974年11月21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汉族,初中文化,住马头镇中学西路52号内1号,系马头生态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于2011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12月31日被批准逮捕,次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9月1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牛长生,河北冀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冯某某,别名冯义彬,小名“老五”,男,1962年5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汉族,高中文化,住马头镇上西街大胡同9号,系马头生态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于2011年12月9日被刑事拘留,12月31日被批准逮捕,次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9月1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长春,河北冀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靳某,男,1991年4月11日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汉族,高中文化,住马头镇关东洼村北临4号内3号,系马头生态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于2011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12月31日被批准逮捕,次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9月1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严清河,河北现代恒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以冀邯山检刑诉字(2012)第6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某、胡某某、冯某某、靳某犯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永利出庭支持公诉。四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马头生态工业城区域内原有两家生猪定点屠宰厂,分别系成峰公路路南侧由蒋为某负责经营的“为民生猪定点屠宰厂”和桥东街村东侧由张保某负责经营的(系购买张叙金的冀屠准字ZD058号河北省畜禽定点屠宰许可证,有效期至2009年12月31日)生猪定点屠宰厂。2009年,按照《河北省商务厅关于印发﹤河北省生猪定点屠宰厂、点设置规划﹥的通知》要求,马头生态工业城区域内只能保留一家生猪屠宰厂。2010年6月,时任马头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局长助理、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的被告人李某某,协调蒋为某和张保某双方达成书面协议,将两家合并到蒋为某的屠宰厂去屠宰,并指派时任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的被告人胡某某担任合并后屠宰厂的法人代表,要求该厂每月支付胡某某工资1500元。为应付上级检查验收,张保某在蒋为某屠宰厂新建了一个屠宰车间,置放了一台屠宰设备。7月份,邯郸市商务局、马头生态工业城工商局、马头生态工业城综合执法大队一同到合并后的屠宰厂进行验收,被告人胡某某以法人代表的身份参加验收活动。验收合格后,经被告人李某某同意,张保某将自己置放于蒋为某屠宰厂的屠宰设备撤回自己的原屠宰厂,继续单独从事生猪屠宰。8月份,被告人李某某曾口头通知张保某停止营业,但张保某依然进行屠宰。被告人李某某也未采取其他措施制止,并照常派出检疫人员驻厂负责检疫工作,并按照每头猪三元的标准收取检疫费,直至案发。该期间,因两家屠宰厂实际上并未合并,故为胡某某支付工资一事未能兑现。

被告人冯某某、靳某均系马头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受被告人李某某指派,被告人冯某某自2010年开始担任该所驻张保某屠宰厂检疫员,负责生猪屠宰的检验检疫工作。期间,其得知该厂存在生猪注水的问题后,曾汇报给被告人李某某,但由于动物卫生监督所是自收自支单位,主要靠屠宰厂创收支付单位人员工资,被告人李某某为了单位创收放任不管。被告人冯某某也再未采取其他任何有效措施,仍照常开具检疫合格证明。2011年10月28日,被告人靳某接替被告人冯某某到该厂负责检疫工作,明知存在生猪注水的问题,仍然开具检疫合格证明。二被告人先后驻厂负责检疫期间,未能对生猪屠宰过程进行全面客观检疫,致使大量注水猪屠宰过关,注水肉流入市场出售。其中,2010年10月至12月间,该厂共累计屠宰2460头注水猪,生产注水鲜肉344400斤,经鉴定销售金额2755200元,涉及个体贩猪户徐和某、王俊某、春庆、刚、买、陈海、杨某、徐三、陈某、红军等人(均另案处理)。2011年10月至11月间,该厂共累计屠宰368头注水猪,生产注水生鲜肉51520斤,经鉴定销售金额515200元。涉及个体贩猪户徐和某、王俊某二人。 2011年11月17日夜,河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在对该屠宰厂进行突击检查时,当场发现至少有3名工人正在给生猪注水,当场查扣注水工具、屠宰记录本、交通工具等涉案物品,查获生猪48头。案发后,警方另在张保某家搜获61张白条,上面标注有生猪注水情况。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照片、书证、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照片、鉴定结论、被告人供述、视听资料。被告人供述等相关证据。要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李某某、胡某某、冯某某、靳某以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依法进行惩处。

被告人李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辩护人宗立英主要辩护意见,被告人李某某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胡某某主要辩称,合并后的屠宰厂法人代表是李某某指派我签的字,其他的我并不知情;我没有实际参与管理屠宰场。

辩护人牛长生主要辩护意见,胡某某不是真正的法人代表,与本案无关,胡某某不具有犯罪主体的要件,不承担责任。

被告人冯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辩护人李长春主要辩护意见,冯某某不具有犯罪的主体资格,指控的罪名不成立。

被告人靳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辩护人严清河主要辩护意见,公诉机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靳某不具有犯罪的主体资格。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时任马头工业城计划生育卫生局局长助理、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的被告人李某某根据上级通知要求,协调将本辖区内蒋卫民、张保某经营的生猪屠宰厂合并为一家,并指派时任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的被告人胡某某担任合并后屠宰厂的法人代表,同年7月份,邯郸市商务局、马头生态工业城工商局、马头生态工业城综合执法大队一同到合并后的屠宰厂进行验收,被告人胡某某以法人代表的身份参加验收活动。验收合格后,经被告人李某某同意,张保某将自己置放于蒋为某屠宰厂的屠宰设备撤回自己的原屠宰厂,继续单独从事生猪屠宰。8月份,因张保某个人的屠宰厂营业执照到期,被告人李某某曾口头通知张保某停止营业,但张保某依然进行屠宰。被告人李某某也未采取措施制止,仍照常先后安排被告人冯某某、靳某驻厂负责检疫工作,并按照每头猪三元的标准收取检疫费。期间,被告人冯某某得知该厂存在生猪注水的问题后,曾向被告人李某某汇报,但被告人李某某为了单位创收对注水行为放任不管。被告人冯某某也未再进行制止,仍照常开具检疫合格证明。2011年10月28日,被告人靳某接替被告人冯某某到该厂负责检疫工作,明知存在生猪注水的问题,未进行制止,仍然开具检疫合格证明,致使大量注水猪屠宰过关,注水肉流入市场出售。 2011年11月17日夜,河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在对该屠宰厂进行突击检查时,当场发现厂内有给生猪注水现象,并查扣注水工具、屠宰记录本、交通工具等涉案物品。案发后,警方在张保某家查获标注有生猪注水情况的白条61张。

因被告人李某某、胡某某、冯某某、靳某的放任行为,个体贩猪户王俊某、徐和某等人在张保某开办的屠宰厂内对生猪注水后再进行屠宰、销售。销售金额达41664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李美灵证,马头镇桥东街屠宰厂的负责人是张保某,我从2011年5月份在这里工作,平常没有猪肉注水,偶尔来批发猪肉的商户自己注水,杀完猪后自己就拉走了,昨天晚上还有两头猪准备注水,被发现就没有注。其中给猪注水的工具都是老板提供的,给猪注的水都是深井水,每次注水都是大约一公斤。我们屠宰场的检疫员绰号叫“二平”,具体名字我也不知道,别的人很少来。 2、证人张保某证,我是马头镇桥东街北屠宰点的负责人,给生猪注水的事情,是送猪的自己注水的,检查严的时候就不注水了,我厂提供注水用的工具。注水行为我知道是国家不允许的,但是为了揽生意,如果不让注水,我们这就没生意可做。胡某某是动检所的所长安排作为我屠宰点的法人,但是并没有给胡某某发工资。动检所派一个人叫靳某的到我屠宰点检疫我们杀的猪,检疫完之后就收检疫费,收完钱后就走了。 3、证人王俊某证,我往马头镇桥东街送生猪有三年了,猪肉从2011年开始注水的,注水时,动检站的检疫员也在场,注完水,杀完猪就全部盖上检疫合格章,并开具检验票,当时负责检疫盖章的是个年轻人。 4、被告人李某某供述,马头工业城辖区的生猪屠宰厂原来是两家,一家是“为民屠宰厂”。在马头成峰路路南滏阳桥东侧,法人是蒋卫民,另一家是“马头生态工业城定点屠宰厂,在马头高连引浅滏阳河桥东侧,法人是张叙金(系购买张叙金的冀屠准字ZD058号河北省畜禽定点屠宰许可证,有效期至2009年12月31日)。后来根据上边精神,马头生态屠宰点只能设置一家所以对两个生猪屠宰点进行是整合,在2010年6月1日,合并为一个。甲方为贾水某,张保某,赵志某,他们占三股,乙方为蒋为某,张萍(夫妇),占两股,合并后屠宰点定到“为民屠宰厂”。由于扩建,双方后都在各自的屠宰点各自经营。两个屠宰点都有正规执照,都是邯郸市商务局定点屠管办发的执照。合并后一直到今年8月份把两家的执照收了回去。由于甲方,乙方都想当法人,为了平息矛盾,我就指定了胡某某为法人。让胡某某当法人说到底也是为了我们单位的利益,因为屠宰厂的屠宰证办不下来,我们动检站就没有收入,工作人员的工资就无法发放,张保某的屠宰证截止到2009年12月31日,让他们继续屠宰也是为了单位能多收点检疫费。他们其实也只是名义合并了,有一个协议,实际上甲方乙方都是各自经营自己的。2011年8月份我把张保某叫到我办公室,口头上跟张保某说过叫他们经营的屠宰点停止营业,但他的屠宰点还在营业,仍在进行生猪屠宰。他的这一行为属于非法经营。生猪屠宰点我们有安排工作人员,刘玉某、冯义某、靳某三人轮流负责,成峰路南屠宰点由杨树江负责。按每头猪三元收取检疫费。日屠宰量登记表由胡某某保管,主要是让胡某某对屠宰情况负起责任。我知道马头工业城生猪屠宰点存在注水猪的问题。关于注水肉案件是我的失职造成的,我没有尽到领导责任。 5、被告人胡某某供述,我在单位是检疫员,我的工资由马头卫生局负责开支。2010年6月,李大某和李某某二人找到我让我在马头成峰路路南的生猪屠宰点做法人,因为李某某考虑到让他们两家谁当法人代表都不合适,局里就选择我让我当他们的法人代表,李某某说:“为了咱单位十来个人能开上工资,能从屠宰场收个钱,你就干吧。”我什么也没问,我就签字了,我只是名义上的法人,并不参与经营活动,也没有拿过什么工资和奖金或报酬。我单位杨树江在蒋卫某的屠宰厂现场检疫。靳某、冯义彬先后在张保某屠宰点现场检疫。2011年11月17日晚,靳某在张保某的屠宰厂检疫,当时这个屠宰厂正在干活屠宰,并注水给待屠宰的活猪。 6、被告人冯某某供述,2011年3月至今年4月在桥东街屠宰点当过检疫员,所长派我一个人到那当检疫员,交给我的任务是屠宰完猪后,没有疫病,没有死猪,就让我在猪肉上盖检疫章,开检疫票,我知道每天屠宰点的送的生猪都注水,因为屠宰点的工人都议论纷纷,我不在场不知道谁负责注水。我给所长李某某汇报过屠宰点生猪注水的事,所长也安排过工作人员到桥东街屠宰点检查过,后来也没什么结果,屠宰点里还是继续给猪注水,我也没有实地检查屠宰点是否给猪注水。之后我不在桥东街屠宰点当检疫员后,靳某接我的班,是所长安排的。 7、被告人靳某供述,大约在2011年10月底领导李某某派我去桥东街屠宰厂负责检疫开票,收取的检疫费交给单位会计李瑞敏,我负责检疫的全过程,我的上班时间一般是22点左右到屠宰点杀猪的时间也是这时候开始,杀完猪检疫开票后回家。2011年11月17日晚大约22时左右,李某某打电话说桥东街屠宰点发现生猪注水现象,集合人员去检查,我才到的现场,我到现场后,上级领导已经走了,动检所的的李某某、胡某某、刘玉某、冯义某还有我都到了现场,发现生猪圈有4、5头猪上钩,然后我开始对生猪进行瘦肉精检测,均为阴性。

另有物证照片、书证、现场勘查笔录、估价鉴定结论、视听资料、户籍证明、查获的记载注水情况的清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被告人李某某、胡某某、冯某某、靳某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属实。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客观真实,来源合法,能够相互印证,均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身为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在明知厂点被撤并、屠宰证已过期的情况下,仍派员驻厂检疫,且在收到检疫人员反应存在生猪注水问题后,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查处,导致大量注水肉流入市场。被告人胡某某身为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被监管单位法人代表,本应依法履行监督管理职责,在合并后的屠宰厂验收后,明知张保某将屠宰设备撤回原屠宰厂继续屠宰而不予制止,造成注水猪肉长期流入市场。被告人冯某某、靳某身为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员,在履行驻厂检疫职责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查禁职责,致使大量注水肉流入市场。四被告人依法对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负有追究职责,却不认真履行,造成严重后果,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四辩护人所提四被告人的主体身份不构的意见,经查,四被告人身为动检所的检疫员,负有对生猪检验、监管的职责,故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胡某某所提辩解意见,经查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李某某、胡某某、靳某、冯某某的行为,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一十四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某某犯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胡某某犯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冯某某犯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靳某犯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文尾

审 判 长  武志刚

审 判 员  武宏伟

人民陪审员  李俊超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晓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七条第四百一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