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放纵走私罪

被告人陈XX犯放纵走私、受贿罪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8日 案由:放纵走私罪 受贿罪 当事人:XX 案号:(2014)穗萝法刑初字第460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XX,男,1984年4月2日出生于XX,汉族,文化程度本科,住XXXX。因涉嫌犯放纵走私罪于2014年3月1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放纵走私罪、受贿罪于同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胡国利,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陈雄博,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公诉机关以萝检公刑诉(2014)23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XX犯放纵走私罪、受贿罪,于2014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1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公诉机关指派检察员吕晶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XX及辩护人胡国利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XX于2012年间,利用其在黄埔海关所属黄埔老港海关大码头监管科工作,负责对通关货物进行查验的职务便利,在发现通关货物单证不符时,仍作出虚假批注,放纵走私,并收受报关公司贿赂共计人民币21000元,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2年11月14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朝海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38409,以一般贸易方式申报出口的笔袋、文具套装、文件架等一票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未按照查验要求开拆足够箱数并对货物真实品名、数量等进行认真查验,且在发现货物绝大部分是仿真枪的情况下,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实际到货除申报货物外,另有圆珠笔58箱870盒,值CNY20880,不涉通关单等监管条件变化”,提出“移交通关”的处理意见,并先后收受该票货物报关公司贿送的现金人民币9000元。后经复查复验,该票货柜实际装载的通关货物绝大部分为“疑似仿真枪”(共计12672支)。经鉴定,其中388支为自制气步枪,具备枪支性能。 2.2012年11月16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永正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41864,以女上衣、女裙、女长裤等申报出口的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发现货物实际为DVD、电视机等电器时,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申报货物实际到货外,还有PU手袋(杂牌)16包800个,值CNY32000未申报,不涉通关单等监管条件”,并先后收受该票货物报关公司贿送的现金人民币12000元。后经复查复验,该票货柜实际装载的通关货物为脚踏缝衣机机头(SINGER牌)613台、小型音响107台、风扇360台、DVD机50台、LED彩色电视机25台、21寸显像管彩色电视机90台。 3.2012年11月19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新畅达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51648,以门锁、合页、铝合金窗等申报出口的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发现货物实际为食品时,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实际货物外,还有方便面85箱3060盒,值CNY15300未申报”,提出“移交通关”的处理意见。在获知该票货物将被复查复验时,其在上述海关查验单批注后增加了“经进一步核实,内有方便面610箱,康师傅饮料(红、绿茶)1560箱,脉动饮料100箱未申报,涉嫌逃避通关单”的内容,并将处理意见改为“移送缉私”。之后复查复验的结果与被告人XX更改后的结果一致。 2014年3月13日,被告人XX向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投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XX身为海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放纵走私武器、弹药犯罪,且多次放纵走私,并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1000元,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以放纵走私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XX一人犯数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XX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XX2012年11月19日对广州新畅达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51648的货物放纵走私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XX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XX放纵走私犯罪目的没有实现,其实行的三宗放纵走私犯罪均系未遂。2.被告人XX有自首情节。3.被告人XX系初犯,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已退出全部赃款,均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XX于2006年7月进入广州黄埔海关工作,2006年10月至2008年3月先后在黄埔海关所属黄埔老港海关大码头监管科、办公室工作。

被告人XX于2008年3月至案发前在广州黄埔海关所属黄埔老港海关大码头监管科工作,负责对通关货物进行查验。被告人XX被羁押前的关衔为三级关务督办。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干部任免审批表》、黄埔海关监察室出具的《XX基本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黄埔老港海关出具的《XX情况说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2012年11月14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朝海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38409以一般贸易方式申报出口的笔袋、文具套装、文件架、塑料文件夹、文具盒等申报出口的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未按查验要求开拆足够箱数并对货物真实品名、数量等进行查验,且在发现货物绝大部分是塑料枪型物品的情况下,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实际到货除申报货物外,另有圆珠笔58箱870盒,值CNY20880,不涉通关单等监管条件变化”的虚假内容,批注处理意见为“移交通关科”。后经海关复查复验,该票货柜实际装载的通关货物绝大部分为枪型物品12672支。经广东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其中388支的枪口比动能大于1.8J/CM2,为自制气步枪,具备枪支性能,其余枪型物品为仿真枪。该批货物未出境。相关走私行为人正被追究刑事责任。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黄埔海关监察室出具的《检查情况说明》、现场照片、走私货物照片、黄埔老港海关提供的《检查记录》、《检查记录》、《查验登记本》、《未签名单证登记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货物报关单》、《海关查验通知单》、粤公(司)鉴(痕)字(2013)01003号、03005号、05001号、05003号《痕迹检验报告》、《销售合同》、工商查询资料、《起诉意见书》、证人卿磊、杨军军的证言、被告人XX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2012年11月16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永正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41864以一般贸易方式申报出口的女上衣、女裙、女长裤、男上衣、男长裤等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发现货物实际为DVD、电视机等电器时,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申报货物实际到货外,另有PU手袋(杂牌)16包800个,值CNY32000未申报,不涉通关单等监管条件”。被告人XX收受上述报关公司支付的贿赂款人民币12000元。此后,有关查验单经科领导审批后,主管副关长审批要求复查复验。后经海关复查复验,查明该批货柜实际装载的通关货物为脚踏缝衣机机头(SINGER牌)613台、小型音响107台、风扇360台、DVD机50台、LED彩色电视机25台、21寸显像管彩色电视机90台。该批货物未出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关于XX案的情况说明》、《查检记录》、《情况说明》、《未签名单证登记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海关查验通知单》、《销售合同》、《海关查验记录》、仿真枪清单、黄埔海关出具的《检查说明》及相关照片、海关办公系统页面截图、《行政处罚决定书》、《案件线索移交单》、证人谭小文的证言、被告人XX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2012年11月19日,被告人XX在对广州市新畅达报关服务有限公司报关单号为520120120512451648以一般贸易方式申报出口的门锁、合页、铝合金窗、铝合金门等货物实施人工查验时,发现货物实际为食品时,仍在《海关查验单》上批注“发现实际到货除申报货物外,另有方便面85箱3060盒,值CNY15300未申报”,涉嫌逃避通关单,提出“移交通关科”的处理意见。被告人XX未将相关《海关查验单》提交科领导审批前,在得知其被抽调对该票货物进行复查复验后,在相关《海关查验单》的批注后增加“经进一步核实,内有方便面610箱、康师傅饮料(红、绿茶)1560箱、脉动饮料100箱未申报,涉嫌逃避通关单”的内容,并将处理意见由“移交通关科”更改为“移送缉私”。海关对该批货物复查复验的结果与被告人XX在查验单上更改后的内容一致。该批货物未出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查检记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情况说明》、《报关单》、《海关查验通知单》、《销售合同》、《缉私案件线索处置审批表》、海关办公系统页面截图、被告人XX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014年3月13日,被告人XX向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投案。

另查明:被告人XX的亲属代被告人XX向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退出受贿违法所得人民币21000元。

本案还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黄埔海关监察室案件移送函》、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出具的《破案经过》、《广东省暂时扣留、冻结财物收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出口货物查验操作规程》、《黄埔海关进出口货物查验工作实施细则》、户籍材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XX身为海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放纵走私犯罪,且多次放纵走私行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放纵走私罪。被告人XX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放纵走私过程中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被告人XX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XX犯放纵走私罪、受贿罪的绝大部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公诉机关提出被告人XX收受广州朝海报关服务有限公司贿送的人民币9000元的公诉意见。本院对此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上述指控事实,虽然有被告人XX稳定的供述证实,但无相关行贿人的供述或其他证据印证。因此,该公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查明的量刑情节包括:1.被告人XX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本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2.被告人XX已实行放纵走私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本院依法对其比照该罪的既遂犯从轻处罚。3.被告人XX的亲属代其退出全部受贿违法所得,本院对其所犯受贿罪酌情从轻处罚。

关于公诉机关提出被告人XX于2012年11月14日、11月16日的放纵走私已处于既遂状态的公诉意见。本院对此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条的规定,海关工作人员放纵走私“情节严重”是构成放纵走私罪的法定条件。放纵走私罪是情节犯,要求放纵走私行为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才成立犯罪,并非行为人一实行放纵走私行为即处于既遂状态。对于放纵走私罪而言,危害后果是考量犯罪情节的重要因素。因此,应当以放纵走私行为造成走私货物出境的危害结果作为该罪既遂标准。被告人XX已实行上述两宗放纵走私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走私货物未能出境,其犯罪意图未得逞,其行为属于放纵走私罪未遂。因此,该公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XX犯放纵走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总和刑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3月13日起至2015年9月12日止。)

追缴被告人XX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2000元,上缴国库(由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 庆 国

人民陪审员  李 建 明

人民陪审员  钟 秋 霞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刘翠霞李倩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五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百一十一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向题的意见》

第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