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

马某某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6日 案由: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 当事人:马某某 案号:(2013)乐刑初字第190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马某某,男,1971年2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汉族,中专文化,中共党员,住乐亭县。2012年3月19日因涉嫌玩忽职守罪乐亭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2013年11月5日本院对其重新取保候审。

辩护人秦巍,北京市达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乐亭县人民检察院以乐检刑诉(2013)14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马某某犯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玩忽职守罪,于2013年11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乐亭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魏小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马某某及其辩护人秦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乐亭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度,被告人马某某在担任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负责人期间,在负责林木采伐审批工作中,严重违反《森林法》以及《河北省林业局关于下达“十二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中的采伐限额规定,滥发林木采伐许可证,该年度共开具规划内林木采伐许可证3812.376立木蓄积,而河北省林业局下达的乐亭县全年采伐限额指标为3139立木蓄积;因此,2011年度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超限额发放规划内林木采伐指标673.376立木蓄积,给国家的森林资源造成严重破坏,情节严重,数额特别巨大,马某某作为行政审批科的负责人负有直接责任。

被告人马某某在2008年5月到2011年12月担任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负责人期间,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没有认真执行河北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办法中的有关规定,在林木采伐过程中,没有到采伐现场进行监督,采伐后没有进行验收,致使杨敬涛于2008年8月份,伙同张广权(已判刑)从庞各庄乡任田村砍伐树木600余棵,折合立木蓄积为126.54立方米;2008年10月在汀流河镇馒首王庄村滥伐林木134棵,折合立木蓄积90.92立方米;赵福佐(已判刑)于2011年5月在姜各庄镇更新村滥伐林木2549棵,折合立木蓄积45.336立方米;李金平(已判刑)于2010年10月份在汀流河镇十王殿村滥伐林木135棵,折合立木蓄积62.55立方米,造成国家的林业资源受到严重破坏,社会影响恶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马某某在担任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服务科负责人期间工作严重不负责任,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数额远远超出了立案标准,给国家林业资源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四百零七条,应当以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被告人马某某工作期间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对采伐林木现场没有进行监督,造成林业资源严重破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三百七十七条,应当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马某某判决前一人犯数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应数罪并罚。对于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

被告人马某某辩称,对起诉书指控没有意见,他没收到省里下达的正式文件,执行的是2011年的县政府的文件,他不是故意的;起诉书指控的玩忽职守罪中所滥伐的林木是非规划林地,国务院明文规定不用监督,行政审批科的职责没有监督和验收。

辩护人秦巍认为被告人马某某不构成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和玩忽职守罪。首先,被告人在主观上没有违法发放林木许可证的故意。被告人马某某作为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的负责人,在县林业局未收到省林业局下发的2011年采伐限额通知前,按照乐亭县人民政府批准的2011年3月31日下发的《乐亭县2011年林木采伐工作安排通知》审批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其发放行为主观上不存在故意超越限额发放,其对2011年省林业局规定的采伐限额根本不知情,故不具备该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其次,被告人马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超过批准的采伐限额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行为。被告人马某某是按照县政府的通知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的,2011年共计开具规划内林地采伐许可证的蓄积总量为3821.376立方米,并没有超过2011年乐亭县采伐限额5242立方米。最后,公诉方指控被告人马某某犯玩忽职守罪不能成立。依据乐亭县机构编制委员会2009年3月9日乐编(2009)29号《关于乐亭县林业局设立“行政审批科”的批复》第二项行政审批及服务事项内容、2010年8月25日乐编(2010)52号《关于印发乐亭县林业局主要职责负责人员编制和内设机构规定的通知》第三项内设机构行政审批服务科内容,马某某所在的行政审批科的工作职责和责任范围中并没有包含对采伐林木现场进行监督。通过公诉方提供的证据,赵福佐、赵东志采伐的林木权属为个人,属于非规划林地,根据《国务院批转林业局关于全国“十二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审核意见的通知》38-39页(二)对于集体林,推行伐区简易设计,森林经营者对伐前、伐中和伐后自主管理,林业主管部门提供服务;《河北省林业局下达“十二五”期间年采伐限额的通知》第五项规定,非规划林地上的林木采伐审批要充分尊重森林经营者的经营自主权,采伐方式、采伐年龄、采伐量由森林经营者自主确定。编号为N0.005645《河北省林木采伐许可证》中的林地属非规划林用地,采伐工作无需进行监督。李金平是在未获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滥伐林木,非被告人马某某负责的行政审批科工作职责范围。

经审理查明,2011年度,被告人马某某在担任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负责人期间,在负责林木采伐审批工作中,严重违反《森林法》以及《河北省林业局关于下达“十二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中的采伐限额规定,滥发林木采伐许可证,该年度共开具规划内林木采伐许可证3812.376立木蓄积,而河北省林业局下达的乐亭县全年采伐限额指标为3139立木蓄积;因此,2011年度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超限额发放规划内林木采伐指标673.376立木蓄积,情节严重,给国家的森林资源造成严重破坏,马某某作为行政审批科的负责人负有直接责任。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2011年1月10日唐山市林业局转发《河北省林业局关于预下达2011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 2、2010年12月30日的《河北省林业局关于预下达2011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县林业局机要文件处理卡显示收文时间是2011年1月26日,胡建生批示通知审批科年前冻结采伐。 3、2011年4月6日《河北省林业局关于下达十二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乐亭县限额为3139方。 4、2009年3月9日乐亭县编委关于县林业局设立“行政审批服务科”的批复明确了该科职责权限包括林木采伐许可。 5、2010年8月25日乐亭县编委印发《乐亭县林业局主要职责人员编制和内设机构规定》,包括行政审批服务科编制及职责。 6、2011年3月31日乐亭县政府办公室文件《乐亭县2011年林木采伐工作安排》,采伐限额为5242立方米。

附林业局2011年3月29日上报的工作安排,采伐限额为5242立方米。 7、林业局人员信息表:证实马某某为林业局合同制工人,曾先后在林业站、林政站、行政审批科工作。 8、林业局出具的证明,证明马某某2008年5月-2011年12月在行政审批服务科担任负责人。 9、证人陈某某证实,她是县林业局审批科工作人员,2009年至今在审批科工作,马某某自2009年至2011年底任负责人。她负责开具林木采伐证。十二五期间的年度采伐限额是3000多方,具体的不知道,是王信祥接手后她才知道的,以前一直没看见文件。2011年采伐证的总蓄积数是4184.276方,比去年的采伐限额多了不少。她开证时规划林和非规划林是分着开的。占指标的采伐证上写蓄积数,不占指标的不写蓄积数,事前马某某和接任的王信祥都告诉她。采伐证都是马某某让她开的。 10、证人王某某证实,2004年-2008年底他分管林业、林政工作,林政包括资源管理、批准采伐,2008年底主管绿化攻坚,一直到现在。2011年4月-11月与单位脱钩,参与县里的拆迁工作,原来由他分管的林政工作及林木批采由胡建生局长亲自负责。从2006年开始马某某、李江涛、陈艳红负责林木采伐审批工作,马某某、李江涛负责现场勘查设计,陈艳红负责办证、收费,马某某被局里明确为负责人,一直到2011年12月。行政审批科的职责是与林业相关的行政许可、林木批采、运输证、检疫证的发放等。《乐亭县2011年林木采伐工作安排》这个文件他不知道,也没有经手。马某某没有给他提供过这个文件。采伐限额必须等省林业厅采伐限额下达后才能确定。 11、证人胡某某证实,2005年1月-2012年2月底他任林业局局长。2011年行政审批科的批采林木的具体工作由马某某负责办理,为确保县委县政府的重点工程不受影响,他要求马某某预留一千立方的批树指标,以备县里重点工程急用。行政审批科批采树木不用向他请示,因为行政审批科在县政府审批大厅上班,他们有具体的工作职责和权限,日常的审批工作不用向局里请示,但有些特殊情况应当局里知道,马某某会向他汇报。在2011年12月王立亭副局长分管行政审批科后经查找省林业局下发的文件,他才知道省里下达给乐亭的林木采伐指标是3100多方,2011年度的采伐指标已经批超了,他认为这个责任应当由行政审批科负责。县政府下发的2011年林木采伐工作安排他知道,每年他们都按照程序走,年初由行政审批科起草该年的采伐工作安排,然后上报给县政府办审批。但对于文件的具体内容他不太清楚,这方面主要是由主管副职和行政审批科负责人申报。2011年的采伐工作安排记不清楚是谁上报给县政府的,也没有相关的审批签字。工作安排中的5242方的采伐限额是十一五期间的采伐限额,当时省里还没有下达十二五采伐限额,所以按照省林业局关于预下达2011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中的第三条“森林采伐限额和采伐管理政策,目前仍按照十一五期间的执行”,制定了2011年的采伐工作安排,但行政审批科必须按程序严格执行省林业局预下达的2011年林木采伐限额,如果指标用完再由行政审批科提出申请,由县林业局上报市林业局,然后由省林业局审批。在省林业局没有正式下达采伐指标的情况下应该执行预下达的采伐指标1521方。市、县政府没有下达林木采伐限额的权利,他们执行的必须是省林业局下发的采伐指标。 12、证人王某甲证实,2011年12月他开始负责人事、后勤、行政审批科的工作。行政审批科的负责人是王信祥,他们是同时调整的工作。王信祥之前是马某某。他在分管行政审批科后,胡局长找他说局里还剩一千多方采伐指标,当时姜各庄滨海大道批采伐树,这是省重点项目是必须批的,由姜各庄镇政府、滨海大道指挥部共同在胡局长办公室商定的这件事,并办理了采伐手续,但后来为了把握起见,他责成行政审批科到局机关查找上级文件下达的采伐指标限额,但经查没有找到,后来从滦县林业局找到了这个文件,经查他们才知道2011年采伐指标只有3139方,他把这件事告诉胡局长后,胡局长非常生气。马某某是按十一五期间的指标推测的2011年采伐限额,后来十二五采伐指标大幅调低,只有3139方,所以采伐证发放才超出采伐指标的。 13、证人李某某证实,2009年他到行政审批科工作,负责人是马某某。他主要负责配合马某某到现场勘查、填写采伐设计书,批采树木都是马某某负责。2011年年底的时候王立亭副局长查对2011年采伐限额指标时他才知道的2011年的采伐指标,当时从局里没找到文件,是从滦县林业局找到的2011年4月份省林业局下达的采伐指标。他不知道开采伐证超标的事。 14、证人王某乙证实,2011年12月至今任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科科长,行政审批科的主要职责是办理审批项目,负责全县的林木采伐审批工作,为符合手续的申请人开具采伐证。采伐指标是省林业厅每5年下达一次,每年开具的采伐证不得突破这个最高限额。2011年12月他接手马某某的工作后,核对已开具的采伐证和省下达的采伐指标,发现当时已经超出了省下达的指标几百立方,他告诉了胡建生局长,此后没有再开据采伐证。 15、被告人马某某供述,2008年5月他到林业局行政审批科工作并担任负责人,一直到2011年12月份调到森林病虫害防治站当副站长。在审批中心的工作职责主要是林木采伐的设计、审批、采伐证的发放、现场勘查。行政审批科他是负责人,采伐证由陈艳红开,李江涛协助他工作,从事林木采伐的现场勘查和现场设计工作。规划内的指标必须胡建生局长口头通知他,然后他组织人员现场勘查,公示无争议后再开采伐证,没有直接向他们部门申请的情况。按照冀林资字(2011)23号文件,行政审批科多开出的采伐许可证数是673.376方。当时省里发的这个文件他们没有收到,不知道下达的采伐总指标。他调走后,王立亭副局长找文件,才知道的2011年采伐限额,经过比对,很容易知道采伐限额超标了。胡建生局长也是找到规定限额的文件之后知道的。《河北省林业局关于预下达2011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胡建生局长批给他了。当时十二五的指标还没有正式下达,所以省林业局担心下级林业机关仍按十一五的指标批处,怕采伐指标批超,所以先下达了一个预批采伐指标。然后,等十二五期间的指标下达后,再核减预下达的指标,就是2011年的应批采指标。乐亭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的乐政办函(2011)15号文件,工作安排是他起草的,但是,2011年是个特殊的年份,正好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而省林业局是每五年核定一次采伐指标,在他起草文件的时候,省林业局下发的采伐指标还没有收到。在2011年1月份,省林业局曾下发过一个预采伐指标,乐亭县的指标是1251m3,所以,他给县政府起草的2011年林木采伐工作安排当中,采伐限额就给空出来没填。这个5242m3的采伐指标是按十一五的采伐指标顺延下来的。他是在县政府的文件发下来知道县采伐限额是5242m3的。按道理来说,省、市、县下发的采伐指标应该是一样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马某某作为乐亭县林业局行政审批服务科负责人应严格按照《河北省林业局关于下达“十二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的通知》中的采伐限额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但其工作严重不负责任,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给国家林业资源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触犯我国刑法,乐亭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马某某犯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成立。依据乐亭县机构编制委员会2009年3月9日乐编(2009)29号《关于乐亭县林业局设立“行政审批科”的批复》第二项行政审批及服务事项内容、2010年8月25日乐编(2010)52号《关于印发乐亭县林业局主要职责负责人员编制和内设机构规定的通知》第三项内设机构行政审批服务科内容,马某某所在的行政审批科的工作职责和责任范围中不包含对采伐林木现场进行监督。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马某某犯玩忽职守罪证据不足,不予支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马某某不构成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的理据不足,不予支持。被告人马某某当庭认罪,酌情从轻处罚。经合议庭合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为惩罚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七条、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二、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马某某犯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文尾

审判长  陈秀峰

审判员  耿立军

审判员  贾翠梅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  王 静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四百零七条第九十三条第一款

《关于乐亭县林业局设立“行政审批科”的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