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单位行贿罪

史洪川、宋伟萍受贿、行贿一案一审

结案日期:2013年1月15日 案由:单位行贿罪 受贿罪 当事人:宋伟萍 史洪川 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案号:(2012)伊刑重初字第8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伊川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伊川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史洪川,男,1976年12月28日出生。

辩护人程建龙,洛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市金水区农业路72号1号楼20层2006号。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宋伟萍。

被告人宋伟萍,女,1971年6月6日出生。

辩护人魏杭周,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伊川县人民检察院以伊检刑诉(2012)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史洪川犯受贿罪,指控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新源公司)、被告人宋伟萍犯单位行贿罪,于2012年3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2012年6月16日本院作出(2012)伊刑初字第48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史洪川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339475元;被告人宋伟萍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宣判后,伊川县人民检察院以一审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为由,提起抗诉,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0月17日作出(2012)洛刑二终字第81号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伊川县人民法院重审,因本案案情复杂、重大,在法定审限内难以审结,经报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依法延长本案审理期限一个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任伟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史洪川及其辩护人程建龙、被告人宋伟萍及其辩护人魏杭周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08年和2009年,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陈开碇(系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控股比例51%,另案处理),在桑达公司承揽到河南省“卫生新校园”项目设计工程,并将该工程交由其实际控股的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实施过程中,陈开碇与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宋伟萍商议后,由宋伟萍先后分三次向负责该项目的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主任科员被告人史洪川行贿人民币共计20万元。史洪川在收受该款后,利用其职务之便,在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实施该项目设计工程过程中,为其提供帮助。案发后,赃款已全部追缴。 2、2009年,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在承接河南省应用光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过程中,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被告人宋伟萍先后两次向负责该项目的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工作人员林浩(另案处理)行贿人民币共计37万元,并为其装修一套价值8950元的地暖。案发后,赃款已全部追缴。 3、2009年,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为感谢河南省农村能源环保总站站长倪慎军(另案处理)对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和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的帮助,陈开碇与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被告人宋伟萍商议后,由被告人宋伟萍分两次向倪慎军行贿人民币共计10万元。

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史洪川、宋伟萍供述;同案人林浩、倪慎军供述;证人常XX、常XX、温XX等人证言;二被告人户籍证明、任职证明、科新源公司营业执照、账目凭证、合同书、缴款收据等证据材料。据此认为,被告人史洪川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情节严重,被告人宋伟萍作为科新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属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以单位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史洪川在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史洪川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受贿罪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定性均无异议。其辩护人辩称:一、对起诉书指控史洪川犯受贿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史洪川没有领导职务,没有决策权,本案中为行贿人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即史洪川作为一般工作人员对该项工程没有任何决策和决定权,都是领导决定由其照办而已。该项工程完工后,史洪川应行贿人的要求,向拖欠公司工程款的几个单位打过电话,督促他们尽快将拖欠的工程款付给宋伟萍,打电话也是经冯X处长同意之后才进行的。因此,史洪川受贿一案具有其特殊性,应与一般的受贿案有所区别,即史洪川利用职务之便为行贿人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二、自首减轻。起诉书认定被告人史洪川在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三、退赃减轻。起诉书认定史洪川积极主动退还了全部赃款,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四、立功减轻。检察院2012年3月5日出具的《关于宋伟萍涉嫌单位行贿罪、史洪川涉嫌受贿罪一案的工作说明》,应当认定史洪川具有揭发他人犯罪的立功行为和史洪川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诈骗犯罪嫌疑人耿书敏、已查证属实,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五、史洪川案件发生在郑州市,郑州市的经济发展水平远远高于县级经济发展水平。鉴于此,对史洪川的量刑应当减轻。六、根据北京市通州区、昆明市相关案例,被告人受贿数额均为20万元,而且没有立功情节,均被判处缓刑,本案可以参照。(1、北京通州区民政局局长郭辉受贿20万元向纪委主动投案,被通州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48岁的郭辉具有硕士研究生文化,通州区第四届人大代表,通州区民政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兼通州区民委主任。利用职务之便,为北京市乾岩城置业开发有限公司在漷县镇开发自住楼项目提供帮助和关照,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禹建强送的人民币20万元。2009年6月22日,其主动将赃款人民币20万元退缴。2009年7月9日,经通州检察院决定被取保。2010年4月15日经通州法院决定被重新取保候审。2010年6月28日,郭辉被通州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公诉方认为,郭辉受贿数额巨大,一审法院量刑明显不当。市二中院经审理认为,鉴于郭辉在犯罪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当庭确有认罪、悔罪表现,并已主动退缴全部涉案赃款,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一审法院决定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并无不当。据此,法院作出上述裁定。2、原昆明市规划局总工程师主任,专职副主任(正科级)、城市规划管理工作指挥部成员周峰,受贿4起,涉案金额为人民币25000元,美金18000元,港币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经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周峰涉嫌受贿事实有4起,都与开发商有关。①1998年,“东昌花园”项目,收受地产公司所送美金1万元;②2003年,“云南汇都国际”项目,收受地产公司所送人民币2万元;③在审批昆明和信屋开发有限公司的“和信花苑”项目,收受美金8000元及港币3万元;④在审批“时代”广场——富邦商厦项目中,收受该公司所送人民币5000元。法院经审理认为,周峰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但鉴于周峰在尚未采取强制措施时,便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判处周峰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七、史洪川父母年高体弱,身患重病住院。另外,史洪川系初犯、偶犯,有多次找行贿人退款的行为,且认罪态度好,应对其减轻处罚。辩护人认为,史洪川的量刑已经达到了判处缓刑或减免刑事处罚的标准。请法庭对史洪川予以公正判决。

被告人宋伟萍对起诉书指控其犯行贿罪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定性均无异议。其辩护人辩称:一、本案中,被告人宋伟萍单位行贿罪的行贿数额应为378950元。因为科新源公司是一个独立法人,本案中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认定科新源公司给史洪川、倪慎军送钱行贿,系单位行贿罪行为,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一)给史洪川送钱数额应不予认定为单位行贿数额。理由为:1、是桑达公司而不是科新源公司为了获得“卫生新校园”工程承包;2、是桑达公司而不是科新源公司向国家工作人员送钱。桑达公司取得了“卫生新校园”工程以后,才向史洪川送的钱,与科新源公司并无直接关系。3、是桑达公司而不是科新源公司取得了“卫生新校园”工程款。签订合同者是桑达公司,且工程款也悉数打入了桑达公司的账户,桑达公司也最终取得了该笔钱。(二)被告人宋伟萍对倪慎军的行为应属于馈赠行为。1、被告人宋伟萍及科新源公司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目的。首先,宋伟萍没有找倪慎军寻求过违法违规的帮助。其次,倪慎军没有为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提供过违反国家政策的帮助。在“卫生新校园”工程签订过程中,作为农村能源环保站的负责人,有义务向其他工程合同签订方推荐合适的参选单位,至于是否被采纳,最终的决定权在省教育厅。倪慎军只是按程序履行了自己的推荐权,宋伟萍并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目的,也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所以不符合单位行贿罪的构成要件。二、被告人具有以下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一)被告人宋伟萍、科新源公司具有自首情节。宋伟萍向司法机关主动供出向史洪川、林浩送钱的行为,应认定构成自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属于主动投案。宋伟萍的行为符合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关于自首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科新源公司也应认定构成自首。宋伟萍是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属于科新源公司的直接负责人。宋伟萍的身份具有双重性,一是代表其个人,二是作为公司法人的法定代表,一个人代表公司所作出的行为,对个人有效,对公司也有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单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单位自首。”(二)被告人宋伟萍在犯罪中不起支配作用,属于犯罪中的次要负责人,应当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1、从职权上看,陈开碇是被告科新源公司的控股股东,并实际控制着该公司。在公司大项经费支出和争取重大项目时,也由陈开碇最终做出决定。所以,送钱与否是需要经过陈开碇的同意和批准的,宋伟萍只是听从陈开碇的指挥,代表陈开碇的桑达公司去送钱,陈开碇是科新源公司的最终决策者和管理者。2、从因果关系上看,陈开碇及其桑达公司对行贿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首先,向史洪川、林浩送钱都是由陈开碇决定和同意的。宋伟萍名义上虽然是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但是在公司的实际运营中,仍然需要听从陈开碇的指挥和意思办事。在送钱的问题上,陈开碇虽然与宋伟萍事先进行过商量,但是否送钱,送给谁,送多少,都是由陈开碇最终决定的,宋伟萍只是附和并按照陈开碇的意思去办。因此,陈开碇对行贿行为起到支配作用,应负主要责任。3、从作用程度上看,陈开碇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最大。陈开碇把史洪川、林浩、倪慎军介绍给宋伟萍认识,并指使宋伟萍给三人送钱。三、被告人宋伟萍具有以下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一)被告人宋伟萍属于初犯。(二)被告人宋伟萍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当庭自愿认罪。(三)被告人具有积极的悔罪表现。在案发后,被告人能够全面、彻底地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有改过自新的良好愿望,并且积极主动地退回全部犯罪所得。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经依法审理查明: 1、2008年和2009年,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陈开碇(系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控股股东,控股比例51%,另案处理),在桑达公司承揽到河南省“卫生新校园项目”设计工程,并将该工程交由其实际控股的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实施过程中,陈开碇与科新源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宋伟萍商议后,由宋伟萍先后分三次向负责该项目的被告人史洪川(当时系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主任科员)行贿人民币共计20万元。史洪川在收受该款后,利用其职务之便,在科新源公司实施该项目设计工程过程中,为该公司提供帮助。案发后,被告人史洪川已将20万元赃款全部退缴。 2、2009年,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在承接河南省“应用光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过程中,科新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宋伟萍先后两次向负责该项目的林浩(当时系河南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工作人员,另案处理)行贿人民币共计37万元,并为林浩装修一套价值8950元的地暖。案发后,林浩已将378950元赃款全部退缴。 3、2009年,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为感谢河南省农村能源环保总站站长倪慎军(另案处理)对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和科新源公司的帮助,陈开碇与科新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宋伟萍商议后,由被告人宋伟萍分两次向倪慎军行贿人民币共计10万元。案发后,倪慎军已将10万元赃款全部退缴。

综上:被告人史洪川受贿三次,涉案金额为人民币20万元。被告单位科新源公司行贿八次,被告人宋伟萍属单位负责的主管人员,涉案金额为人民币678950元。

另查明:被告人史洪川在检察机关尚未确定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于2011年10月22日主动交代其在负责河南省“卫生新校园”工程时,收受科新源公司总经理宋伟萍20万元人民币的犯罪事实,是自首。被告人史洪川在诉讼过程中,协助抓获诈骗犯罪嫌疑人耿书敏,耿书敏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被告人宋伟萍在检察机关对其询问中供述,为使科新源公司在相关工程中获取不正当利益,其分别向国家工作人员史洪川行贿人民币20万元;向国家工作人员林浩行贿人民币378950元;向国家工作人员倪慎军行贿人民币10万元,三次行贿人民币共计678950元。 1、被告人史洪川供述。

史洪川供述证实了其作为主管项目的省教育厅财务处工作人员,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收受宋伟萍20万元的事实。称: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河南省农业厅能源总站和河南省财政厅教科文处三家在2008年、2009年的时候,联合实施了全省范围的“卫生新校园”工程。我们三个部门通过筛选,最终确定由河南桑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全省433所学校项目的设计工程。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冯X调研员安排我具体负责这个工程。宋伟萍是代表河南桑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和我联系该工程的具体事宜。我在运作“卫生新校园”工程的过程中,分三次收受了河南桑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宋伟萍送的20万元。

第一次是在2008年7月份,当时宋伟萍给我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从教育厅出来,开着我的车,我们一起到东区附近的一家迪欧咖啡厅吃饭。吃完饭后,我送宋伟萍回国企中心。车开到到国企中心楼下后,在我车上,宋伟萍给我了一个牛皮纸袋子,她说:“送给你一些小礼品。”我当时没有说什么就收下了。回家后,我就把袋子放到我家里了。过了两天,我打开袋子看了一下,发现袋子里装了5万元现金。我给宋伟萍打电话说:“我给你也没帮什么忙,不能要你这钱。”宋伟萍说:“我没有给过你钱呀。”我说:“咱俩上次见面吃饭,你给我的袋子里装了5万元钱,我知道是你放的钱。”宋伟萍说:“那钱就当是我作为朋友借给你的吧。”我当时觉得她这样说了,没多想就把这些钱收下了。

第二次是在2008年底快过春节的一天,宋伟萍给我打电话叫我出去吃饭。我开着我的车到上次吃饭的迪欧咖啡厅吃饭。吃完饭以后,我把宋伟萍送到国企中心楼下,还是在我的车上,宋伟萍递给我一个牛皮纸袋子,她说是送我些小礼物。我接过袋子后,用手摸了摸袋子里的东西,我感觉袋子里面装的是钱。我就对她说:“你这钱我不能再要了。”宋伟萍说:“这些钱真的没事,就当是借给你的吧。”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收下了。我回家以后,打开袋子看了看,发现袋子里面装了5万元现金。

第三次是在2009年国庆节前的一天,宋伟萍约我到教育厅门口见面。见面后,我们开着我的车一起去迪欧咖啡厅吃了饭。吃完饭后,我送宋伟萍回农业路国企中心,在国企中心楼下,在我的车上,宋伟萍给我了一个牛皮纸袋子,她说:“马上要过节了,送你两条烟吧。”我当时摸了摸袋子里的东西,感觉袋子里的东西是钱。我就跟她说,我不能再收这钱了。宋伟萍说:“别想那么多,这些跟工作没关系。”我当时没说什么就收下了,等我回家后,打开袋子看了一下,看到袋子里面装了10万元人民币。

宋伟萍第一次给我送的5万元是红色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一共是5沓扎好的;第二次送的5万元是红色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一共是5沓扎好的;第三次送的10万元,也是红色的百元面值的人民币,是10沓扎好的。

我收宋伟萍给我送的这20万元的时候,当时因为我是第一次收别人的钱,心里也比较纠结,我心里承受的压力非常大,我那段时间一直很痛苦,内心也比较恐惧。后来我想着宋伟萍公司的工程是我经手具体办理的,在工程的很多事情上我可以给她帮忙,当时我家里的日常开销很大,经济压力比较大,我的收入不高,各方面都需要花钱,再加上宋伟萍曾经说过这些钱当是借给我的,最终金钱对我的诱惑战胜了我内心的理智,我就把宋伟萍送我的20万元钱收下了。虽然宋伟萍嘴上说是借给我的,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客套委婉的说法,是她想送给我钱的一种说法,如果不是我能给她公司在工程上给予关照,在工作上跟我有合作关系,她也不会平白无故给我钱。这20万元实际上就是宋伟萍给我行贿的钱,我的行为属于受贿行为。我没给宋打过借条,宋伟萍也没要求我打过借条。和宋伟萍个人或桑达公司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2008年5月份,冯X处长刚把河南桑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的宋伟萍介绍过来的时候,当时“卫生新校园”工程合同还没有签订,我按照冯X处长的要求,对宋伟萍公司的状况以及宋伟萍公司所承揽工程的情况进行了考察。通过跟宋伟萍的接触以及对宋伟萍公司资质的考察,我对桑达公司很满意,我把这些情况反馈给了教育厅财务处冯X处长,推荐由宋伟萍的公司做这个工程,积极帮助宋伟萍促进了工程合同的签订。在“卫生新校园”工程开始以后,我负责把全省涉及工程学校的情况,以及工程上各种对宋伟萍公司有用的信息传达给了桑达公司。后来宋伟萍多次给我打电话说,县里的教育部门不按照合同中规定的时间付工程设计款。由于该工程的设计费要由有关学校的县教育局支付,我就多次给有关地区、市里的教育部门打电话,催促有关部门及时给宋伟萍的公司付款,这方面给宋伟萍提供了很多帮助。我给洛阳市教育局财务科副科长师XX、开封市教育局财务科长申XX、三门峡市教育局财务科长雷刚、南阳市教育局财务科长郝玉华、平顶山市教育局财务科副科长刘勇、郑州市教育局规划科科员胡建华打过电话催款。然后市里的教育局再去督促县里的教育部门,让相关的项目学校及时付项目设计款给宋伟萍的公司。在我催促过没有付款的相关教育部门后,他们都陆续给宋伟萍的公司付过工程设计款。

宋伟萍给我送20万元的事,我只跟我岳父常XX一个人说过。

宋伟萍2008年分两次给我送的10万元,我存到我的工行卡上3万元,剩下7万元放到家里用于日常开销了。宋伟萍2009年给我送的10万元,我给我父母3万元用于装修房子,剩下的7万元我放到家里,后来也慢慢花掉了。截止目前,这20万元没有退给宋伟萍。2011年3月份冯X处长出事后,我心里很害怕,压力比较大,我找过宋伟萍一次。我再三问宋伟萍是否给冯X送过钱,宋伟萍说没有给冯X送过钱。我之所以问宋伟萍是否给冯X送过钱,有两个原因,一是出于好意,提醒她注意自己的情况;二是我自己害怕宋伟萍如果被冯X的事牵进去的话,进去以后把我说出来,把我再牵进去。我当时跟宋伟萍说过,把她送给我的20万元退给她,但她说不要。以后我就没有再找她退过这20万元。

我是在2011年10月22日到检察机关主动投案的。 2、被告人宋伟萍供述。

其供述了科新源公司因业务往来,先后向史洪川、林浩、倪慎军三人分别行贿的事实。称:2008年3月,我到科新源公司任总经理,当时是陈开碇担任法人代表,我只负责公司管理。到2009年5月份左右,公司一个叫李晓慧的股东退股,我以股东身份加入科新源公司,我占49%股份,陈开碇占51%股份,我任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我当时以管理者入股,没有实际出资。科新源公司主要的经营范围是:新能源行业的咨询和设计,比如沼气工程的可行性报告编制、工程设计咨询等。1999年,陈开碇在桑达能源环保厂任厂长,他需要做广告,我在广告公司工作,我俩就这样认识了。我们一直保持有联系。直到2008年,他找我,觉得我管理能力不错,就请我到科新源公司任总经理。陈开碇现在是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法人代表。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从法律角度上没有关系,这两个公司都是独立法人,但陈开碇是桑达公司的大股东、法人代表,同时也是科新源公司的大股东。虽然我在2009年5、6月份当上了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在2009年底之前,陈开碇一直把科新源公司当做桑达公司的子公司在管理,实际上控制着科新源公司,我是受陈开碇的领导管理着科新源公司。2009年底之后,我和陈开碇关系不好了,陈开碇才对科新源公司管的不多了。科新源公司有自己的财务管理制度,桑达公司和科新源公司在财务管理上没有关系,只是因为陈开碇是科新源公司的绝对控股股东,所以对科新源公司的财务进行着监督管理。因为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都是陈开碇的公司,桑达公司在需要资金的时候会先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调用资金,所以在平时科新源公司会向桑达公司转一些资金。另外,在2008年和2009年实施“卫生新校园”工程过程中,由于所有的工程款都是打到桑达公司的账上,科新源公司账上没有收入,但科新源公司做工程又需要费用,这时桑达公司就先把收到的工程款给科新源公司转过来一部分供科新源公司使用,当使用不完的时候,这些剩余的工程款又转到桑达公司的账上。 (1)2008年的时候,河南省教育厅、农业厅和财政厅联合搞了一个“新校园工程”,主要是做学校内的污水处理。我公司只是负责出设计图纸和方案,这个工程一直做到2009年,共做了两年。教育厅负责整个工程的规划和协调,农业厅负责技术上的指导,财政厅负责资金上的拨付。桑达公司承接卫生新校园工程,一方面是桑达公司在河南省内实力比较强,名气比较大,是河南省内唯一一家能承接此类工程的公司;另一方面,当时省农业厅能源站站长倪慎军跟桑达公司的陈开碇关系很好,倪慎军也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同时,在后期我跟教育厅接触过程中,教育厅负责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工作人员史洪川在中间积极协调,也起了很大作用,加上桑达公司当时出的价格也是最低的,所以在多方面因素的促成下,最终由桑达公司承接了卫生新校园工程。关于设计、咨询方面的工程就不需要招标、签订有关合同,这两份合同就是省农村能源环保站、省教育厅财务处同桑达公司签订的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甲方盖章是省农村能源环保站、省教育厅财务处;乙方是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是我去找陈开碇盖的章。根据陈开碇对桑达公司和科新源公司的发展规划来看,陈开碇把桑达公司确定为以做实业为主,把科新源公司确定为以做技术咨询、设计为主,所以陈开碇就把这个工程交给科新源公司来做了。当时科新源公司刚成立,在市场上没有知名度,桑达公司实力很雄厚,知名度很高,以桑达公司的名义承接工程更容易一些,以科新源公司的名义根本承接不到这样的工程。卫生新校园工程是以桑达公司的名义承接的,工程款都支付到桑达公司的账上。桑达公司先将一部分卫生新校园工程款拨给科新源公司使用,随后科新源公司再将这些开支单据拿到桑达公司的账上报销。大概是70多万,具体报了多少我记不清了。

我和教育厅财务处的史洪川之间有经济往来。2008年和2009年,桑达公司参与了河南省教育厅的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这个工程是桑达公司总经理陈开碇和省教育厅的史洪川去谈的。他们把合作的细节谈好后,陈开碇让我分三次共给史洪川送了20万元钱。2008年7、8月份的一天,当时合同已经签订完,但工程款还没有付给桑达公司,陈开碇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合同已经签订好了,虽然款还没有给我们付,但为了让史洪川放心,觉得我们讲诚信,就先给他5万元钱吧。”大概过了一两天,我让公司的会计温XX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给我支了4万元钱,我又从我手中收的业务款中拿了1万元钱,共凑成5万元钱,用一个牛皮纸袋装着。中午的时候,我约史洪川去郑东新区附近的一家迪欧咖啡厅吃饭。吃完饭后,史洪川开车送我到国企中心楼下,在车上,我把这5万元钱放到他的车上,并说:“这是先给你的5万元钱,我放你车上了。”史洪川明白我说的5万元钱就是给他的钱,于是他说:“谢谢。”然后我下车就走了。这5万元钱是我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支的,其中4万元钱是温XX去取的,另外1万元是我从收取的业务费中拿的。

第二次给史洪川送钱大概在2008年9、10月份。那时实施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各学校已经开始给我公司付工程款了。我就主动找到陈开碇说:“已经开始给我公司打款了,我们就把剩下的5万元钱给史洪川吧。”陈开碇同意了。大概过了几天,我先让温XX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支了5万元钱给我,我用一个大牛皮纸袋把钱装好。又过了一两天后,一天中午,我还是约史洪川到郑州新区的迪欧咖啡厅吃饭。吃完饭后,他开车送我到国企中心楼下,我把钱放到他的车上,说:“这是5万元钱,我给你放这儿了。”他说:“好,我知道了。”然后我下车就走了。这5万元钱也是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支的。

第三次给史洪川送钱是2008年桑达公司承接卫生新校园工程结束后,干的也不错,各方面效果也比较好,所以在2009年桑达公司又签定了一年的工程合同。到了2009年8、9月份,2009年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合同已经签订好了。当时关于是否给史洪川钱的事情,我去找陈开碇商量过,陈开碇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同意沿袭以往的惯例,让我还是继续给史洪川送10万元钱。当时我提出建议,一次性给史洪川10万元钱,分两次给太麻烦,陈开碇就同意一次性给史洪川10万元。过了一个星期左右,我从科新源公司取了10万元钱,用一个大牛皮纸袋装好。中午的时候,我约史洪川到郑东新区的迪欧咖啡厅吃饭。吃完饭后,他开车送我到国企中心的楼下,在车上我把钱放车上后,说:“这是今年的10万元钱,一次性给你,就不再分两次了。”他当时没有说什么,然后我下车就走了。给史洪川这10万元钱,是我在办公室保险柜里面装了部分没有入账的资金,随后我又用其他票据把这10万元开支入账了。

在给史洪川送钱之前,陈开碇就给我说过,让我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出钱。陈开碇当时是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我只是总经理,他既然这样说了,我就这样做了。因为桑达公司能承接到卫生新校园工程,很大程度上是由教育厅决定的,史洪川作为负责该工程的工作人员,在合同促成签订中间,起了很大作用。同时史洪川在工程后期,还能帮助我公司催要工程款,所以给史洪川送这20万元钱,一方面是对他的帮助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是想拉好关系,为他在工程后期帮我们催要工程款方面打好基础。史洪川给桑达公司提供的帮助,首先在合同商谈、签订期间,史洪川提供了很多工程有关的信息,并积极促成了最后合同的签订。其次,在后期工程款支付过程中,有些教育部门没有按照合同中规定的时间给桑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史洪川就给这些教育部门打电话帮助催要工程款,最后这些学校基本上都按时给我公司支付了工程款。

大概2011年3、4月份,有一天下午,史洪川给我打电话说:“冯X被检察院带走了,我想见见你。”我说:“冯X出事关我什么事情,我现在在下乡,几点回去不知道,改天再说吧。”他说:“不管多晚,今天必须和你见面。”晚上我回来后,在郑东新区的一个茶社,我和史洪川见面了。当时史洪川说:“冯X被检察院抓起来了,这事跟你有牵连没有?”我说:“没有。”他说:“你给冯X送钱了没有?”我说:“没有。”史洪川说:“自从收了你的20万元后,我心里很害怕。”我说:“你要害怕就把钱还给我吧。”史洪川开始说要把钱还给我,但他只是口头上说还,并没有真正还的意思,到最后钱还是没有还。然后,我就走了。当时他说把钱还给我,只是口头上的说法,实际上他这个人比较贪婪,根本舍不得把这20万元钱还给我,所以到最后他也没有还给我钱。截至目前,史洪川没有将这20万元钱或等价物品退还给我。我和史洪川之间没有债权债务关系,史洪川和桑达公司及科新源公司之间也没有债权债务关系。 (2)2009年,科新源公司在承接省财政厅主抓的“金太阳”屋顶发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期间,我给当时财政厅负责该项目的工作人员林浩先后分两次共送了37万元钱,并且为他装修了一套价值8950元的地暖。林浩给我公司介绍的工程,主要是应用光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的申报文件编写和技术方案的制作,不涉及项目具体实施。他给科新源公司介绍的应用光电项目有:平顶山市鲁山县一高和二高的应用光电项目(即“金太阳”屋顶发电项目)、河南省地质调查院的应用光电项目、郑州市惠丰商场。关于“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有:平顶山市宝丰县“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驻马店市西平县、遂平县的“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林浩介绍的工程只有上面我说的这些工程,我公司还承接的其他应用光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都是我公司自己联系的业务,跟林浩没有关系。

科新源承接上述林浩介绍的这些工程的时候没有进行统一招标。我公司只负责应用光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的申报文件编写和技术方案的制作,我不涉及项目申报工作,根据行业惯例,我公司就不需要参与招标。当时科新源公司虽然具备承接这些工程的资质,但因为公司刚刚发展还没有知名度,社会上很多业主也不知道我们公司,所以我公司能承接到以上这些工程主要靠林浩的推荐。同时,我公司承接这些工程的时候,出价一般都比较低,所以我公司能承接到这些工程。我和林浩认识,主要靠陈开碇引荐。这期间陈开碇在中间起了一定作用。但在我公司具体承接上述林浩介绍的这些工程的时候,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及和陈开碇之间并没有关系。

第一次给林浩送钱,在我公司做“金太阳”屋顶发电项目期间。林浩给我们帮了很多忙,陈开碇说过,到时候项目做完了,给林浩送点钱,表示感谢。第一次是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中午,我先找到陈开碇,把林浩给科新源公司介绍的工程情况给他讲了讲,并对他说:“这段时间,林浩对我帮助很大,我想给他送点钱,表示感谢。”当时我说给林浩送17万元,陈开碇同意了我的意见。然后我给会计温XX打电话说:“你从我的工行卡上取点钱,我有用。”过了两天,温XX把钱给我了。我把这些钱都放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了。大概又过了几天后的一天中午,我从保险柜里取了17万元钱装在我自己用的紫色女士包里,然后给林浩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在农业路和经三路交叉口处的新岛咖啡店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对林浩说:“你给我公司介绍了很多业务,你对我公司帮助很大,非常感谢你,我给你带了点钱,这是感谢费,你一定要收下。”林浩当时没有说话。吃完饭后,我开车送林浩到财政厅家属院内林浩家的楼下,我把装了17万元钱现金的紫色女士包给他,并对他说:“这个东西你拿着吧。”林浩当时什么也没说,接着包就走了。过了两天,林浩在他办公室把我的包还给我了,但他把钱留下了。

第二次是2010年5、6月份,那时候我和陈开碇的关系已经很不好了。我当时给陈开碇打了一个电话,说还想给林浩送点钱,陈开碇也同意了。过了几天,在一天下午,我给林浩打电话说:“我想给你送点钱,你看在哪里见你?”林浩说:“我在家里,你过来吧。”然后我从保险柜里取了20万元钱,装在一个黑色的布手提袋里,开车到林浩在财政厅家属院的家里。在他家卧室里,我把这装有20万元现金的手提袋交给林浩,并说:“最近项目做的不错,你帮忙也很大,这是些感谢费,请你收下。”他接住后打开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就收下了。我们又聊了一会天,然后我就走了。给林浩送的37万元钱都是成沓的钱,并用封条封着的百元红色票面。这钱都是科新源公司的钱。第一次给林浩送钱的时候,我让温XX取过一次钱,温XX应该入账了。第二次送钱的时候,是我直接从保险柜里拿的钱,这次没有入账。

大概在2009年3、4月份,陈开碇打听到林浩家在装修房子,他让我给林浩家安装一套地暖。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后,王灵告诉我地暖装好了,一共是8950元,我就把钱给王灵结了。这钱是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出的。当时去王灵那里结账时,她给我开了一张收据,我就直接把这张收据入到公司的账上了。给林浩装地暖的时候,我跟林浩还不是很熟悉。当时陈开碇让我给林浩装这套地暖,也是为了拉好关系,为以后在业务上能让林浩多给我们提供帮助。给林浩送这37万元钱,是因为林浩在科新源公司做“金太阳”屋顶发电项目和“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项目期间,给科新源公司介绍了很多工程,对我公司帮助很大,我给他送钱就是为了表示感谢。林浩给我公司提供的帮助主要是:一方面,在业务信息方面,因为林浩是财政厅主管项目的领导,他了解到一些业务信息时,都会主动告诉我,并且推荐我公司去接触业务单位,给我公司介绍了一些业务。另一方面,关于政策上,我们理解不了或者不清楚的地方,林浩也会给我们解读政策的精神,他不理解的话,会询问财政部的人,帮助我们解读政策精神。截止目前,我给林浩送的共计378950元钱,林浩没有退还给我,也没有退还给我等价物品。 (3)我给河南省农村能源环保总站站长倪慎军送过两次钱。每次都是5万元,共10万元。第一次给倪慎军送了5万元,时间大概是2009年6月、7月。陈开碇对我说,倪慎军的儿子要到英国留学,委托我给倪慎军送5万元钱。我就从科新源公司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取了5万元。在一天中午,我打电话约倪慎军到农业路的迪欧咖啡馆见面。在咖啡馆我们吃完饭后,倪慎军开车(奥迪A6)送我回家。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在车上我对倪慎军说:“听说你孩子出国上学,我表示一下心意。”说着就把装有5万元的现金牛皮纸档案袋拿出来放在他车上。倪慎军当时推辞说:“孩子上学的物品都备齐了,不需要。”他让我把钱拿走。倪慎军开车把我送到金水路与花园路交叉路口,紫荆山立交桥西边龙翔宾馆前面的马路边上。我下车时,把装5万元的档案袋放在他车上,就走了。

第二次给倪慎军送了5万元,大概是在2009年底。陈开碇对我说,快过年了,让我给倪慎军送5万元。我从科新源公司我办公室的保险柜中取了5万元现金,放在我的包里。我就给倪慎军打电话讲:“快过年了,我到你办公室看看你。”倪慎军讲:“你别过来,你级别不够,要过来也是陈总(陈开碇)过来。”我就把这个情况给陈开碇讲了,他说他知道这些情况了。过了大概一个星期,这期间我也问过陈开碇去找倪慎军了没有,他说没有去找。我就到河南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倪慎军的校长办公室,当时就我两人在场,我说我是代表陈总(陈开碇)来给你拜年的,闲聊了一会,我就把5万元钱从我包里拿出来。这5万元钱是装在一个小袋子里,我走到他办公桌旁,把办公桌的抽屉拉开,把5万元钱放在抽屉里。放完钱,我扭头就走了。

这是为了向倪慎军这么多年对桑达公司的支持所表示的感谢。还有就是给倪慎军两次送这共计10万元,都是陈开碇委托我去送的,是我从科新源公司里取的钱。陈开碇是科新源的股东,科新源公司也是陈开碇的公司。虽然给倪慎军送钱是陈开碇的意思,但这钱从科新源公司出了,陈开碇也认为是正常的。截至现在,倪慎军向我表示将这10万元钱退还给我,但我一直没有要。

以上我的行为是单位行贿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是犯罪行为。我一定积极配合检察机关调查,争取法律宽大处理。 3、同案人林浩(系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工作人员)供述。

其供述了收受宋伟萍37万元及宋为其装修一套地暖的犯罪事实。称:在2009年至2010年期间,我在河南省财政厅负责河南省关于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项目、“金太阳”工程和“可再生能源建筑应用示范县”项目工作期间,通过给科新源公司总经理宋伟萍提供各种政策、信息和相关帮助,先后两次接受宋伟萍送给我的37万元现金,并给我在郑东新区的家免费安装了地暖,大概价值八九千元。在2009年5、6月份至2010年7、8月份,在装修我家郑东新区“金领时代”小区内的房子时,我陆续将受贿的这部分钱中的近35万元用于装修房子和购置家具了,剩余约2万元钱,还存放在我家床头的柜子里。我家在郑东新区“金领时代”小区31号楼1单元5楼东户,是省财政厅在郑东新区团购的商品房。 4、同案人倪慎军(河南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站长)供述。

其供述称:河南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是河南省农业厅下属的一家二级机构,属于事业编制,但是履行了部分省农业厅赋予的行政管理职责。总站职责是负责全省农村能源的规划、建设、监管、技术推广、农业环境的监测与保护。农村能源主要是农村沼气工程、秸秆综合利用、农业野生植物保护、农业植物的外来入侵预防和处理等。在2003年9月至2009年8月,我任河南省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站长的职责是,负责河南省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全面工作。我与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联系较多,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开碇。全省就陈开碇这一家能源公司运转的好些,还有一家河南科新源公司,这个公司也是陈开碇设立的,具体是宋伟萍在负责经营。

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成立于2004年,股东大约有30多人。当时成立时,我任该公司董事长,还在该公司入有10万元的股份。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农村能源和环保工程的建设。我任桑达公司董事长当时有两个目的,这个公司要在政策上扶持,另外,省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主管沼气建设项目。成立这个公司,可以为单位同志带来一些收入,能源站可以为该公司提供一些业务信息。我没有具体参与该公司的经营活动。陈开碇担心能源站的职工参与公司的经营活动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站里的职工担心不参与经营怕投资没有收益。在这种情况下,就约定按照投资的15%固定分红,所以没有参与经营活动。

“卫生新校园”这个项目,在省里是因为中央下达文件的时候要求是农业部门负责技术指导,具体到河南省就是由省农业厅能源总站负责技术指导。这个项目没有招标。省教育厅史洪川通知我们能源总站的领导去教育厅谈卫生新校园建设的有关问题,当时我也参加了。教育厅具体是财务处负责这个项目,当时教育厅财务处冯X处长和史洪川参加了。在谈到项目设计方面时,教育厅感觉到让每个学校找公司去设计花费肯定高,如果能找一家公司集中设计会便宜一些?我说:“集中设计肯定要便宜一些”。教育厅的人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设计公司,我说:“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在这方面设计的不错。”我就把桑达公司向教育厅推荐了。我把桑达公司向教育厅推荐后,我给陈开碇联系,我说:“省卫生新校园项目设计,教育厅想找一个公司集中设计,我把你的公司介绍给人家了,你去找他们联系吧。”河南省在能源设计方面别的公司我不知道,我认识的就陈开碇这一家公司。向教育厅推荐桑达公司,一是想扶持桑达公司做强做大,再就是我和省能源站的同志们在桑达公司都入的有股份,我想给桑达公司多争取业务,我和站里同志们也可以多分点红利,所以我就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

从2004年桑达公司成立以来,在公司的经营管理方面,我帮他出些主意,想些办法,陈开碇在2006年中秋节前给我送了10000元现金;2007年春节前给了我10000元现金;2007年中秋节前给了我10000元现金;2008年春节前给了我10000元现金;2008年中秋节前给了我10000元现金;2009年春节前又送给我10000元现金,共计60000元好处费。

这60000元是陈开碇送给我的好处费。我在公司的分红跟这没有关系,分红该怎么分还怎么分。当时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想我给他公司提供业务信息等方面的帮助,他是为了感谢我对他的帮助。现在想想,因为我是河南省农村能源环保总站站长,有这个站长的职位,陈开碇给我送钱,除了感谢我之外,更多的是与我站长的职位有关,他给我送钱,是想更多的帮助。这些年以来,每年国家农业部、发改委逐级下达到县农业局沼气工程信息下来后,陈开碇都能够在能源站把批复抄写一下,这些信息是经农业部等上级部门批复后准确核实的公司,这些信息能让陈开碇提前知道,便于陈开碇开展沼气工程业务。

宋伟萍分两次送我10万元,每次5万。第一次在2009年6、7月份,我儿子倪华龙到英国留学,宋约我到农业路一咖啡馆,给我一个纸袋子说孩子上学,表示一下心意,我说不用,后我开车送她回家,次日我在车上发现宋送给我的纸袋内有5万元。第二次大概2009年底,在河南省农业广播学校我的校长办公室,当时就我俩,她把一纸袋子内装5万元说表示感谢,我简单推辞了一下,她把袋子放在我办公桌上。次日我才看见袋子内有红色百元票面,共5捆,5万元。现在认识到,宋伟萍所在的桑达公司、科新源公司主要经营新能源方面业务,我任河南省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站长时,主管新能源方面项目,她给我10万元,是对我给她公司业务上帮助的感谢费。 2008年卫生新校园工程,我向教育厅推荐桑达公司,最终桑达公司承包该工程。我给史洪川打电话,让其帮忙为宋伟萍催要工程款的情况。宋伟萍给我的5万元,我用于孩子出国上学。第二次5万元,给我爱人吕凤荣,不知道她用到哪里了。我与宋伟萍及科新源公司没有任何债权债务关系。也没有退这10万元。 5、同案人陈开碇(河南桑达能源环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总工,科新源公司股东)供述。

其供述称:科新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500万元,我占51%的股份,另一股东王女士占49%的股份。2008年,因公司经营不善,王女士退出,宋伟萍顶替王女士加入科新源公司,占49%的股份(是我送给她的干股,宋伟萍没有实际出资),并担任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总经理。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有太阳能光电工程项目咨询、设计;沼气工程项目咨询、设计。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从法律角度上没有关系,这两个公司都是独立法人。但我是桑达公司的大股东、法人代表,同时也是科新源公司的大股东。宋伟萍是科新源公司的法人代表、总经理,但她只是占干股,并没有实际出资。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都有自己的财务管理制度,桑达公司只对科新源公司进行监督上的管理。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没有直接的领导关系,所以不受桑达公司领导和管理。但因为我是科新源公司的大股东,所以科新源公司在实际运营过程中的一些事情,宋伟萍会和我商量,也会听取我的意见。科新源公司在大项经费支出或争取重大项目时,宋伟萍会和我商量,听取我的意见。 2008年的时候,河南省教育厅和农业厅联合搞了一个“新校园工程”,主要是做学校内的污水处理。我公司只是负责出设计图纸和方案,并卖一些沼气设备,实际工程是由别的单位施工。这个工程一直做到2009年,共做了两年。“卫生新校园”工程是由河南省教育厅和农业厅联合实施的,教育厅负责工程的总体规划和设计,农业厅负责工程中技术方面的问题。所以关于“卫生新校园”工程设计方面的工程,让哪个施工单位做,是由农业厅的能源站进行推荐的。桑达公司在河南省内实力比较强,名气比较大,农业厅能源站站长倪慎军跟桑达公司和我关系很好,所以当时倪慎军就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关于设计、咨询方面的工程就不需要招标。倪慎军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最终决定权还是在教育厅那边。2008年,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的文件下来后,倪慎军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在倪慎军的办公室里,他给我一份关于“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实施文件,并对我说:“省里要搞‘卫生新校园’工程,这个工程是由省教育厅主要负责的,这是文件,你拿回去看看。”我拿了文件后,回来把文件交给宋伟萍,让她去具体办这个事情,到农业厅和教育厅了解了解情况。当时因为只是出台了文件,关于“卫生新校园”工程的详细内容大家都还不熟悉,不知具体怎么实施,所以当时倪慎军只是给我提供这个信息,并没用向我承诺要推荐桑达公司来做这个工程。后随着对这个工程内容的了解,倪慎军就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

从2006年开始一直到2008年这期间,每到中秋节和春节,我都固定给倪慎军送1万元现金,总共送了6万元现金。倪慎军是能源站的站长,能源站跟我公司的业务联系比较大,能给我们公司提供很多业务上的信息,所以我就经常给倪慎军送钱,想跟他拉好关系,希望他能给我公司提供些帮助。关于河南省“卫生新校园”工程,倪慎军是农业厅能源站的站长,负责“卫生新校园”工程技术方面的工作,他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来做这个工程。

倪慎军给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后,我当时就带着宋伟萍去见过教育厅的史洪川两三次,后来的事情,都是宋伟萍自己去教育厅办的。我们为了拿下这个项目,经过和宋伟萍商量,由宋伟萍负责先后两次向教育厅计财处主管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史洪川送过共20万元现金。

宋伟萍在和史洪川谈项目期间,她对我说过:“史洪川这个人看来比较黑,事情不好谈,你看怎么办?”我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中了该送钱送钱。”宋伟萍说:“那就先送5万元,等合同签订以后再送5万吧。”我说:“好,就这样办吧。”我们商量着第一次给史洪川送5万元钱是在2008年“卫生新校园”工程合同签订前;第二次说送5万元钱是在2008年“卫生新校园”工程开始后。一天宋伟萍到我办公室对我说:“卫生新校园工程已经开始了,我们把剩下那5万元给史洪川吧。”我说:“好”。2009年,“卫生新校园”工程合同签订后,宋伟萍又到我办公室里,问是不是按照去年的惯例,给史洪川送10万元钱,我当时同意了。以上宋伟萍一共给史洪川送的20万元现金,具体都是宋伟萍去经办的,一共分几次送的,在哪儿送的,我都不知道,以宋伟萍说的为准。

虽然倪慎军向教育厅推荐了桑达公司来做“卫生新校园”工程,但最终决定权还在教育厅。史红川是主管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史红川在这里面起着非常大的作用。我让宋伟萍给史洪川送钱,就是想让史在中间积极促成桑达公司最终承接到“卫生新校园”工程。

史洪川的帮助是,首先在合同商谈、签订期间,史洪川积极促成了最后合同的签订。其次,在后期工程款支付过程中,有些教育部门并没有按照合同中规定的时间给桑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史洪川就给这些教育部门打电话,帮助催要工程款,最后这些学校基本上都按时给我公司支付了工程款。

宋伟萍给史洪川送的这20万元,都是从科新源公司的账上出的钱。 2007年前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林浩,因为他在财政厅经济建设处负责“金太阳”项目,后来又请他吃了几次饭,就熟悉了。2008年,宋伟萍任科新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后,为拓展公司业务,我介绍林浩和宋伟萍认识。

因为林浩在财政厅负责“金太阳”项目,他对政策很熟悉,并且能够给科新源公司介绍业务,所以我就和宋伟萍商量,承诺给林浩一些好处费,让他给我们公司介绍一些业务。我俩商量后,决定拿出林浩所介绍业务利润的50%,作为给他的好处费。过了几天,我和宋伟萍约林浩一起吃饭,期间我告诉林浩,请他给我们科新源公司介绍业务,所得利润给他50%作为好处费。林浩表示同意。2009年和2010年,林浩陆续给科新源公司介绍了一些业务。到2009年底的一天,宋伟萍和我说,要把我们承诺给林浩的好处费给他,我说可以,你看着办吧。宋伟萍就把这件事办了。这一次具体她给林浩送了多少钱,什么时间送的我就不知道了。2010年,林浩也给科新源公司介绍过业务,宋伟萍应该是按照我们事先的承诺给林浩送钱,但她没有再向我说过,我也没问。还有,林浩在郑东新区的财政厅新家属院有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的地暖是宋伟萍给他装的,我知道这件事,并表示同意。

我介绍宋伟萍和林浩认识后,林浩就给宋伟萍介绍了“金太阳”项目,后来都是宋伟萍直接和林浩联系的,我就没有再过问。至于林浩是否还给宋伟萍介绍过其他项目,还提供了哪些帮助我不知道。林浩没有将我们给他送的钱和装修地暖的钱归还给我。但是在上个月的一天晚上,林浩拿了38万元钱到我家里,说这钱是这两年我和宋伟萍送给他的,现在宋伟萍出事了,他觉得不安全,就想把钱给我们。我当时才知道宋伟萍给林浩送了38万元钱,这里面应该是包含了装地暖的钱。当时,我给林浩打了张收条,就把钱收下了。到第二天中午,林浩又觉得不妥,就让她妻子带着司机到我家把钱拿走了,并打了张收条。当时我不在家,是我媳妇把钱给他们的。

在桑达公司争取“卫生新校园”工程期间,因为倪慎军是农业厅负责人,负责“卫生新校园”工程技术方面工作。为了让倪慎军向教育厅推荐桑达公司,我和宋伟萍商量后,由宋伟萍负责给倪慎军送钱,一共送了两次。一次是在08年,宋伟萍送了5万元;一次是在2009年7、8月份,倪慎军儿子出国留学时送了5、6万元。前后一共送了11万元左右。有一次,忘了是在我办公室还是在宋伟萍办公室,宋伟萍对我说:“倪慎军的儿子要出国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得表示表示?”我说:“那就表示表示吧。”我们当时说的“表示表示”,意思就是说给倪慎军送钱。至于后来这钱是怎么送的,在什么时间、地点送的,我就不清楚了,都是宋伟萍去送的。宋伟萍给倪慎军送的钱是从科新源公司出的。因为倪慎军是能源站的站长,能源站跟我们公司的业务联系比较大,能给我们公司提供很多业务上的信息,给倪慎军送钱,想跟他拉好关系,希望他能给我公司提供些帮助。同时,在“卫生新校园”工程上,倪慎军帮助很大,给他送钱也是为了表示感谢。倪慎军是农业厅能源站的站长,负责“卫生新校园”工程技术方面工作,他向教育厅推荐桑达公司来做这个工程。 6、证人冯X(系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副处长)证言。

其证言称:2008年和2009年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的情况我清楚。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是由国家教育部、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实施的,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是由河南省教育厅、财政厅、农业厅联合实施的。当时教育厅负责整个工程的规划、协调、组织实施工作,农业厅负责这个工程的技术部分,财政厅负责工程的费用部分。关于教育厅的工作由厅领导批到财务处负责,我当时是财务处主管副处长,陈鸣处长把这个事情交给我来负责。关于工程的具体事宜,我交给财务处的工作人员史洪川来具体经办。

这个工程是由河南省桑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承接施工的。技术部分是由农业厅来负责的,具体事宜交由河南省农业厅农村能源环保站来实施。当时省能源站把桑达公司推荐给省教育厅后,接下来关于工程实施的具体事宜就由桑达公司的宋伟萍和教育厅财务处的史洪川联系。当时省能源站把桑达公司推荐给教育厅后,史洪川就向我汇报并推荐了桑达公司。当时史说:“桑达公司是河南省唯一一家有资质实施这个工程的公司,我对这个公司以前做过的工程实地考察过,这个公司实力确实很强,各方面都不错,省能源站也推荐这个公司来实施这个工程。”我当时没有提反对意见,我对史洪川说:“关于这个工程的具体事宜就由你来经办吧”。史洪川是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具体经办人,他负责三家单位之间、桑达公司之间的联络、协调工作,工程文件的会签,合同文本的起草,工程运转后及时汇报工程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督促工程实施和工程设计款支付。史洪川只是工程的具体经办人,他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但他将工程涉及学校的各项情况汇总后反馈给了桑达公司,并及时给我汇报了这个工程的相关情况,对合同最终签订起了一定的促进和辅助性作用。

关于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合同是由史洪川和财政厅、农业厅、桑达公司协调后,将合同文本起草好,让教育厅、财政厅、农业厅三方审核后,统一盖章签订的。

当时史洪川把合同文本给财政厅的相关领导审核后,财政厅的领导认可了这份合同文本,但他们表示他们只负责卫生新校园工程的工程款拨付,不负责合同的具体事宜,技术部分由教育厅和农业厅把关,他们不参与这项工作,所以就没有在合同上盖章。

关于这个工程当时宋伟萍见过我几次,第一次见我是史洪川向我推荐了桑达公司之后,那时候2008年卫生新校园的工程合同还没有签订,史洪川带着宋伟萍到我办公室,对我说:“这是桑达公司的宋经理,关于这个工程的具体事情由我和她来接触。”我当时没有说什么。有一次宋伟萍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参观她们的沼气工程,我当时没有去,安排了赵新宇和史洪川去了。后来宋伟萍有几次去我办公室问我工程的相关情况,我给她说这个工程是由史洪川具体经办,让她直接去找史洪川谈工程的具体事宜。再后来就是在工程实施的过程中,由于各县市财政部门不能把工程款及时拨付到位,宋伟萍找史洪川说过这事,史洪川多次给相关教育部门打过电话,督促下面的县财政部门及时付款,但有些教育部门不是很配合,效果不明显。于是宋伟萍就到我办公室反映这个事情,希望我们能督促相关教育部门,让下面的县财政部门及时付款,当时我答复她说:“我们会尽力帮你督促付款方及时付款”。

史洪川多次督促付款方及时付款后,仍然有几个市的教育部门依然不是很配合,我又亲自打电话给这些教育部门,让他们督促下面的县财政部门及时付款。我和史洪川督促过这些部门后,宋伟萍没有再找过我,我想一些县财政部门应该是把工程款都拨付到位了。我不清楚宋伟萍是否和史洪川之间有经济上的往来。 7、温XX(系科新源公司会计)证言。

其证言证实:科新源公司有自己的财务管理制度,桑达公司只对科新源公司进行监督上的管理,但没有上下级领导从属关系。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有一些资金上的往来,毕竟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都是陈开碇的公司,所以桑达公司需要钱的时候,陈开碇就会从科新源公司转走一些钱以解决桑达公司资金短缺问题,科新源公司需要钱的话,也会从桑达公司转些钱过来,相当于两个公司之间正常的借贷关系。科新源公司有自己的财务管理制度,收支情况都由公司自己掌握,一般情况下,科新源公司不会在桑达公司报账。2008年和2009年卫生新校园工程期间,由于该工程的工程款都是付给桑达公司了,而工程实际上是由科新源公司在做,这时候科新源公司相当于没有收入在干活,为了不让科新源公司白白干活,当时桑达公司就同意科新源公司关于卫生新校园工程期间的所有开支都在桑达公司报账。科新源公司在桑达公司报的费用都是卫生新校园工程期间公司正常运营产生的开支,包括办公用品购置费用、电话费、差旅费、招待费以及科新源公司员工工资。这些费用平时都是先用公司的钱报销的,最后再把所有报销票据送到桑达公司。具体报了多少我记不清了。

卫生新校园工程款都是付给桑达公司的,我公司没这方面的收入,但由于桑达公司和科新源公司平常就有一些资金上的往来,具体那些钱是不是卫生新校园工程款我不知道。 2008年8月15日第22号凭证下方附“省能源站回报叁万元整(30000.00元)(陈总经手)”。这是宋伟萍告诉我,这钱是陈总经手送的,所以我就标了“陈总经手”,不是我直接把钱给了陈开碇。这些是钱我直接以现金形式给了宋伟萍。这些钱宋伟萍只说是省能源站回报,具体给了谁,是哪个项目送的钱,我不清楚。 2008年8月15日第23号凭证下方附“省教育厅回报肆万元整(40000.00元)”。这是宋伟萍直接从我这里支走的现金,她说这是给省教育厅的,但没有具体说给谁。宋伟萍送给省教育厅4万元是在2008年到2009年间,我们公司牵涉到省教育厅的项目主要是卫生新校园这个项目,应该是这个项目送的钱。 2008年9月18号凭证下“教育厅回报伍万元整(50000.00元)这也是宋伟萍从我这里取的现金,告诉我说是教育厅的回报。这些钱是送给谁的具体她没有说。但是我们公司同期的只有卫生新校园这个项目,我想还应该是这个项目送的钱。 2009年1月38号凭证下方显示的“付业务费90000元”是宋伟萍直接从她的卡上支走的。她后来跟我报账时告诉我说支了9万元的业务费,我就补了一张9万元的白条子让她签字后报了账。但是她没有告诉我这笔钱用到什么地方了。 2009年6月12日35号凭证下方“证明付业务费陆万元整(60000.00元)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有限公司2009年6月12日”和“证明付业务费贰万元整(20000.00元)郑州玛利亚太阳能有限公司2009年6月12日”。这是宋伟萍提前支走的,后来有一次陈开碇到我们公司,宋伟萍、陈开碇我们三个人在的时候,宋伟萍告诉我说支了8万元业务费,这个事陈开碇也知道,宋伟萍交待我说6万元作在我们公司的账上,2万元作在玛利亚太阳能的账上,我就补了条子,让他们两个人都签了字。 2009年6月30日90号凭证上显示“摘要陈总(业务费)50万元”,后附“证明付业务费伍拾万元整(500000.00元)2009年6月30日”。这笔钱是宋伟萍直接从她的卡上支走的钱,过很长时间她才告诉我,当时她说是陈总要用,从她那里取的。后来我就补了这张证明,但没再让宋伟萍签字。这笔钱用到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宋伟萍没说,她只说是陈开碇要用。 2009年9月15日37号凭证下方总附共有条子五张,第一张是“付业务费33万,共计叁拾叁万元整,陈开碇。9月15日”。第二张为“收条。收到劳务费用贰拾伍万元整(可再生能源示范县),宋伟萍,2009年9月14日”。第三张为“收条。收到现金伍万元整(卫生新校园业务提成)宋伟萍,2009年9月12日”,第四张为“收条。收到贰万元整,系付能源站、教育厅礼品费用。宋伟萍,2009年9月8日”。第五张为“收条。收到业务费壹万元整,宋伟萍,2009年9月14日”。宋伟萍对我说她要用钱,让我给她准备钱,我就准备了一部分现金,还从我的卡里取了一部分,另外加上她卡里的钱,共凑了33万元。这些条子是她后来给我打的票。她把条子给我以后,我整理了一下,写了个封面“付业务费33万”,后来让陈开碇签了字,我就作到了一张凭证下面了。这些钱花到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其余的四张条子都是宋伟萍自己写的,具体她没有告诉我花到什么地方。 2009年11月30日58号凭证下面附“证明以付业务费伍万元整(50000.00元)”这也是宋伟萍支取的钱,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2010年7月26日35号凭证下,“证明付业务费叁万元整(30000.00元),科新源公司”。这钱是宋伟萍拿走的钱,具体用到什么地方我不清楚。

另外还有在2009年10月52号凭证下方显示付业务费8000元和2009年11月36号凭证下方显示付业务费9000元,这都具体干什么,时间长了记不清了,但都是宋伟萍拿走的钱,因为我平时都不经手回扣、送礼这些事。 8、证人宋X(系桑达公司财务经理)证言。

其证言证实:2009年1月9日桑达公司向科新源公司转款50万元;2009年1月24日元桑达公司向科新源公司转款20万元;2009年11月23日桑达公司向科新源公司转款196万元、60万;2008年12月11日科新源公司向桑达转款20万元;2008年12月13日科新源公司向桑达公司转款50万元;2009年12月19日科新源公司向桑达公司转款86万元;2009年12月21日科新源公司向桑达公司转款170万元。

桑达公司和科新源公司在公司运营过程中,资金短缺的时候会相互借钱,过一段时间又陆续把钱还回来,属于公司之间正常借贷关系。科新源公司是独立的公司,财务是独立的,它和桑达公司没有关系。我在桑达公司财务部门工作期间,科新源公司没有经我手报过开支票据,至于科新源公司是否向其他财务人员报过发票我不清楚。科新源公司和桑达公司在公司盈利方面是否有利益分配我不知道。

我知道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工程是桑达公司和教育厅、农业厅合作的一个卫生新校园设计方面的工程,其他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 9、常XX(系史洪川的岳父)证言。

其证言证实:2011年9月30日晚上,史洪川、我女儿和我外孙到家里去看望我,当时在我的卧室里,史洪川说:“我们的处长出事了。”我说:“因为什么事出事了?”他说:“因为受贿。”我问他:“你有事没有?”史洪川说:“我收过人家几回钱。”我说:“收了人家多少钱?”史洪川说:“收了人家20万元。”我说:“收人家谁的钱赶紧给人家退了。”史洪川说:“我以前找人家退过两回,没有退掉。”我说:“这事你单位的领导知道不知道?”史洪川说:“我说过。”我说:“你抓紧时间把钱给人家退了。”史洪川说:“中。”让史洪川抓紧时间把20万元给退了,他没有退掉。后来在2011年10月21日晚上,史洪川一个人到我家,在我的卧室里,史洪川说:“钱没有退掉,人家说把钱先放在我这里,过几天来拿。”我说:“明天和后天是星期天,你星期一上班后,把钱交到你们单位的纪检部门。”史洪川说:“好。”说完史洪川就走了。

史洪川在2011年10月22日下午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了,可能还没有上交到他单位的纪检部门。史洪川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前,这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史洪川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以后,我女儿常XX问过我,我把这事告诉了我女儿常XX。因为史洪川跟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史洪川被拘留以后,我问过我女儿常XX是否知道史洪川收受人家钱的事情,我女儿常XX说她不知道,史洪川没有跟她说过。

史洪川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以后,我女儿常XX问我:“你知道不知道史洪川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知道,史洪川“十一”放假前曾经跟我说过,他收了别人20万元。她说:“那他现在是否把这20万元退给人家?”我说:“10月21日我叮嘱过他,赶快把钱上交纪检部门,现在他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了,可能还没有把钱退掉。”然后我女儿就跟我商量退款的事,最后我女儿说,由她去筹集20万元,然后把钱退给检察机关。 10、证人常XX(系史洪川的妻子)证言。

其证言证实:其到伊川县人民检察院退赔赃款,是史洪川在河南省教育厅工作期间收受贿赂20万元。史洪川已经被伊川县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今天,我主动来伊川县人民检察院退赔赃款。史洪川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后,我问我父亲常XX是否知道怎么回事,我父亲告诉我,史洪川在被带走之前曾经跟他说过,他收了别人20万元。当时我问我父亲:“史洪川出什么事情了,你知道吗?”我父亲说:“史洪川可能是因为收别人的钱,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了。”我问:“你怎么知道的?”我父亲说:“史洪川“十一”放假前跟我说过一次,他收了别人20万元。”我问我父亲:“他现在是否把钱退给人家了?”我父亲说:“10月21日史洪川跟我说过他还没有把钱退给送钱的人,我叮嘱他赶快把钱退给纪检部门。现在他向检察机关主动投案了,可能是还没有把钱退掉。”然后我就跟我父亲说我去准备20万元,想把这钱上交到检察机关,我父亲同意后,我就去准备钱了。今天来退这20万元钱,是我从朋友和亲戚那里借的钱。 11、证人胡XX(系史洪川的母亲)证言。

其证言证实:在2007年的时候,其家在周口买过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位置在周口市川汇区城市信用社家属院12号楼中单元1楼东户。买这套房子的时候,三个孩子没有给我们出过钱。在2010年下半年,装修这套房子的时候,他们弟兄三个每人给我们老俩拿了3万元。史洪川给这3万元钱的时候,我当时觉得他在郑州开销大,不想让他拿钱,史洪川说他大哥和二哥都拿了,他也要尽一份孝心,非把钱留给我,我就接住了。 12、师XX(系洛阳市教育局计划财务科副科长)证言。

其证言证实:“卫生新校园”工程是由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的史洪川负责的。工程开始一段时间以后,史洪川给我打过电话,说该工程的前期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县里有些学校并没有及时把设计费付给设计公司,史洪川让我负责催促相关县里的教育部门,要求其及时支付工程设计费用。然后我就按照史洪川的指示给涉及的县里教育部门打电话,让他们根据工程实际实施情况,催促相关学校赶快将设计费用付给设计公司。我当时给相关县里教育部门的校建办的负责人打过电话催要工程设计款,具体给谁打的现在记不清楚了。我只负责把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史洪川要求各学校及时付设计费的意思传达给县里教育部门,后来史洪川没有再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事,付款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13、雷X(系三门峡市教育局计划财务科科长)、申XX(系开封市教育局计划财务科主任科员)证言。

其二人的证言与师XX证言基本一致。均证实了史洪川在卫生新校园工程中,史洪川给其二人打电话催促县里的教育部门将设计费用支付给设计公司的情况。 14、书证。 (1)被告人史洪川、宋伟萍户籍、任职证明。

证实:①被告人史洪川出生于1976年12月28日;被告人宋伟萍出生于1971年6月6日;二被告人犯罪时均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均无前科。

②河南省教育厅于2010年11月11日任命史洪川为教育厅财务处主任科员的任职通知以及史洪川2008年调整至厅普教财务工作,具体分工由分管的冯X安排,参与国家实施的“卫生新校园”试点工作及国家“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工作。 (2)证明。 2011年11月18日河南省纪委驻教育厅纪检组出具证明证实:

史洪川自在教育厅工作以来至2011年10月23因涉嫌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期间,未向该纪检组、监察室主动交待过自己任何违法乱纪问题,也未收到相关部门转来关于史洪川违法乱纪的相关信息和材料。 (3)林浩、倪慎军户籍、任职证明。 (4)科新源公司证明文件。

证实:科新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人代表宋伟萍,注册资金五百万元,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该公司股东陈开碇出资255万元占51%,宋伟萍出资245万元占49%。桑达公司注册情况(法人陈开碇)注册资金一千万元。 (5)建设工程技术合同及发票。

A、该证据是河南省农村能源环保站、河南省教育厅财务处与河南桑达公司就桑达公司承担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建设工程的工程设计签订的合同书。每个学校设计费用6000元,共计1398000元。双方2009年3月10签订的工程技术合同(内容同上),共计金额1260000元。

B、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合同书。

该证据是鲁山县第二高级中学与科新源公司签订的太阳能光伏建设示范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合同书,合同金额20万元。

C、可再生能源应用农村示范实施方案编制合同书。

该证据是科新源公司与西平县建设局鉴定的,科新源公司为其编制可再生能源应用农村示范实施方案申报材料编制的合同书,合同金额38万元。

D、可再生能源应用农村示范实施方案合同书。

该证据是科新源公司与宝丰县财政局鉴定的,科新源公司为其编制可再生能源应用农村示范实施方案合同书,合同金额45万元。

E、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申请报告合同书。

该证据是科新源公司与河南省地质调查局签订,科新源公司为其编制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申请报告的合同书,合同金额20万。

F、发票。

该证据是科新源公司收到宝丰县建设局支付编制费44万元的发票;收到宝丰县财政局支付款项38.5万的发票;收到鲁山县第一高中、第二高中可研编制费3.6万元的发票 (6)文件、通知。

该证据是河南省教育厅、财政厅、农业厅以豫教财[2008]88号文,关于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建设工程试点项目的批复的文件;豫教财[2008]91号文,关于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建设工程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以及关于河南省新农村卫生新校园建设工程试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等证明文件。 (7)缴款收据。

证实:2011年10月29日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收到史洪川上缴的案件赃款20万元。2011年11月9日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收到林浩上缴案件赃款38万元。

另:本院于2012年5月11日到洛宁县人民法院调取了同案人倪慎军上缴到洛宁县人民检察院的10万元案件赃款票据(略)。 (8)财务凭证及票据。

证实:科新源公司会计温XX提交的科新源公司的财务账目凭证及相关票据。在该凭证票据中显示有多次给其他单位回扣、回报等费用的情况。 15、其他证据。 (1)伊川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2012年2月2日出具的归案经过; (2)伊川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2012年2月2日出具的证明; (3)伊川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2012年3月5日出具的关于史洪川涉嫌受贿犯罪、宋伟萍涉嫌单位行贿犯罪一案的证明。 (4)郑州市金水路公安分局证明,证实在本案被告人史洪川的配合下抓获了诈骗犯罪嫌疑人耿书敏。 (5)郑州市金水路公安分局对耿书敏的拘留证。

上述五份证据均证实了被告人史洪川、宋伟萍具有自首情节及史洪川具有一般立功行为。

以上证据,已经法庭举证、质证,二被告人在庭审质证时,对上述证据均无提出异议。且证据来源合法,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史洪川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其犯受贿罪的罪名成立。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情节严重;被告人宋伟萍作为科新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属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已构成单位行贿罪,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宋伟萍犯单位行贿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史洪川犯罪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史洪川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诈骗犯罪嫌疑人耿书敏,属有立功行为,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史洪川近亲属主动退缴全部赃款,亦可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宋伟萍在检察机关查处其他犯罪嫌疑人涉嫌受贿对其询问时,如实供述了检察机关还未掌握的其向被告人史洪川、林浩、倪慎军行贿人民币共计678950元的犯罪事实,系“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行为,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单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单位自首”。故应认定被告单位亦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此案涉案赃款已全部退缴,亦可对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宋伟萍酌定从轻处罚。二被告人在庭审中认罪态度尚好,深刻表示认罪、悔罪,亦可酌定对其从轻处罚。根据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参照上述“北京、昆明”受贿案等相关案例,对二被告人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故对被告人史洪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对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百九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宋伟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百九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并报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史洪川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

二、被告单位河南省科新源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339475元。

三、被告人宋伟萍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学艺

审 判 员  申晓君

人民陪审员  韩伊珩

书 记 员  李珊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第三百九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三十条